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深度|一拖再拖的省重点项目:香格里拉天然气管道特许经营权争夺战

  • 新闻

迪庆天然气支线管道工程一旦建成,百姓就能用上洁净的天然气,当地数千年来烧柴取暖的传统将得以改变。作为一项重大的民生工程,其原计划在2017年部分建成并向建州60周年献礼,可时至今日,该工程并无重大进展。

“每年都有人大代表提出来说管道要通了,但总是没通。老百姓不停地打电话来问,管道是不是通到别的地方去了?”对此,迪庆州发改委水电新能源科科长益西也感到无奈。

当地媒体报道天然气支线建设情况

云南藏燃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藏燃公司)拥有迪庆州天然气支线管道特许经营权。该公司于7月14日回复红星新闻,工程进展缓慢的原因,一是公司前法定代表人殷世豪涉刑案,影响贷款发放;二是管道金沙江穿越地点需另行选址。

殷世豪是藏燃公司的创始人及前法定代表人,其所涉刑案,举报人是藏燃公司的新股东——西藏自棣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自棣公司)。香格里拉市前挂职副市长王念南曾代表自棣公司参与了双方的股权交易,并一度全面管理藏燃公司。

迪庆州发改委称,藏燃公司内部架构混乱,该委与这家公司对接时,“不知道这家公司到底谁说了算”。

目前,迪庆州发改委已对藏燃公司多次发函警告,称该公司如要继续承建天然气管道工程,则要在下一个供暖季(10月)来临前,保证让香格里拉城区通气,否则,“该退则退!”

项目曾计划“向州庆献礼”

2015年6月,迪庆州人民政府与藏燃公司在香格里拉签订了特许经营权协议书,约定藏燃公司在迪庆州行政范围内投资运营建设天然气管道设施、LNG液化天然气应急储备站等,以管道输送形式和其他储运方式向用户供应天然气。该特许经营权具有“独家唯一”属性,有效期限三十年。 

天然气管道工程主要涵盖两项:DN300输气管道170公里、香格里拉天然气总站(合建站)。

云南省环境保护厅(现云南省生态环境厅)对藏燃公司《迪庆天然气支线管道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所作批复显示,该项目位于丽江市古城区、玉龙县和迪庆州香格里拉市境内,起于古城区寿南村东北,接中缅天然气管道丽江支线丽江末站,止于香格里拉工业园区箐口特色产业片区南侧,设香格里拉末站。

迪庆州政府与云南藏燃公司签署特许经营权协议书

在2015年《关于加快推进天然气迪庆支线管道工程项目前期工作的通知》中,迪庆州发改委称:过去,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下,绝大多数迪庆人民只能靠砍伐树木取暖做饭,对森林植被的破坏较为严重……天然气推广利用工作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新生事物。

藏燃公司一份318页的《迪庆天然气支线管道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称,天然气作为一种清洁能源,能减少二氧化硫和粉尘排放量近100%,减少二氧化碳60%和氮氧化合物排放量50%,从根本上改善环境质量。

迪庆州位于云南省西北部,境内山高谷深,全年无夏。红星新闻在香格里拉走访调查了解到,当地居民对能尽早用上天然气抱有较大期待。

城区居民李慧表示,当地大部分时间是“冬季”,一年中仅两月无需取暖,“以前我们烧柴,现在都是用电或罐装燃气,但用天然气更划算。”

香格里拉景色

迪庆州发改委水电新能源科科长益西介绍,为迪庆州全区供暖是政府的重大民生政策,中央为该项目拨款超百亿元,目前已下拨20多亿元。

前两年,当地建了4个锅炉站给香格里拉市民供暖,“开始用电,后来用槽车拉来压缩天然气。我们初步测算,用天然气比用电每个供暖季能节省100多万。”

2017年7月19日,迪庆州发改委发文要求加快推进项目建设步伐,“争取在迪庆州建州60周年庆典活动前基本实现迪庆州府通气”(注:迪庆设州的时间为1957年9月13日)。“当年的计划是,把项目建好就向州庆献礼。”益西说。

“十三五”重点项目一拖再拖

多份官方文件称,迪庆天然气管道工程项目是云南省“十三五”期间规划重点建设的天然气支线管道之一,“对保障迪庆地区供暖、改善周边环境、提升迪庆人民生活质量、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但红星新闻实地调查发现,该工程目前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每年都有人大代表提出来说,管道要通了,但总是没有通。老百姓也不停地打电话来问,管道是不是通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7月8日,益西在其办公室无奈地表示。

益西说,迪庆州“十三五”期间规划的其他重点工程均在有序推进,唯独这个“天然气管道”工程一拖再拖,这让州发改委在州委、州政府层面会议上“常常抬不起头来”,“我们年年都在催,藏燃公司写了很多保证书,但它总是不能兑现。”

迪庆州“十三五”第一批重大建设项目

7月6日下午,红星新闻走访位于香格里拉工业园区箐口特色产业片区内的香格里拉天然气总站(合建站)看到,合建站的办公大楼建得高大气派,两个印有“云南藏燃”字样的天然气储气罐巍然耸立,但园区尚未绿化,整个工作区域内无人员走动迹象。

片区管委会与合建站紧邻,管委会招商部一负责人说,这个合建站“基本没有人来”。

当天这名负责人给藏燃公司总经理谢小军打了一个电话,问该公司项目(城市管道供气)究竟何时能投入运营,谢小军答复称,“下月就验收”。

谢小军第二天告诉红星新闻,管道已在铺设,但未能达到计划工期。在去年8月12日,在云南卫视的一档新闻节目中,谢小军曾说,工程计划在2020年11月底前全部建成并具备全线管道通气条件,预计部分群众2021年就能用上管输天然气。

7月14日,藏燃公司现任法定代表人邓晓明回复红星新闻,因公司原实际控制人殷世豪涉刑案,拟对建设项目发放贷款的相关银行暂停了项目贷款的发放,该项目在董事班子接手管理公司后,克服多方客观阻力并投入大量资金推进项目工程建设,取得一定成果,天然气支线工程末站(其中LNG调峰气化站)已由相关部门组织验收。

“支线管道工程进展缓慢的核心原因,是线路控制性节点工程——金沙江穿越经专家会评审需另行选址,涉及重大线路调整的行政报批正在办理中,未来公司会按照政府要求全力以赴推进线路工程建设。”藏燃公司称。

股权转让协议

益西说,在前法定代表人殷世豪管理公司时,“合建站建得很快”。但近两年,藏燃公司对项目建设的态度“不主动”,公司没有一个明确的负责人,且一些人显得很不专业,“我和这家公司多次接触,不知道它到底谁说了算”。

红星新闻调查发现,为实现对天然气管道特许经营权的掌控,藏燃公司内部各股东之间竞争激烈。

藏燃公司成立于2015年,创始人是楚雄人殷世豪与妻子李洁,殷世豪是前法定代表人。李洁称,二人对我国天然气管道布局较为了解,故接触到了香格里拉的“能源项目”。

2020年8月28日,殷世豪因持有伪造的发票罪被香格里拉市公安局执行逮捕,举报人是自棣公司,举报时间为2019年10月18日。本案曾两次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今年5月25日,殷世豪涉嫌持有伪造的发票罪、挪用资金罪一案在香格里拉市人民法院开庭,目前尚未宣判。

自棣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注册资本500万,原法定代表人为李书谦。2019年9月12日,变更为邓晓明。自棣公司目前持有藏燃公司60%股权,邓晓明担任藏燃公司现法定代表人。

书面材料显示,自棣公司持有的60%股权,一度在王念南、和蕊二人名下。2019年4月12日,殷世豪、李洁与王念南、和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殷世豪夫妻将藏燃公司60%的股权,以998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王念南、和蕊,其中王念南占股50%,和蕊占股10%。四方均在协议上签字。

殷世豪、李洁与王念南、和蕊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李洁称,藏燃公司的银行账户在当地建设银行开设,和蕊是该行公司部负责人。经和蕊引荐,他们认识了时任香格里拉市副市长王念南,“当时藏燃公司在迪庆的发展困难重重,所以我丈夫殷世豪认为,公司要壮大,需要熟悉几个当地官员。”

王念南原系富滇银行迪庆分行副行长。一份香格里拉市委组织部《关于延长王念南同志挂职时间的请示》的文件显示,王念南从2016年5月7日起挂职副市长,挂职时间为两年,分管香格里拉市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全面负责2016年-2018年棚户区改造等城镇化建设项目。为保证工作延续性,该文件报请延长王念南挂职时间两年。

李洁称,王念南对藏燃公司的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了解很深”,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当时他还是副市长,提出可以让其分管的香格里拉市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入股30%”,为此双方还签订了框架协议。

当时想购买股权的买家很多,甚至有的买家出价更高。“恰好这一时期王念南挂职到期,他随后提出了‘B计划’,即私人购买公司股份。”李洁告诉红星新闻。

前副市长回应:“违纪未违法”

《付款委托书》等材料显示,9980万元股权转让款分多渠道进入殷世豪、李洁指定账户,在2019年4月30日前由第三方支付完毕。这些《付款委托书》均有王念南的签字。李洁说,交易通过建设银行、富滇银行完成,之后王念南“全面接管公司”。

2019年4月23日第一次股东会议书面记录显示,该会议通过了《聘任王念南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等7项议案,和蕊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分管财务部。该书面记录备注:为公司经营等其他因素考虑,以上股东可以指定相关实际控制公司作为名义公司股东。

王念南、和蕊称,他们的行为得到了授权。一份落款时间为2019年3月24日的《授权委托书》称,王念南、和蕊二人作为自棣公司的代理人,代理该公司办理收购云南藏燃公司事宜,参与藏燃公司的管理事项,“具体授权事项包括但不限于以自己的名义与藏燃公司股东殷世豪、李洁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授权委托书》落款时间为2019年3月24日

邓晓明向红星新闻解释,2018年10月,西藏自棣公司股东会研究认为藏燃公司的天然气管道项目有特许经营权,发展前景好,收入稳定持久,具有投资价值,符合自棣公司长期战略规划,所以决定控股藏燃公司。

“在收购过程中,自棣公司按法律程序委托王念南协调谈判、代为签署谈判过程相关文件,收购事项完成后,我公司已与其解除委托。”邓晓明称。

李洁则认为这份《授权委托书》存在造假。据其提供的一份录音显示,2019年8月24日,自棣公司一方与殷世豪见面。录音中自棣公司人员称,自棣公司是“投资平台”,“来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殷世豪的谈话显示,他是首次接触自棣公司。

2020年初,殷世豪到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对王念南进行举报,殷世豪在举报材料中称,王念南参与的股权交易,存在巨额资金来源不明。

王念南

王念南未具体解释此次股权收购过程。他于7月7日告诉红星新闻,其参与的是“正常的公司收购流程”。

“我违纪了,但不违法。我的错误,是作为党员干部,不应该在转股协议上签字。”王念南称,殷世豪用手段让他去协调,“但协调成功后,又不认可当时协调的事实”。

王念南说,过去一年中,他已接受了纪委、经侦多部门调查,相关问题已经查清,“处理我的结论过几天要下来,我的副行长职务已经拿掉了,变成了高级客户经理,退居二线。”

至于藏燃公司现在的状况,王念南称“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7月9日,云南省纪委省监委驻富滇银行纪检监察组工作人员称,对王念南的举报,正按流程办理。

王念南在付款委托书上签字

和蕊亦称,经调查她是清白的,她得以刚从建设银行离职。她所占的“10%”的股份,最终归属为自棣公司,“当时殷世豪脾气暴躁,并不愿意同自棣公司的人谈”,为让收购尽快达成,她和王念南才以私人名义签字。

州发改委多次发函警告

据香格里拉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迪庆州税务局接到西藏自棣公司举报后,经调查核实并调取了藏燃公司在2015年9月20日至2016年4月6日期间取得的11份云南省税控收款机专用发票II,以上发票均记载于藏燃公司记账凭证。经提请国家税务总局云南省税务局征管和科技发展处鉴定,涉案的11份发票全部为假发票,金额达1233万元。另经依法审查查明,2017年7月,殷世豪将公司2315万元四川宏达公司支付的公司工程履约保证金,用于支付个人股权转让款和偿还借款。

殷世豪的辩护律师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两项罪名均不成立,且本案不能忽视一个基本事实,即藏燃公司60%的股权转让给自棣公司后,新旧股东之间的矛盾异常激化尖锐,剑拔弩张势如水火已经是公开的事实。

李洁称殷世豪涉被打击报复:“当时王念南想把自己名下股权转让出去,但我和殷世豪不同意。”

在她看来,自棣公司是一家“不懂专业”的空壳公司,“就是这家公司入股后,工程基本停滞。”她说,去年8月纪委找殷世豪做笔录,没多久他就在昆明被香格里拉警方带走。

邓晓明则称,殷世豪、李洁为逃避侵吞公司财产的事实,采取歪曲事实、中伤地方领导、多方举报等方式来向新股东施压,目的是为了逃避法律责任。“接到举报的相关单位已经向藏燃公司新股东调查了近一年之久,已查明本次股权收购属于企业正常交易,与政府人员无关。”

益西说,他对藏燃公司内部股东间的具体矛盾不知情,但该公司对承建的重大民生项目“一拖再拖”,对此发改委已多次发函警告。

目前,住建部门铺设的城市管网与藏燃公司合建站联网,并已连通到了城区各家各户楼下。“只要安个表,百姓就能用气。我们要求藏燃公司在下一个供暖季(10月)来临前,实现城市管道通气。如果藏燃公司要继续建,就要在期限内建好;如果不建了,该退就退。”益西说。

迪庆州发改委发函敦促项目抓紧实施

今年5月6日,迪庆州发改委向藏燃公司下发了一份警告函。该函称,2019年12月28日,藏燃公司以书面形式对项目建设的推进计划作了承诺和保证,承诺在2020年6月30日前实现丽江首站至开发区分输站通气试运行等,若不能按上述时间节点完成工作任务,藏燃公司就自愿接受相关部门停止办理收费价格许可审批及资金渠道的申请等处罚,并纳入失信企业名单。

藏燃公司书面回复红星新闻称,该公司支线工程末站已具备向香格里拉城市供气的条件,公司以气化香格里拉作为近期发展的重要目标,在年内以最快速度向香格里拉居民通气。

红星新闻记者 刘苹 发自香格里拉

编辑 任江波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红星新闻】所有,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红星深度|一拖再拖的省重点项目:香格里拉天然气管道特许经营权争夺战

相关推荐: 众议院外委会审议《鹰法》反制中国 拟为受迫害港人和维族人提供庇护

华盛顿 —  美国国会众议院星期三(6月30日)审议一项全面反制中国的法案。法案提议为新疆维吾尔人申请美国难民庇护开启“快速通道”,但共和党人批评该法案的反中力度还不够。 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格雷戈里·米克斯(Gregory Meeks)今年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