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悲剧发生逾二十起,溺水成青少年“头号杀手”

  • 新闻

随着暑假来临,气温攀升,今年6、7月间,全国已发生多起青少年溺亡悲剧,有的甚至是多人同时溺亡。据新华网报道,我国每年约有5.9万人死于溺水,其中未成年人占据了95%以上,农村儿童溺死率远高于城市。

令人痛心的是,防溺水的警示宣传年年都有,但事故依然年年发生。溺水看起来很难禁绝,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减少事故发生?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解决问题需要多措并举。同时,当前教育部在提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对农村孩子来说,给他们提供暑期的去处极为重要。

两个月全国青少年溺亡悲剧逾二十起

极目新闻记者梳理,仅仅7月,已发生多起令人悲痛的溺水事故。

7月13日,河南驻马店6名学生在公园内溺水,在被送往医院时已经全部确认身亡。当晚驻马店公安局官微发布提示:防溺水!生命可贵,警钟长鸣。

7月10日,湖南湘潭发生一起意外溺水事故。溺水5人搜救上岸后送医均未能救活。事发后,湘潭市安委会办公室和湘潭市教育局向社会各界,发布青少年防溺水倡议书。

7月7日,山西永济6名放假在家的学生,在黄河边玩耍后失踪。当地连夜组织救援,6名孩子有5名被找到,遗憾的是均遇难,另有1人失踪。

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今年6月和7月,全国发生青少年溺亡悲剧逾二十起,其中多起为野泳溺水,溺亡者多为农村青少年。

教育部致全国中小学生家长的一封信

《2018中国儿童发展指标图集》显示,溺水已成我国0-17岁青少年儿童伤害致死的首要原因,占儿童伤害死亡的32.5%;道路交通伤害是第二大原因,占儿童伤害死亡的29.0%。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4年发布的《全球溺水报告》也予以了印证:全球每年会有37.2万人溺水死亡,每小时约有42人死于溺水,且中低收入国家的溺亡率比高收入国家高三倍多。这并不是一个友善的数字,报告显示年龄是作为溺水死亡的主要因素之一,全球半数以上溺水死亡者不足25岁,1-4岁年龄段的孩子发生溺水死亡率最高,其次是5-14岁的青少年。

农村野水区域管理难度很大

十堰蓝天救援队经历过不少溺水救援,队长江山(化名)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他的经历中,农村孩子的溺水事故确实多一些,“城里的孩子玩水不方便,要游泳一般会去专门的游泳池,安全一点。”江山介绍,农村野外水域面积大,管理难度也大,加上孩子们放假,家长管理力度可能偏小,这些会导致农村的溺水事故发生。

《中国儿童意外溺水调查报告》数据显示,我国儿童溺亡案件有明显的性别和地域差距,男孩溺死率是女孩的1.63倍,农村儿童溺死率远高于城市。2000年到2005年之间,农村溺死儿童数量是城市的近5倍。从近几年的数据看,溺亡事件在农村地区呈多发趋势。

防溺水漫画 图片来源:新华社

溺水救援,对于江山的团队是最有挫败感的项目。“溺水发生的前四分钟是黄金救援期,一旦时间过长,即使救活了,大脑的损伤不可逆,溺水者也可能成为植物人。”残酷的现实是,获悉险情后,江山团队经常要接近一小时才能到达现场,那时只能做打捞遗体的工作。

江山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政府部门和学校每年都有防溺水宣传,但是每年现实都令人痛心,“部分孩子有侥幸心理,以为溺水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江山记得,去年夏天十堰就发生了一起青少年溺亡事故。当时七八个即将升高中的孩子相约在水库玩耍,当中有部分人会游泳,到下午有孩子报警称一个小伙伴水中发生意外,警察、消防队、蓝天救援队赶到后,已经无力回天。“我们到达现场后,其他的孩子们因为害怕,已经躲不见了。”江山后来得知,溺亡的那位孩子来自农村,平时被父母放在城里亲戚家上学。

会游泳也不是可靠的安全保障。江山介绍,农村孩子在水边生活可能略微懂一些水性,但知识不规范,没有经过系统和正规的训练,河湖水情复杂,一旦陷入暗流旋涡、被水草缠住或腿脚抽筋,往往难以自救。

“即使是专业人员,贸然下水也有危险。”江山称,他们参与救援需要严格穿戴个人救护装备,比如救生衣,如果乘坐冲锋舟还需要佩戴头盔,“不能说会游泳,就可以随心所欲。”

让农村孩子暑期有去处极为重要

如何应对溺水威胁,世界卫生组织从社区层面曾给出建议:通过安装屏障来控制与水域的接触;为学龄前儿童提供远离水域的安全场所,并加强对儿童的监管;教学龄儿童基本的游泳和水上安全技能;对大众进行安全救援和复苏等专业训练;强化公众安全意识并强调儿童的脆弱性。

在政策和立法方面,世界卫生组织认为应该制定和执行安全划船、航运和渡轮规定;建立当地和全国范围内的良好应对能力并管理水灾风险及其他危害;与其他部门共同协作防范溺水;制定国家水域安全计划。

江山则认为,水库可以做一定防护,大型湖泊可以专门开辟出一个安全游泳的地方。“政府管理的免费公园,每年会有人帮忙照看,会减少一些意外事故发生。”但是江山表示,对于广大的野外水域,依然难以有效提供防护。

“放假在家的孩子缺乏安全意识,是溺水的重要原因。”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今年暑期里已经发生多起多名学生溺亡事件,令人痛心。与此同时,熊丙奇认为,必须思考对农村儿童的安全管理与监护问题。他说这个问题一直在提,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有的农村留守儿童就由爷爷奶奶等监护,老人稍不注意孩子就溜出去玩水,导致事故发生。“当前,教育部在提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对农村孩子来说,给他们提供暑期的去处也极为重要。”熊丙奇说。

熊丙奇称,对于留守儿童,可以设置“儿童主任”,即由村干部、大中学生村官、学校老师、社会专业工作者等担任的一个服务岗位,以弥补留守儿童监督照顾不足。2019年,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等10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意见》,明确要求在村一级设立“儿童主任”,由村民委员会委员、大学生村官或者专业社会工作者等担任,具体负责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工作。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两个月悲剧发生逾二十起,溺水成青少年“头号杀手”

制造诡异视错觉的大师

© CNN 利维坦按: 人类80%的外界感觉信息来自于视觉系统,我们的日常阅读、对周遭物体空间距离的辨认等等,都与视觉系统息息相关。然而,我们又深知“眼见未必实”,因为这套视觉-脑系统太容易受骗上当了。比如常见的视错觉。最有趣的一点在于,即便你随后知晓了视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