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号召网络举报?微博民粹意见领袖的成名史

  • 新闻

【编者按】对中国自信,是当下民族主义最外显的特征之一,从政治精英、知识阶层,到大众,近年来都不断对此进行表达、竞争注意力。同时,互联网也成为了各种论述、号召汇集,动员、举报频频发生之地。端传媒推出专题,从理论到行动,从个体到组织,解析现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上的民族主义生态。

今天这篇文章我们梳理了现在微博上影响力最大,同时也最“凶狠”的几名爱国意见领袖的成长史。他们成名的经历,也伴随著中国互联网一步一步变成今天这个模样的全过程。

自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开始,“举报”在中国大陆密集出现,成为近几年中国爱国民众的唯一政治参与。一方面,微博、微信社交媒体,都开放了触手可及的举报通道。另一方面,公安部、网信办等权力机关也以不同名目设立了举报中心。但举报之所以成为近几年触目惊心的现象,除了此类针对举报的“制度建设”,更多在于有一群“猎巫”意见领袖带领普通网民,进行了大量的举报实践,并获得官方的奖赏和积极互动。

在这些新一代微博爱国领袖当中,有四位影响力尤其突出:“孤烟暮蝉”可能是“猎巫”意见领袖中最为著名、战果最为丰厚的一个,她具有体制身份,和官方的互动也最密切,今年7月被广东网信办评为“广东网络文明宣传大使”。“上帝之鹰”的经历,则代表着一个普通网民,怎么通过在网络上对现实中的人进行政治追捕,从而撬动公权力完成追捕行动,进而为自己带来名气和官方的认可。

“子午侠士”亲身诠释的是以爱国为名的“猎巫”者的行动底线之低,即只要牢牢站在体制的一边,“造谣”经常是被默许的,甚至是一种重要的“猎巫”手段,只有少数时候才会被举报体制惩罚。“乌合麒麟”不从事举报,但他勾画出民粹思潮所理解的“外宣”天花板,代表一种强大的战斗力,即在中西对抗的格局中成功激怒“敌人”,他的影响力来自于“颜色革命正在发生”的世界观,但也因此无法回应国内的民间需求。在微博等公共舆论平台已经高度被管控时,他们四位代表了当下中国互联网的某种面貌。

孤烟暮蝉的微博。图:微博截图

孤烟暮蝉:从攻击公知到对普通网民的网络暴力

“这货居然还想在内地赚钱。”8月26日,拥有640余万粉丝的孤烟暮蝉,截图了传媒人梁文道的小红书帐号,并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下方的评论中,有标记为“铁粉”的网民回应道:“可以去举报它了,港独份子。”

这是微博认证为“互联网科技博主”的时评人孤烟暮蝉,与其粉丝最典型常见的互动方式。

孤烟暮蝉原名舒畅,有传言称其曾为广东惠东县总工会女工部部长,有又指其是广东宣传部统战人员(网评员)。舒畅本人则自称“自干五”(注:自带干粮的五毛,指自发维护中共及中国政府的人),2013年曾在微博中分享过其基层公务员工作中遇到的被家暴女工求助案例,2016年又表示自己曾住在香港。

早期,孤烟暮蝉以参与围猎公共知识份子与评论港台议题吸引关注,2019年又因评论、发布香港反修例运动相关信息,对支持运动的内地网民、在港新移民、香港明星等进行网络暴力,吸引大批量民族主义情绪浓重的粉丝。其微博简介为:“珍惜公知,远离未来。”如今,孤烟暮蝉在视频网站Bilibili、YouTube中开设栏目,评论国际时事。此外,香港《大公报》亦为其开有专栏。

孤烟暮蝉最早可见的公共发言,开始于2011年5月底。彼时,其微博内容大多与所养的猫、一些诗歌、家人生活分享及抱怨工作中的官僚事务为主。例如,她曾抱怨单位为了到访的上级领导装修临时办公室,日日“酒精考验”,“他大人来了没有起立,就给骂得狗血喷头”。同年7月,温州动车事件引起全国轰动。孤烟暮蝉转发多条反思、问责贴文,并在网络投票“温州动车脱轨,你觉得是天灾还是人祸”中,投给了“人祸”。

转变开始于2012年。青年作家韩寒在2011年底发表《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文,被称为“韩三篇”。2012年初,百度职员麦田质疑韩寒过去作品为代笔完成,是被包装出的“少年天才”。不久,科普作家方舟子也加入质疑行列,方韩骂战开始。同时,公知(注:公共知识份子)一词也开始被大规模污名化。

传播学学者胡泳在《“公知”的污名化及其背后》一文中提到,2011年,中国大陆互联网中就开始出现对公共知识份子的丑化,部分网站、博主更用充满民粹意味的口号,将公知等同于“汉奸”,而与之相关的原本高尚的自由、民主、普世价值等词汇,也被谐音污名为“民煮、柿油、扑屎”。当时,“全网在批”的韩寒撰写博客,宣称“就要做个臭公知”。

这样的语言污染,在孤烟暮蝉2012年的微博中体现得尤为明显。她几乎这一年都在关注韩寒事件及参与对“公知”的谩骂。4月,她指责“公知”维护利益圈层,7月又称公知是“公厕知识份子”,并不时转发被称为“高级五毛”的吴法天的微博。吴法天是当时对公知进行污名化的主要意见领袖之一,7月曾与一位女记者约架,并声称自己遭到了“公知”的群殴。

网络中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在2012年开始累积。这一年,中日发生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的冲突,多地出现反日游行及抵制日货的活动,甚至有激烈的打砸日本车等行为。孤烟暮蝉在与网友的争论中表示“爱国,无关政权”,并在这一年开始与“点子正”、“染香”等民族主义意见领袖频繁互动。

2012年年末,《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迫于广东省宣传部压力,大幅紧急删改,产生数个常识性错误,后引起《南方周末》采编人员及其他新闻从业者的抗议,网络中亦掀起舆论风暴。孤烟暮蝉、点子正等民族主义网民,则在2012年末便开始对南方系的污名,称其在报导国内外事件时用词不同,有恶意丑化中国大陆之嫌。孤烟暮蝉更点评称:“厚颜无耻南方系,指鹿为马公知帮。”

2013年,孤烟暮蝉发博数量明显增加,从过去平均每月4页左右的发博量,一跃成为每月至少7、8页(平均每页45条),有时甚至可以到十几页,从早上9点左右一直发到晚间12点,除午饭及晚饭的休息时间外,几乎都可以看到其在网络中活跃。过去文艺的句子、晒猫等贴文开始锐减,以转发、评论吴法天、点子正等其他民族主义博主信息为主。

此外,这些博主也在2013年开始对媒体人李承鹏、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作家慕容雪村、学者张雪忠、行动者叶海燕等意见领袖的围猎,其中何兵被短暂禁言,而当时拥有396万粉丝的慕容雪村、“博客天下”主编石扉客、学者张雪忠等人则被销除微博帐号,学者茅于轼的讲座被取消,投资人薛蛮子被拘捕并电视认罪嫖娼。

2013年12月31日晚,孤烟暮蝉转发“13年是公知神话破灭、加速瓦解的一年”,并评论说,当日学者贺卫方宣布退出微博。半小时后,孤烟暮蝉发布:“祝战友们新年快乐。”

2014年起,孤烟暮蝉开始较频繁地发表长篇时评,时评多见载于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旗下的大众网。3月,云南昆明发生暴力袭击惨案,孤烟暮蝉等人对指出其中民族问题的博主进行攻击和歪曲发言,又在当月发表《你是一个中国人》长文,后被光明日报、人民网、中国网、中国青年网、环球网、解放日报等多个官媒转载。

同年,因水货客、小童随地便溺等民生冲突,及之后的雨伞运动爆发,孤烟暮蝉开始发布香港议题的信息,因时任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民主派主席李柱铭等人当时发起一连10日的公投,孤烟暮蝉于6月29日连续发布三条同样内容的长博文《闹剧背后》,污蔑陈日君、李柱铭等为“职业化汉奸”。

孤烟暮蝉在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就已经开始发动对普通异议网民的网络暴力。除此之外,2015年,持续在大众网发表民族主义时评的孤烟暮蝉及其他几位博主,开始筹备组建民间智库,这个名为“红德”的智库在2016年组建完成。

红德智库曾经的介绍显示,其“专业负责在网络意识形态安全和网络文化安全等领域向国家相关部门提供咨询和服务”。不过,这个民间智库早已不再更新,并合并入现称为“汉唐归来”的网站,网站中目前已不见了孤烟暮蝉的身影,却有卢克文等新热门的民族主义博主。

自2016年起,孤烟暮蝉就表示自己有居住在香港,并不时搬运Facebook、Twitter等墙外网民讨论,尤其是中文自由派意见领袖,及言论开放的戴立忍、张敬轩等港台明星言论,发起对这些人的围剿。

同时,孤烟暮蝉也开始参加网信办或地方政府、地方网信办举办的活动。

2016年9月,孤烟暮蝉参加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和中央网信办合办的“我们的长征在路上”网络名人进军营活动。2017年5月,孤烟暮蝉参加由全国妇联与中央网信办联合举办的“争做巾帼好网民”主题活动启动仪式,活动对其的介绍是“勇做网络上的勇士,与反面声音做斗争。”2017年6月,含孤烟暮蝉在内的16位“网络名博”受邀参观山东省威海市,并进行网络宣传。

2018年5月,中国国家网信办转发孤烟暮蝉时评《我们需要改变
我们参与改变》,在其中她自陈自己2013年起开始有意识走向“更加专业化的路线”,以港台议题为切口,“在网络上引导大陆网民、团结港台网友,及时沟通两地信息,打击谣言,揭露真相,取得了一定成绩。”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至2018年期间,孤烟暮蝉透露自己有收藏玉石、养殖多肉的习惯,并暗示有加入或认识赌石公司。2016年曾发布微博指,将“不喜欢的肉肉出掉一堆,居然卖了几千块钱”。2017年,有网民问其是否用流量为其珠宝打广告,孤烟暮蝉回应称“不会在微博做生意”,玉石是“圈子文化的生意”,微博对于“卖我们这种高货翡翠的,基本没有效果”。

然而仅在1个月后,孤烟暮蝉发布数个玉石首饰的照片,表示“这些全部清仓,特别便宜。微信爆了。”

通过对港台议题的评论和墙外信息搬运,孤烟暮蝉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发生之前,就已积累了两百万粉丝。

2019年6月13日,孤烟暮蝉转发网民有关“收钱上街”的“爆料”。在随后的6至8月期间,又与另一位博主“上帝之鹰”大量接收对微博中支持香港运动的博主的举报,鼓动网民对支持运动的新移民、港漂、微博用户等进行汇总、人肉搜索和举报攻击,并对容祖儿等香港艺人的行为捕风捉影。

这期间,孤烟暮蝉等人时常将含微信号、照片、电话号码等敏感个人信息的截图直接发布在微博中,其拥趸则对这些被曝光个人信息的人进行网络暴力,上百条辱骂、人身攻击的信息涌入被曝光者的社交媒体中,拥趸们还会不断将信息举报给被人肉者家乡的网络警察帐号,使被曝光者还要面对有关部门的审问。

身在香港的孤烟暮蝉,还会将媒体的现场直播进行掐头去尾,配以煽情文字,甚至直接歪曲事实,如将帮助疏散人群解释为“连抱孩子的都打”,在微博中进行传播。此外,由于其频繁在Facebook、Twitter等墙外社交媒体中搜寻与中国大陆事务有关的港人或新移民、港漂陆生等,一时间也使得网络中人人自危。

但与此同时,孤烟暮蝉的粉丝数量却一路飙升。

2020年,孤烟暮蝉在疫情期间表态称“这就是一个比烂的世界”,以此为早期官员瞒报、红会迟钝等问题开脱;此后又称病毒为“冠冠”,对其他国家因Covid-19死亡的情况进行嘲讽,因此流失粉丝。不过,其偶尔还会转发一家固定的玉石饰品店家的直播链接,最初还有粉丝询问是否承接了商务,之后这样的转发之下就不再有互动了。

2020年末,孤烟暮蝉在Bilibili与YouTube均开通了视频频道,YouTube仅1条观看量过万,Bilibili中则累积播放2700多万次,播放且收藏最多的一则,是其对称蒋方舟参与日本交流项目是“汉奸”的回应。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谁在号召网络举报?微博民粹意见领袖的成名史

相关推荐: 四川地震 “200吨高浓度泸州老窖泄漏”上热搜

中国四川泸州9月16日清晨发生6级强烈地震,重庆及成都等地民众都表示感受到强烈震动。截至早上8时30分,地震已导致3人死亡、60人受伤。内地传媒报道,地震亦使当地一间酒厂发生事故,170余个储酒罐破裂,超过200吨白酒泄漏。 报道指,泸州陈年窖酒业有限公司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