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胡景翼统治河南期间,发生过一件有趣的事儿。

国民二军的一个营长,与红枪会的一个老师,发生了争论,争论的核心是:红枪会的“刀枪不入”神功,到底是真的,还是胡吹?

争得脸红脖子粗,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二人打了个赌:拿枪打一下试试。

结果,营长用手枪打死了这位老师和他的4个徒弟。

显然,刀枪不入是鬼扯。

义和团已经用血淋淋的事实证明,所谓的刀枪不入神功,在现代枪炮面前就是渣。何以二十几年后,还有人信奉这一套?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不信奉反而不正常。

北洋时期的广大内陆农村,人们生活方式大体停留在古代,交通落后,信息闭塞,很多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本乡本土,上一次县城可以拿出来反复炫耀。

这意味着义和团运动没有波及到的地方,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这回事。

即使听说过,他们听到的版本一定是义和团如何刀枪不入,如何神勇打洋鬼子,至于义和团被洋鬼子暴打的消息,根本流传不开来——当事人不愿意说,听故事的人不乐意听。

既然没有吸取教训,历史大概率会重演。

终于,20世纪20年代,中国北方又涌现出了信奉刀枪不入的民间组织——红枪会。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红枪会

红枪会与义和团颇有渊源,从后来的表现看,它可以算作是义和团的翻版,其信仰、仪式、组织结构、行事风格,与义和团几乎一样。

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义和团仇洋排外,有扶清灭洋的政治目的,红枪会不排外,其主要的目的是自卫,抵抗土匪、军阀侵扰村子。

不过,两者命运差不多,义和团被清廷当枪使,红枪会被军阀当枪使,最后都被官军镇压,化作炮灰。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走向共和》剧照


01

红枪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现在不得而知,它的渊源可追溯到义和团。

义和团运动被镇压后,当年的团民或解甲归田,或转入地下继续活动。

时间流逝,这些残存的组织,与白莲教、八卦教、大刀会、金钟罩、硬肚会等民间秘密社会组织合流,彼此杂糅,逐渐形成红枪会。

之所以叫红枪会,是因为会员人手一杆红缨枪——普通农民无法搞到枪械,但弄一杆红缨枪并非难事。

红枪会发源于鲁南一带,但其发展壮大却是在河南。

鼎盛时期,红枪会有300多万会员,河南独占150万,其次分布在河南四周的山东、直隶、陕西、湖北、安徽、江苏等省。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河南之所以成为红枪会发育的沃土,有三个原因:土匪多,自耕农和半自耕农多,传统保留得好。

先说土匪。清末民初,河南是土匪的天堂,我们所熟知的白朗、老洋人等都是巨匪,巨匪之下,是无数的小股土匪,他们集小股为大股,合小杆为大杆,常常有组织的打家劫舍。

据《豫省土匪》一文统计,1925年,河南各路闯出名堂的匪首旗下,共计有土匪5万多人,各乡各县不出名的土匪,加起来有10万以上,河南111县,平均每县有土匪千余人。

官府剿匪不力,甚至养寇自重,土匪之祸愈演愈烈。老百姓朝不保夕,只能团结起来,守望相助,共御土匪。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让子弹飞》剧照

再说自耕农和半自耕农。河南大地主少,无地者也少,自耕农和半自耕农占80%以上,土地相对比较平均。

无恒产者无恒心,都有土地(多与少的问题),民众才有保护村子的意愿,否则,都是无产者,没有什么可保卫的,土匪来了直接入伙。

最后是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保存好的地方,一般都封闭落后,民众深受封建思想毒害。

20年代的河南,一般的县里,半数以上男子还留着辫子,99% 的女子还在缠足,民众的生活与大清时代相比,几乎没有变化。

只要有人烟的地方,就有寺庙,如果没有寺庙,一棵老树,一座古墓,都有人焚香叩拜。人们张口因果报应,闭口怪力乱神,普遍迷信神力魔法。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民国时期河南某县城

当然,这些现象在别的省份也存在,只是河南尤甚。

匪患严重、有田有产、封闭迷信,这三者为红枪会发育壮大,提供了绝佳温床。


02

与义和团一样,红枪会没有统一的偶像,也没有统一的组织。

他们信奉的神五花八门,从鸿钧老祖到玉皇大帝,从观音菩萨到孙悟空,以及张天师、关公、包公、周公、诸葛亮、孔子、桃仙等等,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敢拜的。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义和团剧照

组织上,除了红枪会之外,还有黄枪会、蓝枪会、白枪会、黑枪会以及无极道、天门道、仁义会、硬肚会等几十个组织,红枪会只是这些组织的统称——代名词。

红枪会没有统一的领导机构,各地红枪会各行其是,有时还相互仇杀火并。

红枪会的首领称学长、会长、团长,一般由当地有声望的人担任,学长不会“法术”,所以必须请一个“老师”,负责指导武术、念咒、画符、拜神等。

老师往往都是从外地请来的,有些甚至是老义和团战士,他们江湖经验丰富,见多识广,能说会道,能唬住人。为什么不找本地人?本地人知根知底,没有神秘感,不好忽悠。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铁打的组织,流水的老师。老师在一个地方传授完法术后,会到下一个地方继续授徒,会员们则推举一个有胆识、法术高的人为大师兄,专管教务。

红枪会的入会带有半强迫性质,每家每户至少出一个人,平时照常种地,一旦有事,要听首领号令行事。其运作经费有的来源于会费,有的根据田亩摊牌,田多的多交,田少的少交。

红缨枪打不过洋枪洋炮,怎么保卫家乡?别怕,他们有法术。

在老师的指导下,会员们先跪香,跪七七四十九天后,如果老师觉得某人火候够了,就会授予他一段咒文和一道纸符,咒文在心中默念,纸符烧了用水吞服。

之后,老师会指导会员练功,从排砖、排刀到排枪排炮,练完之后即可刀枪不入。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排砖,就是在头顶放几块砖头,用锤子猛砸砖头,如果砖碎了且人没事,那就算过关了,可以进阶更高级的修炼,如果砖没碎、人喊疼或者受伤,那就是心不诚,要继续练习。

排刀,会员脱掉上衣,老师拿大刀朝会员的肚子、胳膊砍,刀不伤皮,就算功成,可以进阶练排枪排炮了。

当然,砍的时候,要把气氛搞起来,各种焚香祈祷、画符念咒,越浮夸越好,越神秘越好。好的氛围,能让会员有沉浸式的体验感,对法术深信不疑。

排枪,会员一字排开,老师在15步之外,拿枪朝会员胸膛射击,子弹打不进去,刀枪不入的法术就成了。如果打进去了,老师会说修炼程序上有瑕疵,或者此人心不诚,受到了神灵的惩罚。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笑傲江湖·东方不败》剧照

现代人一看,就知道这是骗局,排砖、排刀,是武术表演中的常见的气功,排枪,子弹做了手脚,用的假弹,一般打不死人。当时的人太淳朴,信息来源太少,很容易被骗。


03

有老师的地方,红枪会的这一套搞得有模有样,毕竟有传承、有规范。

没有老师的地方,老百姓们或放飞想象的翅膀,或根据各自的需要和趣味,结成各种荒诞不经的组织,简直野得不像样子。

比如1928年,有个叫张疯子的人,自称得到了仙人传授的奇术,聚众三四千人,成立了扇子会。

张疯子赐予每个会员一把扇子、几道避弹符咒,他告诉会员:如果遇到拿枪的敌人,你就挥舞扇子,扇子可以自动挡子弹。我滴乖乖,比燕双鹰的自动避弹系统还猛。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燕双鹰》剧照

此外,还有孝衣会、哼哈会、毛篮会、光蛋会等等。

孝衣会头裹白巾,身穿白衣,犹如穿了一身孝衣,他们胸前挂着避弹符篆,遇到敌人时,跪下磕三个响头,嚎啕大哭,以此吓走敌人。

当时的人普遍迷信,遇到这样的阵势,都觉得晦气,避之不及,敌人一走,证明法术成功了。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哼哈会,交战时,会员口中哼哼哈哈叫个不停,如有哼哈二将神助攻,战力倍增。

毛篮会,由妇女组成,交战时左手提毛篮,右手摇魔杖,这样敌人的子弹和炮弹就会落在毛篮里。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义和团时期的红灯照,教徒也都是女人

光蛋会,顾名思义,会员都是光棍汉······

红枪会成立的初衷是抵抗土匪,保卫家乡,但是随着河南被各路军阀反复蹂躏,红枪会又将枪头对准了军阀部队。

1911年,辛亥革命的这一年,河南只有1.6万军队,此后,军队连年增长。1913年2.3万人,1915年3.76万人,1916年5.65万人,1922年7.86万人,1924年猛增到20万人,1926年驻扎在河南的各路军队超过40万人。

以一省之力,负担几十万军队,可想而知,河南老百姓要被祸害成什么样,因此,红枪会被迫卷入了军阀混战。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从上面河南军队人数变化情况,可以看出,1922年到1926年,河南军队出现了暴增现象。

要解释这一现象,必须对河南军阀混战情况有一定了解。

1922年,吴佩孚命令陕西督军冯玉祥,出兵河南,搞掉了河南督军赵倜(1914年-1922年统治河南),将河南纳入直辖统治。

1924年,吴佩孚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翻车,河南无主。胡景翼率国民二军进入河南,与对河南同样怀有野心的镇嵩军,发生了战争,是为胡憨战争。

1925年,国军民二军击败了镇嵩军后,岳维峻(胡景翼的继承者)大肆收编溃兵、土匪,国民二军猛增到20多万人。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流离失所的老百姓

1926年,吴佩孚东山再起,三路反攻河南,此时河南计有岳维峻的国民二军、寇英杰的鄂军、靳云鹗军、镇嵩军、樊钟秀的建国豫军等,40万军队所言不虚。


04

在河南,红枪会与军阀作战,始于国民二军入豫之后。

1925年1月,驻禹县的国民二军曹世英旅急缺武器,该旅王祥生团大肆收缴民间枪支补充部队,过程中与禹县地方民团发生了冲突。

于是,禹县商会请来红枪会助战,把王祥生打出了县城。留在县城的军官家属被杀28家,连带19名陕西商人也被打死。

为什么要打死陕西商人呢?

因为国民二军将领和老底子,都是陕西人,他们以客军入主河南,让河南地方主义者很不爽,与此同时,国民二军的敌人——镇嵩军憨玉琨(河南人),趁机煽动,说,“陕人压迫豫人”,号召河南父老起来打老陕。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走向共和》剧照

王祥生气愤不过,叫来援军围攻县城,入城后烧杀抢掠,打死了几千老百姓和红枪会会员,2000多间房屋被焚毁,禹县县城几乎成了一片焦土。

事后,胡景翼枪毙了王祥生,下令通缉曹世英,但他一口咬定:这是憨玉琨派属下煽动禹县地方民团哗变而酿成的恶果。

这明显是拉偏架,河南人大失所望,对国民二军非常不满,以至于在随后爆发的胡憨战争中,少数红枪会公开支持憨玉琨,进攻国民二军。

国民二军打垮镇嵩军后,胡景翼下令查禁红枪会,勒令其解散。红枪会被迫改名为红学会,继续活动。

彼时,红枪会虽然敌视国民二军,但胡景翼做事还比较有分寸,他没有秋后算账,而是努力维持双方和平相处。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黑社会·以和为贵》剧照

文章开头,那个营长打死红枪会老师后,很快就被胡景翼枪毙了,理由是:他破坏国民二军与人民的联盟。显然,胡景翼并不想与红枪会发生正面冲突。

胡憨战争后不久,胡景翼就病死了,他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是岳维峻。

岳维峻上台后,把“豫人治豫”的原则抛进了垃圾堆,在重要岗位上到处安插陕西人,排斥河南人,优待陕西军队,欺凌河南本土军队,激起了河南人对陕西人的仇恨。

岳维峻还疯狂收编杂牌军军和土匪,致使军队人数激增,河南财政陷于崩溃。

据当时报纸报道,赵倜督豫时,河南军费每月不超过60万元,岳维峻督豫时,河南军费每月300-400万元。而河南一年财政收入不到2000万元。

军费不够,士兵们就强制摊牌征收,甚至直接抢劫,出现了


“上半年为兵,下半年为匪”

现象。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红枪会

为了自保,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加入红枪会,红枪会与国民二军的关系急剧恶化,在一些民风彪悍的地方,红枪会不仅抗捐抗税,还向国民二军进攻,驱赶县长,把持县政,有造反的趋势。

1925年10月,岳维峻以红枪会旁门左道、蛊惑民众为由,下令严禁红枪会。但这个禁令像废纸一样,没起作用,红枪会活跃依旧。

为了杀鸡吓猴,1926年1月,岳维峻派兵逮捕了荥阳地区红枪会首领,要把他当众枪毙,打破红枪会“刀枪不入”的神话。

不过,岳维峻最终还是没有这样做,因为吴佩孚三路攻豫已经部署完成,吴军正向河南杀奔而来。

这时候激怒红枪会,会让国民二军内外受敌,得不偿失。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吴佩孚三路攻豫


05

吴佩孚早就察觉到了红枪会的实力,在他反攻的河南的计划中,红枪会是一颗重要的棋子。

吴佩孚利用河南人对陕西人的恶感,抛出了“


打倒老陕,豫人治豫

”的口号,号召河南民众反对国民二军。

他还派人潜入河南,联络红枪会首领,封官许愿,一口气封了几十个司令、师长、旅长,将红枪会编成十支“豫卫军”,配合他对付国民二军。

为了收买民心,吴佩孚还大肆宣传,赶走国民二军后,免除农村一切捐税数月,甚至还向有些地方承诺“三年不征粮”。

通过这些手段,吴佩孚成功争取到了河南民众和红枪会的支持。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红枪会

河南各县红枪会纷起,如燎原之势,到处袭击国民二军,后来甚至演变成遇到陕西口音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二虎守长安期间,围城的镇嵩军和红枪会,为什么那么残忍?很大一个原因是陕豫地域仇恨。河南人认为老陕统治河南期间,把河南人欺负惨了,所以他们要报复。

1926年3月,岳维峻在河南的统治彻底崩溃,吴佩孚再次入主河南。

红枪会也在这场战争中缴获了大量武器(事实证明,相比刀枪不入神功,红枪会更喜欢洋枪洋炮,他们比义和团更务实),实力大增,进入全盛时期。

有野心的会首们,不再满足于保卫家乡,开始在军阀混战中投机,谋求更大发展。

然而,吴佩孚统治河南后,很快将枪头对准了红枪会。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吴佩孚

吴佩孚也要养军队,养军队要花钱,钱从哪里来?从老百姓身上来。

什么免除捐税,不征粮,都是幌子。要做到与民秋毫无犯,除非不混军阀这一行。

吴佩孚不仅在河南横征暴敛,还下令取缔了“豫卫军”,强力解散红枪会,双方经常爆发大规模冲突,酿成了不少惨案。

当红枪会和吴佩孚军队在河南撕扯时,全国形势突变。

北伐的号角吹响了,北伐军势如破竹,杀到了湖北,吴佩孚退守河南,张作霖见吴佩孚不行了,派奉军强行进入河南,顺便灭了吴佩孚残余。

相比吴佩孚军队而言,匪气更重的奉军军纪更败坏,他们在河南大肆抢掠,烧杀无数,红枪会对其恨之入骨,“见有奉军,即行攻击”。然而,单凭红枪会的实力,终究是敌不过奉军。

这时候,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了冯玉祥身上。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冯玉祥


06

1927年,武汉国民政府派唐生智北伐,向河南进军,冯玉祥的西北军也出兵潼关,向河南杀来。

冯玉祥与唐生智是友军,他们共同的敌人,是盘踞在河南的奉军。

红枪会对唐生智不熟悉,但他们熟悉冯玉祥,当年冯玉祥解决赵倜后,曾当过一段时间的河南督军,表现还行。

所以冯玉祥进军河南时,红枪会对他抱有很高的期望,主动配合他打击奉军,拆铁路、扒电线、埋地雷,充满了干劲。

在北伐军、西北军以及红枪会的联合打击下,奉军败退黄河以北,事后,冯玉祥对红枪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1927年6月,武汉国民政府任命冯玉祥为河南省主席,决定将北伐军撤到武汉。自此,河南进入冯玉祥西北军统治时代。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让子弹飞》剧照

如何处理红枪会,摆在了冯玉祥的案前。

冯这个人不信鬼神,拆庙毁佛,没有他不敢干的。在自传中,他说他小时候母亲病了,去刘爷庙磕头许愿,从黄昏磕头磕到半夜,头都快磕爆了,但母亲的病没有丝毫好转,从此他对信神产生了动摇。

后来,八国联军打来,刘爷庙被毁,冯玉祥认为神的法力,终究抵挡不过洋大人的洋枪洋炮,更加不信神了。

所以,他对红枪会神神叨叨这一套,既鄙视又猜忌,在冯看来,红枪会煽动民众,聚众闹事,妨碍治安,是心腹大患。

早在1927年5月,甘肃(冯玉祥的地盘)发现红枪会活动时,冯玉祥曾杀气腾腾地指示当地军政长官“


严加剿办,俾绝根诛

”,要对当地红枪会斩草除根。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但是,对河南红枪会,他不敢直接动手,一来他在河南根基不稳,二来河南红枪会势力庞大,不好对付。所以他对河南红枪会表面笼络,暗中谋划,计划慢慢解决他们。

7月底,黄河以北的奉军,被彻底赶出河南,冯玉祥完全控制了河南,有时间和精力来解决红枪会。

解决的办法是取缔各种枪会,将会员编入民团,委任首领官职,统计红枪会枪支,清查户口,对外来寄居者和无业游民进行登记备案。

总之,就是要将红枪会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为其所用。

不愿意接受改编的,那就对不起了,


“如不受官吏告诫,藐视革命政令······一律严办,万勿姑息。”

大军出动,严厉镇压。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拥有30万会员的天门道,因为不合作,被西北军庞炳勋部杀得血流成河,天仙庙道会在新郑闹事,被张自忠连根铲除,首领全部杀掉,此外,吉鸿昌在安阳,韩复榘在洛阳,刘恩茂、鹿钟麟在滑县,都搞出了很大“动静”。

与此同时,冯玉祥还给河南强行注入了新鲜思想,强制剪辫,禁止缠足,毁佛拆庙,破除迷信,想从思想上铲除红枪会活动的土壤。

西北军进入山东后,山东的红枪会也步了河南的后尘,比如西北军梁冠英部在济宁,一次打死了1000多名无极道道徒,并将俘虏的七八百名道徒集体枪毙。

多少村子被毁,多少人被杀,已无法统计。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在冯玉祥和其他北伐军的打击下(别的省份也镇压了),红枪会势力急剧衰落,到20世纪20年代末,基本退出了历史舞台。

不过,红枪会并没有彻底消失,后来在抗战和解放战争中,他们又活跃过。红枪会真正的末日,是50年代初镇反。

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
《黄飞鸿·男儿当自强》剧照



【参考资料】

《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

《民国河南红枪会研究(1916年-1928年)》

《西北军与红枪会》

《北洋政府时期河南红枪会研究》

《民国时期河南红枪会兴起原因探究》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红枪会是个怎样的组织:另一个义和团,另一群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