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爱炒股的董事长,快把3000亿的公司炒破产了

  • 新闻

作者:猫哥

01

前几天,著名的清华校企紫光集团发了个公告,说的是收到法院通知书,因为还不起钱,被债权方徽商银行申请进行破产重整了。

这紫光集团可是老资格的大校企了,天眼查显示,紫光集团大股东和实控人是清华控股,持股51%。旗下控制企业超300家,间接参股企业超1000家。

间接控股了紫光股份、紫光国微等上市公司,紫光股份的市值有700多亿,紫光国微更是达到了千亿水平。

紫光集团为什么就陷入这样的境地呢?

2020年年报还没有出来,可参考的是集团2019年的年报:

资产总计2977.62亿元,负债合计2187.47亿元,总营收769.3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14.30亿元。

看得出负债率不低,但按说当时净资产也还有将近800亿,结果一年之后就变了天。

一个爱炒股的董事长,快把3000亿的公司炒破产了

2020年11月,“17紫光集团PPN005”公司债券未能与投资人达成展期协议,成了紫光集团首只违约的债券。

一支债违约,就说明公司拿不出钱来了,后面的债务到期,违约越来越多。

果然,不久后,紫光集团密集发布公告,宣告几只债券的兑付可能存在问题。

从2016年起,公司共发行8只债券,其中6只债券违约,规模累计70.18亿了。

一个爱炒股的董事长,快把3000亿的公司炒破产了

在2021年12月底,还将有一支13亿元规模的债券到期,而且三家紫光集团全资子公司——紫光通信、紫光国际控股、紫光芯盛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累计超过26亿美元

看起来很不乐观,难怪借钱的银行急了。

02

问题来了,为啥紫光集团发了这么多的债呢?这么缺钱吗?

这跟公司的战略有关系,离不开一个核心人物——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

大家都知道紫光集团本来是清华的校办企业,产品很多,比如他们是国内扫描仪领域拥有最多专利技术的厂商,连续多年稳坐市场头把交椅,大量销往国外。

但是校企的经营一直磕磕绊绊,2009年,紫光集团面临经营困难,就进行了混改,赵伟国实际控制的健坤投资成为紫光集团战略股东。

对于这个重组,当时不是没有质疑的声音。

董事钟栗铎就公开提出质疑,说这个改制有贱卖国资之嫌。

他的理由是,紫光集团的净资产评估价值只有2.8亿,严重低估:

●  1、没有把紫光大厦等纳入固定资产范围,这栋楼当时的公允价值远高于此。

●  2、当时紫光集团持有的紫光古汉和紫光股份,市值是用2009年3月的价值来计算,仅为4.34亿,但是评估报告出来的时候,持股的市值已经超过5.1亿元。

●  3、关于清华紫光的无形资产——品牌价值——没有进行估算······

质疑归质疑,紫光集团还是成功改制了,清华控股持股51%,赵伟国担任董事长,他的健坤集团持股49%。

03

赵伟国看上去好像是个外来户,其实他与紫光的渊源颇深。

他本人是老清华,1985年,赵伟国从新疆考进清华无线电系(后改为电子工程系)。

清华这一届无线电系的学生,日后很多都成了中国半导体界的中流砥柱,比如A股的几个芯片龙头——韦尔股份创始人虞仁荣、兆易创新创始人之一舒清明、卓胜微电子联合创始人冯晨晖等都出自此系,他们被称为“清华EE85”。

赵伟国当时学的是微波专业,毕业后去了中关村闯荡,3年后回清华读研,毕业后就在紫光集团工作,出任自动化工程事业部副总经理。

一个爱炒股的董事长,快把3000亿的公司炒破产了

后来,他参与创立了同方微电子,这是清华第一家以芯片为主业的公司,承接过国内二代身份证芯片的芯片设计,后来也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手机SIM卡芯片供应商和国内主要的交通卡芯片供应商。

不过,赵伟国这人极有经商的头脑,他很清楚钱的流向,2004年,他就离开了紫光,成立了北京健坤投资,主要就是搞房地产、搞矿。

也别说,当时这可比芯片挣钱快多了。

健坤投资成立后,赵伟国去新疆投资了房地产、天然气,有多赚钱呢?

他后来回忆起那个时期,还不禁感叹:“当时进入房地产就像抢钱一样,我带100万元去新疆,回来的时候已经赚到45亿元,4500倍!”

所以,他以股东+董事长的身份回到紫光集团之后,就把这种风格发扬光大了。

接下来,就是一路买买买。

04

开始非常成功。

2013年,紫光掏出17.8亿美元,收购了在美国退市的手机芯片公司展讯通信。隔年又花了9.1亿美元收购了另一家从美国退市的手机芯片公司锐迪科。

赵伟国把两家公司打包合并,成立了紫光展锐,摇身一变,排在高通和联发科之后,成了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公司。

业内很看好,第二年,英特尔就花了15亿美元收购展锐20%的股权,这个估值比紫光当初的收购价溢价280%。

就在那一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成立了,对整个行业开启了强力扶持模式,由于在展锐项目上的成功,紫光被挑选为大基金的发起人之一。

不久,大基金宣布,未来5年会给紫光集团总金额不超过 100
亿元人民币支持;大基金发起人国家开发银行也和紫光集团达成了200亿规模的合作意向。

方向明确了,资金到位了,赵伟国就放开手脚干了。

有了这些背书,紫光集团进一步向银行或者投资机构申请贷款、发行债券,还频频利用旗下的上市公司搞定增,换来更多的钱,开始一路买。

2015年,紫光集团花了25亿美元,收购中国网络设备及存储器、服务器巨头”新华三”51%的股权;2016年斥资4836万元控股上海宏茂微电子公司以布局半导体封测产业领域。

台湾是芯片重地,赵伟国自然不会放弃,他曾经风光来台,一边批评台湾半导体不对大陆开放“死路一条”,一边发豪语要买下台积电。

当时仗着资金丰厚,赵伟国发下豪语欲买联发科、台积电,张忠谋还亲自回他:“怕你买不起”。

这话还算轻的,郭台铭在接受天下杂志专访时表示,他与清华紫光有合作过,对他们很了解,赵伟国就是“一个炒股的投资者”,“张忠谋是台积电董事长、一个世界半导体教父,怎么能上来就问公司多少钱要卖?”、“不是你今天用钱就可以买的。”

 05

收购大厂不行,那就自己开厂吧。

2016年3月份,紫光集团宣布投资240亿美元在武汉建设存储芯片项目;

2017年,紫光集团又在南京建设一个总投资300亿美元(约合2000亿人民币)的半导体产业基地项目。

自此,紫光集团在武汉、成都、南京三大半导体制造基地计划总投资超过700亿美元。

赵伟国是开启了all in模式,全身心干芯片吗?

好像也不是,事实上,市场什么火,他就会投什么。

比如,当新能源车成了香饽饽,紫光集团就投资威马汽车。除此之外,赵伟国还钟情炒股,在二级市场买了很多上市公司,成为他们的小股东。

这种干法很容易起规模、造业绩。自2012年到2015年底,三年时间里,紫光集团的资产从66.63亿元,涨到了1000亿元,翻了15倍又过了5年,紫光集团的总资产达到了2966.49亿元。

看起来是很不错的。

可是吧,这些大手笔的投资,很多是靠发债或者找银行借的,是有成本的,总负债也达到了2029亿。

但是科技类的投资,很难短期就看到巨额收益。

最早收购的紫光展锐,并没有实现规模盈利,三天两头说要上市,就是兑现不了。长江存储更是,还处于高投入期,不赚钱。只有新华三实现持续盈利,但是利润不多,紫光收购股份所花费的25亿美元短期很难退出。

其他很多资产也都是如此,买的时候花了巨资,却赚不回来钱。

但是紫光不还钱,债权人等不及了。

他们投的很多企业,可能未来会很赚钱,但现在的紫光,不知道会用什么办法来解决债务难题。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一个爱炒股的董事长,快把3000亿的公司炒破产了

梅西在美国度假遭疯狂围堵 遭擒拿式追星

在代表阿根廷赢得美洲杯后,梅西日前带全家飞赴美国迈阿密,他要享受难得的暑假了。在迈阿密,梅西遭到了当地球迷的疯狂追星。 梅西全家,是搭乘两家私人飞机飞抵迈阿密的。结果在迈阿密机场,梅西就被一名工作人员“追星”了。这名工作人员,是一名在迈阿密机场工作的阿根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