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以打击罪案为由分阶段实施电话卡实名制

  • 新闻
香港 — 

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北京逐步收紧对香港的控制。对电话卡进行验证的制度正在香港分阶段实施。预计2022年3月全面执行。到时新的上台月费服务及储值卡必须在启动服务前实名登记。港府声称,新法规有助于打击罪案。但是,一些政党及专家则相信, 北京的真正目的是钳制港人的通讯以及新闻自由。 2021年9月1日,涉及电话卡实名制的规例正式生效,分两阶段实施,电讯商将于2022年2月28日或之前为实施实名登记完成相关设施及系统,期间香港市民可以继续按一贯方式使用电话储值卡,没有需要即时实名登记。

第二阶段从2022年3月1日展开。新的上台月费服务及储值卡必须在启动服务前实名登记。用户必须向电讯商登记姓名、身份证号码、出生日期才可使用。公司用户要提供商业登记证等。至于现行储值卡用户要在2023年2月23日前向所属电讯商实名登记,未登记的储值卡将不能使用。

目前香港有大约1,200万张俗称“太空卡”的匿名增值式智能电话卡。部分舆论认为, “太空卡”由于没有登记个人资料,成为犯罪份子的作案工具。尤其2019年“反修例风波”,有示威者利用“太空卡”在网上平台大量编造发送虚假讯息,甚至遥控爆炸袭击等。

港府称实名制有助打击罪案

按照商务经济发展局的说法,实名登记制可堵塞现时电话储值卡匿名性质的漏洞,协助执法机关侦查涉及使用这些电话卡的罪案,并加强保障电讯服务的健全及通讯网络安全,维护社会治安。

新规例限定每名个人用户可向每间电讯商登记不多于10张电话储值卡,企业则最多登记25张。

港府官员说,全球有大约155个司法管辖区,超过四分之三国家就电话卡推行实名制,包括中国大陆、澳门以及日韩、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香港应共同承担打击罪案的责任。

香港资讯科技界选委、数据科学家黄浩华却质疑港府提出的论据。他向美国之音表示,目前香港不少诈骗案属于境外诈骗。

黄浩华说:“(不法之徒)可以透过在境外或者互联网注册境外的号码,然后透过Skype软件使用这个虚拟本地号码,打给香港本地用户。这样做并不用花费大量金钱。”

黄浩华强调,实名登记制不能堵截罪案,反而导致罪犯利用虚拟电话号码等其他途径犯案。

专家指实名制或造成反效果

资料显示,美洲国家墨西哥在2009年也曾推行电话卡实名制,但在三年后取消。根据全球行动通讯系统协会(GSMA)的报告,当时墨西哥人改用其他方法获取电话卡,例如在黑市或直接在外国买电话卡然后漫游。墨西哥政府当时表示,2009年至2010年间,勒索电话上升了40%。

黄浩华说:“GSMA(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的报告曾提到,其实墨西哥以前也曾尝试推行电话卡实名制,发现根本行不通,罪案率反而上升了。不法之徒会透过别人的电话卡来犯案,窃取电话卡相关罪案会有所增加。有人曾提出,香港大部分的电话骗案到底源自境内还是境外。根据立法会的书面回复说是在境外。如果这属实的话,就意味着实行电话卡实名制起不了作用。”

根据法规,执法机构调查时必须申请法庭手令(指令)才可以向电讯商索取电话卡登记资料,但条例也列明,遇到迫切或紧急事件譬如严重罪案,执法机关也可以在没有手令下索取相关资料。

黄浩华说:“非法集会的最高刑罚是三年徒刑,其实已经是严重罪行。在没有手令之下,香港市民将没法确保,警方就通讯和实名制登记进行调查时,能提供充分理由。”

香港民主党认为,虽然电话卡实名制在全球150多个国家与地区早已实施,但香港政府认受性低,不适合与其他有真正普选,及获得市民信任的国家比较。此外,香港一般重要政策谘询期为三个月,但这次只为期一个月,中间还包括春节假期。这反映了政府无意听取香港人的意见。

记协忧影响侦查报道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接受香港电台采访时说,媒体不时以“太空卡”接收匿名人士提供的讯息。记者进行侦查报道时也可能用上“太空卡”,担心推行实名制,会削弱对消息来源及采访工作的保障。.

陈朗升说:“所谓的报料热线对方肯定会使用(没有实名登记的)‘太空卡’,让报料人的隐私得到保障。但将来实施实名制后,当局可以获知这些报料人的身份,而且没有法庭手令也可以取得资料,资讯提供者或吹哨者(whistle blower)会担心身份遭曝光。”

中国大陆从2010年实施手机实名制,其后于2015年要求电话卡也要身份证验证,2019年开始更需要通过人脸识别才能够办理上网服务。同年12月澳门实施“网络安全法”,推行手机实名制。

香港与中国大陆和澳门看齐是否由于反修例运动的缘故,又是否涉及国家安全考虑,港府官员一直没有正面回应。

对于外界质疑外地电话卡不受规管下实名制到底如何有助于打击罪案。港府官员则回应说,罪案不仅是电话骗案,很多严重罪案包括凶杀和伤人案,也是透过储值卡操控。

打击罪案为名实则与国安法挂钩?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网络安全与决策推演研究所所长曾怡硕认为,电话卡实名制与港版国安法有直接关系。

曾怡硕说:“这难免会让我们联想到,当香港现在有国安法,当初反送中,后来要求民主的这些活跃分子,他们会不断更换Sim卡。这在香港是非常轻松平常的事情,电话卡的确有躲避监控或者增加(当局)监控困难的作用。”

他批评港府眼里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曾怡硕说:“香港政府效法学习北京政府对人民管控的手法,脚步跟得越来越近,它是迎北京政府所好。不管是言论自由还是行踪上的监控。台湾可能是外来的人才会用Sim卡,但在香港Sim卡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当局侵犯当地使用的文化,就是对香港本地文化的不尊重。”

原籍中国大陆的台湾部落格活跃人士周曙光谴责港府为了监控民众,不惜建立“网络长城”。他担心,“生物认证”和“人脸识别”在香港出现是早晚的事。

台湾部落格活跃人士周曙光。(周曙光提供)

周曙光说:“当香港各种民间组织陆续被中共控制或摧毁后 ,中共在香港推行各类法律法规就会毫无阻力了。你们(在香港)看到的这一步可能比中国晚了十年。接下来的十年发生在中国的种种法规变化会陆陆续续的发生在香港。你所做的所说的一切都会被他们存档纪录下来。那一天他们要追溯的时候,他们将能够追溯到每一套言论背后的人,并予以惩罚。”

香港资讯科技界选委黄浩华也相信,港府推行电话卡实名制真正目的不是打击罪案,而是针对社运人士。

黄浩华说:“始终香港人会很担心电话卡或通讯记录会外泄,让某些人蒙受风险和后果。这种白色恐惧在当下是存在的。我会建议市民尽量利用电话以外的科技,譬如WhatsApp、电报、signal这些通讯软件,保障自己的隐私。”

原文地址:点击
(xxx)评论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港府以打击罪案为由分阶段实施电话卡实名制

相关推荐: 她的手机成为全村的希望:哭着为村民拍视频报平安

她用手机拍下了邻居们给外地家人报平安的视频,离开米北村之后,她一一发了出去,视频里人们大多重复着一句话,” 没事儿,别担心。” 一场暴雨让夏艳和老家失去了联系。 7 月 20 日至 21 日,巩义市米河镇全镇停水停电、通讯受阻,成了一座 ” 孤岛 “。 夏艳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