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骚乱中的华人自卫队:夜间巡逻,配备两把武器 | 深度聚焦

  • 新闻
采写/钱昕瑀 彭茸雯
编辑/刘汨
被暴徒烧毁的厂房一片狼藉
南非时间7月15日凌晨一点,夸祖鲁纳塔尔省印度街,几名黑人出现在一家华人店铺外,用榔头猛击着卷帘门。不到两分钟,汽车、摩托车的发动机轰鸣声四起,十余位华人自卫队成员赶到现场,举枪制止了即将发生的抢劫。
 
作为华人自卫队成员,这是李江巡夜的第四个夜晚。在制止这场抢劫前,他刚目睹几名暴徒边开车边对着街道随意开枪,一名印度自卫队成员当场被击中身亡。
  
因南非前总统祖马被捕入狱,自7月9日起,其支持者在夸祖鲁纳塔尔省发起大规模示威。在随后的一周里,骚乱持续向多个省份蔓延,暴力走上街头,数百家商铺被抢劫、纵火,当地华人也被迫展开了一场自保行动。
参加自卫队的部分华人合影
四处都是爆炸火光
2008年,李江来到南非夸祖鲁省德班市从事毛毯批发业务。在他的印象里,当地小规模骚乱时有发生,通常一两天就会平息。“这次这么大规模的,还是第一次经历。”
 
据李江所见,过去一段时间里,德班市多家大型超市遭抢劫一空后,被纵火焚毁;街道上本地人扶老携幼,从店铺里抢走日用品、食品以及各种商品……“以前基本只是抢,现在四处都是爆炸、火光。”
 
李江记得,巡夜第二天,他在德班北部的天空看到一股黑烟冲上天际,带着刺鼻的化学物质气味。随即,有巡逻人员在社区微信群发消息:“Mount edgecombe那边的Pick n Pay超市被烧,旁边的化肥厂爆炸了!”
 
距德班300多公里外的新堡市,同样也是此次骚乱的中心。当地时间7月12日下午1点多,一条求救信息在新堡市的华人交流群里弹出:“我们被暴徒困住了。”看到消息时,梁成正在老工业区的工厂里上班,通过群里的实时救援情况和朋友后来的讲述,他向深一度记者拼凑出了事情发生的大致过程。
 
暴徒突然袭击新工业区,在警察协助下,大多数华人老板和员工安全撤离,但有一位华人厂主和6名员工躲在工厂阁楼的角落里,没能及时离开。当时,大批暴徒已经闯入阁楼,他们害怕被发现,不敢发语音,也不敢接打电话,只能通过文字向同胞们求助。
 
到达现场支援的警察、华人和保安,总共有30人左右,但根本无法进入工业区,唯一的入口处站满了暴徒,“人挨着人,连条缝隙都没有,工业区里也都是他们的人,又烧、又抢、又砸。”
 
群里不停传来呼救的消息,救援人员站在工业区门口就能看到工厂,但迟迟没能找到进入的办法。一辆警车试图前进,被暴徒掀翻,他们不停向救援人员扔来石头和棍棒,砸中了华人和警察的车辆。救援人员也不能开枪,按照南非法律,除非暴徒中有人开枪,救援人员才能予以还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个小时后,群里又出现了另一位华人厂主的语音求助,他和家人、员工也滞留在了厂区里,并已被暴徒发现,工厂厂主和妻子连发了几条语音求助。
 
“救命啊,快来,快点来!”
 
“(工厂的)玻璃已经被炸掉了,大家赶快来,只要有枪的人过来,他们就害怕了。”
  
他们的声音颤抖,妻子由于害怕,哭了出来。“你从声音里能听到他们的绝望。”梁成说。
 
最终,通过警察阻隔在马路两边,保安在前方带路,来援助的华人终于进入厂区,救出了两位求助的厂主和他们的家人、员工。由于遭到暴徒袭击,一位厂主的右手缝了40多针,妻子头部被钝器打成了轻伤。
 
据当地华人统计,新堡市新工业区内有8家华人工厂被洗劫一空,5家被暴徒放火烧光,仅存的5家工厂在安保公司和华人同胞们的保卫下暂时幸存,在雇佣保安方面,每个工厂每天要花费近八万兰特(约合人民币3.5万元)。
  
被洗劫后的厂房

华人自建武装自卫队
骚乱持续加剧,多地华人开始了自卫行动。
 
南非时间7月11日,德班郊区两条街以外的华人店铺几乎被抢烧一空。当晚,一名华人在当地商户微信群内询问“各个商家需不需要安保人员?”随即有人提出了组建自卫队的建议。
 
在德班的印度街商区,华人商户比例达总商户比例的三成,店铺基本紧挨在一起,组建自卫队的提议立刻得到近百位华人的响应。当地时间7月12日凌晨,自卫队正式组建完毕,下设巡逻组、机动组、后勤组。自那以后,自卫队不分昼夜开始守护街区,每次保证6至7人的巡逻规模。
 
南非华人群体向来有互助传统,2004年便成立了南非华人警民合作中心的非赢利组织,帮助华人解决报警、警察检查以及维权事项中的困难。当新堡市新工业区遭到暴徒洗劫后,也是警民合作中心最先发出了组建自卫队的号召。
 
梁成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向在警民中心工作的妻子报了名。安顿好工厂工人和家人,第二天晚上,他和当天新加入的近100位队员一起,准时出现在了执勤岗位上。
 
在新堡,需要守卫的工业区被划分割在多片区域,自卫队在每个重要路口都设置了驻点。白天,骚乱相对较少,主要由女性负责在每个驻点值班巡逻,同时至少配一名持枪的男同胞保护安全。而到了夜间,则是骚乱的易发期,值夜装备会“升级”为至少配备两把武器,以及一部对讲机和强光手电
 
在南非当地,拥有证照后可以合法持有枪支,自卫队的武器都是队员们自备,多为手枪,少数为霰弹枪和半自动步枪。在关键的驻点,还配有从安保公司雇来的持枪保安。
 
李江所在的自卫队里,有持枪证的队员约占两成左右,“配备枪支的人要承担更艰巨的任务。”
 
李江表示,按照自卫队的安排,未持有枪支的队员负责驻守小区内各条必经通道,及时制止可疑车辆及人员进入小区。剩下的持枪成员则被安排到高速路口等危险路段,这里被视作“战略要地”,“一旦被突破,里面就无险可守了。”
  宵禁开始前和结束后
加入自卫队后,每天傍晚6点到次日早晨8点,梁成都要和另外三位队员驻守在工业区侧面的通道。晚上8点至凌晨4点是南非的宵禁时间,梁成他们的职责就是,阻止在这期间任何尝试进入工业区的人员。
 
驻守在这里,梁成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与当地人的沟通。虽然工业区已完全封闭,但是由于部分工厂每两周结一次工资,常常会有当地人要进入工业区结算工资。面对自卫队的查验,一些工人开始并不适应。
 
驻守前几天最困难,早晨5点,已经有当地人来到路口,尝试进入工业区。这时,宵禁时间已过,梁成和队友们没有权限阻拦他们进入工业区,只能尽可能甄别这些工人的身份。
 
“有些脾气不好的,会骂我们”,梁成不想激化矛盾,总是尝试用温和的态度讲道理:“我们也是在保护你们的工作,如果你们的厂被烧了,你们的工作怎么办?”
 
除了态度,语言也会绊住自卫队的成员们。除了梁成以外,另外三个队员的英语并不算出色,只能用基本的单词交流,反复说着类似“工厂关闭”的短句。如果队员们实在说不清,或者碰上对方完全听不懂英语的情况,就会把来人劝到一旁,等当地保安过来解释。
 
早晨5点到8点是最忙碌的时候,当地人一波接一波从大巴车上下来,自卫队成员也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说明情况。梁成所在的是一个T字型路口,可供通行的范围较大。几名自卫队员尽可能分散站立,不遗漏一个角落。
 
超市内的商品被抢购一空

 
多方援手保障自卫队物资
 
自卫队面临的挑战还来自外界的物资紧缺。
 
骚乱之下,南非当地人经营的超市基本处于停摆状态,多城市食物紧缺。一位华人曾在7月14日前往约翰内斯堡的超市,他告诉深一度记者,超市的肉类、鸡蛋等生鲜食物基本被抢购一空,包括菜籽油和牛奶的价格也大幅上涨。
 
在德班,骚乱最严重的的时候,只有华人的部分超市处于“半开放”状态——大门紧锁,保安守卫,只对中国人营业。
 
李江在骚乱期间去过一次华人超市,不大的门面售卖着冷冻食品、方便面、蔬菜、面包等基本食物。华人除了到店直接购买外,店员还会在群里告知超市的商品库存动态。华人如有需求,可以联系超市员工提前预定商品,然后到门店提货。
 
互助不止于华人之间。骚乱爆发后,德班地区加油站的排油管或被挖走,或被烧毁,车辆加油成了难题。在李江值班的第二天,油表只剩下四格。最终,是印度籍社区工作人员帮忙联络油罐车,让每一个社区居民加上了油。
 
在新堡市华人自卫队保护的工业区里,也有其他国籍业主的产业。他们每天晚上都会给自卫队送来咖啡和生火的木材,询问队员们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有时他们也会加入自卫队,帮忙执勤。从7月12日起,由多国籍人士组成的自卫队,开始在各个街道口进行值守和巡逻。
 
新堡市警民中心副秘书长、新堡市工商会秘书长周婷负责统计物资捐赠的清单。在她的印象中,有人捐了家里的反光背心;南非温差大,有人怕队员们晚上执勤的时候冷,拿来了帽子、围巾和毛毯;为了给当地的支援人员准备饮品,有人捐了咖啡和茶;有人捐了蔬菜,还有人干脆直接去了后勤组帮忙做饭。
 
在路口执勤的自卫队成员
 
华人商城损失严重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7月16日,南非总统拉马福萨透露,截至目前,在骚乱最严重的夸祖卢-纳塔尔省有180人死亡,豪滕省有32人死亡,共有超过2500人被逮捕。
 
在德班、新堡等自卫队的守护下,当地商户的财产及工厂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护,但损失依旧存在。
 
一周里,李江陆陆续续收到许多朋友和下级经销商的微信,告诉他门店被抢了、被烧了、被搬空了,“有些朋友在南非打拼了十几年,一夜之间就归零了,现在还没从恐惧中走出来。”
 
当地时间7月15日晚,一名在西北省布里茨市工作的华人告诉北青深一度,虽然他所在城市位于骚乱外围,没有发生任何打砸抢,但是骚乱中的人们把多条主要道路堵死,他接到了订单也无法正常发货,加之疫情影响,生意雪上加霜。
 
非洲中华总商会副会长、南部非洲中华福建同乡总会副会长谢永强告诉深一度记者,南非华人商户超过半数从事小型零售业工作,也有小部分自己经营中资企业,此次骚乱对华人商户分散的德班郊县地区造成的影响更重。“有一些华人开的店规模较小,店和家在一起,火一烧以后,都没了。”
 
骚乱发生以来,由于精神高度紧张,新堡市华人自卫队的成员们已经很久没能睡个好觉了。每天长达14个小时的值班结束后,梁成回到工厂的住处,刚在床上躺上三四个小时,就又因为担忧坐了起来。吃完午饭,虽然没到执勤时间,他还是会到驻点周围转一转,探探情况。
 
当地时间7月17日,新堡市自卫队得到消息,暴徒们可能会再次向老工业区发起进攻。虽然目前自卫队内各方面的交流和部署已经相对完善,梁成仍旧放心不下,他明白,队里无法再抽调更多的人手,几乎所有参与自卫队的成年男性都已经在外执勤。“我们现在只有这么多人了。” 
 
早前,鉴于南非当前安全形势,中国驻南非大使馆已对侨胞发出提醒。7月15日,中国驻南非大使陈晓东紧急约谈南非警察总监斯托里上将,进一步就要求南方加大对在南中国公民和企业保护力度做工作。
 
当地时间7月16日,南部非洲中华福建同乡总会副会长谢永强告诉北青深一度,南非的骚乱情况近日得到明显控制。一些超市已经陆续向普通市民开放,但排队时长约有五到六小时。作为约翰内斯堡西郊一家中印批发商城的业主主席,他还表示,为了华人员工的安全,业委会成员仍决定继续关闭商城,直至骚乱完全平息。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江、梁成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北青深一度】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未婚妈妈争取产假工资的四年
苏州坍塌酒店墙体3年前已裂缝
被困在郑州暴雨中的他们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南非骚乱中的华人自卫队:夜间巡逻,配备两把武器 | 深度聚焦

相关推荐: 王菲北京上亿豪宅曝光,阳台放 2 米高佛像

近日,有网友在网络上晒出了一组照片,称自己在上班的路途中每天都会经过高档豪宅,而著名歌手王菲的房子就在其中。这位网友还拍摄了一组照片,只见照片中是豪宅外部阳台,在其中一个宽阔的阳台上还放置了一尊金佛,据悉足足有两米高。 网友爆料这个放有佛像的房子就是王菲在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