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考研人:学历焦虑下的三十而“慄”|象牙塔内外

  • 新闻
深夜十一点,照顾两个年幼的孩子入睡后,全职妈妈王晴翻开考研资料,进入了学习时间。这种挤海绵式的备考状态,并非她一人独有。中部省份媒体资深记者程辉在出差路上打开英语单词记忆软件,默记单词;镇江某教育机构全职授课教师若希,一边工作一边备考,她形容备考日子“人不人,鬼不鬼” 。

近年来,教育部不断出台政策,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仅2020年就扩招了18.9万人;尽管如此,仍赶不上报考人数的急剧增长。教育部统计显示,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的报考人数近年来逐年上升,从2019年的290万人增长到次年的341万人,今年则达到377万人;而招录比不断下降,研究生考试竞争愈演愈烈。

在报考人中,像王晴、程辉、若希这样的“大龄考研人”并不少见,他们大多往届三年以上——离开校园多年、生活已经渐趋稳定,有些在外人眼中属于“人生赢家”序列;他们选择跳出舒适圈,通过考研重回校园,给自己的人生增添一种可能性。与年龄赛跑

36岁的程辉在媒体一线滚打摸爬了十几年,如今正遭遇职业发展的瓶颈——晋升通道狭窄,知识储备告急。

前几日,单位发布了选拔升职的通知,程辉条件都基本符合,但“放眼望去,单位符合条件的人不少,同等条件下,高学历就显得十分重要。”

程辉工作稳定,待遇也不错,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却变得越发焦虑起来:“以前,连续熬两三个通宵写稿都没事,现在晚上超过12点就扛不住了,如果连续出差四天以上,就会感到很疲惫。”

程辉在大学时,曾是校足球队队员;大学毕业后,周末和节假日,他一般都会约上好友踢一场球,酣畅淋漓后,再陪家人看一场电影、逛逛街,感觉生活十分美好;可眼下的工作和现实生活逼得他越来越无法淡定了:“我今年都36岁了,距离单位提拔的年限还有两年,我总不能一直在一线跑吧,精力也跟不上了。”两年前,程辉为了孩子上小学,在市区买了一套近300万元的学区房,除去首付,每月要还近万元的贷款,加上日常开销,经济压力相当大,“如果能够晋升,不仅不用跑一线,待遇也会上一个台阶。”

今年进入而立之年的王晴,几年前为照顾年幼的孩子辞去了工作,同弟弟妹妹合伙开了一家淘宝店;在决定考研之后,她将淘宝店的大部分工作全权移交给了其他人,现在是一名全职妈妈。王晴打算重返职场,但她同时意识到,现在大部分公司要么重经验、要么重学历,她面临的现实不容乐观:她毕业自专科学校,且近几年都处于脱产状态中。由此,她产生了通过专升本提升学历的想法,在与辅导机构交流中,王晴意外得知,自己有直接报考研究生的资格。抱着怀疑、试试看的心态,王晴试听了一节考研辅导课。在那之后,她才正式确定了自己想要考研的决心,“反正都是要考,不如干脆冲一把;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考上,以后我辅导自己的小孩学习,这一年的学习经验也肯定能用得上。”

王晴的两个孩子只有三四岁,有了一些自我意识,会不自觉地模仿和关注母亲的行为。王晴有时会用自己的学习状态耐心地教导孩子,比如在哄小孩睡觉,用手机刷英语单词时,会跟他们说,“妈妈的作业还没有完成,我陪你们睡觉的同时还要学习,如果我完不成的话,会被老师惩罚的哦。”

某考研培训机构负责人欧劲峰认为,现在大专、本科学历人数众多,通过考研提升学历,对于未来寻找工作及更好地适应职场都有很多好处;另一方面,读研也会带来知识体系和思维方式的完善。

本科毕业于某名牌大学的若希,今年29岁,刚刚考上了研究生。从年龄上看,她算不上“大龄人”,但她自己认为心态上已是不折不扣的“大龄考研人”。她希望读完研,可以考教师编制,考教编35岁是年龄上限,三年后她硕士毕业,32岁,刚好可以走上她计划的职业道路。

近年来,在工作招聘的年龄要求方面,尽管不同地区、不同岗位有较大差异,但学历升级、人才结构年轻化是近年来的普遍趋势。国家公务员与事业单位的招聘标准一般是35岁;部分自主招聘的企业或单位会进一步限制招聘的年龄段,有些地区甚至将硕士的招聘要求规定在28岁以下。

在教育行业,教师岗位的招聘要求也越来越高。据上海某民办学校招聘负责人陈晨介绍,他们对老师的招聘要求非常高:“拿英语科目举例,每年来应聘的海归博士、硕士都有很多,应聘者的竞争压力是非常大的:高学历自然是加分项。”学历通胀

若希一心想进入公立学校任教。2017年,若希本科毕业后,曾有机会保研,但因个人原因最后放弃。同年,她与爱人结婚,并于当年成为宝妈。2018年3月,她与爱人一起来到镇江闯荡:一开始,若希找了一份私企工作,却对工作产生不了热情;经过半年的深思熟虑后,若希决定投身教育行业,跳槽到了某教育培训机构做全职老师。

提及这几年在私立教育机构工作的经历,她颇为无奈:“私立教育机构,以盈利为目的,老师往往扮演的是‘教师+销售’的角色;公立机构更侧重育人,一般不用考虑稳住生源。”私立教育培训机构常常会为教师设置一定的绩效考核标准,所谓的“续班率”直接或间接地决定着教师的收入,在这种情况下,为“续班率”而做的各种努力,甚至盖过了备课。对于若希来说,她想成为一个全心全意育人的好老师,而不是一个时时刻刻为业绩而发愁的销售。

若希的目标很明确——她想成为一名教育学专业的研究生。当前,镇江市普通高中招聘老师都设置了要研究生学历条件,而且要求是特定专业。若希设想,等研究生毕业后,她起码可以参加应聘,走到面试这一步;而现在的她,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

程辉同样面对着骨感的现实。15年前,他重点大学本科毕业时,摆在他面前的有纸媒、电视台、央企和事业单位等多个选择;因为热爱新闻,憧憬着“铁肩担道义”,他最终成了一名调查记者。刚工作那几年,是纸媒的黄金时代,程辉采写了许多影响较大的深度调查报道,在行业内颇有名气。“现在传统媒体衰落,舆论环境不好,空有一腔热血。”

这些年,程辉身边的同事和同行都在另谋出路,有的选择自主创业,有的跳槽到了企业做公关,即使像他这种仍坚守一线的人,也纷纷准备在学历上完善自己,“要么升职,要么以后争取考研、考博去高校当老师。”

“早几年进单位的同事,大多是本科毕业,但是这两年我们单位招聘,必须是‘211’或‘985’院校硕士才能进来。”学历要求水涨船高,让程辉身边的不少同事和中层领导也加入到了考研大军里,但大家都是私下报考,考上之前,都不敢让单位领导知道,毕竟备考过程会分散工作精力。“比你优秀的人都在考研,你还在等什么呢?”

针对面临职业发展瓶颈决定读研的情况,某知名高校国际EMBA导师曹成建议大家严谨分析导致发展瓶颈的根本原因,要将学习看做丰盈自身、完善自身的工具,而不是获得别人认可的工具;他说:“考研、读研乃至考博、读博这件事情应该是我们实现人生目的的工具,而不是我们缓解焦虑的稻草。”

不同于还在备考的考研人,1984年出生的魏巍,于2018年考入浙大MBA全日制学习,已经顺利毕业。魏巍本科毕业于河北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后直接考上了本专业的研究生,在2010年取得了硕士学位。2016年,距离上一次硕士毕业已经过去6年,时年32岁的魏巍当时是一名考研辅导机构的讲师,主要为工商管理硕士(MBA)的考生教授数理逻辑课程,处于讲师职业发展瓶颈期的魏巍,在学生的鼓励下决定考MBA,为转行做准备。

2016年,上海交大高金学院全日制金融MBA学费为30.8万元,在职金融MBA的学费则高达40.8万元;考上第一名能够获得全额奖学金;魏巍奔着考上第一名可以“免费就读”的念头,备考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MBA,但最终以13分的差距惜败,考虑到过于高昂的学费,加之上海交大MBA采用全英文授课,学习难度会影响学习效果;魏巍最终决定放弃这次录取机会。2018年,魏巍二战报考浙大MBA,被成功录取。

魏巍的同班同学中,大约一半是80后、一半是90后,魏巍的年龄在60多人的班级中排名前十;关于年龄,魏巍明言自己并不感到焦虑,但他仍下意识地吐露:如果能够更早地就读MBA,或许能更早地提升自己。

来读MBA,很多人是抱着读了金融硕士后就转行的心态,起初魏巍也是如此。他希望在就读MBA后,从教育行业转到金融或者地产行业,但真正就读后,他才意识到,MBA不是万能的。“要抛弃自己近10年的积累,从头开始投入到一个新的行业,意味着你的薪水可能会远低于现在,未必如想象的那般美好。” 

大龄读研人的就业问题近年来成为学界与业界关注的重点,对于企业录用大龄读研人的实际情况,某互联网企业人力资源经理Dorothy直言:“我觉得企业的目的很简单,就要盈利,我们招人就是要来解决问题的。如果读了研究生,毕业以后解决问题的能力没有得到提升,那么也是没有价值的。企业毕竟不是政府机关,或是社会福利机构,不会纯粹从学历的角度考虑用人问题。”

不过对于国企、事业单位来说,高学历仍具有相当竞争力。“因为研究生的知识广度和深度都要比本科生要好一些,后劲会更大一些。”中部某省的一位媒体负责人钟盛认为,在重要岗位的选拔任用上,同等条件下,高学历者会更占优势一些。“当然,这并不是说,研究生就一定比本科生强。我们在招聘时,会综合考虑,学历只是其中一个重要参考条件。”见缝插针的备考

与大部分同龄人选择报考MBA不同的是,程辉更愿意去挑战本专业内的硕士学位。去年报考时,他选择了一所985院校的新闻传播专业全日制研究生。但因准备不足,最终他只考了256分,距离录取线350分相差近百分。“这个结果我还是能接受的,毕竟太忙了,去年没怎么准备,如果今年好好准备,还是很有希望的。”一战的失利让程辉认识到提前准备的重要性,也坚定了他今年选择“二战”的决心。

“最大困难就是精力有限,没有完整的看书时间,之前都是利用碎片化时间看书”。记者的职业让程辉很少能呆在办公室,很多时候,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程辉手机上下载了一款记忆英语单词的软件,每次出差路上,他都会打开软件默记单词,有时还会带上辅导书籍,晚上采访回到酒店,写完稿件后,会学习到深夜,但挤出来的零碎时间毕竟有限,想短时间内提升实在太难了。

程辉每次出差路上,都会通过手机软件背诵英语单词。 受访者 供图

前段时间,程辉出差回到单位,刚好碰到了一位正在读研的同事,虚心请教之后,得出了一条经验——“必须拿出更多的完整时间看书,弱门科目还得报个辅导班。”受到启发的程辉随后决定,报名一家英语辅导机构,利用周末和节假日时间去上课。关于考研,程辉的妻子很理解和支持他。

以前不出差时,都是程辉接送女儿上学、放学,现在这项工作已由妻子来承担,以便他能腾出更多的时间备考。“说实话,去年考试,我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考的,英语、专业课都是临时抱佛脚。”今年一认真,正式准备的时候,程辉才发现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仅专业书籍就买了九本,“买专业书籍的时候,先买了三本,后来发现考试大纲更新了,又重新买了六本书。”

为了充分利用碎片时间,程辉将备考书籍带到了办公室,闲暇时就看书。 受访者 供图

眼下距2021年全国研究生考试,只剩下不到半年时间,作为大龄考研人,程辉面对的事情很多,在有限的精力中,既要应付日益繁重的采访工作,还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和家中的妻儿,真正留给他的备考时间非常有限。

2020年9月底,若希开始复习考研。若希为人开朗,与同事们关系较好;当同事们得知若希要在职考研的消息后,会尽量替她分担一点工作上的压力;但是,若希是全职老师,事情比较多,该做的工作仍不可落下;她只能每天下班后,回家学习。若希住的地方离单位要通勤一个多小时,六点下班,往往七点多才能到家。到家之后,复习也常常受到打扰,3岁多的女儿在上幼儿园小小班,有时在家不免会发生一些小意外,若希说:“孩子都哭了,你总得去看一下吧?”那备考的九十天,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习考研的事情,像魔怔了一般。有时已上床睡觉了,突然有一个概念想不起来了,就赶紧爬起来,去翻书确认。

决定考研后,若希在淘宝上买了成套的书,强迫自己看书、背书。她要考的四门,基本上都是从零开始学。经历过了考研,她觉得,考上研究生的同学真的很不容易,高中有老师带着,而考研全靠自律。

若希准备考研,基本上是从零开始学。 受访者 供图

2021年2月底,分数出来以后,若希考了342分,比国家线337分高了5分,若希开始着手准备调剂;半个多月的调剂,没有收到任何面试通知,若希真切感到分数就是硬道理;在焦虑与等待中,若希甚至给很多学校的招办打去电话询问,招办的老师们表示:第一是看分数,第二是看专业的相似度;就在若希决定二战考研,背了两天英语单词,把二战学校都选好了的情况下,突然收到了黄冈师范学院的复试通知。若希参加了面试, 并成功通过,在系统中看到了“录取”二字。

取舍之间

本科毕业于名校,硕士阶段要去普通高校就读,若希内心也有挣扎,“名牌大学本科毕业的学生,大家似乎会对你有比较高的期待,比如说,考硕士的话,你要考一个至少跟原先差不多的院校;如果考的是普通高校的话,别人会替你感到有落差。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我们都只能过好自己。”

对若希来说,选择本身就是一个痛苦退让的过程。成绩出来后,志愿调剂的第一周,若希的原则是:不挑学校的好坏,但是必须是全日制专业,在镇江附近,高铁200元以内车程;调剂第二周,若希把地理位置去掉了,但仍然无人问津。直到收到黄冈师范的录取通知书,她还有点纠结。若希的丈夫不忍心看妻子再过一年魔怔般的备考日子,对她说:“你的人生不只有学历和读书,还有生活。”若希思来想去,认定年龄、家庭为她的头等考量。她说:“再晚读一年书,回来后,女儿都七岁了。我不想错过女儿的成长。”另一方面,一路走来,家人的无条件支持,她有太多的感恩,她也希望尽早毕业,以后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身边。

若希最终决定接受黄冈师范的邀请,准备于2021年秋季正式入学,攻读硕士学位。她的想法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持:父母表示,可以帮忙带孩子;丈夫也全力支持。“既然选择了读研,就一定会认真读下去。”若希的信念非常坚定,她觉得,哪怕三年后,硕士毕业了,镇江的高中又提高了招聘门槛,她也能坦然接受。

对于大龄考研人来说,需要平衡个人决策与家庭发展的问题。曹成认为:“人生路是各种各样的,人生目标厘清楚很重要。如果人生目标是做一个孤独的行者,那么,在不妨碍别人的前提下,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如果你是在一个团队之中,就需要跟大家共同分担责任,需要考虑团队、集体,从而来做最佳决策。”

在教育行业更加轻车熟路的魏巍,最终放弃了通过读MBA实现转行的想法,决定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行业,期望依靠自己的稳扎稳打做到行业顶级。浙江大学MBA就读的经历在带给他思考和成长的同时,也给他带去了丰富的人脉资源。目前,他创办了一家中考教育机构,合伙人便是他在MBA的同学。

对于在备考二战的程辉来说,尽管面临多方压力,他痛并快乐着:“我会尽力工作、生活、考研兼顾,哪一个我都不想放弃。现在看专业书,发现一点都不枯燥了,渐渐进入了状态,找到了学习的乐趣。”这种感觉正是程辉想要的,似乎回到了十几年前,他还是那个在校园读书的青年。

关于未来,程辉表现得很坦然:“能考上更好,多一个晋升的条件,以后再考虑考博;即使最后考不上,也不怕,我有稳定的工作,不会影响生计。”同时,程辉慎重选择了报考的院校,他不愿像同事那样,选择外地院校,每周上课往返于两座城市,“实在太辛苦,也提高了学习成本”。他选择了同城的985院校,离家近,周末上课,既不耽误工作,还能照顾到家庭。

(文中人物王晴、程辉、若希、魏巍、陈晨、Dorothy、钟盛等均为化名。)


“象牙塔内外”专栏,刊发高校学生作品,希冀从青年的视角出发,探问社会议题与人的存在。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大龄考研人:学历焦虑下的三十而“慄”|象牙塔内外

“自助式颁奖” 东京奥运会将由获奖选手自己佩戴奖牌 “自助式颁奖” 东京奥运会将由获奖选手自己佩戴奖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