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网约车不眠夜:滴滴之后,谁会成为下一个大象?

记者 | 柯晓斌

编辑 | 文姝琪

继续或停止,变成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

7月2日晚7点半左右,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公告,宣布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

这则公告直接打破了周五下班的平静。几乎同时,T3出行、曹操出行、斑马快跑等全国大大小小的出行平台公司都闻声而动,紧急召开会议。

正在与朋友吃饭的王斌看到消息惊讶不已,随后几分钟内,惊讶变成了惊恐。王斌是一家出行公司的创始人,他的公司正在筹备上市。承销商、律师会计所的报表已在制作过程当中,如不出意外,会在今年四季度递交招股书——不巧的是,他们也选择了美股。

没有心情吃饭,从饭局中途匆忙离开后,王斌回公司紧急召开了高管会议。

这场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会议,一直聚焦于两个核心问题,第一个是:上市计划是继续还是停止?继续则意味着政策的不确定性,停止则意味着公司将遭受重大财务损失。

另一个问题则是:要不要回头争夺市场?在滴滴一家独大的情况下,这家公司从去年开始已经将重心转去做城际业务。如果现在继续跟进市区内网约车业务,的确能获得不少增量,但也意味着要投入更多财力物力,这笔帐是否划算?

王斌在办公室沙发上躺了三天,更确切地说,失眠了三天。

而整个网约车市场的“不眠夜”,才刚刚开始。

激战重启

“公司进入一级战备。”7月2日晚,T3出行的一些核心员工收到了CEO崔大勇释放出来的信号。公司另一个高层则直呼“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当日,崔大勇正在另一个城市处理公司的其他事宜,顾不上疲惫,他马上远程召开了一场马拉松式的紧急会议。也是在此时,T3全员“007”的传言在网上流转开来。“千载难逢、进攻、进攻”成为这场会议的关键词。

对T3出行而言,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年,崔大勇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曾表示,未来3年,将投入100亿元抢占30%的市场份额。这个原本看起来很难实现的目标现在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界面新闻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T3出行的新一轮数额较大的融资已接近尾声。没有后顾之忧的T3主动开启了新一轮竞赛。“进攻成为共同意志,怎么进攻成为这次紧急会议的主要议题。”

进入一级战备后,员工加班也成为常态。“热火朝天,有盼头。”一位晚上十点还在公司加班的T3员工也异常兴奋。

这个财大气粗背靠主机厂的玩家必须抓住这次窗口期。毕竟,T3是在出行市场格局已定的情况下才入局的。虽然它凭借直营、补贴的路径已获得了一定市场,但仍未对滴滴构成直接挑战。

相较于T3,曹操出行则显得更为保守。在内部一场一个多小时的紧急会议上,曹操出行的讨论围绕着是花钱去抢占市场,还是维持现状去做纵深的业务布局进行多方较量。

尽管有诸多分歧,但公司高层最后还是拍板决定:战略上不参与这次争夺。尽管如此,市场上还是传出曹操出行加班“996”的消息。

武汉一家网约车供应商的老板罗诚仍在算数:“滴滴订单如果外溢10%是多少?每日就是250万单,客单价按照25元算,流水就是6250万元,抽佣按1/5算,每日收入就是1250万!”对任何一个平台来说,这都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罗诚早期做滴滴的供应商起家,为其提供运力,最后他研发了自己的App,成为调度平台。去年,他开始转向接入高德聚合平台,如今他的团队已经达到数百人的规模,是高德的核心供应商。对于这个难得的机会,罗诚忐忑又兴奋。

不仅仅是这些体量较小的玩家想要抢夺蛋糕。另一个蓄谋已久、伺机而动的对手也已经开始行动。

7月4日,网信办通知下架滴滴出行App。当天,供应商圈子里传来美团打车将再次开城,并且要自己做运力的消息。这个传言很快被验证,次日,美团打车在更多城市上线,新一轮的较量一触即发。

“最近一两年,美团打车给人的感觉比较平稳。他们守住南京上海两个城市的份额就行,似乎没有更多的想法。”一位美团核心供应商用“佛系”来形容这家巨头在网约车市场上的态度。

一位接近美团的人士也表示,2017年美团首次上线打车业务,烧了一轮钱做补贴之后觉得投入产出比不划算,于是美团打车业务在内部一直处于“半放弃治疗”状态。

而现在,连美团也坐不住了。

平静已久网约车市场,战火再次被点燃。各路玩家摩拳擦掌,中国用户的打车习惯已经养成,只要抢来司机,就能抢来市场。于是,拥有合规运力的供应商再一次成为香饽饽,增量司机价格再次水涨船高。

一场暗战正在发生。

抢夺供应商

“现在,只要为美团拉来一个新司机,就能得到450块奖金。同时被邀请的司机只要跑完30单就可以拿到650的奖金。”一位美团在南京的供应商表示,进入7月以后,美团变得不再佛系,不惜重金鼓励供应商去发展更多的新增司机。

大手笔投入的还有高德。除了疯狂在抖音等线上渠道投放打车广告,本月7号到9号,高德还联合数百家出行服务商推出了为期3天的免佣金的活动。

“三天,在全国范围内,我们的新增司机数量超过5000个,接近平常的3倍。”罗诚告诉界面新闻,光在他这高德免佣都大概“补贴”了数百万元。发现活动收效不错,随后高德又宣布,将在7月到9月工作日期间持续性推出“免佣”。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滴滴下架之后,其他出行平台的订单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平均都有4倍左右的增幅。

为了补充运力承接住暴增的订单,T3出行在7月15日召开了招商大会。

“这次招商大会很匆忙。”一位接近T3高层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但现场的火爆程度让他吃惊,原本只是定向邀请50家,结果当天来了200多个供应商。由于场地有限,那些没有被定向邀请的供应商只能自费进入会场旁观。

在这场供应商大会上,崔大勇扔出了诸多诱惑。比如打通了金融、主机厂各个链路,甚至为供应商兜底“车子出租率”,喊出了“可信、有用、共生”的口号。在这种状态下,现场供应商认购火爆,意向认购的车辆数量远超预期。

原本计划今年开通48个城市的T3,上半年已完成了24城的既定计划。但滴滴下架事件后,T3很快重新制定了战略。崔大勇在招商会现场宣布了更为激进的开城计划:接下来这一个月开城15个,今年要向市场铺10万台合规车。

这场远超预期的招商大会,也吸引来了众多其他平台的供应商。“仅依靠一个平台生存空间有限,谁给的政策多,未来真的有机会,就会和谁合作。”有供应商认为这是一个扩充规模的好机会,毕竟多个平台在相互角力,给的利益也比原来多。

面对美团、高德、T3近乎疯狂的进攻,陷入困境的滴滴也没有坐以待毙。为了留住司机,它也开启了新一轮的“补贴”。以北京为例,早晚高峰期间,司机只要接单,每一笔订单都可以获得该笔订单流水的20%作为奖励。同时,为了减少订单流向其他平台,近期,滴滴将订单池更多向其“聚合模式”上的服务商分发。 

如今的市场状态,似乎重新回到了当年滴滴、快的、优步等群雄混战之时。不同的是,当时处于草莽阶段,滴滴并没有今日的被动。而今,被动的滴滴面临的是更为强悍的对手,它们携带着流量、资金、合规运力奔赴而来。

谁会成为下一个大象?

创业9年,滴滴可能是互联网企业中经历最坎坷的公司之一。

由于涉及的链条很长,滴滴曾被商务部、交通部、网信办、发改委、工信部、公安部等诸多机构多次约谈。其中主要是围绕着司机、合规、反垄断而展开。

当然,这不仅仅是滴滴的困境。目前仍在做网约车的美团、高德、曹操、T3等都有被约谈的经历。“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市场,‘一城一策’让大家都面临诸多政策上的不确定性。”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在网约车上半场的争夺中,滴滴、快的、优步等为了培育用户习惯,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通过砸钱吸引了大量的“全职”但非合规司机。2016年8月,滴滴并购了当时最后一个竞争对手优步中国,网约车市场上半场战争结束。

据《晚点 LatePost》报道,截止去年12月,滴滴网约车(包括花小猪)日均接送乘客超3000万单;高德是第二名,单量超150万;其余玩家中,T3约80万,美团、曹操各约70万,哈啰约50万,首汽约车约30万。这意味着,滴滴占据着这个市场接近九成的市场份额,这个市场没有第二名。

但现在,市场又有了松动的机会。

滴滴出行App下架、停止新用户注册、小程序消失这将导致滴滴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用户流失。同时,最近正值高考结束,有一大批学生即将进入大学,他们是新增用户的主力军。据新华社报道,2021年全国高考报名1078万人。

谁能抓住从滴滴流出的用户和订单,谁就能迅速杀出重围,成为行业第二名。

大部分创业赛道经过厮杀淘汰后,最终留在牌桌上的只有两三家公司。但网约车市场不一样,经过多轮较量后,目前的状态依然是多方角力。

除了滴滴,类似T3、高德、美团等依然有成为平台的野心。而类似阳光出行、斑马快跑这样缺乏流量但具有优质运力的平台,则慢慢成为了供应商,他们是中间夹层,盘踞在每一个垂直市场。底层则是散落在每一个角落里的租赁公司,他们靠为平台管理车和司机而活。

目前,大多数平台依然没有完全实现“合规化”,这是悬在每一个出行玩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这个监管趋严的市场上,每一个玩家都想成为下一个大象,但在政策的指向下,谁都有可能成为那头倒下的大象。

(应被访者要求,王斌、罗诚为化名)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深度】网约车不眠夜:滴滴之后,谁会成为下一个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