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红与黑

  • 新闻

2002年出生的大一女生都美竹向1990年的吴亦凡宣战,从开始无人在意到了如果属实,吴面临不是退圈而是进局子的惊涛骇浪了。

都美竹昨晚下了24小时限时令,结合她之前的微博, 对吴的指控有:疑似对不满18岁的少女灌酒、“迷奸”,以选新人的借口组织“选妃”,在都爆料后协商转账。

向上滑动阅览

都美竹的爆料里还有一些涉及私德的部分,例如吴嫌弃队友狐臭,在背后说其他艺人坏话,自以为天赋异禀实则是“牙签”,由于部分爆料与当初小G娜的说法类似,伤害性侮辱性都极强。

目前吴亦凡代言的国内品牌几乎全部与他解约,吴亦凡应该不太可能像以前一样全身而退了。


从走红到崩盘,吴亦凡是顶流时代的开端,也预示着这个畸形现象的结束。

有一段时间,我反复看EXO时期的MV《咆哮》,感觉他们的偶像制造水平太高了。这首歌有无数个版本,练习室、舞台、中韩队员对打等等。

鹿晗站在最醒目的位置,镜头最多,吴亦凡和黄子韬相对边缘,但吴也很醒目,一是他比他人高一截,二是他的笨手笨脚动作划水在齐舞中很难被忽视,他练习时间长,但跳得是最差的。不得不说,韩国公司非常牛逼,把一个歌舞都不行的人定位于RAP担当,当然后来中国观众也知道了他RAP的真实水平。


韩国公司为他找到了艺能黑洞这个点,营造出他的蠢萌、不自知的喜感,牛鹿桃三人的友谊,再加上他较为出众的外貌,他在团队里并没有被埋没。

但无论在韩国多红,在中国依然是无人知的状态,很多人第一次知道他,来自于那时还没有沦落的天涯论坛。

2013年,有位粉丝(不确定是自发安利还是营销)发了篇贴子叫“这位机场遛白菜小哥,你是姐姐的理想型”。


图片中的人是吴亦凡,他在长沙机场提着一只绿白相间的玩偶。这是他以美貌在国内出圈的第一张图。

第二年,吴亦凡在EXO演唱会筹备期突然离开提出解约,成为EXO第一个回国的艺人,也引发了解约狂潮。

对于个人财富方面,他这一步走得看似莽撞实则收获巨大。回国之后,他拿到的第一个资源是主演徐静蕾执导的爱情片《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女主角是当时也不出名的王丽坤。

吴亦凡的角色是爱上姐姐的富家子,与姐姐偶遇后发生了一夜情,取景地在布拉格,外景很美,表演,可以说没有表演。


徐静蕾自陈是从新人照片堆里挑中了吴亦凡,觉得他除了好看外,眼睛有故事,像《花仙子》里的李家文。上映时还夸赞他演戏有灵气,说一遍第二条就会有改善。但他的灵气在后续那么多影片中并没有体现。

那次是中国观众第一次见识到什么是粉丝电影,也是流量数据的开端。我参加那场首映时,有黄牛问我愿不愿意出售手中的电影票,一张八百(首映有主创见面会)。在此之前,只听说过黄牛炒作演唱会的票,从没见过电影票卖出超过票面价值的。

这部电影票房2.8亿,在当年没有进入票房前40,但吴亦凡的国内资源就此打开。他先是进入了京圈导演视野,参与了管虎导演的《老炮儿》。

这部电影的绝对主角是冯小刚,但安插了两位并不是很合适的顶流,像李易峰演冯小刚的儿子,就没有客串的张一山与冯更有父子相。


顶流PK是这个电影的话题之一,李易峰扮演叛逆的儿子,吴亦凡演冯的敌对方,官二代,但对冯隐隐有敬意。


在一次导演协会的活动上,管虎提起吴亦凡李易峰时说:你要跟他们一起交流,都是爹妈生的特好的孩子,但要把他们剥离出被经纪人包围的环境


这种场面话从粉丝和路人可以有不同角度的理解,粉丝理解的是,管虎在小G娜事件之后对吴的评价还是白纸论:一张白纸依然如故,释然!少年玉树本就临风而立,乱云飞渡中凭栏不动,这就皆是财富!抬头望远吧,最早的你定依旧纯洁如初!

路人的理解是:管虎说拍过一部电影的吴亦凡还是不会基本走位,找了几十个富二代陪他教他。


吴亦凡得到的电影角色基本都是高富帅,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这部戏女主角名不见经传,男主角说不好是韩庚还是吴亦凡,韩的角色是女主恋人,吴的角色是暗恋女主并为之复仇的人。

据说韩庚由于争番失败表示不参加该片的宣传,但这个片子真正诡异之处看过原著的人才能体会。吴亦凡的角色是个小孩子,准确地说是十几岁的少年,女主是他的家庭教师,女主被坏人强奸后,他愤而偷家人的枪,废了坏人的下半身。


可吴亦凡人高马大,比女主角就小一岁,演脑子里没有法律观念的少年,压根就离谱,从此片可以窥见只要有流量,一切皆为合理。

在那之前,就有了四大顶流的称呼。吴亦凡、鹿晗、杨洋、李易峰,他们开启了所谓流量时代,平台和商家根据艺人的数据选角,选代言人。粉丝肝到半夜做数据,他们的微博留言动辄几十万,实际有的粉丝一个人就能发上千条。

明星一旦有了捆绑,名气就会成倍增长。吴亦凡又短暂进入了港圈上层,他先是在《美人鱼》的结尾客串大学生。而后在徐克与周星驰合拍的《西游伏妖篇》中饰演唐僧,接了文章丢失的大饼。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为什么找吴亦凡这种帅哥,徐克先是反问哪有帅哥,记者指着吴亦凡惊呼“这还不帅?”吴亦凡自谦不觉得自己帅,周星驰问他“如果你不是帅哥我们干嘛找你?”

吴说:一定是因为我的演技好。

徐克突然抽搐地笑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无法抑制地扩散。周星驰也乐得直拍大腿,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关于吴亦凡演技的梗大部分来自于电影《原来你还在这里》,“菩萨知道我有多难过”的表情包,但他真正在电影界真正的败走麦城还是《欧洲攻略》,这部梁朝伟也无法挽救的电影,以1.5亿票房终结了吴亦凡对影片有票房贡献的传说。作为偶像,有人骂不怕,没人讨论比较可怕。


从此之后,他的电影资源就结束了。


本来他已经在不温不火的综艺里混饭,没想到大饼从天而降。2018年爆款综艺《中国有嘻哈》,第一个出圈热搜词“freestyle”,经过后期反复剪辑重播,成了他的标志。


观众蓦然发现,虽然歌舞演技均不行,但他谈起说唱理论似乎头头是道,因为节目里鲜少让他与选手同台表演,也不清楚他的说唱水平。再制造出那些选手从起初的蔑视到后来的尊敬,他在专业领域的形象第一次立体了。

节目中他扮演伯乐形象,与pgone亦师亦友,为他争取机会。这个节目可以说重塑了吴亦凡,开启了他事业第二春。


直到另一个综艺里他在面馆里的freestyle,“你看这个面它又扁又长,你看这个碗它又宽又大”被翻出来之后,观众才发现他的即兴说唱水平最多算入门级,却好意思腆着脸去指导可以当他老师的选手。


当时吴亦凡团队非常伶俐,让他写了一首《大碗宽面》,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上新词,塑造了他孤独、自省、经得起调侃的新形象。

这首歌成了他出道多年惟一代表作,之前也有首《bad gril》,唱词是抱怨自己是女孩备胎,由于实在没人信,只有嘲笑他的功能,没人真的会唱。


吴亦凡从回国之后,没有长期稳定的团队,他的团队被称为吴三月,通常撑不过三个月,他最久最有话语权的经纪人还是他母亲。

有嘻哈中止之后,吴亦凡很久没有拿得出手的工作了,《青簪行》是他的救命稻草,可他让人们记住的还是和杨紫撕番,现在这部剧被他影响得能不能播出还是未知。


▲撕到官博都不敢直接提主演姓名

实际在电影圈将他退货之后,吴就已经告别顶流了。从2014年出现顶流这个名词后,顶流换了一茬又一茬。四大三小双顶流三爆爆,其中包含了TFBOYS,因为耽美剧红的一拨小生,以及李现、蔡徐坤、邓伦等人。

吴亦凡赖以生存的是他在时尚界的品牌资源,他拿过LV、宝格丽、巴宝莉的全球代言,上过所有大刊封面,到伦敦时装周走秀。


这也是大家怀疑他有背景的原因,但以他家庭式作坊的经营方式,好象又不合理。浮在表面的原因一是他是加拿大籍,和品牌外籍高管沟通比较顺畅,有一个传说他的高奢代言都是自己去谈。

二是他的身高适合时尚圈,如果是一米七的男星和其他男模走秀也有点对比强烈。

三是时尚界和品牌意识到粉丝经济可以割韭菜,由于流量更迭太快,奢侈品牌要反复开会考察确定代言人,他们会倾向于选择较为早期的偶像,以为这样稳妥。

即便他早糊了,但广告商的反应是滞后的、保守的。那些夸过他的人,不再和他合作,就证明了社交型夸夸是做不得数的,只是很多人会当真。

去年曾经有一个纪录片《时代 我》中有一辑是吴亦凡,那个片子让我发现几件事。

一、没有光鲜包装、发胖后的吴亦凡,和素人没有壁,他最重要也是惟一的优势:外形,其实已经不复存在。


▲截止到发稿前,《时代·我》吴亦凡这一期完整版已经遭到全网删,只有一些小型视频网站还能找到低清视频。

二、如果说在和小G娜的聊天记录里他还表现得好脾气和有点卑微,在这个片子里他对采访者相当不耐烦。常常问类似的话:今天我说得够多了吧!够用了吧!可显然素材什么也剪不出来,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他本人比影视剧里的他更乏善可陈,王思聪还能贡献点金句,他一个亮点都没有。


三、他很焦虑,为做不出音乐痛苦,花了大价钱请国外最好的团队,租最贵的录音室,但他还是用电音掩盖原声的薄弱,做不出路人愿意听的音乐。


吴亦凡是一个典型的工业产品,他最幸运的点在于他是华人。韩国有强大的工艺但没有广阔市场,中国有过于宽容的市场但缺乏成熟偶像工业。于是被制作好的四个偶像突然一下子投入到中国市场,在保鲜期过后,每个人都露出了被韩国公司隐藏的短板。

早期流量有想往长线演员转的,有想做没偶像包袱的腰部艺人的,也有吴亦凡这样没有计划性只是在头部呆着的。平庸的人在狂飙突进期获得巨大收益,却并不知道怎样长持这些收益。既想拥有腰部自由,又想享受头部红利,没有这么好的事。

早几年出生也许会在赚钱上占了先机,但智慧和人品并不会因此先行。信息时代,小女孩不是那么好欺负好哄骗了。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吴亦凡:红与黑

一位早产儿的自述:我在妈妈肚子里都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