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再拒溯源调查 可能成下次大流行最大受害者

  • 新闻

资料照:云南医护人员在与缅甸接壤的边境城市瑞丽的一个居民区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2020年9月16日)

美国传染病学家表示,中国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到中国继续寻找新冠病毒的源头,将导致未来这类流行病的再度爆发,而中国可能是下次大流行的最大受害者。也有媒体报道,中国拒绝世卫组织溯源计划将加深外界对中国政府试图掩盖新冠病毒是有意设计(intentionally
engineered)的怀疑。

“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了解新冠病毒的起源。”休斯顿贝勒医学院国家热带医学院院长、德克萨斯州儿童医院疫苗开发中心联席主任彼得·霍特兹(Peter
Hotez)告诉美国之音。

“现在是COVID-19,以后还会有COVID-26 和
COVID-32,因此我们必须了解其起源。”霍特兹认为,要阻止下一次大流行,就必须找到这一次的源头。

7月22日中国政府拒绝了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第二阶段新冠病毒溯源计划。 “我们是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个溯源计划的。”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作出明确表态。

同一天,美国政府作出反应。白宫发言人莎琪22日说,美国对于中国拒绝世界卫生组织第二阶段的新冠溯源调查感到失望,并说中国的立场是“不负责任”和“危险的”。

7月23日世界卫生组织呼吁所有国家一起合作,调查导致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源头。

世卫组织发言人塔里克·贾萨雷维奇(Tarik
Jasarevic)说:“病毒溯源与政治无关,与相互指责也无关,“病原体如何进入人类群体这基本上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尝试了解的要求。
从这个意义上说,各国确实有责任本着伙伴关系的精神共同努力并与世卫组织合作。”

霍特兹认为,中国拒绝溯源会自食其果。
“不仅我们必须了解,中国人也必须了解,因为他们是损失最大的,因为现在的疫情已经是中国的第二次大流行(2003年的萨斯),他们并不了解造成大流行的原因。如果——不是如果,而是当下一场新冠大流行再次从中国出现时,他们将是损失最大的,就像许多流感传染病一样。”
霍特兹说。

这是对每一位死者及其家属的侮辱

“这简直太过分了,” 大西洋理事会研究员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说。“阻止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这种全面调查,是对每一位死于这场可避免悲剧的人及其家人的侮辱。”梅茨尔说。

梅茨尔呼吁中国政府立即改变方向,“允许对大流行病源进行全面调查,并允许充分地和不受限制地访问中国所有相关记录、样本和人员。”

罗格斯大学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也表示,北京回绝世卫组织的溯源计划,
“是不合理和没有道理的。”
他在回复美国之音要求评论的电邮中写道,“这不是一个希望清洁其名声的国家的回应。这也不是一个希望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成员的国家的回应。”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7月15日宣布了第二阶段溯源计划,重点是“要求中国透明、开放与合作”,特别要求中国提供”大流行初期的信息和原始数据”。

次日,谭德塞说,下一阶段溯源调查将包括 “对在 2019 年 12
月发现初始人类病例的地方所运行的相关实验室和研究机构的审查。”

7月15日与谭德塞一起与会的德国卫生部长斯潘(Jens
Span)也认为,中国在第一次溯源调查中的合作,“显然还不够”。他引述七国集团领导人的呼吁,要进行更多调查,并呼吁“中国加强合作,调查这种病毒的起源。”

中国卫健委是在溯源还是断源?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指责世卫组织的计划“既不尊重常识,也违背科学。”
他说:“新冠病毒溯源一定是个科学问题,中国政府一贯支持科学地开展病毒溯源。但是我们反对将溯源工作政治化。”

但正是中国国家卫健委,在2020年1月3日——武汉疫情爆发之初,下达了被指为阻挠信息分享、掩盖疫情证据的3号文件。

根据中国媒体《财新》在《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中的记载,“有病毒学家透露,”
对这份名为《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文件的执行,“甚至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都一度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

此前,2019年12月27日,广州的微远基因实验室组装了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序列;上海的公卫临床中心张永振团队,也于2020年1月5日,获得了病毒全部基因组序列。

2020年1月1日,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官员电话,通知他不能再检测武汉新冠肺炎病例样本;“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

美国媒体Politico引述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与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Osterholm)的话说,他认为中国拒绝调查将助长有关该病毒如何在中国出现的猜测。
“这让人们怀疑这是一种故意释放的人造病毒。”

建立国际替代方案和美国两党委员会

与此同时,专家对下一步如何溯源看法分歧,有的呼吁拜登政府跟盟国建立国际机构自行溯源;有的认为,没有中国的合作,将无法找到源头;唯一可行的途径是美中科学家进行合作;也有专家表示,美国可对许多线索进行调查。

中国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强调,下一步溯源应是“多国多地共同开展溯源研究”。中国与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专家组的中方组长梁万年甚至说,“武汉可能不是新冠病毒突破界面的第一现场”。

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任职于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梅茨尔说,世界其他国家不能让中国对我们是否调查本世纪以来最严重大流行拥有否决权。“因此,在我们继续推动和支持世界卫生组织来组织这一进程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开始组织和实施国际调查的替代方案。”

梅茨尔说,这样的替代方案
“可能通过经合组织,通过七国集团,或其他一些组织。”他同时呼吁,“美国建立我们自己的两党一致的国家新冠病毒(COVID-19)委员会,审查包括大流行在中国的起源在内的多个问题。我相信其他国家也应该这样做。”

美中科学家合作调查?

但是,跟世卫组织合作了几十年的霍特兹教授认为,他不知道世卫组织第二阶段溯源在中国拒绝的情况下如何完成。“世卫组织面临巨大压力,不幸的是,他们也被打得很惨。”

霍特兹认为,目前问题在于,“过多地强调了对功能研究或实验室泄漏的指控,而实际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事情。”

霍特兹认为,唯一可行的方案是美中两国科学家合作进行溯源工作。“我们需要的是中国科学家、美国科学家、国际科学家在湖北省中部地区进行真正的科学合作,这将需要积极的疫情调查,可能持续一年,从蝙蝠、其他动物和人类身上收集病毒样本。”

“通过‘美国科学特使计划’和美国政府来做这件事,我认为,我们有可能在其他人无法说服中国的地方取得一些进展。”他表示,“如果是我们和中国科学家或国际科学家共同合作,中国人可能会同意,但问题是往往不是这样的建议。”

但是罗格斯大学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理查德·埃布赖特认为,没有中国合作,美国仍有可进行调查的线索。

可在美国调查的线索

“许多在美国的线索可以通过司法部或国会调查的传票权进行调查。” 埃布赖特写道。“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以及支持该组织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美国研究资助机构,如USAID(美国国际开发署)、DTRA(美国国防威胁减除所)、DARPA(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HS(美国国土安全部)和NIH(美国国家卫生院)都有存在硬盘上的电子文件和文件柜里的纸质文件,这些文件可能与新冠病毒(SARS-CoV-2)的起源直接相关。”

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是位于纽约的一家非营利组织,根据已公开的电邮记录,美国国家卫生院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通过该组织向中国提供了9项资助,用于研究蝙蝠冠状病毒。

该组织主席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15年来一直将此资助部分用于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

2020年2月19日达萨克起草了一份声明并促使多位科学家与其联署,在著名国际医学刊物《柳叶刀》(Lancet)上发表,声明中“强烈谴责暗示新冠病毒不是自然起源的阴谋论”。

达萨克也是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中国新冠病毒源头调查团的成员。
“这是一个很好的病毒实验室,正做着接近于发现下一个与萨斯有关的冠状病毒的很好的工作。” 今年2月他在武汉告诉CNN记者。

罗格斯大学瓦克斯曼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埃布赖特认为,其它可供美国调查的线索还包括,“处理生态健康联盟和武汉病毒研究所论文的科学出版社,如Springer-Nature(施普林格·自然出版集团)、Lancet(柳叶刀)和PLoS(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也都有硬盘上的电子文件和档案柜里的纸质文件,这些文件可能与新冠病毒(SARS-CoV-2)的起源直接相关。”

“保存在生态健康联盟、美国研究资助机构和科学出版社的直接相关文件包括:草案和提交的提案、进展报告、最终报告和论文;科学、安全和风险效益审查;以及原始数据、分析数据和通信。”
埃布赖特博士写道。

北京在拒绝世卫组织第二阶段溯源计划的同时,也在推动中国官方的溯源叙事,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近日发起联署,呼吁世卫组织调查美国军方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环球时报》称联署已在7月25日突破千万人,并称“联署服务器遭到来自美国境内的网络攻击”。

美国Politico新闻在25日的报道中援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健康与人权教授克里斯·拜尔(Chris
Beyrer)的话说,“我认为中国现在有一个官方的大流行叙事,他们非常积极地在推动它,这使得他们没有机会去重新审视他们宣称其疫情控制努力取得成功的叙事”。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北京再拒溯源调查 可能成下次大流行最大受害者

相关推荐: 苹果谷歌亚马逊瑟瑟发抖!美众议院23日将“生死表决”

美国众议院週三将对反垄断改革法案进行表决,结果将影响科技巨擘的营运方式,图为亚马逊、脸书、Google和苹果执行长。   图:新头壳合成 美国联邦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本週三(23日)将针对一项攸关大型科技企业的反垄断改革法案进行表决,一旦通过,将对人们使用网路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