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的性别话题:女运动员遭“性别歧视”的着装规则 东京奥运的性别话题:女运动员遭“性别歧视”的着装规则

  • 新闻

东京奥运的性别话题:女运动员遭“性别歧视”的着装规则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挪威男女沙滩手球队的球衣看起来有些不同。

“我们将继续一起争取改变着装规则,以让球员能穿着感觉舒适的衣服比赛。”

这是挪威手球联合会(NHF)的声明,此前挪威女子沙滩手球队被罚款1500欧元(1764美元)。

她们犯了什么罪?她们在参加欧锦赛时拒绝穿比基尼泳裤。然而就在那前一天,一名女残疾人运动员被告知她的短裤“太短,太暴露”。

不幸的是,监管女运动员(和一般女性)的穿着并不是新鲜事。我们回顾一下一些最知名的事件和随后女性们的反击。

沙滩手球队因不穿比基尼泳裤被罚

挪威沙滩手球队的队员们抱怨说,她们被要求在最近的比赛中穿的泳裤太束缚,过度性感,而且不舒服。

因此她们在对阵西班牙队时选择穿短裤(如上图)以争取获得铜牌的机会。

在锦标赛开始前,挪威与国际手球联合会联系请求允许女性穿短裤。他们的请求不仅被拒绝而且被提醒违反规则会受到惩罚,当球队在比赛中选择穿短裤后,每个球员被罚177美元。

欧洲手球联合会以“着装不当”为由处以罚款,并指出挪威队在比赛中使用的短裤“不符合国际手球联合会沙滩手球比赛规则中规定的运动员制服条例”。

反弹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多年来女运动员的穿着已被批评过多次。

但罚款引来反弹。许多人质问,如果男性沙滩手球运动员可以穿长而宽松的背心和短裤,短裤可以一直到膝盖,为什么女性不能穿类似的衣服?

挪威手球联合会负责人卡雷·盖尔·利奥(Kåre Geir Lio)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有让运动员感到舒适的装备。”

他支持女运动员,也支持同意支付罚款的联合会。

挪威排球联合会主席埃里克·索尔达勒(Eirik Sordahl)说:”在2021年,这甚至不应是个问题“。

而该国的文化和体育部长阿比德·拉贾(Abid Raja)在推特上说:”这完全是荒谬的。大男子主义和保守的国际体育界需要改变态度”。

多年来女运动员一直抱怨沙滩运动中的这种差异,她们认为比基尼既有辱人格又不实用。

“每项运动都需要规则。但当我们有一套只针对女性的规则时,那就有问题了,”体育记者雷纳塔·门东卡(Renata Mendonca)告诉BBC。

“这就是性别歧视最好的例证。不幸的是,体育界的性别歧视经常发生,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优秀的女运动员退出该领域的一个巨大因素,”数字内容创建者和前律师托瓦·利(Tova Leigh)告诉BBC。

“问题不在于短裤。问题是即使在2021年,女性仍然被告知她们可以或不可以穿什么,因为女性的身体仍然被物化为男性服务,这使得每个人都有权利对她们指手画脚和提出要求。”

“体育界的女性没有被认真对待,她们被当作养眼的物件,而不是被作为专业运动员对待,”利补充说,她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写文章和评论女性身体每天面临的性别歧视审查。

而门东卡也同意:“要求穿比基尼比赛没有任何合理的理由,女性穿短裤比赛不会改变这项运动。如果有的话,她们会感觉更舒服。”

门东卡是数字平台Dibradoras的联合创始人,该平台旨在提高女性在体育领域的曝光度,她说在主流网络中,她们应该但往往没有得到曝光。

“正如这种事件所揭示,体育比赛好像是为男性而设。在2021年,管理体育组织的人通常是白人男子,他们仍然将女运动员视为装饰品,女运动员存在只是为了取悦男人。应该由女性来决定最适合她们的装束。但由于负责体育组织的女性很少,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没有,所以女性运动员的声音没有被听到。”她说。

“为什么女性运动员的声音不被考虑,为什么管理机构和周围的人扔控制女运动员的身体和着装?”

残奥会运动员的短裤被认为“太短和太暴露”

但挪威队并不是体育界第一个面临这一问题的女性,而且很可能不会是最后一个。

事实上就在她们被罚的前一天,英国队的残疾运动员、两届残奥会世界冠军奥利维亚·布林(Olivia Breen)在参加英国锦标赛时被告知要穿“更合适的”短裤,这让她“无话可说”。

这句话来自一位官员,他说她的短裤 “太短,太暴露了”。(你可以在上面的推文中看到她穿的是什么。)

这位短跑和跳远运动员将参加下个月在东京举行的残奥会,她说她站出来是为了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布林将她的运动装描述为“高腰比基尼短裤”。

她告诉BBC:“我们希望在比赛时尽可能地轻装上阵,不必感到沉重,并有舒适感。我已经穿了9年,从来没有遇到过问题。我们就该穿我们有权穿的东西。”

“这两个例子可能看起来相互矛盾,但它们只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利认为,“女性的身体被当作问题来对待和看待。我们的身体要么不合适,要么不够娱乐。”

戴着头巾比赛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当埃及的杜阿·埃尔戈巴希(Doaa Elghobashy)和德国的奇拉·沃肯霍斯特(Kira Walkenhorst)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对垒时,人们更关注她们的穿着,而非比赛本身。

这个问题早在2016年也出现过,当时里约奥运会上的一张图片被广泛分享和评论。

两名沙滩排球运动员的照片引起外界热议。她们分别来自来自埃及和德国(见上图)。不是因为他们令人叹服的运动技能,而是因为他们看似“截然不同的服装”,一些报纸说这张照片代表了一种“文化冲突”。

这种评论遭到激烈的反驳,许多人说这实际上显示“体育的团结力量”。

埃及的杜阿·埃尔戈巴希(Doaa Elghobashy)(照片中的人物)是第一位戴头巾的奥运会沙滩排球运动员。她当时只是说:“我戴了10年的头巾……这并不妨碍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而沙滩排球就是其中之一。”

但这种对一张照片的审视,对许多人来说它突出一个更大的问题。

英国记者汉娜·史密斯(Hannah Smith)当时写道:“不管你来自什么文化背景,女性的身体和这些身体的穿着方式仍然被视为公共财产。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父权制的财产。无论你作为一位女性穿什么去参加运动,你总是会被观看的男性评头论足。”

“猫衣”塞琳娜·威廉姆斯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塞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被告知她怀孕后的”猫衣”不允许在未来的比赛中使用。

美国网球名将塞琳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休完产假重返赛场时,将她的2018年法国网球公开赛服装献给了“所有经历过艰难孕期的妈妈们”。

这位23次大满贯冠军说她的“猫衣”让她觉得自己像“来自瓦坎达(电影“黑豹”中的国度)的女王”。

法国网协主席伯纳德·朱迪切利(Bernard Giudicelli)告诉网球杂志:“我们有时太离谱。你必须尊重比赛,尊重这个地方”,她被告知这套衣服不再被允许(出现在赛场)。

威廉姆斯说,这套衣服帮她应对血栓问题,她说血栓几乎使她在生产时丢掉性命。

但她说,她当时和朱迪切利谈过,坚持认为这个决定“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他们知道有些事情是出于健康原因,那么他们就不可能不同意”。

因此随着越来越多的女运动员表明立场,人们也在大声疾呼。局面开始发生变化了吗?

体操运动员的新式连身衣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德国选手宝琳·谢弗-贝茨以连身衣参加2020东京奥运。

德国体操运动员萨拉·沃斯(Sarah Voss)决定打破传统,在2021年4月的欧洲艺术体操锦标赛上穿全遮蔽双腿的连身衣。

她没有违背规则,但她确实违背惯例。

在此之前,在国际体操比赛选择遮住双腿的女性和女孩都是基于宗教理由。

她告诉BBC,她想成为“年轻体操运动员的榜样,她们不是无时无刻都感到十分安全”,并希望其他人会仿效她的做法,尽管她说如果其他人不想这样做,就不应该这样做。

“如果她们觉得安全,她们可以穿普通的紧身衣,如果他们喜欢的话…… 对我来说,这并不意味着我今后每次都要穿长紧身衣。这取决于我的感觉和我想如何表演。”

沃斯还得到德国体育当局的支持,以及加入她倡议的两名队友的支持。

德国体操协会赞扬她们反对“体操中的性别化 ”立场。

灵魂帽

图像来源,Luke Hutson-Flynn

图像加注文字,

图为戴灵魂帽的爱丽丝·迪林(Alice Dearing),她将成为第一位代表英国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游泳项目的黑人女性。

尽管“灵魂帽”(Soul Cap)的应用并没有一帆风顺,但潮流似乎正在改变。

一款为非洲人头发而设计的泳帽早前不被允许在国际比赛中使用,有关决定引起反响后,现在可能被重新考虑。

“灵魂帽”的产品方说,世界游泳管理机构国际泳联(Fina)告诉她们,她们的帽子不适合(国际比赛),因为不符合“头部的自然形态”。

但这一评论引发许多游泳者的批评,一些人说这将阻止黑人参与这项运动。

因此国际泳联现在说正在“审视”这些产品情况。

关于女运动员因其穿着而受到批评的故事不可能不成为未来的头条新闻

但根据利的说法,现在我们都可以做一件事来帮助自己,那就是“每当你看到问题,就把它说出来”。

为什么?因为“我们要自小向女孩展示运动也是女性的地方”。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东京奥运的性别话题:女运动员遭“性别歧视”的着装规则 东京奥运的性别话题:女运动员遭“性别歧视”的着装规则

相关推荐: 邓超孙俪为河南捐款 100 万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7 月 21 日报道7 月 20 日,河南遭受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郑州一个小时的降雨量达到了 201.9mm。国家防总决定于 7 月 20 日 20 时启动防汛Ⅲ级应急响应。 7 月 21 日,邓超、孙俪捐款 100 万元驰援河南,”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