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民主党人包机“出逃”为哪般?

  • 新闻

最近很多读者反映收不到必读的推送,或者要刷很久才能刷到。原创不易,请大家看完文章随手【点赞、在看、转发、星标】。

文|创可贴
美国政坛这几天上演了极其戏剧化的一幕。
德克萨斯州众议院民主党人又罢工了。这一次,他们“策划”了一次集体包机“出逃”。当地时间周一晚上,一大群德州民主党人乘坐包机前往华盛顿,并且计划要呆到下月特别立法会议结束才回来。
他们为啥要这么做?他们可以这么做吗?
据悉,德州民主党人是想以此举阻止共和党人通过对选举法投票制度的改革。
据报道,67名民主党代表中预计至少有59人准备参与罢工,其中大多数人已经在当地时间周一晚上乘坐从奥斯汀机场起飞的包机,降落在了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
德州众议院原本定于本周二上午重新召开会议,但如此众多民主党人缺席就意味着,没有足够的议员出席,无法按照众议院的规定开展业务。不过,也有一小部分人希望以程序为理由进行斗争。
在第二次试图通过新的选举法之前,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人放弃了两项有争议的投票措施。今年5月份,民主党人就已经在州议会大厦上演了一场戏剧性的罢工,导致众议院失去了法定人数,暂时阻止了一项限制性法案,并扼杀了投票立法。
如今,民主党人的“噩梦”再次上演,该州共和党人将在本周就特别选举法案进行投票,该法案将对投票施加新的限制,民主党人自然有面临这样一个棘手的问题:
他们到底是应该留下战斗,还是即刻逃跑呢?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同名视频号上线,欢迎新老读者关注。我们将第一时间为大家带来加拿大、美国的新鲜资讯。
一、德州州长:等他们回来,要逮捕他们!
上文我们刚刚也已提到,其实就在两个月之前,德州民主党人刚刚才“耍过一次小性子”,这次已经是他们的第二次罢工了。
据外媒报道,他们之所以强烈反对共和党人修改选举法的提案,是在他们看来最不可容忍的是,这项提案将使年轻人、有色人种和残疾人变得更难参与该州投票。往严重点说,他们认为德州一旦通过新的修改提案,将会是对美国民主制度的威胁。
据悉,共和党人新的提案将取缔24小时投票和免下车投票,增加邮寄投票的选民身份查验要求,限制第三方收集选票,加大对违章选举工作人员的刑事处罚力度,除此之外,还极大地扩大了党派选举观察员的权力和自主权。这些措施是共和党急于颁布新的投票限制的一部分,以回应前总统特朗普关于2020年大选被窃取的虚假声明。
以上的条款在5月份就已经激起民主党的愤怒,但是至今,民主党人仍然没有找到明确有效的途径永久阻止这些投票措施。所以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出走。
今年,全美已经有超过14个州由共和党控制的立法机构通过了新的选举法,但只有德克萨斯州的民主党人发起了这种党派斗争……
就在本次民主党人的包机起飞数小时后,出身共和党的州长格雷格·阿博特也公开对一家电视台表示:如果必要的话,他将继续召开特别会议,直到明年年底。他还指出,这些离开的民主党人回来后,可能要面临被逮捕的处罚。阿博特称,一旦他们回到德克萨斯州,就会被逮捕,他们将被关在德克萨斯州国会大厦内,直到完成他们的工作。
然而,这些民主党议员在星期一晚上抵达华盛顿时也表达了他们强硬的态度,州众议员克里斯·特纳声称:“我们不会动摇,决心否决这项法案。我和我的同事们已准备好在下个月初结束的特别会议上,和共和党人耗尽时间。”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民主党和共和党此次的态度都异常坚定。而这个从上周四就已经开始的特别会议会将持续30天,共和党显然为他们的出逃做好了两手准备。
据《纽约时报》透露,即使下月初这些民主党人还是没有回来,州长格雷格·阿博特就会启动他的PLAN B,调用另一个会议,继续讨论选举法的改革问题。因为他可能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还要负责处理选区重划和分发数十亿美元的联邦疫情援助金。
但其他已经出走的民主党人也下定了决心,他们留在华盛顿,也是试图向拜登总统和国会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在联邦层面的投票上采取行动。
民主党众议员特雷·马丁内斯·费舍尔说:“我们离开了我们的工作,离开了我们的家人,离开了我们的家。因为在美国,没有什么比投票权更重要。”
面对德州如今两党再起的硝烟,总统拜登当地时间周二在费城就这个问题发表了重要讲话。此前,拜登因在这场斗争中扮演一些左翼人士所说的过于被动的角色而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
周二,拜登表示,限制无障碍投票的努力是“非美国的”和“非民主的”,并对他的前任特朗普发起了猛烈抨击。拜登称,通过国会提案,推翻新的州投票限制,恢复近年来被最高法院限制的《投票权法案》部分内容,是“国家当务之急”。

然而,他并没有提高对抗阻挠议事规则的可能性。他表示,他将发起一场全国性的运动,在2022年中期选举之前向选民提供有关规则变化和限制的信息。

二、德州民主党的逃跑“传统”:抓错人了!
要是对比全美已经超过14个州在共和党的领导下通过了更严格的竞选法案,德州民主党人两个月来的二次出逃显然会有些“滑稽”和“任性”。但若回顾一下这个州之前的立法历史,或许就能理解民主人为何如此倔强了。
早在1979年,他们就曾经逃跑过一次。当时的逃跑甚至闹出了不少笑话,成就了一些民间传说。据称,那次前德州民主党人的出逃,引起副州长的大怒,他派州警乘坐直升机将这些逃到俄克拉何马州的人抓回来,结果却抓到了其中议员的Gene Jones的兄弟Clayton Jones。当Clayton回到奥斯汀被人认出来并非议员的时候,别人问他为啥不说,他却表示,自己很享受这段旅程,因为从来没有坐过直升机。
2003年,该州的民主党人又因为试图阻挠一项重新划分选区的计划,再次“逃离家园”。
不过尽管如此,在那场对决中,德众前民主党人们最终还是输掉了战斗。
这件事情还是要从2002年说起,当年在赢得州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后,德州共和党人获得了立法机构的完全控制权。在时任州长里克·佩里和2003年1月担任美国众议院多数党领袖的汤姆·迪莱的敦促下,共和党多数派提出了从2001年起重新划分法院划定的选区的立法。
而在当时,由于缺乏足够的票数来阻止这项新计划,52名民主党议员第一次选择逃离了德克萨斯州,以阻止德克萨斯州众议院达到法定人数,有效地阻止了常规会议期间的投票。出逃的52名民主党人被外界称为“Killer d”,他们一直在俄克拉何马州等到该法案到期后,才返回了德州。
然而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在2003年夏天,时任州长里克·佩里召开了一系列特别立法会议,以继续重新划分选区的努力。由于控制了州参议院超过三分之一的席位,民主党援引了三分之二规则,阻止了在第一次特别会议上对重新划分选区的计划进行投票。第一次特别会议结束半小时后,佩里州长又召集了第二次特别会议。
而这一次,由于选区重划法案的日程安排,三分之二规则将不再起作用。所以当时12名民主党州参议员中有11名离开了该州,以阻止达到法定人数。这一次,民主党参议员们选择聚集在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被外界称为“德克萨斯11人”。
但经过一个月的僵持之后,参议员惠特迈尔回到了州参议院。共和党人重新划分选区的计划,终于在第三次特别立法会议上获得了通过。
显然20年后民主党人的再度出逃的临时性策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或许也会招来共和党人的“应激反应”。当人们的关注点落在了共和党人,以及他们能做些什么来让优先立法通过时,如今的众议院议长费兰在一份声明中回应说,参议院将根据德克萨斯州宪法和众议院一致通过的规定,利用一切可用的资源,确保达到法定人数,以通过特别会议议程上的项目。
一些众议院共和党人表示,他们将支持允许执法部门追踪已经逃离众议院的民主党议员。如果2021的抓捕行动一旦展开,那可以说就是完全在重演历史了。
三、民主党小圈子曾起“内讧”,却未打乱出逃计划
回顾过去几个月里发生的一切,其实全美的民主党人一直在努力应对修订投票法的问题,这也被媒体称为“几代人以来,出现的最严重投票渠道萎缩现象”。但不得不说,只有德克萨斯的民主党人敢于对这一“收紧”潮流进行持续的抵抗。
事实上,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德州民主党人的立场在他们第一次罢工后有所改善。尽管去年11月人们对民主党寄予了很高的希望,但如今的现状是,民主党在德克萨斯州的两个立法院仍然是少数派,他们的选择有限。
所以,在本次德州民主党人逃跑之前,他们就如何积极地抵制共和党的投票提案进行了几天的内部讨论。
虽然一群进步派的年轻议员主张离开该州,但民主党的领导层却显得更为谨慎,他们甚至推动了一项计划,强制就旨在削弱投票法案的修正案进行一系列投票。在领导层看来,“我们将为扼杀该法案而战,我们将利用程序和规则来确保一个糟糕的法案不被通过。”
这也就意味着,在此次出逃之前,其实民主党内部还是存在着分歧的。
鼓励出逃的德州民主党人想要利用他们在5月份取得的暂时胜利,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阻止新的共和党投票法,以及参议院就是否通过对选民的联邦保护进行辩论的努力上。他们前往华盛顿在国会大厦游说参议员,并在白宫会见了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但是,由于共和党人在参议院的阻挠,国会民主党人试图通过一项全面的新选举法“人民法案”(For the People Act)的努力上个月遭到搁置。
圣安东尼奥州民主党众议员——特雷·马丁内斯·费舍尔是5月罢工组织的领导人,他说,要考虑问题的一部分是“我们如何塑造这种叙事”,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德克萨斯州的投票权上。
事实上,所有关于逃离和拒绝法定人数的讨论都来自众议院的民主党人。知情人透露,在67名民主党人中,必须有55人离开该州才能阻止投票。而在参议院,有13名民主党人,他们中的11人将不得不离开以防止投票。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表示,内部已经就民主党人将如何离开该州,以避免被迫返回州议会进行了初步对话。
但小小的内部分歧并没有持续太久时间,就在上周末,随着自由派活动人士、德克萨斯州公民以及该州最受欢迎的前国会议员——贝托·奥洛克在上周六上午开始的持续近24小时的听证会上作证,部分民主党不愿逃离德州的情绪消失了。
时间进展到了上周日下午,此时,绝大多数民主党人已经做好了足够离开的准备,就连曾私下警告不要这么做的民主党领导也同意了这个计划,“离家出走”就这样开始了。
四、共和党想要的还有更多,民主党人立意竞争
身为州长、且是共和党人的阿博特对罢工的初步反应是:他召集了一个为期30天的特别会议,会议于周四开始。
但除了修改选举法规定,德州的共和党人想要的还有更多。除了投票提案外,这位州长还呼吁州议会采取措施,来反对人们眼中的社交媒体平台审查制度、禁止公立学校教授批判种族理论、进一步限制堕胎、实施新的边境安全政策,甚至禁止变性运动员参加学校女子体育比赛……
这一系列重点一一涉及保守派的热点问题,也让如今已出逃的民主党人不免担忧,即使能够暂时延缓立提案的通过,但似乎也无法保障长期胜利。
据外媒报道,共和党人阿博特已经决定将在2022年竞选连任州长,并要求德克萨斯州制定新的选举法,并面临来自多名保守派共和党人的初选挑战,其中包括前众议员艾伦韦斯特。韦斯特的德州共和党主席任期已于上周末结束。他说:“改革该州的选举制度是他的首要任务之一”。州参议院的另一位共和党人说:“新立法的目的是创造一个更好的、安全、方便的选举程序。”
此外,在民主党人今年5月的罢工后,现任州长阿博特直接扣掉了大约2000名国会雇员的工资,这一决定将从9月开始生效,除非立法机构开会恢复拨款。这也就意味着,大量民主党人的长期缺席也可能会对明年的中期选举产生影响,所以,许多德州民主党人已经预计,2022年将是一个艰难的周期,尤其是共和党人将在今年秋天开始绘制新的投票地图,这可能会巩固他们的多数地位。
如今,德州的民主党人已经意识到共和党人的“长期布局”。而前美国众议员——贝托·奥洛克仍然是德州民主党人中最具吸引力的人,他于上周五表示,他正在考虑明年挑战阿博特的州长竞选。在接受采访时,奥洛克说:“我们正在鼓励许多志愿者和其他有良知的德克萨斯人站出来,让人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如果我们想在2022年获得自由和公平的选举,那么我们必须在2021年争取投票权。”
加美财经加拿大招聘
加美财经是为全球华人提供财经与商业新闻的新媒体,我们相信华人理应获得高质量的新闻资讯和分析,我们相信华人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故事值得认真报道。
以下全职均按规定提供各种保险与福利,表现优秀者,公司会提供额外的商业保险。
国际新闻编辑(加拿大,优先大多地区,兼职要求每天至少四小时工作时间,能够按时上线进入工作状态,并按要求完成工作任务)
工作能力:
有较好的英文基础和中文写作能力,能阅读和翻译各种外媒新闻稿,且译完后的稿件符合中文表达方式和华人阅读习惯。
有较强的国际新闻敏感性,能判断新闻价值,对关键事件、关键人物和关键领域有基本认知。
有基本的新闻写作常识,熟悉新闻稿的写作要求和风格。
有责任心,严谨、认真、细致,能规避译稿中的常见错误。
有一定的沟通能力,能与写手和同事们高效沟通。
能适应快速、紧凑的工作节奏(加东时间,早11点到晚7点)。
教育和经验:
新闻学、传播学、财经等相关教育背景,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
2年以上编辑、记者及媒体相关工作经验,条件优异者可放宽。对国际时政、经济金融、商业等领域长期关注者尤佳,经常关注阅读外媒(英文)新闻者尤佳。
熟悉电脑及互联网操作,善用搜索引擎。
财经、生活记者(多伦多,全职)
岗位职责:
努力拓展业界采访资源。
收集所负责领域的选题。
报道所负责领域的新闻信息,挖掘新闻故事。
撰写快讯、消息、综述、分析以及深度报道。
任职要求
中英文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俱佳。
学习研究能力强,愿意积极接触并拓展业界资源,乐于采访和提问。
具有一定的政治、金融市场及商业知识
责任心强,具有团队精神和合作意识。
抗压性好,能够适应紧张的工作环境和弹性工作时间。
教育和经验
新闻学、传播学、财经等相关教育背景,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
2年以上媒体相关工作经验,条件优异者可放宽。对国际时政、经济、金融、商业等领域长期关注者尤佳,经常关注阅读外媒(英文)新闻者尤佳。
熟悉电脑及互联网操作,善用搜索引擎。
我们提供有竞争力并基于绩效的薪酬。请将简历和作品样稿发送至:[email protected],并在标题注明你感兴趣的职位和所在城市。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或者加小编微信causeditor,入内容分享群,看更多平时看不到的内容。
关注后,在公众号对话框发“媒体看中国”,外媒动态一目了然。
北美创业者希望报道,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德州民主党人包机“出逃”为哪般?

古巴政府举行支持政府集会对抗抗议活动

古巴政府举行支持政府的群众集会,对抗上星期天在全国各地爆发的反政府抗议活动。 数千名古巴人参加了古巴政府星期六在首都哈瓦那举行的集会,他们谴责美国的贸易禁运,重申支持古巴的革命。古巴前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参加了集会。 在此之前,古巴各地的反政府抗议和示威活动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