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上张嘉译闫妮合唱“社会主义好” 建议改句歌词…

  • 新闻

“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之后呢?建议能不能改句歌词

在西安举行的十四届全运会开幕式上,由两位陕西籍的影视明星张嘉译和阎妮演唱了经典老歌《社会主义好》。这阵势一看就不像“老陕”张艺谋的活儿,看他和阎妮合作的电影《三枪拍案惊奇》那个陕西风味特色,俗:“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据悉这首歌引起了一些人的不适,有一位网名为“我是西蒙周”的在微博发文称:“很久没有关心过全运会了!没想到,他们二位昨晚演绎了这首老歌面向全世界宣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这是一种傲决的姿态,还是纯粹的应景?如此场合唱如此老歌,组织者是想达到什么目的?”

“我是西蒙周”的言论刚一露头,马上就遭到了网友“迷糊蛇”的强烈声讨:“我说这个“西某周”,在中国的土地上唱中国的经典歌曲碍着谁了?一句“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就让你听了不舒服?莫不是踩着谁的尾巴了?“西某周”,一个好罗曼、好崇洋的名字,怪不得不想听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

《社会主义好》这首歌是我们这一代50后60后唱着长大的,而且深入生活。小时候一旦与人打群架,对方打不过撒腿一跑,马上就会唱起“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有时还会换个反讽的唱法,偷了家里的“好吃的”被小脚的四老祖追赶,一样会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并且后面还会顽皮地加上一句“让你们永远永远抓也抓不着”。

《社会主义好》是1957年“反右运动”结束后,由希扬作词,李焕之作曲所创作的歌曲。那时候公私合营已经结束,外国资本也变成了国有,打工的工人阶级当家做主人了,全国大锅饭,根本就不存在工人失业问题。再唱,唱100遍,唱1000遍,工人们也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虽然工资不高,挣钱不多,只要不是黑五类地富反坏右极其子女,“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爱跑不跑跑了才好。

从1957年《社会主义好》这首歌问世,至今已经虚岁65了,中国的发展面貌更是鸟枪换炮,改革开放的富民政策让中国再次走上了市场经济之路。至今民营经济为我国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市场主体数量。据2018年资料统计目前中国有96万家外资企业,就光说日本吧,比如上海就有超过10000家日资企业,大连有超过4500家日资企业,青岛有超过700家日资企业,沈阳有超过1100家日资企业,苏州有超过1500个日资企业等。真不老少。

记得1978年10月,邓小平访问日本,考察了新日铁公司、日产汽车公司和松下电器公司等企业。老人家热心地一次次请求能不能照这个样子,帮个忙,帮我们也建个厂子。每每看到改革开放翻天复地的伟大成就,我都在想如果没有邓小平他们引进外资扩大合资高瞻远瞩的魄力和勇气,除了继续一穷二白,又凭什么能够如此富有。

当听到投资60亿元的大连“日本风情街”被停业,当听到有不少外资撤离中国的消息后,秦爷斗胆地问一句,这到底是爱国还是不爱国甚至祸国?“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之后呢?谁来解决那么多打工的中国工人的失业潮?

从前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没人失业,现在今非昔比了。那么多的失业者由此恐怕都会联想到“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我们招谁惹谁了好不当央的却都成了失业者……

《社会主义好》这首歌唱不唱我管不了,“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逃与不逃我也管不了,这些说的都是大实话吧,唱也就唱了,听也就听了。但秦爷有一个小建议能不能在“全国人民大团结”的歌词后面改句话,把“掀起社会主义建设新高潮”改成“帮着失业工人把工作找”。

再说了,那么多的人因此失去工作没饭辙,又怎么可能“掀起建设新高潮”……

如何评价十四运上张嘉译和闫妮合唱的《社会主义好》?

十四运是在西安召开的,张嘉译、闫妮还有贵宾席上的维尼都是陕西人。

《社会主义好》这首歌在2012年被薄熙来再度捧红,但从没有在官方正式的大型活动中演唱过,此次演出应该是半个世纪来的第一次。

《社会主义好》是1957年“反右运动”结束后,庆祝反右斗争的伟大胜利,而由希扬作词,李焕之作曲所创作的歌曲。此曲旋律优美雄壮,节奏感强,一经发表全国传唱,曾在1958年成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天多次播放的歌曲。1959年大跃进后发生三年饥荒,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停止播放《社会主义好》,中小学音乐课也不再教唱这首歌。中共宣传主旋律转为“同甘苦,共呼吸,团结友爱最亲密”(纪录片《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主题曲)。2012年后薄熙来在重庆掀起唱红歌热潮,销声匿迹半世纪的《社会主义好》又再次被人唱起,并被中宣部定为“百首爱国主义”歌曲之一。——维基百科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全运上张嘉译闫妮合唱“社会主义好” 建议改句歌词…

相关推荐: 4个月大涨64%后,有基金经理撤离“宁组合”,“茅指数”可以抄底了吗?资金小幅“试探”医药、消费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近期资金在出货换手。不少基金经理表示,近期投资开始从“宁组合”转向超跌的“茅指数”。 “宁组合”抱团结束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近期,大涨之下,部分资金已经在出货换手。 不少公募和私募的基金经理表示,近期关注和投资开始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