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中国选手的统治?这位非洲乒乓一哥想在东京奥运夺牌

  • 新闻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阿鲁纳希望打破中国选手的统治!”

德国体育电视一台18日称,东京奥运前夕,目前正在德国乒乓球联赛(TTBL)打球的“非洲乒乓一哥”,尼日利亚球员夸德里·阿鲁纳(Quadri Aruna)表示想给所有人带来“惊喜”,赢得一枚奖牌。

5年前的里约赛场,阿鲁纳已经创造了奇迹。他连克中国台湾选手庄智渊和德国名将波尔,成为首个闯入奥运8强的非洲乒乓选手。虽然最终0:4不敌马龙,但阿鲁纳的表现,已经让整个非洲大陆为之瞩目。非洲一度是乒乓“荒漠”,但阿鲁纳的表现,曾让尼日利亚媒体贴切地形容道:“他是一朵开在混凝土上的玫瑰。”

经过5年的历练,这位场上热情似火、场下专心公益的非洲名将,再次站到东京的赛场上。这一次,他会为人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阿鲁纳在里约战胜中国台湾选手庄智渊 资料图

转战德国联赛,阿鲁纳想给人带来“惊喜”

根据德媒报道,现年32岁的阿鲁纳,已经于2020年从葡萄牙联赛转入德国乒乓球联盟(TTBL),加盟乒乓球俱乐部队TTC RhönSprudel Fulda-Maberzell。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阿鲁纳的比赛和训练计划时断时续,但他还是在这个艰苦的赛季中打了25场比赛,胜率为60%。目前,阿鲁纳已经成为国际乒乓联合会(ITTF)排名最高的非洲人,全球排名第21位。

他对德媒说:“我很高兴能在欧洲最棒的联赛之一的德甲联赛打球。我认为,德甲获得的经验将会在奥运上帮助我。”

对于每个乒乓球运动员来说,奥运会是最高殿堂。今年6月,国际乒联在推特上确认,凭借优秀的世界排名,阿鲁纳已经获得一张进军东京的门票,这也是他第三次征战奥运。从一名青涩的奥运新兵,到成熟老将,本次阿鲁纳想为所有人带来“惊喜”,而中国乒乓,将是横亘在他夺取奖牌路上的最大“拦路虎”。

国际乒联确认,阿鲁纳进军东京

“乒乓球是中国的第一运动,他们为此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有最好的教练。但我认为,这次我在东京有可能实现一个惊喜。我的目标是赢得一枚奖牌,希望我能走运。”

2012年,首次征战奥运的阿鲁纳在单打第二轮就遗憾出局。但两年之后的世乒赛,阿鲁纳就给所有人带来了惊喜,他一路过关斩将,里克当时的名将什巴耶夫、松平健太和唐鹏,晋级8强战,挑战“大魔王”张继科。

首局比赛,阿鲁纳出人意料地11:6先胜一局,随后张继科以11:7、11:4、11:7连扳三局,但在第五局阿鲁纳又奋起反击,11:8拿下。第六局,张继科没有再给阿鲁纳机会,最终以4:2击败后者。

赛后,张继科对于阿鲁纳评价颇高:“世界杯过程中,我碰到的第一场有挑战性的比赛就是对阿鲁纳。赛前我跟马龙聊天的时候都觉得,这个运动员的水平绝对是世界32强的,他在碰到我之前赢了什巴耶夫、松平健太和唐鹏,蒙着赢一场球有可能,但能赢这么多场肯定是因为他具备一定的实力。虽然在比赛之前我就对阿鲁纳有了准备,但实际上打起来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有意思的是,由于阿鲁纳的神奇表现,当年的国际乒联颁奖盛典在迪拜举行,阿鲁纳力克樊振东和当年的世界第一许昕,获得年度最佳男运动员的称号。

两年之后的伦敦奥运会,阿鲁纳再次成为“黑马”。他连克中国台湾选手庄智渊和德国名将波尔,成为首个闯入奥运8强的非洲乒乓选手。但同样在8强中,他遇到了中国选手马龙。

从比赛的进程来看,这位以快速的正手闻名的球员,招架不住马龙凌厉正反手攻击,节节败退,0:1、0:2、0:3……最后一局比赛,阿鲁纳一度追至7:9。赛点一球,马龙发球,阿鲁纳打了个对角,马龙奋力一扑回击,阿鲁纳不得已只能用反手击球,不料出界,遗憾落败。

赛后,马龙与阿鲁纳握手致意,还轻轻拍了下他肩膀,以示尊敬。虽然比赛落败,但阿鲁纳已经创造历史,这也让他在一夜之间成为全非洲,乃至全世界瞩目的明星。

马龙和阿鲁纳赛后致意 资料图

当日,正是阿鲁纳的生日,赛后,全场观众集体为他高唱生日歌的一幕,让这个28岁的非洲运动员备受感动。“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我在这届奥运会上的表现还不错,尤其是击败波尔的比赛让我终身难忘。”

从此以后,阿鲁纳成为尼日利亚乒乓球的标杆人物,与国内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齐名。2017年,阿鲁纳成为第一个在非洲大陆以外赢得国际乒联冠军的非洲人。当时,他以4-2击败日本选手吉田凯伊,在波兰公开赛上夺冠。

同年,他在国际乒联非洲杯上战胜埃及选手阿萨尔(Omar Assar)。然而,这还不是结束。2018年4月,他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Gold Coast)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上获得银牌;同年晚些时候,他在拉各斯举行的尼日利亚公开赛上战胜法国健将阿沙尔(Antoine Hachard)称雄;2019年,战胜奥地利选手加多斯(Robert Gardos),成功卫冕。

“盛开在混凝土上的玫瑰”

从小,阿鲁纳在尼日利亚的奥约(Oyo)长大,这是一个浸润着约鲁巴人(Yoruba)历史的小镇。但他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与7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住在一间小屋子里。“成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父亲有3位妻子,但他从未出现过。”

7岁的时候,阿鲁纳在街头,用自制的球拍和纸团打乒乓。当地孩子们在混凝地上画线,划出一个运动场地。他们找来破碎的石棉和扁木做球拍,用跑腿收集的钱买来乒乓球。人们可以听到无数乒乓球在水泥地上弹跳的声音。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打破中国选手的统治?这位非洲乒乓一哥想在东京奥运夺牌

逾千名专家指英国解封 将成病毒温床对全球构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