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那些公开指控自己国家的伊朗运动员 奥运:那些公开指控自己国家的伊朗运动员

  • 新闻

奥运:那些公开指控自己国家的伊朗运动员

  • 约书亚·内维特(Joshua Nevett)
  • BBC记者

多名自我流放的伊朗运动员促请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者调查伊朗侵害人权的行为,他们声称持续被当局恐吓,要为公开批评国家付出代价。三位运动员向BBC讲述为何他们拒绝屈服。

图像来源,Mahdi Jafargholizadeh

图像加注文字,

迈赫迪·贾法格霍利扎德曾在国际空手道锦标赛上为伊朗赢得奖牌。

坐在某机场里,直觉告诉迈赫迪·贾法格霍利扎德(Mahdi Jafargholizadeh),他的逃亡计划已败露。

这位伊朗空手道好手给人贩子付钱,希望前往加拿大,但登机闸门成为了这趟旅程的终点。

2004年,他被怀疑给以色列间谍而遭逮捕——以色列是伊朗的宿世大敌。

伊朗当局大力压制言论自由,对异议人士更是严加打击。即使是出色的运动员也会因为批评掌权者,而被诉以人权团体所称的含糊控罪,加以迫害。这就是贾法格霍利扎德的处境。

被捕后那六个月里,贾法格霍利扎德声称在羁押中遭到虐待,审问者不断施压,拿着莫须有的罪名逼迫他认罪悔罪。

他拒不屈服,2005年,他终于获释,有关方面跟他说搞错了。他再次参加了空手道精英锦标比赛,仿佛甚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图像来源,Mahdi Jafargholizadeh

图像加注文字,

贾法格霍利扎德(右)称,他一直搞不懂自己为何会被逮捕。

只不过,一些事情发生了,让他更加希望离开伊朗,逃出生天。

2008年,机会来了。他在跟随国家队前往德国时悄悄脱队,辗转来到芬兰寻求庇护。如今他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空手道教练。

贾法格霍利扎德说,他现在感到自由了。

BBC就其指控寻求伊朗当局回应,但没有得到理会。

“为纳维德而团结”

许多伊朗运动员逃亡海外,指控在国内遭遇歧视和政治干预体育,本文的三位受访者亦然。

在伊朗摔跤好手纳维德·阿夫卡里(Navid Afkari)2020年9月遭执行死刑,引发国际强烈抗议之后,他们觉得必须站出来。

阿夫卡里被指控在2018年连串反政府示威中杀害一名保安员,被裁定谋杀罪成立,判处死刑,终年27岁。

图像来源,Twitter

图像加注文字,

人权倡议团体国际特赦组织形容阿夫卡里被处死是“对司法公正的扭曲”。

倡议运动“为纳维德而团结”(United for Navid)应运而生,呼吁国际体育活动禁止伊朗参加,包括即将举行的东京奥运。

最近几个月,这场运动先后三次发函,促请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调查20起伊朗侵害运动员人权指控。

BBC向伊朗当局转达有关案件,但石沉大海。

函件指出,这些案件说明伊朗当局违反《奥林匹克宪章》(Olympic Charter),当中要求组织者“采取行动反对体育中任何形式的歧视与暴力”。

IOC对BBC表示正审视该指控。一名发言人表示,一旦ICO认定伊朗违反《奥林匹克宪章》,IOC将开展正式调查,以“全面确立事实,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

歧视指控

萨达尔·帕沙伊(Sardar Pashaei)长期公开向IOC施压,要求加大其努力。他本来是伊朗摔跤冠军,也曾执教国家队,直到2009年逃亡美国。

图像来源,Sardar Pashaei

图像加注文字,

萨达尔·帕沙伊曾是世界摔跤冠军。

他说,逃亡的原因包括被任意限制旅游、妨害就业等。他认为父亲的政治背景也许是他遭受此等待遇的理由。

他说自己当教练时,曾有表现甚佳的选手被要求输掉比赛,以免在下一回合与以色列选手对垒。伊朗不承认以色列有资格作为国家存在,并禁止其运动员与以色列选手对赛。

更多关于伊朗的报道:

音频加注文字,

【BBC时事一周(粤语)——记者来鸿】伊朗暗杀异见者也要外包?

视频加注文字,

伊朗女性电子游戏专业玩家面对的困难

视频加注文字,

伊朗网红男女表演惊险接吻后被捕

视频加注文字,

美国和伊朗是如何变成死对头的?

视频加注文字,

2018俄罗斯世界杯:时隔近40年,伊朗女性再次进场看足球

对于女性运动员来说,她们所要面对的限制就更多。

苏海拉·法拉哈尼(Soheila Farahani)过去数十年一直是伊朗成功的排球选手和国家级裁判,她在32岁那年创下先河,成为伊朗首位国际排球女裁判。

在公众冷眼下,她的性取向受到严密审视。

图像来源,Soheila Farahani

图像加注文字,

苏海拉·法拉哈尼说,在伊朗,女性比男性更难在体育界闯出一片天。

她边说着边溃不成声:“认清自我的过程很艰难,我没有任何对象可以倾诉。在伊朗,要是你是女同性恋者,你就有危险。”

接踵而来的试探性问题使风险增加,他在2015年决定移民美国。可这并不会让她免受伊朗的法律管辖。

2018年,她因为在美国没有戴头巾(hijab;希贾布),而遭伊朗驱逐出其国际排球裁判名单。在伊朗,女性戴头巾是法定强制要求,同性恋则是刑事犯罪行为,可被判处死刑。

“体育是对政府的威胁”

另一位流亡海外的女运动员非常害怕在伊朗家属的安全有疑虑,拒绝公开姓名。她说,自加入“为纳维德而团结”运动以来,威胁不断加剧。

这些威胁主要是来自Instagram私讯,也有一些是她认为发自伊朗情报部门的手机短信。

其中一个信息从波斯语翻译出来是这样说的:“要是你继续从事对抗我们的活动,我们会割下你的头颅,送给你的家人。”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为纳维德而团结”运动指控伊朗违反《奥林匹克宪章》。

居于美国的伊朗记者与人权活动人士马西赫·阿利内贾德(Masih Alinejad)对BBC说,恐吓自我流亡运动员是伊朗当局的典型作风。

她说:“体育是伊朗政府将其意识形态写在运动员身体之上的机会。”

英国国际事务分析员马吉德·塔夫雷什(Majid Tafreshi)说,“为纳维德而团结”运动的主张不利于伊朗人民及其国家利益。

他说:“伊朗人并不支持处死阿夫卡里,但几乎所有人都绝对反对禁止伊朗参与国际体育活动。”

帕沙伊则预期,即使不颁布禁令,奥林匹克官员也至少要调查伊朗涉嫌歧视与暴力对待运动员的指控。他许诺,直到他们做到之前,“我们绝对不会放弃”。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奥运:那些公开指控自己国家的伊朗运动员 奥运:那些公开指控自己国家的伊朗运动员

又一美国“军机”台湾快闪 北京“底线”何在

官媒旗下对外媒体多维报道:美国一架编号N3755P的民用型C-130型货机于当地时间7月19日中午于台湾桃园机场落地、卸货,停留约1小时后飞离台湾。综合台媒报道,这架民用型“军机”是否归属“美军”并无定见,但确定为执行美国在台协会(AIT)的“机密任务”包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