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今年浒苔打捞或破百万吨,大部分腐熟后投海

“腐熟后的浒苔投到海里

就像把一把米饭投进水库一样

很快就不见了”

 

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岸边,堆积如山的浒苔。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本刊记者/周群峰

 

不时有载满浒苔的车辆穿梭而过,大量的鲜浒苔堆放在地上,无人机正在对它们喷洒快速腐熟复合菌剂。经过处理后,它们将被送回“老家”——大海。这是7月12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青岛后海浒苔处置基地看到的场景。


当下,青岛近海正在遭遇历史上最大规模浒苔的侵袭,覆盖面积1746平方公里,是之前最大年份(2013年)的2.3倍,是2020年的9倍,这也是浒苔灾害连续15年影响该市。多位受访者预测,今年打捞的浒苔总量最终会突破100万吨。


虽然浒苔无毒,但不及时处理就容易腐烂发臭,对环境造成威胁,对旅游等产业也将带来冲击。经过十多年“打浒经验”的积累,青岛市对浒苔的处置形成了标准化的科学流程,可以经过一系列工艺将其加工为海藻有机肥等。但面对今年海量的浒苔,在加工能力不足的背景下,如何做好后续处置备受舆论关注。


工作人员正向安在无人机的容器倒浒苔快速腐熟复合菌剂。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从大海里来,到大海中去”

 

“我们凌晨4点多出海,工作到晚上10点左右。用专门订做的渔网打捞浒苔,吃住都在船上。”7月12日下午,青岛后海的码头,来自青岛胶州的渔民董帅刚刚卸载完一船浒苔。他从胶州开船来打捞浒苔已有 28天。前几天因为装载不均匀,还遇到过侧翻事故,好在有惊无险。


董帅所在船上共有9人,每人每天工资为500多元。他了解的是,现在青岛每天有几百条渔船在打捞,渔船来自崂山、胶南、城阳等地。每艘船每天可以打捞浒苔50吨左右,只有卸载时渔民才会停靠码头。“现在是禁鱼期(5月1日~9月1日),渔民人多活少,所以我们来这里干活。”


青岛市海洋局提供的数据显示,7月12日,青岛市共出船549艘,打捞浒苔2.69万吨;截至该日,累计出船12686艘次,打捞45.77万吨。


今年,青岛市成立了由市长赵豪志任总指挥的浒苔灾害应急处置指挥部,下设综合协调组、海域工作组、陆域工作组等六个工作组。为了加快处理力度,从6月14日至今,海大生物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大生物”)的胶州生产基地,24小时开足马力对浒苔进行处理,通过烘干设备把浒苔做成海藻粉保留下来,通过降解设备把浒苔多糖保留下来。海域工作组成员、海大生物董事长单俊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海大生物是青岛浒苔处置的唯一企业,公司从事这项工作已经有12年。预计再有20天到1个月,浒苔的总打捞量会突破100万吨。


在青岛第一海水浴场,岸边漂浮着大量浒苔。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今年如此庞大的浒苔数量,超出了海大生物对浒苔进行资源化利用的能力。在6月中旬,青岛市浒苔灾害应急处置指挥部召开的一次讨论会上,单俊伟提出了“从大海里来,到大海中去”的想法。根据该思路,青岛找一块场地作为浒苔处理基地,用生物菌剂对浒苔进行降解、腐熟、除臭等处理,避免浒苔因自然腐烂形成黑水和恶臭,然后对浒苔做远海投放处理。


青岛市科技局对这个方案组织了三次专家论证,从海洋的生态系统、渔业系统、海藻的降解产物等方面都做了论证,最终认定这个方案是可行的,不会对海洋产生负面影响。


环保部门和海洋部门进行了选点,青岛市政府协调了一块大约300亩的土地作为处置基地。7月12日,《中国新闻周刊》来到这块位于青岛后海的浒苔处理基地采访,因浒苔上面喷洒了腐熟剂等原因,不时发出刺鼻的味道。现场堆放了多箱由海大生物研发的浒苔快速腐熟复合菌剂,有工作人员将腐熟剂倒入无人机,通过无人机喷洒到浒苔上,对其进行腐熟处理。


浒苔快速腐熟复合菌剂的菌种由枯草芽孢杆菌、冷解糖芽孢杆菌、苏云金芽孢杆菌、地衣芽孢杆菌、嗜热脂肪地芽孢杆菌和酵母菌组成。现场一位负责安全管理的负责人介绍,通过无人机喷洒,浒苔腐熟后,被送到远海投放。“往年打捞上来的浒苔在陆域都能做到无害化处理或资源化利用,今年因为量太大,大约只能满足1/3的量。我们和政府沟通后,对剩下的浒苔要通过工程船做无害化远海投放,这也是我们公司第一次通过这种方式处理浒苔。”


浒苔经过喷洒快速腐熟复合菌剂后被投海做无害化处理。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单俊伟介绍,整个工艺大约需要经过浒苔沥水、喷射快速腐熟菌剂、堆场腐熟3个步骤,之后运送到离海岸大约50海里的一个区域进行分散投放。全过程没有任何添加成分,只是一个生物降解的过程。如果不经过腐熟处理,浒苔不会下沉。经过腐熟后,浒苔的成分没有发生变化,在下沉过程中就消融了,不会下沉到海底。“腐熟后的浒苔投到海里,就像把一把米饭投进水库里一样,很快就不见了。”


他称,这项技术在国内外都是首次应用于浒苔处置。青岛市生态环境局和山东省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对海水的取样和检测均显示,没有异常。

 

 “今年处置的艰苦程度超出想象”

 

青岛受浒苔侵袭已有15年历史,此前最受舆论关注的是2008年。当年8月2日新华网报道,当天北京国际新闻中心举行的奥运协办城市新闻发布会上,时任奥帆委主席助理、青岛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海涛称,我们统计了一下,有上百万吨的浒苔被打捞上来。这些浒苔运到远郊,进行深埋处理。浒苔是无毒的东西,在很多国家,包括日本韩国,都把它作为食品,也是食品添加剂。即使是一时处理不当,发出了一些味道,这是自然现象,就像家里的蔬菜、苹果烂了一样,对人体不会产生任何影响。


据国家海洋局发布的《中国海洋灾害公报》显示,2008年5月至8月,黄海海域暴发的浒苔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3.22亿元,2009年发生的浒苔灾害对山东省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6.41亿元。


在青岛后海浒苔处置基地,工人正在处理浒苔。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除了日韩的做法,欧美的一些做法也受到关注。2009年7月11日,《齐鲁晚报》报道,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和法国布雷斯特市交流了浒苔处置利用的经验。该市市长弗朗索瓦•居扬德介绍说,布列塔尼沿海绿潮发生已近40年,并已形成常年发生的规律,在浒苔处置利用方面一般采取以下办法:一是使用沙滩清理机清理;二是使用一种归拢设备将薄层的绿藻归拢成堆,再使用铲车和输送机等将浒苔直接播撒到农田中,让其自然降解;三是制作成有机肥料、高质量叶面肥、可降解花盆等。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因称量标准不同,青岛今年打捞的浒苔重量和2008年不具有可比性。当时是集中过秤,而今年在每一个吊装设备上都安装有传感器,只要一接触装有浒苔的网包,后台就打出来含有船号、重量等信息的小票。所以今年浒苔打捞的重量非常精确。


单俊伟说,青岛浒苔今年的严重程度高于2008年。青岛市启动了最大能力进行应急处置,应急处置工作分为海上打捞和沙滩清理两部分,前者主要由青岛市海洋与渔业局组织,后者主要由青岛市城管局会同各区市组织。“今年处置浒苔的艰苦程度超出想象。” 

 

值班编辑:肖冉

推荐阅读

欢迎关注中国新闻周刊视频

(进入视频,点击帐号头像,加关注)

5000只貉定居上海,不想离开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青岛今年浒苔打捞或破百万吨,大部分腐熟后投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