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北京仍对平壤有影响力,但不足以左右朝核问题

华盛顿 — 

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刘晓明星期二(7月6日)应约与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金圣通了电话之后,分析人士说,这显示拜登总统在寻求中国帮助解决朝核问题,然而,北京虽然仍对平壤有重要的影响力,但并不能左右朝核问题。

北京是否继续对平壤拥有影响力?

华盛顿一直认为,北京在解决朝鲜半岛问题方面,是对其盟友平壤具有相当的影响力的。但是,目前华盛顿和北京仍然没有从特朗普时期陷入的双边关系40年来的低迷中走出来;拜登政府正在积极地调试其对华政策,寻找一种与北京打交道的有效方式。

有分析人士担心,北京是否原因在朝鲜核武器问题上继续向平壤施压;而另一方面也在担心,即使北京愿意在这方面帮助华盛顿,北京在朝鲜核武器问题上是否仍具有对平壤的影响力?

设在美国夏威夷的研究机构“东西方中心”(East-West Center)高级研究员饶义(Denny Roy)博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仍然对其盟友朝鲜具有影响力;这主要是因为中朝两国的贸易关系,以及中国作为朝鲜政权免受国际压力的保护者的作用。毕竟,北京是平壤最重要的政治盟友。

不过,饶义同时表示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也是有限度的。“在过去,当中国试图干涉平壤的核心利益时,平壤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北京;这其中的一项便是朝鲜的核武器计划,”饶义说。

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东亚研究教授马钊则认为,北京其实对于平壤的核计划没有什么影响力,因为核武器事关朝鲜的政权生存,平壤不会以此来交易

马钊说:“在平壤的核计划尚未完成之前,北京都无法阻止金正恩放弃其拥核计划;而目前平壤已经拥有了核武器,北京就更不太可能依靠外交经济手段,逼迫金正恩放弃已有的核武器。所以说,依靠北京来解决美国希望实现的所谓‘完全且不可逆转’的朝鲜半岛无核化,没有任何希望。”

英国牛津大学(The University of Oxford)中国历史与政治学教授拉纳·米特(Rana Mitter)分析说,北京固然对平壤仍然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金正恩对北京的施压和劝诱则是采取故作姿态的手法。

“北京仍然是朝鲜的主要贸易伙伴,而且有能力与金正恩谈论朝鲜的核野心。 然而,金正恩已经发现,让北京感觉到将其争取到北京的立场上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样是对自己大有用处的,” 米特说。

首尔、平壤、北京,拜登更倚重哪一方?

韩国《中央日报》(JoongAng Ilbo)上周五(7月2日)的独家报道说,据深谙韩朝关系的外交消息人士称,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曾在今年5月份,就重启韩朝首脑会谈的问题交换了亲笔信。

该报援引这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说:在5月21日文在寅与美国总统拜登举行韩美首脑会谈前后,文在寅与金正恩曾互致亲笔信,讨论了双方举行视频会谈等无接触首脑会谈的方案。 这位消息人士还透露:“据我了解,两位领导人不止互致过一次亲笔信”。分析一般认为,文在寅是在试图利用与拜登举行美韩首次峰会之际,恢复陷入僵局的韩朝峰会;并且敦促华盛顿以更急迫的方式处理朝鲜半岛问题。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之后,华盛顿曾经向平壤发出开启对话的信息,但是平壤方面没有做出正面回应,反而是在3月份发射了一枚新型短程战术弹道导弹,进一步促使拜登将朝鲜半岛问题置于其外交政策日程的首要位置。

面对当前的棘手的局势,拜登政府应该如何重新调整美国的朝鲜战略,在平壤、首尔和北京之间,拜登会倾向于更倚重哪一方?

东西方中心高级研究员饶义博士对美国之音说,在朝鲜核武器问题上,拜登既不会依赖平壤,也不会依赖首尔。

不过,饶义认为,当前朝鲜问题似乎不是华盛顿的优先事项。 如果朝鲜以合理的姿态与美国联系,华盛顿将会作出回应;否则便成为恶意的漠视。

“在美朝关系方面,文在寅政府并不是一个完全诚实的中间人,因为文在寅希望不惜代价进行谈判并且取得进展;但这远远超出了华盛顿的意愿,”饶义说。

在饶义看来,拜登似乎正在回到华盛顿在特朗普之前的立场:愿意谈判,可以讨价还价,但前提是平壤首先表明它是认真地致力于拆除其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计划,而美国并没有单方面的让步,这样做只是为了让平壤坐到谈判桌前。

关于拜登将会如何调整美国的朝鲜战略,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授马钊认为,拜登政府在朝鲜问题上,没有太多的有效手段,也不太可能在无核化的问题上实现突破。

“从目前看来,朝鲜如其它与美国为敌的政权一样,比如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古巴等等,都是美国无法解决的问题。中国与韩国也无法替美国解决这些问题,”马钊说。

牛津大学拉纳·米特则认为,拜登政府需要北京和首尔两者的帮助,才有可能与朝鲜达成协议。 他说:“显然,对于任何美国政府来说,与首尔的关系都容易处理得多;但是任何协议都不可避免地要与北京讨论。”

平壤是北京面临的威胁,还是对付华盛顿的利器?

姑且不论北京目前对平壤到底是否还具有美国和国际社会所期待的那样的影响力,分析人士质疑北京说服平壤放弃核野心的努力和态度是否真诚。更有分析人士认为,北京其实并不希望朝鲜问题很快得到解决,而是更愿意让朝鲜问题永远存在,以保持其与华盛顿打交道时的筹码。

美国知名保守派专栏作家、《输掉韩国》一书(Losing South Korea)的作者章家敦(Gordon G. Chang)5月10日在《新闻周刊》上发表署名评论文章《朝鲜是中国的利器》(North Korea Is China’s Weapon)。

章家敦认为,拜登政府在朝鲜问题上的失误是,白宫在结束对华政策审查之前完成了对朝鲜的政策审查。如果不首先弄清楚如何应对中国,宣布朝鲜政策是毫无意义的。

“毕竟,中国对朝鲜执政的金氏家族施加了巨大影响,而且作为现实问题,中国可以要求朝鲜做北京想做的事,” 章家敦写道,“中国领导人为了免除自己的责任,一直在推动这一论点。近年来,他们一直坚持说,朝鲜对中国敌意之强烈,以至于无法对平壤施加巨大影响。”

章家敦的文章还提到,一位白宫官员曾经说过,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海湖庄园会晤时告诉特朗普,北京并不像美国所认为的那样对朝鲜有影响力。特朗普后来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说,他接受习近平对此问题的看法。

美国的东亚问题专家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一些中国战略家的确曾经提出,保持朝鲜对美国的刺激性将会对中国有利。 他们认为,朝鲜能够牵制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在;否则美国可能会出面干预保卫台湾,并让中国在反对美国对台军售方面具有影响力。

东西方中心的饶义博士说:“不过,我认为总的来说,中国政府还是希望解决朝鲜核武器问题的,因为它给朝鲜半岛造成了持续的战争危险,而且从中将产生许多负面的后果,包括金氏政权的被推翻。”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东亚研究专家马钊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根据自己在冷战时期排除万难发展核武器的历史,应该非常理性地认识到,朝鲜弃核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目标。同时,无论朝鲜如何处置自己的核武器,它都是北京所无法抛弃、也不愿抛弃的盟友。

“北京不会拒绝在朝核问题上与华盛顿合作;但是在现阶段,北京的合作目标应该是朝鲜核武器不扩散、核设施的安全保障等问题,而绝非华盛顿所期望的,‘全面且不可逆转’的无核化,”马钊说。

牛津大学中国历史教授拉纳·米特认为,中国可能希望朝鲜不要拥有核武器,因为它拥有核武器使得一个不可预知的政权更加难以预测。

米特还对美国之音说:“有朝鲜在中国的边境上,对于中国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中国需要建立一个缓冲地带,以对抗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分析:北京仍对平壤有影响力,但不足以左右朝核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