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游戏公司还能指望元宇宙吗?

  • 新闻

我本以为在Roblox上市之后,元宇宙的风口就会渐渐过去。可没想到最近几周,这个词居然又流行了起来。

没办法,先有传闻说字节开价大几十亿收购Pico,后有中青宝凭借一款《酿酒大师》覆盖元宇宙、NFT、白酒三大概念,5个交易日大涨116%。资本市场被瞬间点燃。

《酿酒大师》

随后媒体又发现,不少头部游戏公司都已经注册了元宇宙的商标,例如腾讯的天美元宇宙、王者元宇宙、QQ元宇宙,以及米哈游的「米宇宙」。

米哈游一口气注册了20个商标类型

在高涨的市场情绪之下,投资者纷纷向上市公司提问:”你们在元宇宙方面有什么业务?”于是有的公司展示了自己在Roblox上DAU超过500万的游戏;有的公司晒出了VR投资版图;还有公司称自己的开放世界新作拥有”VR级标准的美术品质和内容密度”,支持NFT和AI技术,并表示将在2023年推出《XX元宇宙》。

没有社交牛逼症的公司难免有点儿支支吾吾

不过热度还没持续几天,深交所就向个别公司发去了问询函,呼吁市场回归理性的报道也越来越多。HTC中国区总裁汪丛青甚至向第一财经表示:”最近好几家公司说他们是做元宇宙游戏的公司,突然股票就涨了30%,这从创业者的角度也是可理解的,但是会让消费者和市场感到有点混乱。”

可能有人会说,风物长宜放眼量,市场应该对游戏公司多一些宽容。毕竟元宇宙是互联网的终极形态,到了那个时候,最靠近元宇宙的游戏将登上时代的顶点。今天爱理不理,明天高攀不起!

但事情真的是这样吗?我看未必。

元宇宙和普通游戏公司有关系吗?

首先,普通游戏公司和元宇宙,本来就很难攀上关系。

先说Roblox,或者说UGC平台这个方向。的确有很多游戏公司都有编辑器项目,也有不少类似的创业公司拿到了投资。但长远来看,我并不认为他们能够做出元宇宙。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曾说过Roblox是一个极其偶然的产物。它的创始人最开始想做的是教育软件;而且它成立于2004年,赶上了几波互联网的人口红利,主要针对的青少年群体也没有太多社交娱乐选择。

但在今天,青少年的社交和娱乐选择实在是太多了,更不用说他们还有游戏时间的限制。如果他们真的想做游戏,Unity、UE等引擎的门槛也在降低。想让编辑器获得足够多的用户,要么你本来就有用户,要么你得先有一款大DAU的游戏。

更难的是,搭建一个像Roblox一样的平台需要巨大的成本,且利润率远远不如游戏。Roblox至少有实打实的用户量和流水说服资本市场,而创业公司一旦开始烧钱,投资人可不一定会给你信仰级的支持。

再说虚拟世界方向的元宇宙。腾讯高级副总裁马晓轶曾告诉我们,未来游戏行业最头部的主力阵容会是8-10款顶尖的元宇宙级别产品,它们会提供不同类型、题材和美术风格的世界。

如果当真如此,那如果想做出元宇宙,你要先在每个题材或者品类成为头部,这个难度应该不必多说。

要不先做个《堡垒之夜》试试?

当然,文化创意行业没有那么固化,任何游戏公司都有做出最好游戏的可能。但一家还未跻身任何品类头部的普通游戏公司,却口口声声地说自己要做元宇宙,那步子怕是迈得太大。

心动CEO黄一孟的twitter,你说把游戏性做好有多难?

最后再简单说说VR。很多人可能会说,字节投资Pico之后一定会再投资CP,一批VR游戏公司即将崛起,他们会是元宇宙赛道的重要参与者!

但很遗憾,由于VR游戏已经寒冬了太久,现在的CP规模都很小,甚至很多团队都在靠外包度日,并没有研发大产品的能力。或许他们对VR设计的理解更深,但由于几乎没有工业化的能力,恐怕他们和元宇宙的距离比大厂更远。

所以说,普通游戏公司和元宇宙最大的联系,可能就是成为其中内容的一部分,而这个收益未必会高过单独做一款游戏。与其上来就做元宇宙,还不如先做一家赚钱的游戏公司。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大多数业务还可以的公司,面对元宇宙概念的时候都比较谨慎。甚至有券商私下吐槽,如何回应关于元宇宙的问题,是区别好公司和坏公司的标准。

三个问号,投资者是真的急了


元宇宙和游戏大厂有关系吗?

 看到这里你可能要问了:如果说普通游戏公司和元宇宙无缘,那么腾讯网易米哈游总该能做出元宇宙了吧?我的答案是,这要看你对于元宇宙的定义。 

如果按照马晓轶的定义,元宇宙更像是一个核心玩法超棒,超级沉浸,支持多个平台的在线世界。但这样的元宇宙,恐怕很难打破世界观、题材、玩法的界限。毕竟作为「互联网终局」的元宇宙,肯定不只是「某IP元宇宙」或者「武侠元宇宙」。

但如果外延足够扩大,游戏能够实现这些吗?某头部MMO制作人对此并不乐观,他的逻辑如下:

 1. 元宇宙应该是高度透明,用户行为自由,可以频繁交互的世界;

2. 这样的世界和MMO差不多,用户会发现别人比自己好看,别人的进度更领先,别人的水平更高,甚至别人能直接拎着刀砍自己……进而充满压力;

3. 这样的压力极难通过游戏设计解决。一些开放世界游戏,例如《原神》确实强调探索,但它们在大多数情况下的体验都更近似单机。一旦透明,玩家就会选择效率最高的游戏方式,然后通过内卷创造压力;

4. 这代人压力已经很大了,大部分人都希望在虚拟世界寻找解脱。因此一个高度透明的世界,只会是少数人的选择——它还是MMO或者SLG,无法达到元宇宙的标准。

亚马逊的MMO《世界》

这套逻辑肯定不能让所有人认同。例如《失控玩家》的结局就给出了一个解法:新的《Free City》不再是一座犯罪都市,它的核心乐趣来自高水平AI NPC带来的涌现式叙事。

但仔细想想,这种核心玩法未必站得住脚。如果你要像对待真人一样对待NPC,那游戏和现实又有什么区别?如果喜欢故事,为什么不选择节奏更紧凑,更有情绪起伏的固定内容,比如影视或者互动视频,而是非要在虚拟世界里碰运气?

再退一步说,如果真的有一个大厂凭借傲人的研发实力,颠覆此前所有的社交形态和游戏系统,做出了一个包罗万象的元宇宙,那这个世界真的属于它吗?在这个时局,我想没有一家公司有胆量搭建一个占据大量民众时间,允许他们在里面创造价值,且货币自由流通的虚拟世界

按照这个定义,元宇宙更像是一种新基建,多家游戏大厂和其他机构会把彼此的平台和内容衔接在一起,共同构筑一个新的平台。这可能也是天美总裁姚晓光接管QQ的原因——光是游戏或者QQ的延伸,都不太符合终极元宇宙的标准。

那元宇宙到底是谁的元宇宙?

如果说普通游戏公司难以入局,大厂也很难做出大家最期待的产品,那元宇宙到底和谁有关系? 

我的答案是,和谁都有点儿关系,但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往好了说,游戏、VR、AR、AI和云技术的发展都会为元宇宙添砖加瓦;往坏了说,元宇宙是个筐,你可以把任何业务都装进去。 

某知名风投的研究负责人告诉我,他们并不觉得那些要做元宇宙的公司靠谱,但十分欢迎元宇宙概念的技术和工具链公司。因为只要讲了这个故事,大家就能抬高自己的估值,获得更好的发展。

同理,你可以说字节收购Pico是在布局VR,但他们也未必就有一张关于元宇宙的清晰蓝图。据某家头部VR游戏研发团队预估,今年国内6dof的硬件持有量应该在20万-50万之间。而只有支持6dof,硬件才能检测玩家身体上下前后左右的位移,用户也才能有沉浸感——这是元宇宙最基本的前提。

事实上,虽然Facebook已经投入巨额资金,坐拥目前最成功的VR硬件Oculus,且在这个领域投入了1万名员工(据The Information 3月的报道),但扎克伯格依旧认为元宇宙不会由某一家公司管理,而是会由不同的参与者以去中心化的形式运营。

聊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我要整个元宇宙」,就跟「我要整个互联网」的感觉差不多。大部分号称要打造元宇宙的游戏公司,最靠谱的结果,可能就是做出一款更加庞大复杂的MMORPG(取其本意,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说实话,我非常理解这届游戏公司的焦虑。最近行业的利好消息越来越少,难得有一个市场认可的概念摆在前面,大家难免很难克制住融资或者做市值管理的冲动。 

但在一个远大且形态未定的目标面前,绝大多数公司都没有参赛的资格。与其指望靠热点拯救自己,还不如花笨功夫做好手头的游戏。毕竟一家公司最痛苦的不是找不到概念,而是等到概念可以落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过去几年非但核心能力没有提升,还把兜里的钱花没了。

原文地址:点击
(xxx)评论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这届游戏公司还能指望元宇宙吗?

相关推荐: 密苏里夫妇持枪对峙BLM示威者遭起诉 州长宣布赦免

JUST IN: Missouri Governor Pardons Mark and Patricia McCloskey https://t.co/wJ0NjqYky0 via @gatewaypundit — Sharon Shepard (@Sh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