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益唯:女足奥运低迷,不能只怪贾秀全?

  • 新闻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严益唯

女足在东京奥运会的前两场小组赛中战绩不佳,联系到这次饱受质疑的奥运参赛名单,于是大家纷纷将矛头直指主教练贾秀全。但是,从记者了解的情况看,祸害女足的真正元凶,是一项遮遮掩掩推出的全运新政:女足奥运队结束奥运会比赛后,全队将参加全运会的比赛。这一奇葩的新政,在女足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在这一新政下,女足参赛名单已经不是一个主教练团队可以完全决定的,来自一些省市体育局之间的博弈,会对这份名单产生巨大的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女足不能以最强阵容出战奥运就是必然。这听上去实在匪夷所思,但如此吊诡的事的确已经发生。

7月15日,第十四届全运会足球项目决赛阶段比赛举行了抽签仪式。其中,女足成年组的分组中,非常突兀地出现了“奥运组合队”。原来,参加东京奥运会的22名女足球员,结束奥运会的比赛后,将以“奥运组合队”的名义参加全运会,比赛的时间为9月16日-9月25日。

更加吊诡的是,组委会竟然没有对如此重大的新政进行任何解释。国字号球队参加以地方为参赛单位的全运会本来就是不伦不类。组委会至少也应该解释一下:一旦“奥运组合队”夺冠,该项目的金牌该如何计算。实际上,在圈内人士看来,“奥运组合队”在全运会上夺冠是毫无悬念的。那么一旦夺冠,金牌算谁的呢?

虽然官方没有公开给出解释,但是据说内部已经定下了一个如何划分全运会金牌原则:一旦“奥运组合队”在全运会上夺冠,那么进入东京奥运会名单的球员注册地的省市将分享这些金牌。一个球员算一枚金牌,但每个省市不超过两块金牌。

这个新政据说得到了各地方体育局的支持。因为即便上海、江苏这样全运会女足夺冠热门,实际上也不能确保一定能夺冠。但是,“奥运组合队”在全运会上夺冠,基本上板上钉钉,只要贡献了两名或两名以上女足国奥球员的省市,在奥运名单宣布的那一刻起,等于已经将全运会女足的金牌收入囊中了。

这一新政的最大受益者应该是吉林。因为吉林女足根本没有进入全运会女足成年组的决赛,但是因为正好有两名球员入选国奥队,吉林相当于已经锁定了全会女足的金牌。除此之外,天津、湖北和广东也都是受益者。

据媒体的统计,中国女足奥运会22人名单中,有5人的国际A级赛事出场次数是0场,其中就包括了两位来自吉林的球员。但是,她们在国奥队的前两场比赛中都获得了上场的机会。有消息人士称,因为全运会女足金牌分配方案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出来,球员在奥运会上的出场时间可能也会影响金牌的分配。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围绕这支中国女足的种种奇闻其实也就不难理解了。比如,奥运会练兵之说,虽然有悖于常识,却与以上的新政毫无违和感。各省市在参与国奥名单的博弈时,只要能够把自己人塞进去就好。这样博弈出来的名单,当然不可能是最强的中国女足,就只能是练兵了。

一些有国际大赛经验,技战术能力出众的球员落选,正是这次中国女足被诟病最多的。贾秀全曾经对这份奥运名单如此解释:这22个人对于此次奥运会来说是最合适的。但,效力于上海女足的赞比亚前锋班达却不买账,她在自己的社交账户上对此提出质疑,她写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疑似为落选国奥队的上海队友仗义执言。班达在对阵中国女足时上演帽子戏法,更让她之前这番质疑显得底气十足。

全运会的存在,让各地的体育部门不惜投入大量的资源参与竞争。这本可以推动基层体育的发展。但是,各地为了夺取锦标不顾一切的博弈,一旦反过来严重干扰了国字号球队的人才选拔,就必然会造成一些人才的浪费,甚至出现劣币驱良币的逆淘汰。这一幕,正在中国女足发生。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严益唯:女足奥运低迷,不能只怪贾秀全?

相关推荐: 深圳新国土空间总规:2035年常住人口或将控制在1900万,引导居住空间在都市圈协同布局

深圳2020年常住人口已达到1756万人,在未来大约15年的时间里,深圳的人口增量空间大约为144万,年均增量空间不足10万。 6月11日,深圳最新版的国土空间总体规划揭开神秘面纱。 深圳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公示了《深圳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20-203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