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大规模骚扰乱 华人议员:“我不认为华人会轻易离开”

  • 新闻

 

7月14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骚乱事件遇难者家属神色悲痛。(新华社
耶希尔/图)

孙耀亨祖籍中国台湾,担任南非约翰内斯堡市议员十余年。据公开报道,他是过去几年少见的活跃于南非政坛的华人议员
,也是南非历史上第一位出任政府官员的华裔。

孙耀亨曾担任约翰内斯堡的公共安全局局长,对该城市治安有深刻观察和理解。发生在2021年7月的南非骚乱中,他目睹了事件从萌芽、扩大,最后发展为一场不可收拾的暴乱,直到目前尚未平息。

“前总统祖马的支持者,其目的还未达到,他们不会就此罢休。”孙耀亨说。

“很多地方需要排一两公里来买东西”

南方周末:在你看来,此次骚乱的原因是?居民受损情况如何?

孙耀亨:这次骚乱因前总统祖马入狱而起。南非政府此前依法成立了一个听证委员会,调查前总统祖马的贪腐行为。但因为祖马拒绝出庭,案子便延伸到他藐视法庭的指控。

后来他仍然拒绝出庭,被判入狱15个月。很多支持者就开始反抗。祖马的法律团队也几次发动法律程序,试图让他免去牢狱之灾,但是都没有成功。祖马入狱后,他的支持者们开始在各地散布消息,宣称将要进行“释放祖马”的抗议。

大概从7月9日开始,我就从网上的一些小海报得知了将要骚乱的信息。在德班市,一些激进分子开始在马路上倾倒垃圾和泥土以阻碍交通,继而演变成抢劫、打砸,很多商店、工厂和大卖场都被抢光了,更严重的是抢完后就放火烧掉。

在离约堡市中心大概十几分钟车程的Denver地区,上周也爆发了骚乱,骚乱分子一路抢劫,许多商业街、车行、超市都被抢光了。后来骚乱逐渐蔓延至索韦托、亚历山大这些比较大的黑人区。

最近这两三天约堡已经恢复平静,但德班地区还比较紧张。我们去约堡市中心和其它几个地区查视,从当地受害的商家、工厂老板那里了解到,很多工厂由于没有购买保险,损失惨重,有的工厂都被烧空了。

现在德班地区局势还比较紧张,居民们自发地组成了防卫队,守卫在住宅区控制外人进出。在离德班大概三百五十公里的工业城市新堡,大约有20家工厂被抢。当地居民与厂家已组成防卫队,在工业区带上自己合法的枪械,乘车进行巡逻。

关于对华人的影响,目前我知道的就是在新堡和德班有工厂被抢,其它地区也都还好。但在生活上有很明显的影响,很多地方因为超市被抢空,很多人就只能到外地去买吃的。

尤其是德班,很多地方需要大排长龙一两公里来买东西。好在现在很多社会团体组织起来,从约堡免费给他们送必需的生活用品。

“橡皮子弹都打光了”

南方周末:这场骚乱与以往相比有什么不同?政府的应对是否得当?

孙耀亨:我在南非生活了将近四十年,这是我看到的南非最大的暴乱,1990年代黑白政府轮替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这样一种情况。这次几乎是整个地区全民性的参与,很多地方都是上千上万人在同时进行抢夺。

虽然每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骚乱,但都是区域性的,这次是骚乱在南非的两个重要大省,甚至有人开着车去抢。最起码在有些区域,整个区域的居民都参与了暴乱行为。

在暴乱开始前,老百姓就收到了骚乱信息,但警察并未及时做出反应,而且他们一直在等,等真正乱起来了才出动,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南非的警力非常有限,几百、几千人进行抢劫的时候,只有几十个警察应对。大概一周之后,南非政府才宣布派出2500名军人来支援警方。而且,这2500名军人还包含两三百的非战斗人员,分到两个省、轮三班,所以我们只在比较严重的灾区才能看到有军人驻守。

我给你一个比较,之前只是疫情期间的一个“5级封锁”,政府就派出了75000人的兵力维持秩序,这次这么大规模的暴乱,竟然只派了2500人,行动也非常缓慢。最近我和警察沟通,他们非常疲惫,资源也非常有限,橡皮子弹都用光了,暂时也得不到补给,有的警员甚至被迫空拳驱逐暴民,他们的工作非常吃力。

这次政府缓慢的反应,真的有待检讨。当然我也要公平地说不排除因为规模太大,就算派出所有的警力,能不能控制下来也是一个问题。我不抱希望说会有很多人受到法律的制裁,南非人也不会说因为害怕法律制裁就不这样做。

如果这个事情从一开始就把它压下来,就不至于扩散得这么快、这么广。

“我个人当然并不怀念祖马时代”

南方周末:这次骚乱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孙耀亨:从前几天南非情报部门官员的说法来看,这次当然不仅仅是老百姓的骚乱这么简单,肯定有人在背后指使。非国大内部祖马的支持者认为,现在的执政者在针对祖马做出一系列的行动,要求现任总统拉马福萨下台。

祖马的儿女们现在比较偏激,甚至鼓动大家出来骚乱。我觉得,这是一场从内部政治斗争演变而来的、一场不可收拾的暴乱。祖马支持者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他们不会就此罢休。

骚乱的原因是多种的,当南非贫富差距特别大的时候就会发生抢劫,这不是第一次。我们去探访的一家超市在两年内被抢空了三次。南非在排外的时候抢劫最严重,黑人区里周边国家的外来人员是最大的目标。南非的失业率在疫情打击下本来就很高,现在又是南非的冬天,高失业率加上疫情,实际上在民众中是有很多情绪的。当有了一个爆发的管道,就有人无法无天地做他们想做的事。

我个人当然并不怀念祖马执政的时代,他给老百姓留下的最大印象是一些强奸、贪腐的指控。他在执政期间不仅放纵了自己,还放纵了他身边的人。

如果给祖马打分,那他并不是一个称职的总统,反倒是他的负面新闻造成人民不信任政府。在他执政期间,国家的经济、形象、治安都是在往下走的。但是,不同族群总是会支持他们族群的政治人物,在他的大本营夸-纳省还是有很多基层人民支持祖马,我不能抹去他在基层的魅力。

投资者担心的是治安环境

南方周末:这次骚乱中存在对华人的仇视吗?

孙耀亨:我不认为这次暴乱是因为种族的关系,当然以往排外的时候,华人确实会受到攻击。有人说华人在南非是富裕的象征从而遭到仇视,这一点我也有不同意见。有很多华人在南非过着低调踏实但是充裕的生活。

在种族隔离结束后,少部分黑人也富起来,有些黑人甚至比白人的经济状况还要好,反而很多白人在工作和商业上的机会,都被排到最后。

华人来了之后,的确为城市创造了急迫需要的工作机会,在社会各个不同的层面都创造了一定的影响,但不能说因为拥有一定的经济地位,就成了被仇视的对象。

极少数华人高调的行为,会让人觉得很有钱,但这是极少数。近年来华人侨胞在海外工作、生活都不容易,我们都非常低调,对当地人非常友善,只是在盲目排外的情况下华人会受影响。

还有人说华人工厂遭到抢劫是因为工人的报复,我认为这个说法没有依据,因为参与暴乱的人并非所有都是工厂的员工,有的人或许是附近的居民或是他们的家人在工厂上班。烧工厂的人都是非常偏激的,纯属暴民。

比如说,有人去抢工厂里面那些非常重,而且经济价值又很低的金属弹簧,当废铁卖。所以,很多人实际上就是想去破坏和发泄。有床垫厂的老板在做善后工作时发现,工厂后面有两具尸体。这是因为在抢劫的时候,有人在前面烧,有人在后面抢,这些人并不考虑后果。

南方周末:这次骚乱会对华人在南非的投资信心造成冲击吗?

孙耀亨:我对南非整体的经济情况当然还是有所保留,南非的信用评级被降低后,很多投资者都被限制来南非投资。但南非经济即使在疫情中也有一定复苏,我不认为在南非有投资基础的华人会轻易离开,但让人担忧的是治安环境。经济环境不好时,生意人总是会想办法,但是治安不好,确实会让一些人回国。

大家还是要做一个安全的防范,我们在当地生活都有了自己的一套方法。在整个非洲,南非是非常具有战略基础和优势的基地,一旦恢复平静之后,相信大家会做一个长期的分析,来确定南非是否一个值得投资的据点。

政府现在当然需要做出改革,要加强经济上、治安上包括整体环境上的工作。但当地政府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案来补偿这些商家,我认为政府现在应该有一个评估,在最快时间集合资源进行补助,当然对政府来说,补偿和补助是有区别的。我觉得减免税、免息贷款、薪水补贴等都是眼前能做到且很有用的。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南非大规模骚扰乱 华人议员:“我不认为华人会轻易离开”

相关推荐: WTO成立专家小组解决中澳大麦争端 中方做出回应

广州病毒赛跑的11天:从退休郭婆婆美食路径开始丹宁宁把5月12日护士节的视频剪辑好,转发到各个微信群里,让群友们帮忙投票。 那天已经是5月20日了。 这种做法要换成其他人,可能都会遭到反感,但唯独丹宁宁不会。她是广州某三甲医院的护士长,朋友们都敬重她和她的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