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层奇楼》:吴亦凡被传的8000万片酬,打工人声讨的400万欠款

  • 新闻

吴亦凡事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后续。

此前,娱乐资本论称吴亦凡2017年录制《七十二层奇楼》时片酬高达8000万元,节目相关方为成功邀请吴亦凡,还陪同吴亦凡的妈妈在SKP购物,消费了600多万元。此事很快就登上了微博热搜。

截图自娱乐资本论

时隔一天,彼时节目制片主任蔡吉伟在微博上发声,称截至目前节目出品方、投资方盛唐时空(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唐时空”)拖欠制片组、道具组、美术置景组、灯光组、摄影组等工作人员薪资、报销款达400多万元。


尽管2018年起诉成功,盛唐时空并没有执行判决,蔡吉伟在微博上写道:“我们的被告——出品人钱长春、制片人李佳临(又名:李沛霓),即在SKP那个的那位,不知通过什么手段,在庭审期间强行变更法人,直接对抗法院判决,我们拿着法院的胜诉判决书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截图自《七十二层奇楼》制片主任蔡吉伟微博

企查查显示,如今盛唐时空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未履行总金额为798.31万元,法人代表已从钱长春变成了钱海龙,蔡吉伟告诉娱理工作室:“我们根本不认识也找不到钱海龙,根据盛唐时空提供给法院的钱海龙的身份证照片,这个人长相与当时《七十二层奇楼》录制时的棚内制片黄海龙十分相似,但此人在剧组一直称自己叫黄海龙。”目前钱长春已经将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换成此人。

钱海龙关联企业

盛唐时空(北京)更换记录

另一边,并未履行法院判决的钱长春和李佳临又出现在了另一档户外真人秀《青春环游记》的演职名单中,目前李佳临的微博认证为:壹影时空(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制片人。娱理工作室就此事分别拨打了两人此前留给工作人员的电话,均在表明身份后以“打错了”、“我不是”为由被挂断。

《青春环游记》片尾

讨薪微博发布的当晚,蔡吉伟建了一个微信群,再次召集各个工种被欠款的同事,最终群人数超过100人。

据他表示,早在吴亦凡片酬上热搜前,自己就作为团队的代表通过各种方式找钱长春要账。“我们灯光组40多号人都是河南出来打工的,你知道吧?河南现在受灾了,就疯了一样,所有人晚上不睡觉想着赶紧把钱拿回去,现在是真的救人,可能之前那个时候还能凑合。”但他已联系不到钱长春。

“这次《七十二层奇楼》因为艺人事件被重新提起,我们所有人希望更多人关注到大家讨薪四年的事,得到网友们的支持,帮助这些跟着我辛苦工作的人得到自己早就应该拿到的报酬。”

截图自《七十二层奇楼》制片主任蔡吉伟微博

而吴亦凡究竟有没有拿8000万元片酬、又是否直接导致了工作人员费用被拖欠?


吴亦凡的妈妈在此之中扮演什么角色?


与南派三叔联手的《七十二层奇楼》经历了怎样的制作过程?


被湖南卫视寄予厚望、特意让出周五黄金档的《七十二层奇楼》为何彻底扑街?


……


对此,娱理工作室独家对话制片主任蔡吉伟与《七十二层奇楼》核心工作人员,也试图从各方的回答中探究一个终极问题——

此番操作究竟是综艺行业的个案,还是普遍现象?

《七十二层奇楼》剧照

对话制片主任蔡吉伟:投入2个多亿,这几个部门制作成本不到1500万,剩下的钱去哪了?

娱理:最初是怎么加入《七十二层奇楼》这个项目的?当时的直接汇报人是谁?

蔡吉伟:我是之前在盛唐时空制作《二十四小时》第一季时,被李佳临邀请加入他们的团队。在整个拍摄过程中,钱长春、李佳临(李沛霓)表示对我很欣赏,让我“入职”盛唐时空工作了。

工作了半年不到他们一直不签劳动合同,当年十月份我就正式提出离职了。后来他们制作《二十四小时》第二季和《七十二层奇楼》时又找到我,让我组建团队。按照项目合作方式支付费用给我。

在盛唐时空我所有的汇报只汇报李佳临,因为她是总制片人。

娱理:再度合作是否与盛唐时空签署了劳务合同?

蔡吉伟:我想签,但公司一直没有跟我们签劳务合同,就是谈好了发邮件确认,然后就石沉大海了,以各种理由拖着不回复。

2015年做《二十四小时》第一季的时候是发工资的形式,每月按时发;之后以合作的形式来做项目,就是每一站录制给我多少钱。当时做完《二十四小时》紧跟着就筹备《七十二层奇楼》了。其实那个项目也有10万块没给我结,也有我胜诉的法院终审判决书。

蔡吉伟一审、二审判决书

娱理:各个工种的人员也同样是临时搭建、未签合同吗?

蔡吉伟:对。

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微信或口头确认,打预付款,发了正式合同不确认,只是催着让干活。置景团队,合同盖了章快递给盛唐就是不给盖章确认,但是支付部分款项催干活。虽然没有纸质合同,但都已经是事实合同关系了。

像我们灯光组的负责人桑素伟被欠了70多万元,转发我微博的史志东负责置景组,欠了他160多万元,还有一波置景团队徐江辉被欠了40多万元,道具组徐振毅88万元多,我们这百十号人加起来总共欠了我们400多万元。这些法院都是判了的,有记录的。

桑素伟、史志东民事判决截图

娱理:这些钱是从节目哪个阶段开始拖欠的?

蔡吉伟:盛唐时空的工作方式是这样的,他会让我们先行垫付再拿着票据回公司报销,作为一个正常的合作报销,我们在《二十四小时》的时候也是这样操作的。就像我们出差都是自己先垫付再去找财务报销,这是正常的。

比如我某一天录制的时候要去找演员、去找木匠制作一些凳子和道具、买这买那的都会产生费用,需要自己先支付再回头慢慢结算,包括西安站录制的那碗“大碗宽面”都是我付的钱。

《七十二层奇楼》剧照

当然公司会给我一个备用金,比如说这一站预计花费100万元拍摄,会先给部分备用金,那肯定不够的,然后再慢慢通过个人转账或者是现金的方式,给我们补齐。

只是我们这个项目垫资金额比较大,几个工种加在一起越滚越多,当然我这边是最多的,因为我是制片主任。但是我每一笔费用发生前都向李佳临汇报确认,每一站录制结束后,都做了汇总表,跟盛唐的财务人员核对确认,这些款项也作为证据提交到法庭,并得到了法庭的支持,法庭肯定了我们的证据与诉求。


蔡吉伟与盛唐时空纠纷法院裁判结果

到最后比如说有一站置景需要100万元,她会先打个20万元、40万元,让你先做着,余款就是一点一点地等她手头有钱了再补给你,就这么一直把项目做完。

娱理:有没有问过盛唐时空资金紧张、欠款越拖越多的原因?

蔡吉伟:拖欠工作人员工资就是无良商人故意不给,这个项目下来盛唐怎么也不会亏本的,但是他们就是不愿意支付这些费用,他们不是没有钱支付。投入2个多亿,这几个部门制作成本不到1500万元,剩下的钱去哪了?

当时盛唐说是湖南卫视没有给他们结算,所以一直拖着我们,让我们等着,然后又起草合同让我们再补签合同,但直到最后也没和我们签。后来我们听说平台已经全部结完了,只是他没有给我们结,这完全就是一种欺骗行为。

整个录制过程中,各方面的经费就是一直在被压缩。比如工作人员的饭费从一天四顿饭(早、中、晚、宵夜)100块降到了60块左右。但是大家没办法,已经垫了这么多钱了也不能撂挑子不干了,不干不就更什么都没了,当时觉得做完就可以结尾款了。而且还有湖南卫视这样的大平台背书,怎么可能真的就不给你钱了呢?


《七十二层奇楼》剧照

娱理:何时决定起诉盛唐时空的?

蔡吉伟:我记得很深,2017年6月30号我们拍摄完毕,直到圣诞节前夜我们所有人约李佳临在北京万达文华酒店大堂谈了一个通宵,当时李佳临跟我们直接对半砍价,有的人实在着急用钱都同意了,但后来也还是没给。还说让发邮件找钱长春确认,财务给打款,结果邮件发了一个月了,没有任何回复。

2018年,我们各个组就派负责人代表去法院告他们了,法院也认可我们提供的所有材料,都是胜诉了。我们拿着判决书再去找就是躲起来不见,公司搬家换地址。

他们又开始做《青春环游记》之后,我们也去新公司蹲过,钱长春的奔驰S600就停在那里但是就是不见人。他们公司财务也是钱长春的妹妹,还故意碰瓷说我们的人推她了,报警、威胁我们,我们还被带到警察局过。

《青春环游记》第一季、第二季海报

娱理:对于盛唐时空拒不执行判决,法院如何处理的?

蔡吉伟:西城法院南区执行庭的罗法官也多次约见钱长春,可他就是不出面,在仍是被失信执行人的情况下变更了法人,跑到法院让法官撤销他的失信被执行人。法官督促他还款,他声称这事跟他没关系,他都离职了,让找新法人,但其实他通过多个公司持股的方式还是盛唐时空的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

法官给我们看了变更后的法定代表人(钱海龙)的身份证复印件,让我们自己去找找这个人,若找到他的话可以对他进行刑拘,一个案子可以拘15天,我们这六七个案子可以大概拘两三个月吧,这种是给他施加压力,但我们根本无从查起。盛唐公司的资金早已抽走,据他公司员工称,他们的工资都是通过李佳临和公司财务的个人账户发放的。

我听说《青春环游记》这个节目也有工作人员出来讨薪了,希望他们能抓住时机要到钱,别像我们一样轻信骗子,痛失辛苦钱。


蔡吉伟表示:“公司架构调整至2020年1月才变更完毕,钱长春在这个时间之前都是实际控制人。”

娱理:目前来看,“垫付制作遭遇跑路”这件事在行业里是普遍现象吗?

蔡吉伟:也不是说是一个普遍现象,一些项目组可能会存在需要垫钱报销、晚支付劳务费的现象,但是基本都是确实有困难,一时资金紧张。像这种有钱就是不给,还肆无忌惮的无良商人也实属罕见。

我也想提醒各位同行,擦亮眼睛不要被套路了,这每一分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也呼吁有关部门能进一步规范行业秩序,让这些无赖根本无路可走。

我们这些普通的工作人员都是社会的底层,挣的钱都是要给父母看病、孩子买奶粉、还房贷车贷的,不像某些艺人或者资本家,这钱对他们来说可能只是一次奢侈品的消费,一个饭局而已。

所以希望广大网友能声援我们,希望相关部门能帮助我们。私德败坏的艺人要封杀,丧尽天良的资本家更应该治理,不然脏了社会风气,寒了大众的心。

截图自《七十二层奇楼》制片主任蔡吉伟微博

《七十二层奇楼》崩塌背后


在整个录制过程中,拖欠钱款却还在继续制作综艺节目的盛唐时空,究竟是何人?

盛唐时空成立于2008年,本是一家专注于彩铃业务的公司,而后在户外真人秀浪潮最热时果断转型,于2015年和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联手制作了《二十四小时》第一季,邀请到陈坤、徐峥、韩庚、董成鹏、尹正、吴磊六位嘉宾。这也是演员陈坤的真人秀首秀。

蔡吉伟告诉娱理工作室,制作第一季的时候节目选择与韩国团队合作,盛唐时空确实花了很多的钱。

虽倾力打造,《二十四小时》播出后却没有在当时的综艺市场获得太多关注,但以此为起点,盛唐时空却展现出了更大的野心。

《二十四小时》剧照

“次子”《七十二层奇楼》找到了当时在电影、网综上均有成功案例的南派三叔团队,欲将户外真人秀与天马行空的探秘故事结合。起初节目组还在北京棚内搭建了“奇楼”景观,计划是每一期进入一层“奇楼”,代表一个不同的朝代,然后再连接到当期的录制完成相应任务。

几期过后,观众发现“奇楼”没有了,朝代幻境也消失了,南派三叔的色彩几乎找不到了,嘉宾们每一期去不同的城市闯关玩耍,和“跑男”、“极挑”并无二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七十二层奇楼》一季完结,彻底扑街。

《七十二层奇楼》评分

谁都想不到时隔四年,这档消失已久的综艺重回大众视野,会是这样的姿态——一面是嘉宾被爆天价片酬,一面是制片主任微博维权400多万元欠款。除了这些负面新闻,《七十二层奇楼》唯一留下的或许只有那碗再也无法提及的“大碗宽面”。

与其号称超2亿元的投资相比,这样的结局可谓是一地鸡毛。

而《七十二层奇楼》的彻底崩塌只是偶然吗?在娱理工作室看来,此次维权的背后,恰恰揭露了本土真人秀兴起之初的综艺乱相:

《七十二层奇楼》剧照

1、看咖位,去招商

《七十二层奇楼》诞生的那年,电视综艺的吸金能力已经接近尾声。

2016年,头部综艺的冠名费攀至顶峰。彼时光明网曾报道,常青综艺《快乐大本营》从前一年的3.5亿元翻了一倍,独揽7亿元,《我是歌手》坐拥6亿元。

2017年,天花板浮现。根据尼尔森相关统计显示,2016年排名前50的综艺节目除冠名外,共得到了236个赞助商的赞助,而2017年这一数字仅为173个。

与此同时,户外真人秀高度同质化,相似节目层出不穷。《挑战者联盟》聚集了范冰冰、李晨、吴亦凡、林更新,《我们战斗吧》邀请了井柏然、王凯、王嘉尔,甚至多年未出现在内地观众荧屏前的演员、歌手,例如郭富城、林青霞、朱茵、周迅等演艺圈前辈都纷纷加入到《我们十七岁》《偶像来了》《西游奇遇记》《全员加速中》等节目中。

《挑战者联盟》《我们战斗吧》《西游奇遇记》《我们十七岁》剧照

显然,彼时白热化的户外真人秀市场需要靠艺人咖位吸引目光。你很难说他们到底和综艺有什么关系,但这样的咖位聚集在一起确实催促了各档节目的诞生,品牌客户愿意投,制作方就不会停下邀请的脚步。

这也是为何会传出盛唐时空豪掷8000万元邀请吴亦凡。

就此事,娱理工作室也求证了《七十二层奇楼》的核心工作人员,该人员表示:“这个数大家都有听说,但很少有人亲眼看到合同,都只是听说。至于他妈妈购物的事情,我也是在网上‘吃瓜’才知道的,不清楚真假。在拍摄现场我从来没见到过他的妈妈,都是执行经纪一直跟着。”

但可以确定的是,一档综艺节目如果重金砸向艺人片酬,制作费必定会相应减少。而仅靠咖位能不能撑起节目的表现?从上述节目来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七十二层奇楼》剧照

2、门外汉涌入市场

如果说当时的综艺市场遵循艺人导向,那像盛唐时空这样以彩铃业务起家的公司也能步入综艺行当,更显几分荒谬。

娱理工作室看来,那些推门而入的制作方、投资人是真的了解综艺创作吗?或许并不,他们有的只是对资本风口的追逐,如同几年前的电影行业。

据核心工作人员向娱理透露,《七十二层奇楼》的整个拍摄过程可谓“千变万化”,资金紧张、时间紧迫,各方都在赶工,没人在意成果。

“节目一开始的剧本都要经过两道工序,先由三叔写自己的奇思妙想,再由另一组编剧调整为更适合真人秀的版本,这个时间周期是比较长的。拍到后来时间完全不可控,非常赶,编剧必须两天写出来,不然就别拍了。

另外,拍摄当天的时间也非常赶。有时候剧本上要求我们一天在一座城市跑十几个地方,这个数量绝对是有的。像‘跑男’那种现场三四百人的团队,可能有一组人提前10天就到了,早就把拍摄的内容反复演练好了。我们没有,挤不出时间和人手去干这个。”


《七十二层奇楼》剧照


据该工作人员透露,即便安排得如此不合理,盛唐时空作为资方依然占有绝对的话语权,所有工种、包括各组负责人都是听他们指挥安排,这在其他综艺项目里很罕见。

娱理工作室了解,此前湖南卫视内部非常看重与三叔的这次合作,主动为《七十二层奇楼》挪出周五黄金档。但几期过后,节目与南派三叔似乎再无联系,开场的“奇楼”也突然被取消,“大家都不知道原因,也没有人去询问原因,没有了就没有了。”

该工作人员称如今回想整个项目的拍摄过程,最大的感触就是“可惜”。

“其实这个节目的创意特别好,绝对是综艺领域从来没有的,自己还一度觉得能做点儿不一样的节目挺值得开心的。

节目不是不能做好,但是一需要时间,二需要费用。最后节目全部变味儿,也只能这样了。”

《七十二层奇楼》剧照

如今,随着网综的蓬勃发展以及相关部门限薪政策的陆续出台,内容为王逐渐成为行业的共识,同质化的、一股脑儿地“奔跑”也渐渐被各种垂类综艺代替。

咖位再大,不如题材新颖。流量再多,不如节目做得有趣。

而像《七十二层奇楼》这样的“时代悲剧”,但愿再也不见。

推荐阅读

主笔专栏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点击标题可阅读更多娱理精彩内容

缉魂 76天  送你一朵小红花 紧急救援

郑渊洁 琼瑶  金基德 王小帅 尔冬升 胡杏儿 姚安娜 

 刘诗诗  刘浩存 热依扎 杨祐宁 王骁 杨天真 丁辉

虾米音乐关停 乘风破浪的姐姐2  老奇葩们  

阳光之下 上阳赋 大秦赋 有翡 天官赐福 紧急公关

追光吧哥哥 你好生活  令人心动的offer2 演员请就位2

2021偶像市场观察  2021训练生市场观察 娱乐圈打工学霸  

北京文化观察 TVB颁奖礼 饭圈应援观察  制片人生存实录

 #难听#  跨年晚会观察《沐浴之神》版权方 易小星

中国编剧为何被逼到绝路   海南岛电影节奇遇记  

中国女孩在皮克斯  春节档电影前瞻  吉祥如意  春节档头炮

 住在密室里的人 明星会在恋综谈恋爱吗 中国视效大片

唐人街探案3  你好李焕英 刺杀小说家 哪吒重生 人潮汹涌

微信公众号最近更改了推送机制

推文不再按照时间线显示

也就是说,需要大家

将[娱理]设置星标

多点在看

这样算法就能

提升我们和你们之间的联系啦

亲爱的你

就能更及时地收到我们的信息啦

↓↓↓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七十二层奇楼》:吴亦凡被传的8000万片酬,打工人声讨的400万欠款

相关推荐: 接棒乐夏,《草莓星球来的人》配吗?

如果有的小伙伴还在痴痴地等待《乐队的夏天3》的话,那么这个周末以后大概是可以彻底的死心了——因为由摩登天空与优酷合作的综艺节目《草莓星球来的人》在这周播出了先导片。 是的,摩登天空与爱奇艺合作的两季《乐夏》确实大获成功,但不管出于什么方面的原因,今年的摩登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