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西方不断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北京开始反击

每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走上每日新闻发布会的讲台,我们经常能看到唇枪舌剑的场面。

上周,拜登政府发布的一份报告指控中国为侵犯人权的国家之一,这招致了[赵立坚的]严词抨击,他所使用的语言听起来就好像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所说的话。

赵立坚说,指责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实施暴行是 “本世纪最大的谎言”,称报告“就是废纸一张”。

Loading

相反,赵立坚还说,当涉及到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时,“‘这顶帽子’给美国戴是再合适不过了”。

“美国不要忘了100年前惨遭屠杀的塔尔萨非洲裔的冤魂,不要忘了在西进运动中惨遭驱逐和屠杀的印第安人,不要忘了‘弗洛伊德们’的呐喊。”

类似的批评已经越来越普遍,而正是这样激愤的言辞巩固了赵立坚作为北京最有力的“战狼”之一的名声。

上周末,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也对澳大利亚的人权记录进行了愤怒地攻击

因被指控在新疆大范围犯人权、肆意拘留不同政见者并侵蚀香港的自由,中国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北京方面已发起了反击。

人权专家警告,北京正在开展一场精心策划的运动,既要转移对中国政府的监督,又要颠覆有关人权的既定规范和定义。

国际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苏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中国政府正在试图使联合国人权机制失去作用”,同时还试图通过其外交官和媒体强调其对手在人权方面的失败。

Space to play or pause, M to mute, left and right arrows to seek, up and down arrows for volume.
赵立坚在中国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谈人权问题。

“美国人要人权胜过要命”

今年2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成为第一位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的中国官员。

演讲的大部分内容是为中国在新疆和香港的所作所为进行辩护。

这也让我们看到了北京如何看待人权以及希望世界如何看待人权。

他说:“我们成功开创出一条得到人民广泛拥护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也成功走出了一条符合中国国情和需要的人权发展道路。”

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在人权问题上发起了攻势。(

AP: Andy Wong

)

“各国国情不同……必须按照本国国情和人民需求推进保护人权。”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华全球研究中心(China in the World)主编姜云说,中国共产党将其经济成就“作为中国人权成就的佐证”。

这与一些权利具有普世性的观点不同,姜女士说,“中共所做的一些人权构架在中国得到了相当广泛的认可”。

她说,在[美国人]以自由为名对新冠封锁措施发起大规模抵制之后,中国的一些人曾经评论说,“美国人要人权胜过要命”。

Loading

但她说,对于那些不同意的人,则完全没有辩论的余地。

姜女士说:“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确保中国人民的人权,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为中国人民说话。”

令国际观察人士震惊的是,中国正在寻求改写联合国的规程,不仅将使北京免受人权方面的批评,而且也使所有政府免受批评。

“系统性地试图破坏和削弱 ”人权机构

中国于2018年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

Reuters: Thomas Peter

)

世界正义项目(World Justice Project)的首席参与官泰德·皮科内(Ted Piccone)一直密切关注中国在国际人权领域不断崛起的角色。

他说:“在过去的五到七年里,我们看到习近平领导下的一个大不相同的中国……中国已经开始进攻,尤其是在人权体系中。”

他说,自2018年中国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以来,中国外交官一直在推行那些 “试图系统性破坏和削弱”该机构的决议。

皮科内先生说:“[这些决议]基本上是在呼吁将各国对中国违规行为进行谴责的过程变成了他们所谓的‘互利合作’,而这一术语实际上意味着只有国家之间才能相互批评。”

他说,中国想让人权成为一个双边问题,一个在国家之间处理的问题,而不是接受独立的、广泛的国际监督。

“这一切都应该在幕后进行,即通过外交手段操作。这是中国倾向的人权问题的处理方式。”

而且他们正在寻找愿意支持其决议的伙伴。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包括叙利亚、委内瑞拉和俄罗斯,这些国家与中国一样,都被指控严重侵犯人权。

皮科内先生说:“[这些国家]喜欢主权和不干涉内政的理念,大多数民族国家都喜欢。”

北京“决不会”接受外界的监察

中国官媒也在一直发动攻势,强调西方国家在人权方面的失败。

在5月底到6月初的三天时间里,中国的英语广播公司环球电视网(CGTN)播报了十多篇关于美国塔尔萨大屠杀100周年的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媒体在6月4日及前后没有发表任何关于北京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纪念日的报道。

联合国未能获得全面进入新疆评估侵犯少数民族人权的指控。(

Reuters: Ben Blanchard

)

同时,官媒小报《环球时报》也同样大声疾呼,仅在今年就发表了几十篇报道和图片,强调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从前和现在在人权问题上的失败。

理查森女士说,北京欢迎对任何国家的人权进行监督,但“决不会愿意接受”对其自身侵犯人权行为进行类似程度的监察。

尽管一再试图启动一项独立调查但联合国未能获得全面进入新疆的机会,以评估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受到侵犯的指控。

与此同时,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攻击了美国近来在种族关系方面的记录,并呼吁进行国际调查。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上周对进一步审查表示欢迎,并宣布正式邀请联合国调查员。

Loading

而上个月,中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代表敦促对加拿大在历史上对待原住民的做法进行调查。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作出了回应。

“中国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在哪里?像加拿大一直以来表现出的开诚布公,以及为过去可怕错误所承担的责任的态度又在哪里?”

“我们无法做到疏远他们”

凭借前所未有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中国正在施压其他国家遵从其人权议程。

本月早些时候,当乌克兰准备与其他40多个国家一起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中国对维吾尔族的做法时,北京出手干预了。

人权观察组织说,中国的发展项目与人权支持联系在一起。(

AP: Andrea Verdelli/Pool Photo

)

理查森女士说:“中国政府非常明确地表示,如果乌克兰加入这种倡议,它就别指望获得[对乌克兰提供的]中国制造的疫苗。”

乌克兰随后退出,并在几天后与中国签署了一项新的投资协议

理查森女士表示,更广泛地说,中国的发展项目也正在与对人权的支持挂钩。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所交谈的各个政府中,很少有人……相信中国政府关于它如何对待维吾尔人的说法,”她说。

“但他们也会对我们说‘我们需要那个援助计划,我们需要那个贸易协议,我们需要那些疫苗,我们需要一带一路投资,我们真的无法做到疏远他们。”

皮科内先生说,人权总是被政治化,尽管有缺陷,但这正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机构的重要性所在。

“它们的价值在于提醒各国这些义务是什么、解释这些义务并将其应用于现实世界,”他说。

“最重要的是反对这种’中国特色的人权’的想法。”

皮科内先生补充说,人权是普世权利。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联系了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和中国外交部寻求评论。

Loading

相关英文文章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随着西方不断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北京开始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