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IAN AUSTEN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1937年,坎卢普斯印第安寄宿学校。 National Center for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via EPA, via Shutterstock
渥太华——有时是加拿大皇家骑警带走他们。有时候是校车。无论如何,几代加拿大原住民家庭别无选择,只能将他们的孩子送到由政府设立、教会经营的寄宿学校,这是为了削弱他们的文化和语言,并同化他们。
2015年,全国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宣布,这些从1883年到1996年运营的学校是一种“文化灭绝”的形式。
但学校造成的严重破坏并不止于此。该委员会对学校中广泛存在的身体、性和情感虐待进行了分类记录,这些学校往往人满为患、人手不够、资金不足。疾病、火灾和营养不良都带来了死亡和痛苦。
现在,这些让国家蒙羞的学校再次成了加拿大街谈巷议的话题。
自5月以来,在新技术的帮助下,人们在加拿大三所学校旧址(两所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一所位于萨斯喀彻温省)的数百个无主坟墓中发现了人类遗骸,大多数是儿童。他们是谁,是怎么死的,甚至,是什么时候死的,可能永远无法查清。
但原住民社区认为,这些遗骸是数万名“失踪儿童”的一部分。目前估计有1万至5万上学后再也没有回家的少年儿童,他们被称为“失踪儿童”。对于他们的家人来说,这些发现证实了幸存者的故事,并带来了新的创伤。
当学生在学校死亡时,他们的遗体很少被归还,关于他们的下落,父母往往得不到多少说法。疾病——特别是结核病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西班牙流感——席卷了人满为患的宿舍。
致命的火灾和事故频发,而且不知有多少儿童逃跑,却在试图返回遥远的家园时因露宿荒野或遭遇不幸而死亡。性暴力和身体暴力普遍存在,很可能是直接的死亡原因或导致自杀的原因。
以下照片记录了学校的一些历史,其中下图展示了1950年左右在萨斯喀彻温省拉龙日湖的万圣寄宿学校(All Saints Residential School)的一间教室。这些照片中看不到拥挤、虐待或其他可怕的条件。但它们确实清楚地表明了该系统不遗余力地去改变学生的传统服装、发型和宗教信仰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re, via Reuters
1960年左右,在安大略省苏圣玛丽的兴沃克印第安寄宿学校,这群人像所有进入该系统的男孩一样被剪发,不让留辫子。学生因为说他们的语言而不是英语或法语而受到惩罚,有时甚至被殴打。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re, via Reuters
寄宿学校制度源于1857年的《渐进文明法案》(Gradual Civilization Act),该法案要求原住民学习读写英语和法语,并放弃他们的传统姓氏,改用政府批准的姓氏。
1883年,加拿大第一任总理约翰·A·麦克唐纳(John A. Macdonald)爵士授权在加拿大西部为原住民儿童建立学校系统。该系统最终应有大约150所学校,其中许多学校位于偏远地区。
这张拍摄于1900年左右的照片显示了今属萨斯喀彻温省勒布雷的卡佩尔印第安工业学校(Qu’Appelle Indian Industrial School),一名第一民族原住民长者带着孩子。他的传统服装和他们的西方服装对比强烈,他穿着羽毛衣领,而他们穿着欧式蕾丝。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Provincial Archives of Saskatchewan, via EPA, via Shutterstock
罗马天主教会运营着大约70%的学校,其余学校由三个新教教派控制。宗教培训是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教会将其视为使原住民皈依基督教的使命。
1955年,在这里,年轻女孩在安大略省西班牙镇的西班牙印第安寄宿学校参加了她们的第一次圣餐。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re, via Reuters
由于这些学校,几代原住民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少得到父母的照顾,并且经常因他们所经历的事情而受到创伤。1969年,学校被政府控制,但是,该系统强制的家庭分离和虐待对在那之后出生的原住民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30年后,最后一批学校关闭。
该系统本身也是失败的,从未成功实现将原住民文化贬入博物馆的目标。
许多原住民社区经历了语言和文化习俗的复兴,许多人认为这是从学校的影响中恢复过来的重要一步。在该委员会展开工作的同时,社区就土地所有权展开谈判的努力正在取得成功,并在设法实现更大的自治。
73岁的乔伊·德加雷斯(Joey Desjarlais)在萨斯喀彻温省马斯科维关印第安寄宿学校(Muskowekwan Indian Residential School)的废墟外说:“发生这样的事,一定有其意义,”他的父母、祖父母和曾祖父母也被迫上学。“我们的孩子需要知道寄宿学校,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以及那里发生了什么,而且还需要学习他们的文化,所以至少他们会让它恢复。”
下图显示了1940年左右在安大略省穆斯工厂的霍登主教纪念学校厨房里工作的女孩。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re, via Reuters
1960年代,兴沃克印第安寄宿学校的男孩们在玩手工制作的弓箭和桌上冰球。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re, via Reuters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er, via Reuters
1950年,男孩们在安大略省穆斯工厂的霍登主教纪念学校宿舍里祈祷。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re, via Reuters
约1936年,西北地区雷索卢申堡一所寄宿学校的女孩。据估计,到1930年代,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原住民儿童入学。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Library and Archive of Canada
1960年代,男孩和女孩穿着他们的第一套圣餐服装,在位于安大略省西班牙镇的西班牙印第安寄宿学校合影。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Shingwauk Residential Schools Centre, via Reuters

Ian Austen十多年来一直为《纽约时报》报道加拿大的情况。他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在多伦多接受教育,目前居住在渥太华。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ianrausten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 死在学校里的孩子:原住民儿童遗骸揭开加拿大的种族伤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