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中国乡村,上一个有尊严的厕所?

一提到农村旱厕,蠢蠢欲动的括约肌立刻收缩,又脏又臭还没水,阻断了我们生而为人的基本快感。


其场景之“恐怖”我们未必常见,可是据联合国统计,全世界还有近半数人口用不上安全的卫生设施。


旱厕约等于不安全、不卫生吗?两位中国建筑师有不同意见,今天我们一起大方聊聊乡村厕所故事。

                       

 不是所有乡村都需要水冲厕所 

河北青龙县石城子村公厕 / 傅英斌工作室

有尊严的厕所,我觉得并不是如厕那一刻厕所环境如何,而是厕所本身是否适时适地地存在。在一个需要农家肥的乡村,我觉得旱厕就是最大的尊严。

小山村,河道旁,山坳里,集齐以上三个条件,绝大多数人想到“野外解决”。而大红色的石城子村公厕仿佛掷地有声,提醒各位,你的立臀之地在这里。


建筑师傅英斌并没有干脆设计一个水冲厕所,“农村的厕所应该长成什么样子?城市厕所真的是乡村厕所的学习对象吗?”他带着这些问题来思考设计。


石城子村公厕在河边的一个山坳里,只有一个不到一米的狭窄过道可以通过,所以通过一条架空栈道把道路接过去

从附近木材厂方便取得木料,搭配低成本、高亮度的红色彩钢板
傅英斌观察到,这个村庄种植有机板栗和核桃,不使用农药和化肥,因此需要大量的传统农家肥,而其主要成分就是,所以这个厕所必须有收集粪便的功能。

传统旱厕之所以卫生堪忧,主要是因为尿粪混合。石城子村厕所采用的尿粪分离生态旱厕技术,其实已经非常成熟了。

优质农家肥输出中


生态旱厕将尿和粪便分开收集,尿液通过管道收集到储尿罐,经过发酵以后可以用作施肥;粪便则是在每个便池下面有一个粪便收集箱,如厕完后用草木灰或者锯末将粪便盖住,保证粪便不会有太多异味散出,同时可以吸收粪便中的水分,使其保持相对干燥,再通过堆肥和发酵处理,就是非常优质的农家肥。
这种厕所技术满足农家肥的需求之余,还非常节水,干净卫生,在广大乡村非常值得推广。


安徽霍山太阳乡船舱村公厕 / 傅英斌工作室


傅英斌的另一个厕所设计,太阳乡公厕,则是不同情况。这个厕所主要面向游客,他希望改变大家对乡村厕所脏乱差的看法,将厕所与风景结合。

诗意嘘嘘

我们大胆地把厕所面向竹林的一侧打开,保证基本隐私的同时,把外面的风景引入,让‘嘘嘘’变成一件浪漫而有趣的体验。

即使不上厕所,路人也可在圆形框景中观赏竹林,消除厕所空间的不讨喜

一个好的公厕未必造价高昂装修奢华。太阳乡公厕使用了红砖、木材、玻璃钢瓦这些朴素、常见的乡村材料,结合自然采光和通风,同样可以建造一座美观、有趣和实用的厕所。

傅英斌

傅英斌工作室主持设计师


 Voicer  在乡村设计厕所和在城市有什么不一样? 

 傅英斌  城市有相对完善的管网配套和维护的市政部门,如厕功能单一,设计的时候不必考虑其他因素,只是设计厕所本身就可以了。

乡村通常没有这么完善的公共设施配套,城市里大家习以为常的水冲式厕所在乡村根本没有存在的基础。比如乡村没有给排水管网,厕所的水从哪里来?污水往哪里排放?城市厕所是在建筑内部,与建筑保温是一起的,乡村厕所往往是在建筑外部的一个单独空间,尤其是北方,冬天如何保温?难道单独为厕所供暖?

还有化粪池,城市是一种高密度的居住方式,一栋住宅楼一个大化粪池就可以了,乡村的居住分散,一家一户的小化粪池,分散的污水排放如何收集?这些都是单一的城市思维带来的问题。

除了厕所本身,同时还有各种其他问题需要解决,有时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如厕问题,与乡村的生活习惯、生产方式都有着密切关系。很多地方在乡村强推水冲厕所,其结果往往都是成为一个失败的摆设,大家并没有去用。乡村厕所应该更务实,采用适宜当地的如厕方式。

 Voicer  体验过自己设计的厕所吗?

 傅英斌  体验过,而且通常是我亲自“开光”,基本满意。

 Voicer  厕所落成之后,维护得如何?

 傅英斌  维护得好的厕所通常是有真实需求的厕所,那些为了某些“任务”而建设的厕所,结局一般不好。不光乡村厕所,城市公厕也没有那么尽如人意,仍然有巨大的改进空间,或许得等到大家对一个好厕所的评价不再是“五星级装修”,而是更加关注厕所本身的合理性和便捷性。

 最敏感的一种建筑 
枣林旱厕 / 原本营造

水厕的卫生,靠的是巨大的水量冲淡少量的排泄物。西北偏远村落水资源稀缺、冬天上冻也无法用水。传统旱厕具有几乎不耗水的好处,且能将粪尿作为农肥再利用,是传统农耕体系的重要一环。

你可能没听过的陕北泥河沟村,被联合国认定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除了拥有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千年枣树群,还因为它保留了“枣粮蔬间作”这种古老的农耕方法及粪肥灌溉系统,于是,从旱厕产转化为粪肥的优良传统,也成了重点保护对象之一。

可是建筑师唐勇发现,“那儿的旱厕过于简陋,不仅脏臭没门,甚至不少没顶,许多人不怕苦累,但受不了卫生不堪,一些女孩甚至因此憋尿……”保护文化遗产,从设计新的旱厕开始。


旧旱厕并非全无可取之处,例如这个露天卵石旱厕,它的堆砌临时得几乎不像个厕所,但又精确到一般人的视线高度

新旱厕随地就势,因树成形,低处可作洗手池,再低处可作等候休闲区,枣林景观从高低不同处渗透进来


在这种复杂土地上,枣林旱厕因地制宜,以蹲坑为最小单位灵活建造,善用石头、树枝、柳条等当地物料,自然采光通风。同时采用粪尿分离技术,还有本地最多的花生壳降解粪便,除臭除蝇。


新旱厕天窗遮风挡雨,抬头亦有风景

不过唐勇坦言,枣林旱厕在后期管理维护方面做得并不好,“虽然在设计时考虑了很多日常清洁问题,包括发动村民编制柳条垃圾桶、卫生荚子,放置花生壳等吸味材料,但村落的管理意识与经费条件有限,这也让我们对乡建的软性部分有了更深的经验认识。”

唐勇

北大建筑学研究中心建研所
原本营造/工坊 创始合伙人



 Voicer  设计厕所,和设计其他建筑有什么不一样?


 唐勇  厕所与其他建筑类型相比,往往分量不高,但在位置布局与环境卫生上最为敏感。在当代生活中,由于涉及上下水、排污与末端处理、通风与清洁,厕所是所有建筑类型中管网集成度最大、单方造价最高的基本空间。而公共厕所相比于私人卫生间,在日常管理、维护等问题上又有着更高的要求。


 Voicer  体验过自己设计的厕所吗?


 唐勇  经常回访,感受差别很大,有无奈也有更多感动。

原厕所 vs 石光驿站

 Voicer  你在枣林旱厕之后,在福建武夷山下设计了“厕所2.0”石光驿站,这个项目有哪些进化?

 唐勇  基于枣林旱厕后期的问题,我们把厕所后期的运营管理放在了更前端的设计起点上。通常,公共厕所需要聘请专人管理与清洁,这对普通乡村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厕所管理员能否用心做到位,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厕所2.0整体有两处进化,一是将单一的公共厕所演化为小型“城乡驿站”;二是将厕所管理员升级为“小店主”,厕所与小店互相促进,卫生工作自然能搞好。

公共厕所一般选址在交通要道与人流较多处,这在城市中便属于商业要地了。为此,我们在村落重要位置推进“厕所+”拓展模式,即一个如厕空间+一个小卖铺+一个休闲台。“小卖铺”增加了厕所的便利服务与营收,小店主负责厕所管理与清洁,“休闲台”作为如厕等候空间,增加了小卖铺的人气。如果经营能力强,甚至可以发展文创产品、直播带货等等。



厕所音乐会、儿童新乐园,充分激活空间


 Voicer  为什么想在“厕所”这种功能单一的公共设施上,实现更多的意义?


 唐勇  这基本是对上述痛点的一种反思,它不是单一技术层面的问题,更需要软性的服务支撑。有点像智能手机的发展,在电话的基础上增加摄像、智能软件的使用,既是单一功能的拓展,又是原本众多物件的集成,成为一种更节约、便捷的生活方式。尤其在城乡建设中,可以更好地以“小中见大”、由生理到心理的方式,建构基本空间的社会意义。


当代社会每天的灵魂拷问是今天吃什么,对拉撒问题却避而不谈,这几乎达成一种文明共识。而这些乡村厕所设计提醒我们,精神食粮的输入重要,物质食粮的输出同样重要。
我们期待下一次,和更多建筑师来聊聊更多不同的厕所。祝大家吃喝拉撒都痛快开心!
编辑 – Nikki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如何在中国乡村,上一个有尊严的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