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医生,「逃」往沙特阿拉伯

  • 新闻

请试着想象一下这样的画面:

在一个国家的首都城市,500多名训练有素的医生——他们分别来自麻醉科、ICU、儿科、外科、家庭医学、妇产科、五官科、急诊医学、内科、骨科、放射科、血液科……齐齐聚集在由另一国家的卫生部发起的“医生招聘会”上,期待通过这个国家组织的招聘考试。

并且,这样的招募活动未来还会在这个国家的其他的城市举行,有更多的医生会离开他们的祖国。

很难想象,如果一个国家的医生如此大规模地离开本土,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什么,尤其是现在,在新冠疫情的威胁还未远离,公众对于医疗资源格外敏感的当下。

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假想故事,而是新闻事件:事件中“出口医生”的国家,是位于非洲大陆几内亚湾西岸顶点的西非国家尼日利亚,而“进口国”则是世界最富裕国家之一的中东“石油王国”沙特阿拉伯。

8月24日,500多名尼日利亚医生在他们国家首都阿布贾参加了由沙特阿拉伯卫生部组织的医生招募活动,这已不是沙特阿拉伯第一次以提供工作机会来吸引尼日利亚的医生。2019年3月,在尼日利亚拉各斯与阿布贾,沙特就曾组织过类似的招聘会。但这一次,招聘发生在尼日利亚医生们已经发起数周总罢工的敏感节点,在新冠叠加霍乱的双重疫情再次出现爆发势头、尼日利亚国内医疗资源趋紧之际,阿布贾的医疗系统却在罢工下宣布停摆,而来自各个科室的医生,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了沙特的招聘会上。

● 在会场外排队的尼日利亚医生们 / 网络


8月27日,沙特在阿布贾举行的第二场招聘会在发生小规模骚乱后被迫取消,据当地媒体称,原因是24日的招聘会在经过媒体报道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医生涌向这里,使得尼日利亚政府开始担心事态可能将会失控。


劳务输入,沙特不是“新手”

在沙特阿拉伯,招募和启用外籍劳工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作为拥有丰富石油资源的海湾国家,石油美元为沙特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了极为充足的资金。但由于本土劳动力匮乏,所以自石油工业建立的20世纪早期,以沙特为代表的海湾国家就开始寻求“进口”外籍劳工,这一时期,来海湾石油国家淘金的外籍劳工大多来自也门、埃及等阿拉伯国家,由于母国经济较弱,他们希望在这里找到更好的就业机会。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国际油价暴涨,海湾产油国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他们开始利用石油美元大兴基础建设,包括沙特在内的海湾国家对劳动力的需求越来越旺盛,进一步增加了外籍劳工的输入。几十年来,海湾地区已成为几乎可与西欧、北美匹敌的国际劳务市场,而沙特又是海湾各国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

根据2017年的数据,在沙特阿拉伯的外国人高达1200万,其中以外籍劳工居多,占了其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些外籍劳工主要从事建筑、家政服务行业,他们多来自南亚的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还有东南亚的菲律宾、马来西亚、斯里兰卡,以及非洲的埃及、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索马里、肯尼亚和乌干达等国家。其中,来自非洲国家的劳工与其他国家的劳工一样,绝大多数也是从事佣人、泥瓦匠、服务员等最底层的工作。

● 在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校内阴凉处休息的外籍劳工 / 世界说


但这次沙特卫生部在尼日利亚招募的是医生。由于专业性强且行业相对特殊,又涉及各国不同的语言和晋升制度门槛,这个群体通常不会出现在海外劳务输出的名单上,为什么沙特会积极“进口”医生?利雅得很缺医生吗?


沙特的“高阶人力资源”争夺战

从招募海外劳动力转向吸收高等人才,这一策略的转变来自沙特经济发展战略的转变。

过去,沙特的外籍劳工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行业,尤其是工业制造业和建筑行业,引入的劳工也多为低端、基础的工种。但2016年,沙特阿拉伯提出“沙特2030愿景”计划,希望实现收入来源多元化,并减少对石油经济的依赖,此后,沙特开始逐步将劳务用工拓展到服务性行业和一些高端行业,医疗行业也在其中。

其次,沙特从海外引入医疗人才,也为其人口形势和医疗制度所影响。沙特是全球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DataBank数据显示,1960年沙特阿拉伯人口只有410万,而从1975到2009年,沙特人口从700万骤增至2500万,人口增长了333%。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2021年2月更新的最新数据显示,沙特阿拉伯人口已达3481万,其中沙特公民约占62%,这意味着还有近40%为外籍人士。

● 沙特国王哈勒德眼科专科医院大楼外景 / 网络

同时,沙特实行全民免费的医疗政策, 在最初这意味着沙特公民无需为自己的医疗支付费用,随后,这一政策开始扩大到在沙特务工的劳工群体。2005年,根据《合作健康保险法》(the Cooperative Health Insurance Act.),政府要求对在沙特工作的所有非沙特国民强制实行健康保险。所以除特殊情况外,绝大多数在沙特的外国人也可以享受免费医疗。

全民免费的医疗制度的施行,加之爆炸增长的人口,带来源源不断的医疗需求。根据预测,到2050年,沙特人口预计将增加到5000万。而当前,虽然沙特49%的人口年龄在29岁以下,但随着人口老龄化的逐渐加重,未来30年沙特的医疗需求量会急速增加。

另外,沙特当前的医疗储备能力较之总人口数据,无论在数量还是增长速度上都还远远不及。根据“健康界”在2018年采访沙特有关人士所提供的数据,沙特每1万人仅有27名医生和52名护士,病床数量还达不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标准的一半。

当下,各类医护人员和社区服务人员的短缺已成为海湾严重的社会问题,沙特亦不例外,而靠着丰厚的报酬和不错的发展机会从国外寻找医疗人才,成为沙特解决问题的方法之一。

● 发布在网上的沙特医院招募海外医护工作者的广告 / 网页截图

正在逃离的尼日利亚医生

与此同时,尼日利亚的医护人员正在尝试逃离。

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公布的数字显示,尼日利亚卫生医疗体系综合指数在191个成员国中排第187名。尼日利亚平均每万人仅有4名医生、5个医院床位、17名护理和助产人员、1名牙医和1名药师。在每万人拥有医生数量这单一维度上,尽管沙特已属后进生之列,但尼日利亚仅为沙特的1/7,医疗卫生的薄弱状况可见一斑。

另一方面,尼日利亚是医生薪酬全球最低的几个国家之一。

早在2002年,尼日利亚卫生部就警告称,医护群体的外流可能会严重削弱尼国医疗系统。维基百科提供的近年数据显示,仅在美国就有2392名尼日利亚医生在执业,在英国这一数字为1529名。

● 尼日利亚卫生部长Osagie Ehanire / 网络

不仅医生涌向国外,患者也一样:尼国卫生部长Osagie Ehanire去年12月表示,尼日利亚每年因“医疗旅行”而损失的外汇超过了20亿美元。总统布哈里本人就以频繁去往伦敦寻求治疗著称,大部分精英阶层都会在患病后首先寻求去国外治疗——Ehanire就此提出,成规模的海外医疗是尼日利亚国内医疗系统长期以来得不到足够重视的原因之一,“全球封锁正在迫使各国为基础的社会经济和健康问题寻找解决办法”。

但这被证明只是一种美好期待,而它在尼日利亚并未成真:新冠疫情只恶化了尼日利亚本就薄弱的公立医疗系统,有一部分医护人员流向了国内私立医院,而无论私立医院还是海外医疗,都不是普通尼日利亚人所能负担得起。

7月起,新冠疫情第三波在尼日利亚卷土重来。同时,多地发生霍乱疫情,脆弱的医疗系统再次遭遇庞大压力。而在这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已有数位医生因防护措施和医疗资源不到位而在抗疫过程中染病死亡,大量医护人员的工资延迟数月仍无法拿到。与此同时,尽管医护人员承担着巨大感染风险,但他们的家属却未被纳入到国家保障体系之内。

8月1日,在尼日利亚住院医生协会(NARD)支持下,超过19000名医生发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罢工,但罢工遭到了政府的强硬回应,从8月2日起,政府对罢工医生实施”无工作无报酬”政策。9月10日,尼日利亚境内的医生大罢工持续到第四十天,大量患者在医院无人照看,医生在行会的倡议下宣布返回工作,“给政府解决问题的时间”。但医生与政府之间的分歧,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案。

沙特正在此时趁虚而入。在8月24日的招聘会现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妇科医生表示:“在过去的10个月里,我们大多数人都拿不到工资,那些拿到工资的人只能拿到一半的工资。我需要照顾我的家人。为什么政府不关心医疗卫生部门?在经历了六年的严格训练后,为了养活家人而奋斗是不值得的。我已经连续工作了48小时,却什么也没得到。”

● 一位医学生在尼日利亚医院内照顾患者 / 网络

一位同样不愿透露姓名的儿科医生说,尼日利亚医生的工作环境很糟糕,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离开。

高薪养“医”

多年人才引进政策在沙特成效显著,根据 Statista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约有6.3万名非沙特籍医生在沙特阿拉伯工作。就我个人在沙特两个多月以来的体验来看,几次测核酸、打疫苗时与这里医生有限的接触中,每一次遇到的都是外籍医生和护士。

在沙特,医生的月薪通常能够达到39,300里亚尔(人民币67524.74元),其中薪金由最低平均14,400里亚尔(人民币24741.89元)至最高平均66,300里亚尔(人民币113915.78元)。

毫无疑问,这是尼日利亚国内无法企及的数字。

过去一年多,全球各种形式的不平等都因大流行而出现显著恶化,国际医疗不平等只是其中之一。短期内沙特的医疗资源问题或许可以依靠更高的工资和更优惠的政策来解决,但在沙特情况好转的同时,尼日利亚的问题只会变得更加严峻。(责编 / 张希蓓)

点击图片直达往期精选

原文地址:点击
(xxx)评论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尼日利亚医生,「逃」往沙特阿拉伯

相关推荐: 立陶宛被中国威胁断交 只回应遗憾 强调要发展与台湾关系

8月10日,据《法广》报道, 中国外交部10日下午宣布,决定召回中国驻立陶宛大使,并要求立政府召回中国大使。《环球时报》引述多名中欧关系学者分析,撤回大使的举动在中国外交史上非常少见,说明立陶宛已触犯到中国的核心利益,若未来立陶宛仍继续其挑战中国的举动,不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