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109位市长都是男性 纽约能选出一位女市长吗?

  • 新闻

市长吗?《纽约时间》出品 

欢迎转载,请规范署名,添加公众号名片


编辑:江南


【编者按】


本周二(7月20日),纽约市选举委员会正式宣布,在市长民主党初选中,布鲁克林区区长埃里克·亚当斯获得404513票(50.4%),以0.8个百分点、7197票之差,战胜了前市环卫局长凯瑟琳·加西亚的397316票(49.6%)。


这是这座城市历史上距离选出一位女市长最近的时刻。


加西亚早已不失风度地承认了败选,并且毫不气馁地宣称,她为自己的这次竞选以及团队和所有支持者的努力感到无比骄傲。


许多纽约人为之扼腕,却也充满期望:我们相信,打破玻璃天花板、选出一位女性纽约市长的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无畏女孩”打破玻璃天花板


文:Emma G. Fitzsimmons

来源:纽约时报

编译:江南


对于竞选纽约市市长的两位主要女性候选人来说,这是一个不变的话题:这座城市已经有109位市长,全部都是男性,现在终于到了女性的时候了。

 

凯瑟琳·加西亚和玛雅·威利这两位候选人都有政府工作经验。他们得到了工会、民选官员和报纸编辑部的主要支持。他们筹集了数百万美元,并在竞选的最后几周获得了不错的发展势头。

 

但是,前市环卫局长加西亚女士和市长白思豪的前顾问威利女士最终仍然落败,在民主党初选中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落后于布鲁克林区长埃里克·亚当斯。


凯瑟琳·加西亚

纽约是少数几个还没有选出一位女性作为市长的主要城市之一,此外还有洛杉矶、底特律和费城。波士顿最近有了第一位女市长,在全国100个最大的城市中,目前有30多个城市由女性管理。

 

威利女士和加西亚女士赢得了超过38万张第一选择票,即近41%的选票。根据纽约市新采用的排名选择投票系统,加西亚女士仅比亚当斯先生落后一个百分点。

 

但是,对于那些相信纽约终于会选出一位女性的人来说,她们的失利就像是错过了一个机会。

 

“我很失望,也很难过,”曾在2013年竞选市长的前市议会议长克里斯蒂娜·奎恩说。“我对埃里克·亚当斯的评价是很正面的,但我还是更希望有一位女性成为纽约市长。这真的是,真的是令人沮丧。”

 

这次市长竞选的民主党初选领域是有史以来最多样化的。有四位女性的名字被列在选票上,除了加西亚和威利外,还有前非营利组织高管戴安娜·莫拉莱斯和女商人乔伊塞林·泰勒。在选票上的13名候选人中,只有3名是白人男性;如果亚当斯先生在11月当选,他将成为纽约市的第二位黑人市长。

 

这是纽约市首次在全市范围内的选举中使用排序选择投票,允许选民按照喜好的顺序选择最多五名候选人。其它城市在这种情况下,候选人往往会结成联盟,以增加他们的机会。

 

虽然加西亚女士和威利女士各自开展了强有力的竞选活动,推广由女性领导这个国家最大城市的概念,但她们二人的活动是分别独立进行的。

 

据一位熟悉这些讨论的人士说,两个竞选团队曾讨论过加西亚女士和威利女士一起竞选的问题,加西亚女士想这样做。

 

但威利女士似乎在政策层面有所保留。例如,加西亚女士在警务方面更为保守,而且是代表警察的工会所青睐的三名候选人之一;威利女士则希望每年削减10亿美元的警察预算

 

观察家们还认为,与威利女士相比,加西亚女士可能会从联盟中获得更多利益。例如,加西亚女士的一些温和派选民可能不会投票给威利女士,即使两位候选人一起竞选。

 

加西亚女士却在后期与前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结成联盟,这有助于加西亚赢得杨的一些支持者。

 

威利女士说,她对自己不与其他候选人一起竞选的决定没有任何遗憾。

 

她说:“我们作为一个竞选活动,坚持我们的原则,我们与每一个符合我们原则的人站在一起。”


 玛雅·威利

威利女士被淘汰后,首选威利女士的选票中,有近13万张在排序选择投票下被重新分配给加西亚女士,大约占她总支持率的一半;亚当斯先生获得了威利女士近20%的选票。其余的选票被“用尽”或在最后一轮被淘汰,因为这些选民没有在选票上填写任何一位入围者。最后,加西亚女士以不到8500票之差输给了亚当斯先生。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埃斯特·福克斯(Ester Fuchs)说,尽管加西亚女士和威利女士有分歧,但她们可以互相支持对方,使各自有更好的机会击败亚当斯先生,这本是一个明智的策略。

 

她说:“为什么当杨安泽和加西亚开始一起竞选刚一天,亚当斯就开始慌了?”加西亚确实得到了杨的相当多的选民。这就是排序选择投票的作用。

 

新的投票系统还可能以一种不太明显的方式损害威利女士的机会。在旧制度下,威利女士(她获得了第二多的第一选票)将在头对头的决选中面对亚当斯先生。

 

女性有望在市议会中取得进展,明年市议会将首次出现女性成员占多数的局面。但市一级的主要办公室——市长、主计长和公共辩护人——将由男性占据,五个区长中也可能有四个将是男性。

 

不过,威利女士表示,她和加西亚女士已经为纽约市的女性取得了重大进展。

 

我们确实打破了玻璃天花板,”她说,“说女性不能成为顶级候选人的玻璃天花板,说女性会被打折扣的玻璃天花板,说我们不能被看作是领导者的玻璃天花板——我认为我们证明了这不是真的。

 

加西亚女士在中央公园以苏珊·安东尼(Susan B. Anthony)和索乔纳·特鲁斯(Sojourner Truth)为主题的妇女选举权纪念碑前发表的承认败选演讲中也提到了玻璃天花板的问题。威利女士在竞选初期曾在该雕像前举行过一次重要活动,与女权主义代表人物格洛丽亚·斯坦尼姆(Gloria Steinem)一起出现。

 

加西亚女士说:“这次竞选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打破玻璃天花板,选出纽约市的第一位女市长。我们突破了它,它已经准备好被打破了。

 

虽然有些选民为投票给一位女性而感到兴奋,但另外还有许多人关注的是意识形态或经验,他们被加西亚女士的管理经验或威利女士的进步价值观所吸引。

 

居住在布鲁克林的60多岁的艺术史教授米歇尔·博格特(Michele Bogart)将加西亚女士排在第一位,并将威利女士从她的选票中剔除。

 

她在谈到加西亚女士时说:“她给我的印象越来越好,她是一个坚实的、能干的那种官员。”

 

31岁的卡特·斯莫尔(Catt Small)是布鲁克林的一名设计师,她把票投给了威利女士,还把莫拉莱斯女士和泰勒女士排在她的选票上。在亚当斯先生获胜后,斯莫尔女士在重新考虑她当时是否应该将加西亚女士排在第五位,以试图阻止他。

 

她说:“我的选票上有那么多的女性,那么多的有色人种女性,”她说。“我真的希望,这将是一个时机。”


 戴安娜·莫拉莱斯、玛雅·威利和凯瑟琳·加西亚


加西亚女士和威利女士在竞选期间都面临着一系列的挑战。她们得到了一些机构的支持,但比亚当斯先生要少。罗格斯大学美国妇女与政治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Women and Politics at Rutgers University)主任黛比·沃尔什(Debbie Walsh)说,尽管杨安泽的经验比她们少,但她们在早期得到的重视还是比杨少。

 

沃尔什女士说,一些选民还对选举女性担任市长或总统等行政职务持保留态度,这些可能起到了作用。这些选民往往更愿意看到女性担任立法职务。

 

她说:“当事关竞争那个负责任的最高职位时,对于谁能领导,仍然存在性别定型观念。

 

选民们可能还认为,男性候选人会对犯罪问题更加严厉。例如,纽约市从未有过一位女性警察局长,尽管亚当斯先生说他想改变这种状况。在竞选期间,亚当斯先生高度重视公共安全问题——这是许多选民最关心的问题——并强调他作为前警察局官员的经验。

 

尽管威利女士和加西亚女士在竞选结束前都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这种势头来得太晚了,无法使她们取得胜利。

 

例如,威利女士很早就赢得了强大的1199 SEIU工会的支持,但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等进步领导人直到6月才为她背书。加西亚女士在5月份获得《纽约时报》和《纽约每日新闻》的支持之前,在民意调查中的排名也并不高。

 

加西亚女士和威利女士在竞选期间面临的性别歧视没有当年奎因女士所面对的那么明显,奎因女士在2013年输给了白思豪先生,并被批评为不讨人喜欢、低调和不够女性化。前曼哈顿区长鲁思·W.梅辛格(Ruth W. Messinger)在1997年被民主党提名为市长候选人时,也因其外表而面临类似的攻击。

 

福克斯女士说,一个明显的区别是,与过去相比,有更多的女记者在报道这场竞选,而且她们在报道性别问题时更加细致入微。

 

福克斯女士在谈到加西亚女士和威利女士时说:“在我有生之年第一次看到,性别问题没有伤害到她们(的竞选)。”“在这场竞选中,媒体并没有将性别作为武器。”


 美国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

候选人确实指出了他们认为在竞选过程中存在的性别歧视的例子。当杨安泽先生反复说他想雇用加西亚女士为他的政府工作时,她感到很沮丧——她坚持认为,她想成为市长,而不是为市长工作。威利女士认为,她因与白思豪先生的工作关系而受到不公平的批评,而不是根据她自己的记录来判断。

 

奎恩女士说,她认为这两位女士的标准都比她们的男性对手要高。她说:“她们必须比男性更有实质性的优势、更有能力,才能被认为是对等的。

 

她说,最终,仍有一些纽约人可能就是不愿意投票给一位女性

 

“我不知道选民们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奎恩女士说。“我认为对许多选民来说,他们一生都生活在这样一个性别歧视的社会中,这一点已经根深蒂固。”

 

但在加西亚女士退出竞选后,她的一位支持者萨顿女士说,虽然她对这一结果感到悲伤,但她相信,纽约市将很快就会有一位女性能当选为市长

 

她说:“她只差不到一个百分点——这让人心碎,但也让人振奋。这一点应该让纽约的权力经纪人们注意到。”

 



原文链接:

https://www.nytimes.com/2021/07/08/nyregion/garcia-wiley-nyc-mayor.html


 一则新冠疫苗谣言的生命周期

美国基建之困:洪灾频频,没有准备

当极端天气从百年一遇变成一年一遇

拜登半年述职(中英全文)

五天工作制已死

川普大选日的崩溃和弥天大谎的诞生

纽约客最应该关注的两个公众号

纽约客最应该关注的油管频道
纽约客最应该下载的APP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深度 | 109位市长都是男性 纽约能选出一位女市长吗?

相关推荐: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七部门进驻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有关负责同志表示,按照网络安全审查工作安排,7月16日,国家网信办会同公安部、国家安全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联合进驻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开展网络安全审查。 转载请注明来源:“网信中国”微信公众号 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