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 | 卫辉,水上孤城

  • 新闻

*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卫辉市地处新乡市东北,7月24日开始放晴。但据新华社26日消息,由于豫北多座水库泄洪,加之卫河、共渠排水不畅,包括卫河在内多条河流穿城而过的卫辉市,水位不降反升。
据@河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26日16时13分消息,25日晚7点起,洪水进入卫辉城区,整个基本全部泡在水中,最深处达两到三米。而据卫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布消息称:据城市水文专家多点测量,截止到7月26日17时,卫辉市水位不再上涨。
以下是本刊记者张雷发回的现场报道:
作者 | 张雷
摄影 | 张雷

昨天(26日)一起床,我发完本期封面河南水灾的最后一组图片,手机便收到了几个救援队的信息,告知新乡通往卫辉的道路已非常拥堵,甚至连救援队自己的车辆都已无法通行,实在等不及的队伍只好返回新乡休整。微博上也发布出各种对试图进入卫辉的社会车辆和志愿者的劝退信息,以缓解交通压力,我的心一下凉了半截,看来今日进卫辉的计划要泡汤了。

想起租来的suv还丢在新乡供电局门口(参见《视觉 | 新乡的乡村救援片段》)不知道是否安好,便有了还车回家的打算。租车公司的大门口看起来刚退水不久,草草拖过的地面还有拖把带出的泥浆印记。门没有锁,固话无人接听,桌上散落着几把车钥匙和半盒烟,我从前台文件夹里找出一封快递,依照收件人的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的工作人员,正在火车站忙着拖回公司的泡水车,让我把车随便停了,钥匙搁桌上就算还车了。路边是被水泡得七扭八歪的车堆,我正盘算着如何找出一个合适的位置,此时小李发来了一个她得到的可以进卫辉的路线,就是走107国道。

但国道刚出新乡城没多远,一汪积水就挡住了去路,目测已没过车轮,与其冒险通过,不如等待涉水能力更强的车辆。运气真好,三个山东日照的退伍老兵愿意让我搭他们的丰田皮卡进去,三人昨夜从日照开车赶来卫辉,送完为灾区准备的物资后想着再进去一趟,看能帮上点什么忙。

车行至227省道上的共产主义渠大桥就再也无法通过,大桥桥身已被卫河水没过,河两边的村庄也近乎没入水中。和日照的志愿者告别后,我乘上部队的冲锋舟渡河,来到大桥南侧,进入卫辉城区边缘,这边已有一些等待乘舟出城的卫辉群众。

因为昨天出门本没有进卫辉的计划,我穿着拖鞋,沿着翟阳路一直向南趟水走得异常艰难。

铲车,可以说是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了,一米以下的积水路面畅通无阻,站在铲斗里不但可以居高临下拍照,还能和灾民聊天。在一处水势较浅的路面下了铲车,这里是卫辉城西南部,紧邻大禹湖,多为新建住宅小区。

天黑前赶上了来自上乐村镇武装部最后一班搜救船巡逻,周边多为高层住宅,25日基本上已完成统一疏散,昨天主要是搜寻个别未疏散人员和求救者。

密布高楼间的道路被水淹没,深度超过一米,魔幻得像一座漂浮在水面上的孤城,空空荡荡,死气沉沉。

只有搜救队员吹响的求生哨音一遍遍地回荡在水面上、空气中。

路边门市的大门只能露出上部三分之一,小型车辆则几乎完全没入水中,只剩车顶奄奄一息。

我问上乐村镇武装部部长周晓舟,上乐村镇怎么样了,“淹没(mei)了”,简单的三个字回答听着让人无奈又心酸,“但没有人员伤亡,人都安全撤出来了”,他补充道。

搜救一无所获,但这似乎并不是个坏消息,疏散转移得很彻底。回到浅水区下船,夕阳正好洒落在水面上,洪水自西向东流着,在路口减速带上形成一条弧形波纹,交通信号灯泡在水里,还在认真地按时变化着颜色,即使路上早已没有任何行驶的轿车。


据了解,卫辉市区的积水量在此次降水集中的前几天并没有很深,维持在膝盖和大腿以下,25日天气放晴以后,随着上游泄洪,积水反而上升,最深处已超过两米。

天已黑透,我搭着斑马应急救援队延津大队五名队员的救生艇,在黑暗的积水中摸索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卫辉市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正赶上最后一批病人疏散撤离。

这里是此时全卫辉最繁忙的地方,上千名住院病人在部队和救援队的护送下撤离,转院新乡。

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护士甚至也泡在水中。

行动不便的病人乘坐轮椅被抬上冲锋舟。

回程的铲车上,我站在了最后一拨撤离的护士当中,当知道我是北京来的记者后,身边的护士笑称,“这下全国人民都知道卫辉也有所百年历史的三甲医院了”(始建于1896年)。一边笑,一边目不转睛地寻找着洪水前她最后停车的位置,嘴上安慰着自己,“这一带地势高,车应该没啥大事”。

至此,卫辉这座拥有近60万人口的小城在48小时内几乎空城。

石庄村位于位于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最西边,紧邻卫河,这里从7月22日开始,已经积水至成人胸口,至今未退。
两位路人在京广立交桥上观察卫河水势。
平时流量仅为0.1-0.2秒立米的卫河河面,变得如汪洋大海般辽阔。
山东日照的那个老兵志愿者,带着我涉深水进入卫辉。
流经卫辉城区的共产主义渠大桥南侧,救援队正协助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撤离。
通过卫辉市妇幼保健院所在的翟阳路,可以从西南方向进入卫辉城区,但这里涉水穿过已经很困难。
大禹湖附近新建的住宅小区
冲锋舟到了浅水区域,需要救援人员下水拉船,图中拉船的是武装部长周晓舟。
市民乘铲车撤离
撤离的卫辉市民向帮助他们疏散的救援人员竖起大拇指。
随着市民逐渐撤离,一些救援队员得以在连续奋战后休息片刻。

夕阳下,夜幕中,最后被疏散的零星市民。

7月26日晚,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里,部队战士正在转移最后一批住院病人。
同时,排水抢险人员也在紧张作业,此时卫辉的水位已经不再上涨。
漆黑的夜里,斑马救援队延津大队队员,正用头灯照明,给冲锋艇加油。
医院的医护人员及家属,作为最后的撤离人员,正乘坐铲车离开。
26日晚上11点左右,张雷也和最后的撤离人员一起乘铲车离开了。因为断电,图中张雷正挥手帮铲车司机指路,被后面的人拍了下来。
END
本文作者:张雷
微信排版:阿田

微信审核:王海燕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本周新刊郑州的容灾能力

点击文字链接,一键订阅数字刊
点击图片,一键下单纸刊!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郑州的容灾能力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视觉 | 卫辉,水上孤城

相关推荐: 习近平关心厕所而不是河南水灾 中国社会死得随机

7月25日,据《法广》报道,本周,发生在河南郑州的天灾人祸自然是广大网友彻夜难眠追踪转发严重关注的焦点。23号,郑州被淹后的第三天,灾难远没有结束,清理行动尚未了结,重灾区京广路隧道被军管,严禁本地救援人员及媒体靠近拍照,用网友的话说就是“遇难人数已上升到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