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设立驻立陶宛代表处,学者:美方暗助 中国反弹

  • 新闻
台北 — 

台湾外交部周二(7月20日)宣布将在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这将是第一个在中国邦交国境内使用“台湾”名称的外馆。多位学者表示,此一外交决策恐有美国在暗中的帮助,虽然代表处的英文名称颇有打擦边球的意味,但恐仍因触及主权红线,而引发中国强烈反弹。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7月20日宣布,在经过与立陶宛政府协商之后,台湾将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The Taiwanese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Lithuania)。

这将是台湾在全球非邦交国的代表馆处中,第二个在名称中正式使用台湾的代表处。由于立陶宛已于1991年与中国建交,因此,此代表处也将是台湾在中国邦交国内设立的第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分析人士认为,这个举动具有外交突破的象征意义。

台外交部:其他驻欧馆处暂不改名

吴钊燮在周二记者会上说:“驻立陶宛代表处是在欧洲国家第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台欧连结是对外工作重点之一,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更能让欧洲朋友明白我们代表2,350万台湾人。”

他表示,这是继2003年在斯洛伐克设处、相隔18年之后,台湾再次在欧洲设立代表处,不过,台湾目前并没有推动欧洲其他馆处改名的计划。

针对此一外交突破,美国在台协会(AIT)同步发布声明表示肯定。

AIT的声明说:“所有国家都应享有与台湾缔结更紧密关系及拓展合作的自由,台湾是先进的民主政体、主要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一股良善的力量。随着台湾巩固其国际伙伴关系,并努力应对新冠疫情投资审查及供应链韧性等全球挑战,美国始终致力于以符合美国‘一中’政策的方式支持台湾。我们与朋友及盟友站在一起。”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李俊毅则在接受台媒中央社访问时认为,AIT的声明显示,立陶宛同意台湾设立代表处,背后可能有美国的默许或甚至支持。

学者:美国暗助

中央社引述李俊毅的说法:“拜登政府虽维持美国的一中政策,但对美国来说,此政策的内涵与具体作法随着美国的需要调整。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官康贝尔(Kurt Campbell)曾在7月6日表示美国不支持台独,并须在台湾事务上维持非常微妙且危险的平衡。从AIT的声明来看,拜登政府或许正以微小的作为,逐步测试甚至改变这个平衡。”

不过,这个被台湾视为外交捷报的发展已引发中国反弹。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周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坚决反对建交国同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反对建交国同台湾互设所谓‘代表处’。”

赵立坚还说:“我们敦促立(陶宛)方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恪守建交承诺。我们也正告台湾当局,‘台独’是死路一条,任何妄图在国际上制造‘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的图谋都不会得逞。”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学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波罗的海三国确实比较亲美,意识型态跟(中国)大陆也比较疏远,这也给了民进党政府见缝插针的机会。这次可以看成,立陶宛内部的政治斗争与两岸的政治斗争的合流。”

他指出,台湾当局虽将此一发展视为重大外交突破,但这并不代表中国失败了,因为两岸的博弈是要看长期的,台湾在立陶宛的代表处还未成立,就算以后真的成立了,能坚持多久也是问题。他说:“就像下棋一样,民进党走出第一步,但下一步能不能继续走下去?又能不能走到最后一步,这才是决定胜局的关键。”

这位学者警告,外交工作是“鸭子划水”,台湾驻外代表有时候为了邀功,兴高采烈地发布一些仍有变数的事,很可能得到打脸自己的结果。他还说,立陶宛有其国家利益要考量,不会全然附和台湾。而西方民主国家内也有同情台湾或支持中国的两派阵营,这都给了中国可以转圜的空间。

2017到2019年间,中国针对头衔使用“台湾”或是“中华民国”具有主权象征字眼的驻外馆处施压更名,包括尼日利亚(又称奈及利亚)、迪拜(又称杜拜)、厄瓜多、巴林、约旦、巴布亚新几内亚(又称巴纽)、斐济等地的台湾驻外馆处,全都被迫挂上“台北”的头衔。

去年,台湾在非洲索马里兰设立“台湾驻索马里兰共和国代表处”,“台湾”的头衔首度回归,不过索马利兰与中国并没有邦交关系。

学者:Taiwanese打擦边球

今年2月,台湾外交部宣布已经与南美洲的圭亚那签署协议设立“台湾办公室”,但消息曝光后,与中国有邦交关系的圭亚那随即打脸台湾,并宣布终止协议,原因是“在签署的协议上的沟通不足”。当时,中国才刚批准分配2万剂新冠肺炎疫苗给圭亚那。

台湾设立驻立陶宛代表处,学者:美方暗助 中国反弹

台湾政治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黄奎博(照片提供:黄奎博)

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外交学系副教授黄奎博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台湾这次打了一个擦边球,驻立陶宛代表处虽的中文名称虽然是以台湾为名,但是英文用的是形容词“Taiwanese”。他认为,这可以解释为“台湾的”或是“台湾人的”外馆,或许未涉及主权,他说,过去很少看到用形容词放在对外代表处的名称上。

他举例说明,英国在台办事处的英文名称是“British Office in Taipei”,虽然前面用的“British”也是形容词,但后面用“in Taipei”,避用“Taiwan”,可见欧洲国家对于使用“Taiwan”字眼还是会顾忌到中国因素,也不想因名称问题跟中国闹出新一轮的纷争。

黄奎博认为,外交字眼的细微变动往往有其意涵,不过,“Taiwanese”的做法究竟能否含糊带过主权争议,还是反而让台湾在海外馆处的地位更加模糊,还有待观察,因为“以前还能用“Taiwan”,但现在却只能用“Taiwanese”。

立陶宛远中亲台有迹可循

台湾与立陶宛越走越近的关系有迹可循。立陶宛政府早在今年3月就传出要在台湾开设商务代表处,而立陶宛经济部长阿尔莫奈特(Aušrinė Armonaitė)更进一步于7月预告,在台代表处将于10月或11月成立,并强调不担心中国的制裁。去年全球疫情严峻之际,台湾曾捐赠10万片医疗口罩给立陶宛。近期台湾疫情升温,面对苦等不到疫苗的困境,立陶宛也于6月回赠2万剂新冠肺炎疫苗给台湾。

立陶宛近来被视为欧洲地区的对中领头羊,有多起行动引起北京的不满。除了打算在台湾设立代表处之外,立陶宛5月率先退出中国与中欧及东欧国家的“17+1”合作机制,并呼吁其他欧盟国家跟进。立陶宛国会也通过决议谴责中国对新疆穆斯林少数族裔维吾尔人犯下“违反人道罪”和“种族灭绝”。

吴钊燮表示,未来台湾与立陶宛在经贸、产业及科技等领域将有许多互惠互利的合作,尤其立陶宛政府也将于今年秋天在台设处,以拓展亚太市场,相信两国友好关系必将因此更上层楼。

他强调,立陶宛始终坚持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与台湾是理念相近的友好伙伴,两国均身处捍卫民主自由体制的战略前线,透过共享价值的紧密连结,两国人民将持续携手共同努力,发挥正面良善力量,为世界和平、稳定及繁荣做出贡献。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台湾学者也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与立陶宛的经贸互动本来就不多,若真的祭出经济制裁,对立陶宛的影响也不大,立陶宛只要另寻管道开源就能撑过去。他还说,立陶宛意识型态确实与中国有明显对抗,一边倒向美国的态势明显,不能排除立陶宛跟台湾拉近关系是在跟中共摆姿态的可能性。不过,立陶宛过去与台湾的连结也不大,但是此次跟着美国打台湾牌,对抗中国,他认为,立陶宛的盘算或许想从台湾或是美国方面收回更大利益。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台湾设立驻立陶宛代表处,学者:美方暗助 中国反弹

四部门发文明确:中小学不得在校内设置小卖部、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