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津巴布韦中资公司虐待当地工人的指控冲击津中关系 

津巴布韦多名工人指控在该国运营的中国公司给员工提供“奴隶般的”工作条件,这在两国之间制造了外交矛盾。

在最近的一份声明中,中国驻哈拉雷大使馆指责最大的工人监督组织津巴布韦工会大会(ZCTU)进行了一场“有组织的诽谤运动”,称这损害了津中关系。

“中津友谊与合作不会因任何诽谤或任何个人或势力的诽谤而受到损害。破坏中津两国良好关系的举动将使我们更有信心和动力发展我们两国之间的深厚友谊和富有成效的合作,” 这份英语声明说。

津巴布韦中资企业商会也用英语发声明称:“我们强烈谴责针对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毫无根据的说法和谎言。别有用心的攻击不会影响我们两个美丽的国家发展良好关系的决心。”

ZCTU和津巴布韦工会联合会(ZFTU)所指控的对象之一是位于哈拉雷以西约40公里处的阳光易丰瓷砖公司(Sunny Yi Feng)。这家公司被指控的虐待劳工问题包括工资低、住所过度拥挤以及接触危险化学品导致呼吸道并发症等虐待。

此外,哈拉雷另一家中资公司Galaxy Plastics的前工人科伦·古维(Collen Guvi)对美国之音津巴布韦语组说,他在生产塑料时失去了三根手指,但他说,老板拒绝赔偿他,也拒绝支付他的巨额医药费。

在讲述2月份发生的事故时,古维说:“我的手不知何故被机器缠住了,我的几根手指被机器切掉了。然后我去了郊区医院(Suburban Hospital),被告知我需要支付手术费用来修复损伤。陪同我前来的经理给公司老板打了电话,老板说他没有那么多钱,于是我没有接受治疗就离开了医院。当我回到公司办公场所时,他给了我50美元,说这笔钱足够做手术了。第二天我去了帕里伦雅特瓦( Parirenyatwa,政府医院),但公司没有给我交通费和药费。我每天需要付5美元包扎伤口。我没有拿到足够的钱来支付这笔费用。 ”

古维指出,这家公司最后禁止他进入公司场地。

他告诉美国之音津巴布韦语组,在那之后他决定联系负责解决劳工问题的津巴布韦工会联合会,希望得到帮助以获得公司的遣散费,但他声称工会也拿了他的钱。

“然后我决定去工会,老板先是有很大阻力,后来同意给我遣散费,据我自己估计,遣散费应该是1176美元左右,但后来他们在哪些方面达成协议,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不知怎么的,这个数字就降到了400美元。但在这笔钱中,我只拿到了166美元。当工人代表又说他们只收了300美元,而且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他们扣了我的代表费后,我便当面质问他们。但讨钱不成功,因为工会领导和雇主不接我的电话。” 古维说。

记者就古维的说法向Galaxy Plastics公司发出置评请求,该公司的老板Xieng Ha通过发WhatsApp短信的方式提供了一份印有津巴布韦工会联合会抬头的协议书副本,作为400美元的付款证明。

津巴布韦工会联合会秘书长科尼亚斯·夏姆胡亚里拉(Kennias Shamhuyarira)没有回应古维的指控,但要求提供Galaxy Plastics公司寄来的协议副本。

作为对像阳光易丰瓷砖公司这类中国公司正在进行的不当行为指控的后续行动,夏姆胡亚里拉告诉美国之音津巴布韦语组,由商界、劳工和政府组成的三方谈判论坛的一个代表团已经安排访问阳光易丰瓷砖公司场地,调查涉嫌虐待劳工的指控。

“中国人虐待津巴布韦工人的问题令人非常关切,” 沙姆胡亚里拉说。他补充道,这一访问是收到此类指称之后的标准做法。

“因此,这就是我们处理这些问题的方式,一旦这些问题像这次一样报告给我们,我们就能够迅速采取相应行动,” 他说。

与此同时,阳光易丰瓷砖公司发表了一份媒体声明,否认了虐待工人的指称,并指责津巴布韦工会联合会挑拨了工厂与工人间的关系。

“起初,我们对津巴布韦工会联合会表示欢迎,以为该组织对遵守津巴布韦劳动法具有建设性的想法,但后来,他们的行动更多的是煽动不满情绪,” 这份英语声明说。

津巴布韦工会大会秘书长雅帕赫特·莫约(Japahet Moyo)告诉美国之音津巴布韦语组,他们收到了许多侵犯劳工权利的报告,其中大部分涉及中资公司。

“作为劳动队伍,我们不会歧视你是亚洲人还是美国人。我们努力协助在所有本地公司或外国公司受到虐待的所有工人。我们把他们介绍给行业工会,但如果我们觉得需要政府干预,我们就会为此进行协调。关于中资公司被指控的虐待行为,被很好地记录了,甚至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几个工人被公司员工殴打的视频,这是非法的。政府意识到了这些虐待行为,但我们还没有看到政府对此做出任何严肃处理。但既然政府表示,如果有违规行为,就必须依法办事,我们敦促所有工人举报涉嫌虐待的行为,以便将其记录在案,并希望得到友善的解决,” 莫约说。

然而,在接受美国之音津巴布韦语组采访时,津巴布韦劳工部长保罗·马维马(Paul Mavima)教授驳斥了有关政府不愿解决一些中国公司涉嫌虐待工人问题的说法。

“关于那些据称在工作中受伤并受到一些中国公司虐待的人的问题,我们并不否认这种情况正在发生,” 马维马说。他补充道:“我们有一个劳动监察部门,负责监督公司在劳工权利问题上是否守法。这是我们在内阁中也讨论过的问题,我把它提上了议事日程。”

“国家在最高级别(总统)上说,所有想要在津巴布韦投资的公司都必须遵守我国的劳动法,无一例外。当我们针对这方面做检查时,有时会有来自津巴布韦工会联合会、津巴布韦工会大会和全国社会管理局职业安全健康部门的劳工代表陪同,就需要做的事情向公司提供建议。有些雇主如果危及到工人安危就会被逮捕,有些可能会被迫关门,” 马维马说。

据津巴布韦当地媒体《新津巴布韦》(New Zimbabwe)7月14日的报道,津巴布韦公共服务、劳工和社会福利部副部长洛夫莫尔·马图克(Lovemore Matuke)7月13日就劳工组织的指控对阳光易峰瓷砖公司进行访问时,对“1500名工人悲惨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感到震惊”。据该媒体报道,马图克命令该公司改善员工伙食,允许员工定期休假,提升卫生间清洁度和隐私保护,给予专门的午餐时间,而非工作和吃饭同时进行。此外,马图克“对那里的员工在没有合同的情况下工作的这一事实感到震惊。” 报道称,该公司也从不向工人发放标注报酬明细的工资单。

该报道还称,阳光易峰瓷砖公司也没有遵守新冠病毒疫情防控的相关规定,没有对1500多名员工进行定期的病毒检测。

这则报道说,马图克表示,该公司需要设立一个安全和健康管理部,并在当地建立一个诊所,负责处理事故和生病员工。

华盛顿欧盟以侵犯人权为原因从2003年开始实施有针对性的制裁后,津巴布韦越来越多地向中国寻求资金支持。政治分析人士认为,两国政府间这些密切的联系使得哈拉雷很难正式谴责违反劳动法的中国公司。也有中国人参与投资当地的采矿农业,但哈拉雷不愿透露更多有关这类投资的细节。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关于津巴布韦中资公司虐待当地工人的指控冲击津中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