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不公平奥运?东道主选手占尽优势,奥运贵族东京畅享特权

7月7日,疫情下的东京依旧在限制酒精贩卖,但奥运村附近的一家啤酒花园店铺外分外热闹。

松软的草坪上摆放着几十张整齐的白色桌椅与宽大的遮阳伞,伞下是挤满了来来往往的外国人,他们大多因奥运聚集于此。啤酒、鸡尾酒、日本酒摆满了桌子,人们在这里愉快地聊天、碰杯,没有一个人佩戴了口罩。

随后,该店家接受了《周刊flash》的采访,表示从6月起,外国客人就越来越多,而且大多是奥运官员。所以,东京处于第三次紧急状况的时候他们也在提供酒水外带服务。最后,店家承认,他们无法控制人们在什么地方喝酒。

此事一出,“不戴口罩的外国人”、“奥运贵族”、“奥运family”等词迅速登上日推热搜,愤怒的网民纷纷指责奥运已经成为了一项特权活动。

不少没戴口罩的外国人在室外喝酒走动 图片:《周刊Flash》

可在另一方面,参赛选手也觉得颇受委屈,一个多月来,媒体与各团队一直在控诉东京奥组委(TOCOG)对不公正待遇:赛前训练与测试赛大规模取消、印度等国被延长隔离时间、活动范围太小、奥运村食物糟糕……

距离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两周,可这届奥运已经被冠上了“史上最不公平奥运会”的称号。

疫情难控,训练取消选手退赛

最先讨论起公平问题的,是海外媒体与选手。自从5月东京奥运资格赛陆续开始,有关东京奥组委就一直被指责“苛待”海外运动员。

6月28日,日本奥委会(JOC)主席山下泰裕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认,选手们在一些行动上被限制,甚至待遇有所差异是事实,但“如果不特别对待一些国家,就很难得到公众的理解”。

山下口中的“一些国家”指的是目前来自印度的Delta变异毒株流行的国家,为此,日本也对印度及邻国的运动员采取了更加严厉的防感染措施:除了在出国前7天、入境日本后进行核酸检测,他们只能在奥运开始前5天入境,还必须在指定地点隔离3天后才能入住奥运村。在此之前,日本制定了海外选手与奥运相关者“免隔离政策”,只要在规定场地训练和活动,就无须隔离。

然而,印度并不愿意接受这一规定。

根据印度《第一邮报》的报道,和其他国家的选手一样,所有的印度代表都已接种疫苗,也严格实施入境日本前七天每天核酸检测的规定。对此,印度青少年体育部长基伦·里吉朱立马表示,日本的做法有违《奥林匹克宪章》中“不能歧视任何参赛国家”条例,将通过印度驻日大使馆转达对运动员的关切。

接着,印度奥组委也向TOCOG发出了抗议信,信中指出,这项规定是“不公平的、有歧视性的”:“三天足以让球员达到巅峰状态,花在隔离上将非常浪费,这对印度运动员非常不公平。”

6月3日,印度发布了官方队服 图片:CFP

但TOCOG的担心和严格政策并非毫无依据,从5月到现在,已有7位入境的奥运相关人员被检测出新冠阳性,其中,乌干达队确诊两名,其余队员作为密切接触者被隔离在大阪的酒店里,无法训练。若不好好处理变异毒株隔离问题,TOCOG或许会收到来自其他国家的投诉。

然而,即使不受制于三天隔离政策,一些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队也已无缘奥运。

出于对感染的担忧,向来成绩优异的中华台北澳大利亚棒球队直接退出了6月在墨西哥举行的最后一轮奥运资格赛。在此之前,非洲的田径锦标赛、最后一轮世界拳击预选赛、艺术体操全能世界杯等都陆续取消,许多运动员错过了最后的机会。

目前,只有极少数队伍在日本开始了训练:澳大利亚垒球队、乌干达游泳、拳击和举重队以及丹麦赛艇队,但绝大多数训练又因疫情而取消。因此,大多数队伍不得不缩短访问日本的时间:阿根廷(长野)、意大利(长野)和葡萄牙(新泻)都选择了在开幕式前10天左右入境,短暂训练后将前往东京入住奥运村,由此,运动员必须在短期内适应日本的环境、时差、温湿度等。

乌干达东京奥运会代表团运动员 图片:CFP

紧迫的备赛时间与难以控制的疫情,也直接导致了不少选手退赛。

曾四次获得奥运金牌的美国网球运动员塞雷娜·威廉姆斯于6月27日表示自己将退出东京奥运,因为不能携带家人观赛的规定让她沮丧。加拿大女子篮球运动员金·高雪也因同样的理由宣布退出。此外,男子网球世界排名分别在第3、第5、第12名的纳达尔、蒂姆和沙波瓦洛夫宣布退出,北京奥运会马术金牌得主埃里克·拉马兹宣布因担心感染,不会参加奥运。

松散的防疫政策

虽然国际上一直对海外选手的不公正待遇、苛刻的防疫措施打抱不平,但在日本国内,特别是反对党看来,JOC的防疫政策积极松散,从机场开始就漏洞百出。如此下去,无辜的日本国民必须共同承担感染风险,这无疑也是不公平的。

目前,东京成田机场为奥运人士设立了专用通道,将他们与普通入境者的路线分开,以预防感染。但就在7月6日,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的疫情工作组访问羽田机场,讨论奥运检疫安排时发现,奥运人士和普通人员竟然可以使用同样的洗手间和商店。

2021年6月28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参观位于羽田国际机场的新冠检测点 图片:CFP

此外,运动员在入境时进行的不是核酸检测,而是抗原检测。西武学园医学技术专门学校校长中原英臣表示,抗原检查无法精准检测到病毒,患者很可能以“隐形阳性”在日本本土传播病毒。

就在民主党走访羽田机场的同一日,奥运村的两名工作人员被爆出感染新冠,还有两名密切接触者,4人曾在场馆内一同用餐。虽然TOCOG的发言人高谷正哲表示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被上级警告过要保持社交距离,但这依旧引来了反对党的抨击。

民主党议员莲舫在推特上写道,“有关‘泡沫政策’(将参与者装在泡沫里,与外界完全隔离)可以保证运动员安全的解释正在崩溃。”她同时表示自己很是担心,因为接下来会有大量运动员进入日本,而国民本不应该承担这份风险。

另外,民主党也不信任外来人士的自觉性,他们呼吁要加强对奥运相关者活动范围的监管。

根据规定,奥运相关人员的饮食场所在原则上仅限于奥运场馆内的饮食设施或提供服务的住宿设施。如果实在无法满足,则有条件允许外出使用餐厅或便利店的独立空间。然而,在民主党看来,人们并不会老老实实遵循这项规定。一名民主党议员表示,“虽然还无法确定,但在奥运期间,(奥运主会场附近的)高档餐厅已经被外国人预订一空了。”

2021年7月11日,荷兰曲棍球队飞赴东京 图片:CFP

令人反感的“奥运贵族”

虽然印度等国的奥运代表队在不停抗议,但无论如何奥运相关者们仍然给奥运村及其周边带去了活力与商机,奥运村周边的酒馆火爆就是例证。可令东京人不爽的是,普通的日本人民却再次陷入了困顿。

7月8日晚,日本首相菅义伟宣布东京将从7月12日至8月22日第四次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变异毒株和再度走高的新冠感染人数。

比起反对党的防疫政策的关注与质疑,饱受疫情折磨、情绪持续低迷的国民们将不满转向了那些“奥运贵族”,即奥运受益人。

7月8日,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抵达日本 图片:CFP

最先遭到诟病的是最近一直讨论的观众人数问题。

6月21日,TOCOG暂定将最大观众人数控制在场馆容纳量的50%,即1万人,后又在7月8日正式决定将在“一都三县”(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埼玉县)的场馆实施“无观众”模式,其余场馆人数则控制在50%。

不过,这里的1万人是指买票的普通民众,不包含IOC官员、赞助商、各国外交官员等内部人士。这些奥运相关者又被称为“奥运family”,大约也有一万人,有无观众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无法观战却能在直播上看见特权者的失望,加上近期曝出的“奥运family”无视防疫规章聚众喝酒的消息,把民众的愤怒与不满情绪推到了顶峰。

《周刊flash》批评道,TOCOG在《疫情应对措施手册》(Playbook)中已经明确敦促人们“尽量减少与人的接触”,并“尽可能避免聚集”。现在,普通民众正被迫忍耐疫情,而有奥运人士却能享受特殊待遇,这是不可接受。

东京奥运会场馆 图片:CFP

接二连三的特权,连前JOC理事、日本柔道运动员山口香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近日,山口香在接受《东京体育》采访时表示,希望IOC大家庭能通过本次奥运会扪心自问一下,他们是否真的需要五星级酒店、VIP室和专属出行工具等“招待”。“他们平时都是贵族,也就是在奥运期间他们才应该去住商务酒店,了解一下平民们的心情,这有什么不好吗?毕竟日本的商务酒店还带温泉呢!”

不过,山口香还是支持东京奥运召开。

她表示,奥运会向来支持小型体育赛事的,如向来关注不够多的马术、举重、柔道。奥运给了选手们机会,也成就热爱体育的孩子们的梦想。但山口同时也表示,奥运绝不应该是现在这样充满特权的:“在未来,体育界应该在得到人民的支持下,根据人民的关切和问题来思考如何举办奥运会。”她说。

前所未有的主场优势

虽然国际与日本国内都在控诉本届奥运各种不公,这些不公平却极有可能让东道主的日本队迎来一波金牌狂潮。

《雅虎新闻》近日指出,在过去,可能从未有一届奥运会能将“地理优势”发挥到这种程度。一名商业电视台的奥运宣传负责人也表示,对日本来说,在新冠疫情下举办奥运更像是一场绝妙的顺风赛事。

的确,与处处被限制的外国选手不同,日本选手将能够像往常一样在设备齐全的环境中进行练习。位于东京的味之素国家训练中心(NTC)就是训练场馆之一,选手们能在这里安心享受食物、衣服和住房,无须担心任何突发状况。连JOC的官员都表示,7月的东京温度高湿度大,海外选手很可能一时难以适应。且因为没有外国观众,场上或许只有日本选手能听到应援声。这样看来,日本似乎是唯一可以摆脱疫情漏洞的国家。

奥运村食堂 图片:CFP

事实上,哪怕没有疫情,日本也对东京奥运会夺金之事期盼已久。

早在2018年,JOC主席山下泰裕就制定了在东京奥运会上赢得30枚金牌的目标,上一届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上,日本赢得了12枚金牌,排行第六。而这一次,他们立下了数量翻倍、且从未实现过的宏大目标。

去年东京奥运宣布延期时,JOC内部曾有人建议放弃30枚金牌的目标,但山下拒绝修改目标,他坚定地表示“奥运会是国家项目”。

日本的底气似乎能得到一些科学依据。去年1月,美国一家大型数据公司Grace Note就曾预测,日本将在东京奥运会上拿下30枚金牌。今年4月,该公司将数据修改为日本将获得34枚金牌。

而随着奥运临近、海外选手“状况百出”,这种预测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占尽了“天时地利”的日本极有可能拿下30块以上的金牌,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奥运冠军大国。

日本自1964年来所获奥运金牌数目 图片:每日新闻

史无前例的辉煌成绩,是日本政府所期待的局面,更是“人和”。当日本承揽了赛场上绝大多数高光时刻,国民的热切情绪也会随之点燃。

《Japan Business Press》曾指出,本次奥运,日本可以充分利用本土特权。即使存在不公平,日本媒体也会通过报道日本“轻易夺冠”来制造”兴奋点”。到时候,过度兴奋的公众就会忘记他们对被迫举行奥运会的愤怒,很容易被奥运热潮席卷陷入狂热。而这就是政府、IOC、JOC和一些参与奥运会的强硬派所设想的理想场景。

但是,其余参赛国是不会被这种狂热局面所打动的。一名来自某国际体育组织的干部告诉《每日新闻》,“如果日本获得了大量奖牌,那奥运的整体气氛会黯淡。”

最近,JOC也意识到了海外媒体有关奥运不公平的批评。在6月28日的JOC新闻发布会上,山下在回答公平问题时谨慎表示:“(30枚金牌的)假设已经改变,我们现在要思考的是金牌到底有多大价值”。

《每日新闻》指出,山下的这番话预示着JOC可能已经降低了目标,“这样世界就不会认为日本只考虑了自己,把这届奥运当做是日本的、由日本举办且只为日本存在的体育大会。”

只不过,在混乱的现实面前,山下的话听起来更像是害怕招致更多批评的无力辩解。在这场不公平的奥运里,优势占尽的东道主正利用绝佳的“地利”来实现他们的金牌梦,从而打造出这份期盼已久的“人和”。

东京奥运主场馆 图片:CFP

参考资料:

https://digital.asahi.com/articles/ASP756J9PP75UTFK015.html?ref=tw_asahi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210630/k00/00m/050/294000c?cx_fm=mailasa&cx_ml=article&cx_mdate=20210701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473517a16db8aa4320e32f948c5d87e6a2ec448b

https://www.nikkan-gendai.com/articles/view/sports/290852

https://jbpress.ismedia.jp/articles/-/65620

https://www.newsweekjapan.jp/stories/world/2021/06/72350-jocjoc-ioc-iocioc-iocioc-ioc-iocjoc-joc.php

https://www.tokyo-sports.co.jp/sports/3385731/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f22a709f10b3abb57b45a3bb41a922f1206acd94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史上最不公平奥运?东道主选手占尽优势,奥运贵族东京畅享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