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说“不大”时,有些男人怎么反应那么大?

  • 新闻

韩国连锁便利店GS25曾发布一张新海报,不料在部分韩国男性网友里引发了轩然大波。他们认为海报上一个女孩的动作有“厌男”倾向。由此引发的争议导致便利店下架了该海报,海报中的女孩和她所在的团体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攻击。

那么这张海报长什么样呢?长这样:

图 | GS25便利店官网

四个笑靥如花的妹子在展示美味的面包。厌男的部分在哪?请仔细看:

就是这个动作。

megalia | 维基百科

这个动作是韩国激进女权主义在线社区“메갈리아(megalia)”的标志性手势,意思是“你的生殖器就这么小”。部分网友们看到了GS25的海报以后,认定女孩是在明目张胆地比划这个手势,因此才引发了激烈的讨论。

这件事被网友po到国内网站的时候,大家都吃惊于这些韩国男性网友的剧烈反应。一个毫无关系的手势也能上赶着碰瓷,他们到底在敏感什么?

  连“暗示”都令他们难耐  

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社会性别不是由染色体、生殖器官决定的,而是通过社会建构形成、通过社会化的过程习得的。我们的社会对男、女两性的“应该的样子”有一系列的刻板印象:

社会对两性的刻板印象 | 参考文献[1]

这些刻板印象,构成了我们常说的“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其实人是可以同时拥有所谓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以上所有气质不分男女,是人们都可以拥有的性格特征,只是被社会建构强行标注了性别而已。

但是,在很多人眼里,只有拥有“男子气概”的男性才会被称为“真男人”,那些不够有所谓男性气概的男人,或者那些性格特征往所谓“女子气概”那边偏了的男性,都会被认为“不够男人”,或者“不行”。

有些男性对这种“不行”特别敏感。这样的男性,对社会文化所建构的男子气概有着深深的认同,他们觉得要那样才算真男人;同时,他们又觉得自己离所谓的真男人还有一定距离,这就形成了社会性别角色差距(gender role discrepancy)。感知到这样的差距,会给他们带来压力、焦虑、抑郁等,这被称作差距压力(discrepancy stress)。

如果男人拧不开瓶盖,你会不会觉得他“不够男人”?| pixabay

需要注意的是,不是所有觉得自己和所谓男子气概有差距的男性都会对此产生负面情绪。有些男性虽然明白自己不符合传统的男性气质,但他们觉得这样也很好,同时对于传统的男子气概并不是很认同。还有些男性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完全不在意。这样一来,社会性别角色差距在他们身上就不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只有那些极其看重传统男子气概、奉之为行为准则和做人标准的男性,面对社会性别角色差距时,才会更加脆弱和易感,从而产生差距压力。这样的男性对任何“不够男人”的指控都会异常敏感,甚至会把一些模棱两可的描述和互动视为对他们男子气概的贬低。

而男子气概最重要的代表,大概就是男性生殖器。至今为止没有科学数据表明种族间勃起的阴茎尺寸存在差异,所有声称种族间存在明显差异的研究都因为数据收集过程不够严谨,而被医学界认为不够准确并不予采纳。

“要想成为一个男人,你必须得有荣耀和小弟弟!” | giphy

2015年一项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阴茎尺寸测量研究,纳入了15521个男性,没有发现任何阴茎的长度或围度与种族之间的关联。但坊间还是流传着这样一张图,声称朝鲜半岛的男性拥有世界上最小的阴茎,部分韩国男网友对这样的“挑衅”自然非常敏感。

这种焦虑是不必要的。正如《阳刚之气的自我》(The Masculine Self)的作者基马汀(Kilmartin C. T.)所说的那样,“只要男人继续将阴茎大小等同于男子气概,他们就会继续感到不必要的性焦虑。”

  对抗差距的方式:释放攻击  

这些敏感的男性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对抗差距压力所带来的不适感呢?很遗憾,不是去改变认知或寻求帮助,而是去做一些他们认为真男人会做的事——男子气概过度补偿(masculine overcompensation)。

一项发表于2013年的研究指出,当男性面对男子气概威胁时,哪怕只是被告知“像个女人”,他们都会表现出更支持战争、更反对同性恋和更想购买一辆SUV(而非小轿车)的欲望。同时,他们会表现出对社会等级的赞许,也对“男性优于女性”的说法更为赞同。

在行为上,感觉到自己和“真男人”有差距的男性通常会选择酗酒、滥用药物、冒险行为、暴力/攻击和危险性行为来进行补偿,其中,暴力和攻击是最典型的男子气概过度补偿行为。

当男性认同传统意义上的男子气概时,这种气概要求男性处于社会主导地位,而有害的、威胁的、暴力的行为是确认主导地位的一种方式 | pixabay

这是因为,第一,当男性们意识到自己不够男人,或者被暗示、被告知自己不够男人时,立刻会出现情感反应 “躁动不安”(agitation)。这种躁动会通过兴奋传导激发人们的攻击行为。第二,当男性认同传统意义上的男子气概时,这种气概要求男性处于社会主导地位,而有害的、威胁的、暴力的行为是确认主导地位的一种方式。有研究证明,女性倾向于认为自己的攻击行为是暂时的情绪失控,而男性更倾向于认为攻击是一种掌控。

这些暴力和攻击行为有很多表现,例如对亲密伴侣的暴力(情感、语言和肢体暴力),对性骚扰/性侵害女性行为的宽容,对战争、侵略行为的认同,以及网络暴力、网络骚扰。在一项发表于2009年的研究中,研究者发现那些被暗示“女性化”的男性在接下来的击打板子的游戏中,使出了更大的力量,表现出了更强的攻击性。

女性倾向于认为自己的攻击行为是暂时的情绪失控,而男性更倾向于认为攻击是一种掌控。| pixabay

从这个角度,就不难理解部分韩国男网友面对megalia手势的挑衅、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海报手势而进行的网络暴力和反扑了。

  越想成为“真男人”,反而越脆弱  

性别角色差距和随之带来的负面影响引发了心理学家的进一步的讨论——实际上很少有女性会因为被说“不够女人”而感到压力,即便有,也不会像男性那样反应剧烈。只有男性在面对男子气概威胁的时候,才会过度补偿。

这是因为人们定义一个女性是不是“真女人”的时候,更倾向于用身体或外貌因素来判断,比如胸部大小、是否有生育能力、是否已为人母等等。虽然这些判断因素也存在着许多槽点,但相比之下,男子气概就显得更脆弱,更捉摸不定,更难获得,也更容易失去。这被称为不稳定的男子气概(precarious manhood)。

在很多人眼里,只有拥有“男子气概”的男性才会被称为“真男人” | pixabay

有实验研究证明了这一点。研究者让被试们填写“女孩如何成为一个女人”,和“男孩如何成为一个男人”的问卷。结果发现,当人们评估女性特质时,选择的多是生理上的特质,这些特质是女孩成熟过程中自然发生的;而评估男性特质时,被试则使用了更多的社会特质,例如获得某种社会地位、赚多少钱和拥有多少权力。这说明,在人们的认知中,女人可以自然生长而成,但成为一个“真男人”是需要大量社会证明的。

另一个研究发现,男子气概极容易失去。研究者让被试评估什么情况叫做“失去女子气概”和“失去男子气概”。与之前的研究相似,在失去男子气概的部分,比起变老、变丑这样不可抗的生理特质,失去男子气概只需要类似“失去工作”这样的社会特质。而且被试们表示,评估如何失去男子气概很简单,评估如何失去女子气概要难得多。

看似强大的男性在面对性别角色威胁的时候,比女性脆弱得多。当男性认同传统社会性别刻板印象赋予他们的男子气概,又从自己和他人那里得到“自己不够符合这些男子气概”的反馈时,就会遭遇更多的抑郁、焦虑情绪,进而导致皮质醇水平升高,产生更多的身心健康问题。

比起变老、变丑这样不可抗的生理特质,失去男子气概只需要类似“失去工作”这样的社会特质 | pixabay

这进一步说明,传统文化给两性赋予的所谓社会角色和社会分工,是非常不合理的。

很多人已经意识到女性在这样的文化下所受的压迫和剥削,但这种伤害是双向的,男性也同样生活在高压之下。这种高压导致了部分男性暴力性地反扑,进而又加强了两性之间的矛盾,成为了一种恶性循环。

社会学家吉登斯(Anthony Giddens)曾经说过:“两性之间达到的平等程度越大,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的先存形态就越是聚敛于某种雌雄同体的模型之上。”

为什么需要额外付出高昂代价,来证明自己够男人或够女人?每一个人的存在本身,就是在增加和丰富男人和女人的定义。性别平等所追求的目标,是每一个人都能接纳自己的特质和喜好,不再为所谓的男子气概和女子气概苦恼,不再执着于所谓的“真男人”、“真女人”标准。即使有人暗示你“不够男人”或者“不够女人”那又怎样,成为真实的自己,比符合僵硬刻板的“传统标准”更重要。

参考文献

[1]Moynihan, C. (1998). Theories of masculinity. Bmj, 317(7165), 1072-1075.

[2]Willer, R., Rogalin, C. L., Conlon, B., & Wojnowicz, M. T. (2013). Overdoing gender: A test of the masculine overcompensation thesis.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18(4), 980-1022.

[3]Berke, D. S., Liautaud, M., & Tuten, M. (2020). Men’s psychiatric distress in context: Understanding the impact of masculine discrepancy stress, race, and barriers to help-seeking. 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 1359105320977641.

[4]Yang, X., Lau, J. T., Wang, Z., Ma, Y. L., & Lau, M. C. (2018). The mediation roles of discrepancy stress and self-esteem between masculine role discrepancy and mental health problems.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235, 513-520.

[5]Rubin, J. D., Blackwell, L., & Conley, T. D. (2020, April). Fragile Masculinity: Men, Gender, and Online Harassment. In Proceedings of the 2020 CHI Conference on Human Factors in Computing Systems (pp. 1-14).

[6]Reidy, D. E., Berke, D. S., Gentile, B., & Zeichner, A. (2016). Masculine discrepancy stress, substance use, assault and injury in a survey of US men. Injury prevention, 22(5), 370-374.

[7]Reidy, D. E., Brookmeyer, K. A., Gentile, B., Berke, D. S., & Zeichner, A. (2016). Gender role discrepancy stress, high-risk sexual behavior, and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45(2), 459-465.

[8]Reidy, D. E., Berke, D. S., Gentile, B., & Zeichner, A. (2014). Man enough? Masculine discrepancy stress and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68, 160-164.

[9]Berke, D. S., Reidy, D. E., Gentile, B., & Zeichner, A. (2019). Masculine discrepancy stress, emotion-regulation difficulties, and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34(6), 1163-1182.

[10]Weisbuch, M., Beal, D., & O’Neal, E. C. (1999). How masculine ought I be? Men’s masculinity and aggression. Sex Roles, 40(7), 583-592.

[11]Cohn, A., & Zeichner, A. (2006). Effects of masculine identity and gender role stress on aggression in men. Psychology of Men & Masculinity, 7(4), 179.

[12]Bosson, J. K., Vandello, J. A., Burnaford, R. M., Weaver, J. R., & Arzu Wasti, S. (2009). Precarious manhood and displays of physical aggress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5(5), 623-634.

[13]Vandello, J. A., Bosson, J. K., Cohen, D., Burnaford, R. M., & Weaver, J. R. (2008). Precarious manhoo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5(6), 1325.

[14]Vandello, J. A., & Bosson, J. K. (2013). Hard won and easily lost: A review and synthesis of theory and research on precarious manhood. Psychology of Men & Masculinity, 14(2), 101.

[15]Bosson, J. K., & Vandello, J. A. (2011). Precarious manhood and its links to action and aggression.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2), 82-86.

[16]Veale, D., Miles, S., Bramley, S., Muir, G., & Hodsoll, J. (2015). Am I normal?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construction of nomograms for flaccid and erect penis length and circumference in up to 15 521 men. BJU Int., 115(6), 978–986. doi: 10.1111/bju.13010

作者:阿蓝

编辑:八云

 一个AI 

听说最近牙签挺流行的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被说“不大”时,有些男人怎么反应那么大?

白宫中国事务主任新书 显示美国更强硬对华战略

纽约 —  拜登总统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7月8日出版新书《长期博弈:中国取代美国的大战略》(The Long Game: China’s Grand Strategy to Displace American Or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