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顿时期老将、伊核协议关键人物,即将访华的舍曼是谁?

记者 | 安晶

正在对亚洲进行访问的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将于7月25日至26日访问中国,在天津与中国外交部主管中美关系的副部长谢锋会谈。之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将与舍曼会面。

此前美国公布的舍曼亚洲访问行程中,只列出了日本韩国和蒙古国,并没有中国。但美国官员透露,舍曼的行程安排留出了访问中国的时间,也是其亚洲之行的最后一站。

舍曼此次访问将成为3月的阿拉斯加战略对话后,中美高层今年第二次面对面会谈。在舍曼之前,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问题特使克里曾于4月访问上海

现年71岁的舍曼是美国国务院的二号人物,曾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任职。她外交经验丰富,是少有的曾与朝鲜伊朗高层直接对话的美国官员。

参与2015年的伊核协议谈判是舍曼最著名的政绩。她担任美国主要谈判代表,还因此获得美国国家安全勋章。

中国并非舍曼的专长领域。但她在特朗普时期多次公开抨击特朗普的中国政策,呼吁美国政府将重点从经济遏制放在技术上。今年在大西洋理事会演讲时,舍曼也重申了拜登政府对中国政策的思路:该合作时合作,该对抗时对抗。

谈判经验丰富

舍曼出生于马里兰州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她的父亲是海军陆战队士兵。大学期间,舍曼主修社会学和城市研究。

研究生毕业后,舍曼最初从事救助贫困人群等社会工作,在多个非政府组织和政府机构就职,后于1993年进入美国国务院,出任负责立法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在奥尔布莱特担任美国第一位女性国务卿时期,舍曼是奥尔布莱特的外交政策顾问,同时也是克林顿的朝鲜政策协调员。她参与了美朝1994年《朝核问题框架协定》的制定和协商,又于2000年跟随奥尔布莱特一同访问朝鲜,与金正日会面。

奥尔布莱特曾评价舍曼为美国“最聪明、最有奉献精神的外交官之一”。

但包括特朗普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内的鹰派批评者认为,舍曼对朝鲜的谈判策略只是在搞“绥靖政策”,导致美国无法在朝鲜问题上采取更强势措施。

图片来源:《华盛顿邮报》

奥巴马当选总统后,舍曼再次回到国务院,成为时任国务卿希拉里的下属,担任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

在这个位置上,舍曼先后访问了54个国家,参与解决美国驻班加西领馆遭袭事件、参与叙利亚化武问题谈判。但就伊朗核问题达成协议是她最著名的政绩。

舍曼是美国在伊核谈判中的首席代表,也是该国参会的唯一女官员。参与谈判的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前高级代表阿什顿(Catherine Ashton)称,在谈判时,伊朗团队充分体会了舍曼的聪明,也体会了她想要谈判达成结果的决心。

也是在伊核协议谈判时期,舍曼与时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翟隽进行过会谈。2015年伊核协议达成时,中国外交部部长正是王毅。

伊核协议达成后,因其对谈判的贡献和其他外交成果,舍曼获得了奥巴马授予的美国国家安全勋章。

特朗普接任总统后,舍曼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任教授,她也是奥尔布赖特石桥集团高级顾问。

刚柔并济

作风强势是对舍曼的评价之一。

奥巴马时期与舍曼共事的前副国务卿高特莫勒(Rose Gottemoeller)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把舍曼形容为有“锋利棱角”的专业人士。

高特莫勒称,在与舍曼讨论之前必须准备周全,不然她会直接用强有力的问题进行反驳,“你很快就只能原路退回。”

也是在奥巴马时期,舍曼的发言曾惹恼过韩国政客。

2015年3月,在谈到美国两大盟友日本和韩国的历史纠纷时,舍曼称两国在历史书上的表述、甚至河流的名字都有争执,这些大家都能理解,“但这也让人沮丧”。

她说,通过抨击以前的敌人,政治领袖能很容易赢得“廉价的掌声”,“然而这种挑衅只会引发瘫痪,无法带来进步。”舍曼的这番言论引发韩国政界一致谴责,有议员指责舍曼的说法相当于让欧洲原谅纳粹。

在强势同时,舍曼也进行个人外交,与其他国家官员建立良好的个人关系、用人情拉近与对手的距离。

美国国务院前官员透露,奥巴马时期,舍曼与韩国驻美国大使的私交很好。这名官员认为,维持个人外交关系是舍曼的强项之一。

舍曼本人在接受哈佛大学校刊《哈佛公报》采访时提到了她在伊核协议谈判时如何拉近与伊朗官员的距离。

她指出,由于美国和伊朗的不信任存在30多年,在两年的谈判中,这种不信任依然存在。但在谈判中,大家对互相的了解和理解都有所加深。

谈判期间,伊朗首席谈判代表中有一名官员当了祖父,舍曼自己也是祖母。于是舍曼与这名官员分享了各自孙辈的视频,“谈判有了私人的时刻,有人情味的时刻。”

图片来源:Twitter

2018年,舍曼还在Twitter发文,透露自己曾在伊核谈判期间落泪。她称当各方马上要达成一致时,又出现了新的分歧点,出于愤怒和沮丧,“我的眼睛充满了泪水,我向他们指出他们的策略如何破坏了整个协议。”

看见舍曼落泪后,包括伊朗首席谈判代表阿拉格齐在内的伊朗官员“呆住了”,“一个月来第一次,他们没说一句话。”沉默良久后,阿拉格齐撤回了之前的反对意见。

对中国态度

在克林顿和奥巴马时期,舍曼的业务领域主要集中在朝鲜、韩国、伊朗、中东等,中国并不是她的专长。

但在特朗普执政时,舍曼多次在媒体和公共场合发声,指责特朗普一心扑在连任上,没有外交政策也没有中国政策。

2020年2月,舍曼在一次关于全球挑战的演讲中特别提到了中国。她认为气候变化、科技和恐怖主义是全球面临的主要挑战。

在科技挑战上,舍曼认为科技能被用于各种用途,包括破坏稳定,而中国在科技上有很大进步。她呼吁特朗普政府将对中国的经济担忧转移到科技上。

这次演讲中,舍曼已经说出了现任国务卿布林肯今年谈到对中国政策时所用的表述:“在可以的时候,我们必须与中国合作。但在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必须挑战他们,对抗他们。”

舍曼表示,美国面临的最迫切挑战就是科技领域的挑战。她指出,中国正在快速向5G和人工智能发展,美国政府和私人领域必须在研发上投入更多,以为未来的世界做好准备。

出任拜登政府的常务副国务卿后,今年5月,舍曼在大西洋理事会的“欧盟美国未来论坛”上也提到了对中国的态度。她称,欧美应该从三个维度看待中国:竞争、合作和挑战。

竞争是涉及到“未来领域”,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数字经济,以保住美国和欧洲工人和中产阶级的饭碗;合作涉及气候变化、全球健康核武器安全领域;进行挑战则涉及人权、中国南海香港新疆等。

在科技上,舍曼表示,要与中国竞争,美国需要与盟友国家合作,确保“中国技术不会成为我们系统的一部分,不要让中国获得我们的数据、使用监控技术、或者真正控制全球经济”。

对于此次舍曼访华,美国务院称双方将讨论包括竞争、合作等两国关系上的所有问题,也会谈及朝鲜半岛问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7月22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把舍曼的访问安排在天津是出于防疫安排,同时考虑到天津离北京较近。

赵立坚称,在会谈中,中方将向美方表明对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以及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坚定态度,要求美方停止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克林顿时期老将、伊核协议关键人物,即将访华的舍曼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