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培训“团灭”背后,重大国策转向!

  • 新闻

正文共2856字,预计阅读时间为7分钟


今天A股大跌,跌得散户、机构都傻了眼,不就是“团灭”了一个教育培训行业嘛,怎么医药、医美也跟着跌呢?怎么白酒茅、中药茅这些核心资产也都跌了呢?

 

先说结论:现在表面上是打击消费服务性行业,降低成本,改善民生,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由服务性主导的美国模式转向制造业为基础的德国模式——制造业为本!

1
资本主导下的服务业扩张

 

于是乎市场上各种揣测、传闻接踵而出,有说是教培行业被团灭是让市场没有信心的,有说是因为中美天津会谈不理想所导致,其实大家对中美会谈本来就没有什么期待啊,何况这次会谈也没有什么特别消息啊?

 

于是有人脑洞大开,为今天A股大跌找出一个说法:孩子不用补课了,开辅导班的崩盘了。不用补课,眼睛就变好了,所以眼科崩盘了。妈妈周末不用送孩子去补课,自己也就没时间去做美容了,所以医美也崩盘了。孩子不送辅导班,爸爸也没时间出去喝酒了,所以白酒也崩盘了……

 

上面的点评只能作为段子来看,不过,市场大跌还真与中央发文整顿教育培训行业有关。因为,中央发文来整顿一个具体行业,这从中国推行市场经济以来非常少见。

 

有人认为这是为了扭转出生率下降趋势、鼓励生育,而从最高层面来推翻新三座大山(住房、医疗、教育)。从最近几年的政策取向来看,的确降低人民群众生活成本、改善民生成为施政重点。房地产行业在这两年率先被整顿,现在教育培训已经倒下,相信下一步医疗系统也会跟上。

 

不仅如此,与民生相关的互联网行业的整顿也从去年开始,从保护用户隐私到反垄断,到现在几大部门联合要求互联网平台收费须与用户协商,都是在降低服务性行业消费成本。因此,有人认为,现在决策层一系列打法就是为了降低老百姓生活成本,提高幸福指数,也有利于生育率提高。

 

投资的角度来看,现在资本特别青睐服务性行业,在移动互联时代,只要有资金,就可以迅速抢占市场,比如用补贴、奖券等吸引用户,建立起庞大的用户生态后再逐步获取利益,可以是垄断的价格优势,还可以向金融服务领域拓展。

 

 

2
中国面临“去工业化”风险

 

资本在电商服务行业的疯狂扩张,不但迅速建立起行业壁垒,而且对制造业的生存空间造成了挤压。

 

消费服务性行业在我国第三产业中占比甚高。无论从GDP占比还是从就业人数来看,现在我国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都举足轻重。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第一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为7.7%,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为37.8%,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54.5%。第三产业吸纳的就业也在不断提升,从业人员就业占比从2015年的42.4%上升到2019年的47.4%,已经成为吸纳就业人员的主渠道。

 

与此相对应的是制造业占比、从业人员持续下降。2016年中国制造业占经济的比重峰值达到32.45%,随后出现了波动中的趋势性下降,2019年降至27.17%。

 

据国家统计局4月30日发布的《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农民工总量28560万人,比上年减少517万人。这其中,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占27.3%,比重继续保持下滑态势。

 

据报道,2008年至2018年,中国从事制造业的农民工数量平均年增长率为-2.84%,更多年轻人转而投向外卖、打车、快递、直播等新兴的服务行业。

 

一般来说,一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服务业占比会持续上升,制造业占比会下降。然而如果制造业比重下降过快,服务业又不能推动经济持续增长,就会带来一系列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对中国来说则面临跨越不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

 

2015年以来中国正好是这样一种经济形势——制造业下降,服务业上升但是经济却持续下行,居民收入增长缓慢,劳动力由过剩转向短缺……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黄群慧此前在出席国新办组织的吹风会时提出:“未来五年,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去制造业化或者说是去工业化。”

 

过去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制造业取得长足的进步,但是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尤其在芯片航空发动机等领域,我国还经常被“卡脖子”,在中美贸易争端背景下中国制造业的软肋更加突出。这是中国需要加快制造业发展的最主要原因。

 

3

国策转向早有动静

 

过去,服务业占比高低被认为是经济发展程度的标志,提高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也就被各级政府一直奉为发展经济的法宝。

 

然而,在今年3月公布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首次提出了“保持制造业比重基本稳定”。而在“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的主要目标之一“服务业比重进一步提高”则不再出现。


2021年以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会议里,专门提出制造业占GDP的比例不再下降。

 

“重制造、轻服务”的国策已然浮出水面。因此,当中央一纸公文开始整顿教育培训行业时,敏感的投资者意识到,这不仅仅是针对教育培训行业,而是向资本主导的消费服务性行业发出了警讯!


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李就表示:在基本发展道路上,我们已经抛弃了美国道路,转向了德国道路——通过发展制造业带动 GDP 未来的进一步增长。所以“重制造、轻服务”已经成为未来三到五年甚至五到七年的基本政策。

由于美国是全球第一的经济大国,以其经济地位和影响力,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也就是向美国发达的服务业看齐。但是在制造业层面,中国又不曾拥有美国那样统筹全球资源的实力,可以利用全球各国先进的制造业为其服务。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美国制造业的高光时代,那时美国人引以为豪的是通用汽车、福特汽车、GE等企业,制造业工人无论是收入还是社会地位都不错,成为美国中产阶级的基础力量。但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美国经济以金融服务业为代表,制造业逐步萎缩,工业城市如芝加哥、匹兹堡等沦落,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如民粹主义等。

 

2020年6月6日,美国芝加哥游行队伍 /摄:Nam Y. Huh/AP/达志影像

相比之下,德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一直保持制造业的稳定,无论是制造业占比还是工人地位,都保持稳定,因此德国制造业一直保持很高水准,被称为“世界制造业的标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德国制造业占经济总体比重稳定在20-23%左右的水平。德国《国家工业战略2030》提出,到2030年德国工业产业占经济比重要提高到25%,在现在的比重上进一步提高。德国对于制造业发展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春江水暖鸭先知。东吴证券任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称:

 

什么是大势?就是降低房地产、金融、教育、互联网等的利润和垄断,以及由此引发的过去长期对民生和实体经济的挤压和成本,大力发展制造业、硬科技、实体经济、新能源、资本市场等。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也是百年未有之大机遇。看清这一大趋势,至关重要。每个企业每个人最终都是时代的产物。

 

任泽平老师这段话,说得简短,但是扼要——以他的师承资源,可以很快把握决策动向。这个动向就是中国将大力发展制造业。

 

这个国策转向,不但关系国本,也关系到每个家庭和个人,因为只有认清未来发展方向,才可做好投资与教育决策。简单点说,职业教育的地位将会前所未有地提高,中考分流的政策也会强化执行,制造业在数字化转型下对技能要求越来越高,工作环境也会大不一样……也就是说,以后不但蓝领的工作环境与白领的差不多,蓝领与白领的工作界限也将越来越模糊。

 

现在,各位应该能理解,中央为什么要整顿教育培训行业。显然,对教育培训行业的整顿只是一个开始,下一步针对资本疯狂投入的服务性行业的治理整顿将陆续有来,如医美、电商、传媒、娱乐游戏等,而制造业将得到政策和资本市场的大力支持。


对此,未来的投资和家庭教育,是不是也要重新规划了呢?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END
本文为“世范区”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抄袭。如需转载,请在文末留言区申请并获得授权。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教育培训“团灭”背后,重大国策转向!

相关推荐: 加拿大带头对中国发难 要求允许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进入新疆 加拿大带头对中国发难 要求允许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进入新疆

蔬菜之城 | 新商业地理蔬菜产业的发达撑起了寿光的繁荣。在当地遇到或途径的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与农业有关。农业产业在寿光的兴旺,踩准了天时地利人和。当然,它也留住了年轻人。 作者 | 朱若淼“你来潍坊一定要去菜博会看看。”去往寿光的路上,出租车师傅热情且熟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