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爆炸一家五口4人遇难 父死前一个动作救了女儿

  • 新闻

孙武,来自河南驻马店;齐飞,家在大连普兰店郊区;兰君,家在普兰店区商业大街130号。这几天,他们同样面对着家人的离去,家庭的破碎。

9月10日晚,辽宁大连普兰店一住户家中液化气罐泄漏引发爆炸致8死5伤。孙武的小儿子、小儿媳、二孙女和小孙子在这场爆炸中遇难。齐飞的小儿子一家三口,再没有醒来。兰君在爆炸中死里逃生,却痛失爱妻(此前报道)。

“我想去看看他,我总以为他还活着嘞。”孙武思念着儿子。

“齐飞媳妇一直哭,泪都哭干了。”邻居说着齐飞一家的遭遇,忍不住落泪。

“我老伴今年才60。”兰君躺在病床上,胳膊、后背和腿上布满了伤口和划痕。

半夜爆炸致8死5伤

大连普兰店区是个典型的北方城区,这里的9月,早晚已有凉意。

9月10日,周五,晚上11时38分许,大部分人已经进入梦乡,普兰店区商业大街130号楼里传出一声巨响。

居住在距离130号楼1公里外的孙先生,感受到了强烈的震动,他以为发生了地震,后来才知道是爆炸。

当地市民拍摄的现场视频显示,130号楼楼栋内多个房间起火冒出浓烟,多名消防人员持水枪展开救援,楼栋外立面被烧得漆黑,一部分楼栋外墙严重错位。

事发第二天,极目新闻记者现场看到,受爆炸波及,马路对面的多家商铺和住户家中玻璃破碎,路上随处可见从楼上掉落的玻璃碎片。与爆炸楼栋相隔上百米的餐馆,窗户玻璃已完全破裂。停放在附近的私家车车顶落满了玻璃碎片。一家商铺的金属大门已严重变形,无法正常开合。

受爆炸影响,周边几个小区出现大面积停电,直到次日上午才逐渐恢复供电。当地政府组织人手对事发楼栋进行墙体维修,为受损住户更换玻璃。

据大连应急部门消息,此次爆炸由一住户家中液化气罐泄漏引起。爆炸引发大火,导致8人死亡、5人受伤。

据了解,发生爆燃的130号楼建于2000年,共有63户,实际居住49户,事发后已全部疏散。

父亲临死前推下女儿助其逃生

墙体可修复,玻璃可更换,遇难者的生命,却永远无法挽回。

9月11日一早,在河南老家的孙武接到大连社区工作人员电话,获悉小儿子孙兴业一家出了事,联系不到人。拨打小儿子电话,一直无人回应,孙武慌了神,叫上远在浙江的大儿子,分头赶往大连。

孙武身体不好,正常说话都有些吃力,他前几年做过手术,至今腹部还留有长长的伤疤。

对于一辈子种地的孙武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

赶到大连,儿子、儿媳妇、二孙女和小孙子都没了,幸存的大孙女娜娜躺在医院。眼前的一切让两老口无法接受。家人不敢让他们去看看儿子,医院里暂时不让探望大孙女。直到12日下午,医院给孙武打来电话,说大孙女想见奶奶……

“娜娜的腿和双肩多处骨折,还有轻微脑震荡,一直哭。”孙武和老伴坐在床上,抹着眼泪。老两口身子都很单薄,个头不高,脊背已经有些佝偻。

“我想去看看儿子,总以为他还活着嘞。”孙武哭着说。

孙武的小儿子孙兴业今年37岁。

孙兴业不到20岁就结了婚,婚后不久,大女儿出生。为了让家人的日子过得好些,十多年前,孙兴业只身从河南农村老家来到大连打拼。在陌生的城市,这个穷小子凭着一膀子力气,做着最苦最累的活。

孙兴业为人踏实,做工不糊弄,干活不偷奸耍滑,很受工友和雇主喜欢。

后来,孙兴业租了房,把在河南老家的老婆和女儿接到了大连,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二女儿和小儿子也相继出生。

对于孙兴业来说,生活有压力,但更有动力。老婆照顾着孩子生活、上学,他在外跑业务、做工程。平静的日子,也有奔头。

从最初的防水工一步步做起,经过十几年的打拼,孙兴业有了些积蓄。几年前,在亲友的帮助下,孙兴业贷款买了房,3室1厅,面积不到100平方米,对于五口之家来说,房子并不大,但一家人总算在这个距老家上千公里的地方,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孙兴业的业务渐渐上了规模,老婆闲不住,经营起了建材铺。五口之家,其乐融融。前不久,孙兴业刚刚置办了一辆车。

可9月10日晚上的爆炸,终结了所有美好。

“小儿子今年才37岁,属鼠的。活生生的人,说没就没了。”孙兴业的母亲说。

有邻居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爆炸后大孙女娜娜是从楼上跳下来的,但据娜娜回忆,爆炸之后没多久,她就昏迷了,之后的事情她什么都不知道。孙兴业的大哥说,有人看到,爆炸后,弟弟用手捏着鼻子捂着嘴巴,把女儿娜娜从窗户推了出来。娜娜当时落到了货车上,捡回一条命。

孙兴业的大哥看过弟弟的遗体,“头发和身体都是完好的,没有受伤。他在爆炸后应该还是清醒的,在房子里想办法救老婆孩子,后来人就不行了。”

孙兴业出事后,很多工程队的工友和客户前来探望慰问。一个曾经跟着孙兴业做工的李先生称,孙兴业为人大方,他跟着干了三天活,孙兴业给他开了三千多块钱的工资。

老人忍痛为儿孙置办墓地

齐飞家住大连市普兰店区庙山村,离爆炸的地点不远,骑车十几分钟就到。齐飞的二儿子、儿媳和孙子,在这次事故中遇难。

11日,齐飞听说儿子住的楼栋出了事。齐飞给儿子打电话,联系不上,齐飞心里很不踏实。齐飞听人说,爆炸死了人,遗体送到了殡仪馆。他不相信儿子一家会出事,辗转到了殡仪馆。

他一眼就认出了大孙子,孩子的左脸受伤很严重。齐飞当场晕了过去。

齐飞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家是两个女儿,二儿子家一个儿子。孙子从小跟着齐飞。据邻居介绍,齐飞遇难的二儿子41岁,儿媳40岁,孙子才15岁。

出事后,邻居看到齐飞去买烟,眼睛都哭肿了。

“齐飞两口子最心疼这个孙子,一米七六的大高个儿,他老伴一说就哭,光哭不流眼,眼泪都哭干了。”邻居扼腕叹息,12日当天,齐飞老两口为儿子一家,花1.2万元置办了墓地。

“最难的是老两口,以后可怎么活。”邻居说着禁不住落泪。

爬出废墟捡回一命却痛失爱妻

兰君的儿子已经从外地赶回,儿子一直忙前忙后照顾他。

出事后,很多亲朋好友来探望兰君。儿子用轮椅推着兰君,和亲朋好友们见见面。因为防疫需要,医院不允许探望人员进入病房,大家只能在走廊里聊一聊。

兰君今年62岁,妻子60岁,老两口都是大连本地人,住在普兰店区130号四楼。“这个房子有20年了,我买这个房子后已经在里面住了十多年。楼栋是每层两户,门对门。”兰君说,当天晚上,他和老伴11点不到就睡下了,刚睡下不到1小时,就发生了爆炸。

据兰君介绍,发生爆炸的是对门邻居家,当时只有老爷子一人在家,其老伴前几天刚去了北京女儿家。事发当晚,老爷子在外打完牌回家不久,就发生了爆炸,“据说老爷子全身烧伤百分之七八十,区中心医院治不了,已经转到了大连市区条件较好的医院”。

“爆炸威力太大了,墙都炸倒了。”兰君说。

“两面墙都倒了,你说威力有多大。”兰君的哥哥补充道。

“当时什么也看不见,全是灰和黑烟,墙炸倒后,我是从废墟里硬爬出来的。”兰君回忆,当时他穿着短裤逃生,什么都没有拿。爬出来后,他才发现,胳膊、后背和腿上满是伤口和划痕。

对于爱人的离去,兰君悲痛难抑,不想说太多。

“他们两口子人特别好,见面总打招呼。没想到,人说没就没了。”邻居很是惋惜。

赔偿责任划分是大难题

兰君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事发楼栋已经铺设了天然气管道。但附近市民称,楼里虽然铺设了天然气管道,但还是有很多住户选择使用罐装液化气。在事发楼栋附近,记者看到,楼体外墙多处张贴着三份行为规范,分别为《燃气用户应急处置行为规范》《瓶装燃气用户安全用气行为规范》和《管道燃气用户安全用气行为规范》。

北京大成(武汉律师事务所柴欣律师表示,液化气罐发生爆炸由谁来承担赔偿责任一直是一个大难题。如果是用户自己违法转接、违法操作,一般是用户自己承担所有赔偿责任,如果是提供液化气罐的经销商或生产厂家提供的液化气罐不符合质量安全标准,则应由经销商、生产厂家赔偿,但一般液化气罐发生爆炸后,事故现场往往成为了一片废墟,很难还原爆炸前的具体情况。

根据《消防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消防救援机构有权根据需要封闭火灾现场,负责调查火灾原因,统计火灾损失。消防救援机构根据火灾现场勘验、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意见,及时制作火灾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火灾事故的证据。”因而,具体责任承担主体应以消防救援机构最终的调查结果和鉴定意见为准。

柴欣表示,目前,并无法律规定发生爆炸事故政府必须给予赔偿,但是一般情况下发生重大爆炸事故,政府会给予一定救灾补助、安置费。建议老百姓可以投保燃气保险,以便在发生燃气爆炸事故后,降低自己的经济损失。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大连爆炸一家五口4人遇难 父死前一个动作救了女儿

相关推荐: 美军撤离,塔利班复辟,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利与弊

华盛顿 —  美军在阿富汗浴血奋战20年后撤离,导致塔利班在短短一个多星期时间内横扫全国并夺取首都喀布尔。美军的撤离和塔利班的复辟对在中亚拥有重大战略利益的中国和俄国到底是福是祸?是喜是优? 南华早报引述位于北京的军事科学智库“远望智库”研究员周晨明的话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