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共权力圈,女性依然寥寥无几

  • 新闻

Delta变种14天翻1倍!占美国这地9成病例 秋季恐大流行

美国新冠疫情在过半数成人至少接种一剂疫苗后明显改善,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DC)5月放宽口罩规定,街头景象几乎回归常态,但Delta变异株威胁令卫生当局愈发担忧。专家警告,这种病毒流行率每14天就翻一倍,恐怕使多数地区重现去年秋冬患者激增的状况。 全美Delt…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中央政治局是中国共产党在全国的最高领导机构,党政军各机构均为其办事机构和执行部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成员被称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一般都在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等国家机构、中共中央各部门或各省市的党政机关担任主要职务,并且按惯例被称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常设机关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后者实际上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决策机关,其成员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领导层。

”党和国家领导人“中的女性屈指可数

迄今为止,历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中,没有出现过一位女性。15届中共中央政治局中,也只出现过6名女性委员和2名女性候补委员。

1969年中共九大产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由21名委员、4名候补委员组成,其中包括两名女性,一是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毛泽东夫人江青,另一位是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林彪夫人叶群。1975年中共十大时,只有江青1名女性担任政治局委员,另有陕西女工吴桂贤为候补委员。

当今中共权力圈,女性依然寥寥无几

江青和周恩来总理(摄于1974年2月15日)

江青是毛泽东晚年时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政治人物之一,毛泽东逝世后于1976年10月6日被逮捕,并于1977年7月被开除党籍。

叶群在文革期间担任过全军文革小组成员、副组长等职,1971年9月13日随林彪等人搭机出走,当日在蒙古坠机身亡。

当今中共权力圈,女性依然寥寥无几

林彪、叶群和女儿林豆豆(又名林立衡)以及儿子林立果

吴桂贤曾被评为中国纺织系统的劳动模范。文革后被树为“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并被堆上政治舞台。在1973年8月召开的中共十届一中全会上,吴桂贤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1975年1月被安排出任国务院副总理,时年37岁。她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位女性副总理,也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最年轻的副总理。1977年9月,吴桂贤申请辞去副总理职务,重新回到西北国棉一厂工作。

中共第十一、十二两届中央政治局中有一名女性委员,即周恩来遗孀邓颖超。这两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也有一名女性——副总理陈慕华。

邓颖超在邓小平主政时期为“中共八大元老”之一,曾先后担任全国妇联第一至三届副主席,第四届名誉主席等职。自中共八大以后,邓颖超一直是中共中央委员,1976年12月被增补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78年被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1983年6月,八十岁的邓颖超出任第六届政协全国委员会主席,成为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继宋庆龄之后第二位出任正国级职务的女性。1985年9月,邓颖超申请辞去了中共中央委员的职务,1988年4月卸任全国政协主席一职。

陈慕华1938年6月加入共产党,曾任第七、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1977年8月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次年当选国务院副总理,并从1978年6月起兼任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组长,1981年3月担任国家计生委主任。1982年5月,中国增设“国务委员”职务后,陈慕华由副总理改任国务委员。在1982年9月召开的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她继续当选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从1985年3月起,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她也兼任过全国妇联主席等职。

当今中共权力圈,女性依然寥寥无几

吴仪2007年12月和美国财长保尔森(Henry Paulson)出席中美第三届战略经济谈判记者会

中共第十三、十四届中央政治局无女性委员或候补委员。1997年9月的第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出现了一位女性候补委员——曾担任对外经济贸易部副部长的吴仪。吴仪1992年1月代表中国政府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美利坚合众国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谅解备忘录》上签名,此后还参加了中国加入关税和贸易总协定的谈判,因作风强势果断有“铁娘子”之称。2002年11月,吴仪在中共十六大上当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2003年3月17日出任负责外贸商务、公平交易、以及卫生事务的国务院副总理,4月26日兼任卫生部部长,指挥领导全国的萨斯疫情防疫工作。2005年5月,吴仪出访日本期间取消与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的会面,被一些海外媒体称为展示了“多年来中国外交罕见的鹰派作风”。2005年,吴仪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第二有影响力的女性”;2006年在同一评选中名列第三,2007年再次排名第二。

中共第十七届中央政治局25名委员中也包括一名女性——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刘延东。她在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届一中全会上连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成为继邓颖超之后,中共第二位连任的女性中央政治局委员。2013年3月,她被提名为国务院副总理,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第四位女副总理。

当今中共权力圈,女性依然寥寥无几

2016年11月,时任中国副总理的刘延东参加德中汉堡峰会,并于时任汉堡市长的舒尔茨(现任财政部长)会面

除刘延东外,中共第十八届中央政治局25名委员中还有一名女性——曾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大连市委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党组书记、副主席、福建省委书记、天津市委书记、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等职务的孙春兰。这是“文革”结束以来政治局首次出现两位女性成员。在2017年10月25日产生的25人中共第十九届中央政治局中,孙春兰继续占有一席,并于2018年3月起任国务院副总理,分管妇女儿童、教育、医疗卫生、体育、退役军人事务等事务。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后,孙春兰曾于2020年3月赴武汉指导防疫工作。

当今中共权力圈,女性依然寥寥无几

现任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

除上述8名女性政治局委员或候补委员外,还有个别女性曾在中共中央担任要职,如1982年至1987年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书记,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郝建秀。她曾为一名纺织工人,被评为全国纺织工业系统劳动模范,后受到中共培养,转而从政。郝建秀还担任过政协会议第十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纺织工业部部长,全国妇联副主席等职。

“妇女能顶半边天”只是一句口号

上个世纪50年代,毛泽东曾提出了“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口号。但中国全国人大的女性代表比例则长期只保持在21%左右,国际排名也直线下降​。此外,女性在中国共产党党员中的比例和女性高级官员的比例也不高。中国国务院新闻办2019年9月发布的一份白皮书称,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一贯重视培养选拔女干部、发展女党员;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统筹做好培养选拔女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党外干部工作。白皮书还称,2018年,女党员占党员总数的27.2%,比1956年提高16.7个百分点;党的十九大代表中的女性占比24.2%,比1956年党的八大提高14.9个百分点;2018年全国事业单位领导班子成员中,女性比例为22.2%,比2015年提高1.6个百分点。

目前中国31个省长中,只有两位是女性——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主席布小林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主席咸辉。网络杂志中参馆(ChinaFile)的研究发现,中共最高级别的党员——中央委员会中的女性比例几乎从未超过10%,中国的党委书记和地方政府首脑中只有不到9%是女性。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的Valarie Tan认为,党的最高领导层和政治权力职位中缺乏女性代表导致其推行的政策带有强烈沙文主义色彩。尽管中国共产党承诺加强培养选拔女干部,并在领导岗位上设置妇女配额,但它仍然是一个男性主导的政党:”对中国共产党来说,妇女的作用是履行由男性决定的社会经济职能。女性更大的自主权被认为是对党的父权统治的威胁。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共产党于1949年成立的旨在维护妇女利益和倡导性别平等的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ACWF)于2015年进行了重组,谨遵听党话,跟党走。习近平还恢复了儒家的父权思想,强调家庭和谐而非性别平等。 “此外,在结束了三十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后,中国共产党虽然想推动婴儿潮,但却并没有制定政策来帮助妇女平衡工作和家庭,反而呼吁妇女以其”特有的身心特点、生育和哺乳功能“去照顾家庭。

分析人士认为,按照过去近20年的惯例,中共二十大上至少会有一名女性高官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鉴于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2023年将退休,曾任贵州第一位女省长的谌贻琴被视为是接替她出任政治局委员和国务院副总理的热门人选。谌贻琴2020年11月出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是1949年以来继万绍芬和孙春兰之后的第三位女性省级党委书记和现任唯一的女性省委书记,她也是唯一一位少数民族省委书记。在放开三孩的政策背景下,中国将出台何种配套政策鼓励生育尤为引人关注,这也将折射出女性代表在中国权力高层中到底有多少话语权。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当今中共权力圈,女性依然寥寥无几

中国外交部:加拿大这种虚伪和双标令人不齿!

6月21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人民日报》记者提问,据报道,加拿大一位即将离任的因纽特人众议员表示,加拿大这个建立在压迫原住民基础上的国家,历史上沾满了原住民的鲜血。加议会一方面说同原住民和解、多样性、包容性等漂亮话,一方面却拒绝将保护原住民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