墨尔本染疫建筑工鬼门关走一遭 称抗议者“愚蠢”

  • 新闻
墨尔本警察在建筑工人抗议现场维持秩序(图:看传媒)

维州政府宣布施工禁令后,数千名墨尔本建筑工人及其支持者们从周一(20日)开始举行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的示威活动,并要求维州州长辞职。抗议者们大胆承诺在为期两周的建筑禁令期间 “每天”举行集会。但这波建筑工地疫情的一名感染者,在鬼门关绕了一圈侥幸生还后,称抗议的建筑工人很“愚蠢”。

感染病毒的建筑工人称抗议者“愚蠢”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44岁的Nathan Chellia是Box Hill的Panorama建筑工地的一名健康安全官员,也是墨尔本这波建筑工地感染的第一批感染者之一。幸运生还的他表示,儅看到同行们在街头抗议时,觉得他们“很愚蠢”。

Chellia回忆到,8月底的一天,一名工人进来和他握手,当时他正和一个朋友在房间里。这名工人没戴口罩,他说, “我是超人,病毒无法伤害我”。

8月29日,当Chellia早上因喉咙疼痛醒来时,马上去进行COVID测试。结果他自己、他的朋友以及那位 “超人”先生被确认为第一批建筑工地COVID-19感染病例,这个建筑工地感染群迅速增加到130人以上。

在花了几个月时间避免接种COVID-19疫苗后,Chellia说,“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在想,如果我打了一针,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我很后悔。我觉得我犯了一个大错误。”

在医院的COVID病房度过了恐怖的两星期后,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终于在9月13日回家了。期间他感觉自己几乎撑不过去了,并给律师打电话修改了遗嘱。他交代,如果他带上生命支持装置,24小时后就可以拔掉管子了,因为他不想这么活著。而与他同病房的感染者住了三天就出院了,因为对方“接种了第一剂疫苗”。

如今,Chellia感觉自己正在看着一场新的噩梦展开,因为建筑业的同事们正在墨尔本的街道上横冲直撞。

“我想和他们谈谈,”Chellia告诉先驱太阳报,“他们此刻的想法和我一个月前的想法一样。”

“我在看电视的时候大叫,我觉得他们很愚蠢。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不知道感染了这种病有多可怕。”

建筑工人示威 墨尔本街头暴力涌现

建筑工人们从周一开始的示威活动,当天现场估计有数千人参加,防暴警察向抗议者发射橡胶子弹。

愤怒的情绪因一名男子第二天(21日)在墨尔本西区一个建筑工地自杀而升级。建筑工人之间传播一条短信说:“这令人心碎,Dan Andrews的手上沾着血。兄弟,安息吧,今天,我们以你的名义抗议。”

周二上午10点多,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伊丽莎白街,与警察对峙。这些抗议者一边喊着不要疫苗,要自由,一边朝着维州州议会大楼的方向行进,之后他们又返回建筑业工会(CFMEU)在维州的总部大楼外抗议。

 周四(23日)的示威活动远不如前几天活跃,但警方在墨尔本市中心商业区逮捕了92人。警方表示,大部分人是因为违反卫生令而被捕。

警方表示,他们从加密社交媒体群组中收到的情报显示,未来几天墨尔本街头还会有更多暴力活动,警方也会有更多部署。

法庭暂缓警方禁令 

维州警方周三(22日)禁止媒体空中直播抗议活动,被三家媒体告上法庭。法庭判决警方指令暂缓执行,一周后进入讨论。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墨尔本染疫建筑工鬼门关走一遭 称抗议者“愚蠢”

相关推荐: “女性干部傲娇”论文作者回应:系期刊命题作文,非歧视女性

今年1月发表在《领导科学》上一篇题为《女性干部傲娇的典型表现与矫治策略》的论文被质疑涉嫌歧视女性,对女性有刻板印象。论文作者本人回应称,她是根据期刊给的题目作文,并非诋毁、歧视女性,初衷是希望女性领导能够不断提升,论文若有不妥之处,她向公众致歉。论文截图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