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倒计时下的混乱防疫:破碎的泡沫隔离,盲目的乐观主义

离东京奥运开幕还有5天,但东京街头丝毫没有庆祝氛围:7月12日,东京因疫情加重进入第四次紧急事态,奥运的防疫政策也随之成为人们的焦点。

7月15日,国际奥委会(IOC)主席巴赫在会见完日本首相菅义伟后告诉媒体,他们不希望带给日本人民任何风险:“东京奥运的防疫规则非常严格,泡沫政策运作得非常良好。“

然而,当被记者问及“很多运动员没有遵循防疫手册(playbook),是否违反了规定”时,巴赫皱了皱眉,表示自己尚未收到任何违反规定的报告,随后便匆匆离开。

巴赫的话或许并不值得信任。自7月运动员开始大规模入境以来,截止本周六,已有44名奥运相关人员感染新冠,奥运人士街头喝酒、犯法的案例也陆续被曝光。

支撑起“安心·安全”奥运的泡沫政策,正在一点点破碎。

7月15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会见日本首相菅义伟 图片:CFP

隔离外界的泡沫防疫

当取消奥运的选项被抛弃,本次奥运的防疫政策一直是参赛者和公众们的焦点。为了防止疫情,东京奥组委制定了《疫情应对措施手册》(Playbook),更是将整套防疫政策命名为“泡沫政策”。

所谓泡沫政策,就是将运动员、工作人员与外界完全隔绝,食宿、比赛都像是被裹在一个大气泡中,从而降低传染风险。

具体而言,东京奥组委已经为运动员制定好了活动范围与规定路线:运动员入境以后,将在机场进行核酸检测,随后会有专车接送前往住宿地,无需进行14天隔离。从入境到比赛后离境期间,运动员只能在奥运村或场地间活动,也不能使用交通工具,每天都必须接受抗原检查。

在奥运村里,选手们被要求下载专用APP查看食堂、健身房等地的实时人数,以防止拥挤。桑拿房也将采取严格的预约制。

奥运村一景 图片:CFP

而其他的奥运相关人士的要求则比运动员高一些,入境以后原则上需要隔离14天,此后也只能在制定区域活动。但东京奥组委又表示,如果使用便利店和其他设施必须事先获得批准,前提有监督员同行。同时,智能手机的GPS功能也将启动,方便必要时刻追查。

总之,东京奥组委创造了一个泡沫系统,对于那些打破这些泡沫擅自接触外界的违规者,他们所面临的很有可能是取消参赛资格并被驱逐出境。

漏洞百出的泡沫

然而,看似严谨的泡沫系统并没能发挥出它应有的效果。

7月18日,奥运村出现了首位新冠阳性患者,在这背后,是早已漏洞百出的泡沫政策。

虽然组委会口口声声说要将奥运人士与普通民众隔离,然而,东京机场极其简单的泡沫措施已经让运动员在第一时间暴露在公众眼前。

在羽田机场,承接奥运人士的3号航站楼,同时也接纳普通乘客。从入境到离开机场,普通的黑色伸缩隔离带划出了奥运专门路线与普通路线,上面印有 “TOKYO2020″。然而,这两条路线之间中间没有亚克力板进行空间隔绝。

7月16日,《雅虎新闻》记者高桥浩祐到访了羽田机场,发现运动员的旁边便是拖着行李箱的普通乘客,他不禁感慨,这只是一种分离车道的便利方法,让人们不能跨越伸缩带去其他道路,这实在与想象中的“泡沫法”相差甚远。

7月16日,羽田机场,蓝色隔离带左侧为运动员通道,右侧为普通旅客通道 拍摄:高桥浩祐

高桥还发现,为了不妨碍普通旅客同姓,一些地方的伸缩带是断开的,这导致了一场”混战”,公众会和运动员通过相同区域。

此外,奥运人士在机场的活动范围也很随意。在羽田机场一楼等候区的咖啡厅,高桥看见来自海外的奥运官员和普通民众混坐一团,吃喝玩乐,同时,一名身穿“美国队”T恤的运动员在他面前来回走动……

对此,羽田机场入境出交通信息接待处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雅虎新闻》,这不是泡沫措施,只是用一个绳子做成的隔断,所有人都这么近距离地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另一家私营电视台的摄影师则透露,在7月11日以前,运动员和普通人都是从同一个门出机场,最近才将出口改到了大楼左侧。

羽田机场突然断开的隔离带 拍摄:高桥浩祐

离开机场到达住宿地点,泡沫隔离依旧没能达到官方所说的效果。

7月12日,在神奈川县江之岛入住酒店的中国帆船队就表示,酒店设施存在漏洞,虽然运动员们单独住在一层,但酒店还有普通游客,这会导致餐厅等公共空间的混用。这一情况在东京也很常见,一家同时接待德国奥运人士与普通旅客的酒店负责人告诉TBS新闻,他们无法保证空间上的完全分离,甚至是本应该严格执行的奥运人士进出酒店打卡检查,也几乎没有执行。

松散的管理,更是让人们无视规定,在东京肆意“享受”。

7月13日,东京警视厅逮捕了4名来自英国和美国的奥运工作人员,他们是来自英国公司Aggreko的电气工程师,他们负责为奥运安装、管理电力系统。这四人涉嫌使用可卡因,当夜,他们在六本木一家酒吧喝得大醉,随后还非法闯入了附近的一家公寓。这也是东京奥运会第一次有工作人员因犯罪被逮捕,更被视为奥运防疫的一大漏洞。

事实上,即使没有犯罪,许多奥运人士的行为也与东京的抗疫政策相背。

7月7日,市民们发现奥运村的一家啤酒花园店铺外坐满了不戴口罩喝酒的外国人。本周,荷兰媒体员工接受《雅虎新闻》采访表示,他还没看过防疫手册。而另一名非洲奥运官员在到达日本当天就开始在隔离酒店楼下散步,并表示自己“在酒店里呆了很久,所以只是出来走走,让腿伸展一下。”TBS也在路边遇到了提前1天结束隔离、在公园里喝酒的德国媒体工作人员……

对此,《朝日新闻》表示,虽然东京收紧了餐厅营业限制,但街头饮酒现象依然猖獗,“即使是‘严谨的日本人’也不遵守规则,让外国队伍和媒体遵守规则几乎不可能。”

7月8日,日本东京,菅义伟宣布将东京从12日进入紧急状态 图片:CFP

毫无根据的乐观主义

然而,面对如此混乱而松散的防疫局面,东京奥组委并没有像之前的承诺的那样进行严厉的惩罚。

7月15日,东京奥组委公开表示,目前还没有发生能导致取消参赛资格或是进行财务制裁的案件,不过他们已经对一些违反条例的案件“发出了严格警告”。

但这番说辞显然无法服众。

本周,日本立宪民主党官员盐村文夏质疑组委会对奥运官员的监督没有正常运作并表示“泡沫中到处都有漏洞”,并呼吁及时修订防疫手册来组织东京疫情的进一步蔓延。

《每日新闻》的社论则表示,防疫手册从一开始就只是“空洞的理论”,运动员来这里也不是为了违反规则。此外,日本政府和东京奥组委总是强调“安全和安心”,这意味着它们必须适当披露新冠感染信息。然而官方在7月15日明确表示,为保护个人信息,不会告知阳性患者的国籍、年龄、性别或症状。这就是说,即使奥运村里感染扩散,人们也很难知情,更不知道如何预防。

越来越多运动员开始入境日本 图片:CFP

而日本厚生劳动省对抗新冠的专家团队则在担心东京会进一步扩大。

从7月14日起,东京每日新增感染人数时隔半年多再度破千,居高不下。日本医师协会的常任理事釜萢敏表示,东京的感染正在进一步扩大,在奥运开幕之前,极有可能形成大规模传染,造成医疗紧张。

但7月17日,巴赫依然在记者会上表示,“(奥运确诊的人数)恰恰能反应,这些措施不仅已经到位,正在发挥作用。”

而就在两天前,菅义伟在会见巴赫时也满怀热情的表示,想把奥运变成一个安全、安心的活动。

然而,在前厚生劳动省官员山井和则看来,这不过是毫无根据的乐观主义:“日本政府有一种毫无根据的乐观主义,他们认定了只要控制好疫情,事情会得到解决。但事实是,奥运将在东京的紧急状态下进行,再这样下去,我们会有大麻烦。”

7月17日,中国乒乓球队抵达千叶成田机场 图片:CFP

参考文章:

https://news.yahoo.co.jp/byline/takahashikosuke/20210717-00248290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210715/k00/00m/040/357000c?cx_fm=mailhiru&cx_ml=article&cx_mdate=20210716

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P7H4G7SP7HUTFK00B.html

https://mainichi.jp/premier/politics/articles/20210714/pol/00m/010/002000c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f786eb720e40ec187500b286b2c76e5901571488

————————
全现在全新打造“液态青年”公众号,微信搜索“液态青年”(liquidyouth):关心青年人的工作、生活和精神世界。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奥运倒计时下的混乱防疫:破碎的泡沫隔离,盲目的乐观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