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大山中的网络,比美国纽约都好。”

“恩施大山中的网络,比美国纽约都好。”在湖北省宣恩县狮子关景区参观的过程中,一位有留美经历的媒体同行感叹,在中国的山区上网、发朋友圈毫无障碍。

  端午节前夕,观察者网在跟随中央网信办、国务院国资委在宣恩县走访的过程中发现,当地曾是国家级贫困村,随着中国铁塔到当地进行定点帮扶,宣恩县通信基础设施短板被彻底补齐,紧接着互联网创业、移动支付、电商直播等新兴业态得到迅速发展,农村人均收入相比5年前提高50%。

  事实上,放眼整个中国,通信“基建狂魔”的本色更能得到彰显。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我国移动电话基站总数达935万个,其中4G基站总数为582万个,占比为62.3%;5G基站总数81.9万个,占全球比例约为
70%,5G手机终端用户连接数达2.8亿,占全球比例超过80%;通信基站总量、人均基站数均是世界第一,98%以上的行政村都通了光纤宽带和4G网络。在中国,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新的生产生活工具,甚至可以说是新的人体“器官”一样依赖。

  谈到中美在通信基建领域的差距,有业内专家向观察者网指出,现在美国4G基站数量不到40万个,5G基站数量不到5万个。在美国著名旅游景区,不是信号不好,而是完全没有网络。他表示,美国电信运营商在建设基站时,在可能盈利的情况下才会去投入。究其原因,这和美国电信运营完全走市场化路线,政府无法给运营商下达任务有关。

  

  中国铁塔在山顶上建设通信基站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大山深处抹平“数字鸿沟”

  宣恩县地处湖北省西南边陲,北纬30°分割线穿境而过,境内自然资源富集、山水风光秀丽,民族风情浓郁,800米以上的山地占县域面积70%以上,“八山一水一分田”是对当地地貌的形象写照。

  

  红色箭头处为宣恩县地理位置示意

  但是,“仙山贡水”在给宣恩县带来丰富旅游资源的同时,也对当地与外界的交流造成天然阻隔,进而对经济发展形成影响,宣恩全县36.2万人中,建档立卡贫困户约9.2万人,曾被定为国家级贫困县。

  要想富,先修路。宣恩县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观察者网,十三五期间,该县把交通建设作为脱贫攻坚和跨越发展的关键举措,境内已形成以高速公路为动脉、国省干线为骨架、县乡公路为分支、村组道路为血络,干支相连、内畅外连的交通网。

  但只改善弯多路陡的道路并不够,通信条件不行也是山区经济落后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当地村民邵友志讲述,前几年刚拥有手机的时候,他要走到很远的山顶上,手机才有一点微弱信号,通话也是断断续续,说着说着忽然又断了,打个电话嗓子都喊哑了。“有时打电话,还要选好位置,智能机和老年机都一个样!”

  “通信靠吼,交通靠走”。通信网络不畅,经济发展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李家河镇川大河村是宣恩县有名的白柚种植专业村,以往每到白柚成熟季节,果农就会愁销路,年年犯愁,硕大的白柚摆满了209国道沿线。“因为信息太闭塞,果农只能采取传统的摆地摊销售模式。”

  “我们进驻那年(2016年4月),龙潭河村委会根本打不成电话,2G网络都没有,更不用谈4G。”中国铁塔派驻宣恩县挂职副县长刘柏松向观察者网讲述道,2016年底宣恩县4G网络综合覆盖率才47%。

  

  宣恩县山脚下的乡村 拍摄/观察者网

  这种状况,在中国铁塔2016年入驻宣恩定点帮扶后开始改变。“打通山内外信息渠道,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刻不容缓,”
刘柏松认为,宣恩要想彻底摆脱贫困,必须积极争取投资,加强网络基建。

  官网介绍,中国铁塔是在落实网络强国战略、深化国企改革、促进电信基础设施资源共享的背景下,由国务院推动成立的国有大型通信基础设施服务企业,挂牌成立于2014年7月。

  该公司主要从事通信铁塔等基站配套设施和高铁地铁公网覆盖、大型室内分布系统的建设、维护和运营是我国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队”和5G新基建的主力军,也是全球最大的通信铁塔基础设施服务商,占到全球通信铁塔规模总量的约50%,资产规模超3300亿元。

  

  中国铁塔股权架构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尽管中国铁塔在通信基建领域经验丰富,但宣恩县山大人稀,绝壁悬崖众多,想让通信网络全覆盖,并没有那么容易。

  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刘柏松指出,山区相比城市通信建设难点主要有三个:

  

一是投资不足。山区面积大,住户比较分散,如果要实现无线信号全覆盖,需要在短时间内投入大量建设资金,投资压力大。
二是投资效益低。山区地广人稀,单个基站平均话务量较少,算效益账基本上是亏损,有些偏远山区站的话费和流量收入甚至没有电费支出高。
三是建设难度大建设成本高。山区建站,交通不便,有的站址不通公路,建设材料就要用农用车或人力二次搬运,建站难度非常大,同时也增大了单站建设成本。

  “建一座常规的30米钢管塔基站,需要沙、石、水泥、钢筋等材料近60吨,还有钢管塔重6吨、机柜重1吨。”谈起建塔之难,宣恩铁塔公司基建项目负责人李森林记忆犹新。

  据中国铁塔介绍,为保证通信信息覆盖面,很多铁塔都建在山顶,较远的铁塔维护一次需步行4个多小时。在山顶上建塔的时候,骡马背,壮汉扛,人马受伤等已习以为常,雨季还有山体滑坡的风险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人力的付出只是一方面。刘柏松向观察者网透露,定点帮扶以来,中国铁塔累计在宣恩县的通信建设投入达到7495万元。

  巨额的投入也换来明显的成果。

  自2016年以来,中国铁塔在宣恩县新建及改造铁塔815座;最初宣恩县仅有无线基站602个,2020年底达到了1383个;最初定的目标脱贫目标是,2018年底4G综合覆盖率超过90%,实际达到93.14%,超预期目标3.14个百分点;截至2020年底,宣恩县4G网络综合覆盖率已超过98%,比2016年底提升51个百分点,彻底补齐了通信基础设施短板。

  下一步,宣恩县还准备推进5G网络的部署。刘柏松表示,当地5G建设规划是在2021年底实现县城主城区和主要旅游景区5G信号覆盖,2022年实现乡镇和主要交通干线5G信号覆盖,2023年补盲和优化,实现乡镇以上5G信号全覆盖。

  “山里的网络比纽约都好”

  “恩施大山里的网络,比美国纽约都好。”一位有美国留学经历的媒体同行感慨道。

  在当地由三段峡谷围合而成的狮子关景区,观察者网亲身体验后发现,在峡谷中使用手机上网、发朋友圈与在上海等大城市中几乎没有差别。

  中国铁塔的工作人员对观察者网表示,该公司成立6年多来新建铁塔站址中农村及乡镇站址占比达63.9%,西部12省中多数地区站址增长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贵州、宁夏、重庆、四川等10省(区)实现移动通信站址规模翻番;配合电信企业,先后参与6次电信普遍服务,共投入50亿用于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推进边远地区通信扶贫,累计建设普遍服务站址4.2万个,支撑832个贫困县网络高质量运行,助力全国行政村4G网络覆盖率超98%。

  

  宣恩县狮子关景区 拍摄/观察者网

  而在大洋彼岸,却是另一种情况。

  中国通信行业知名观察家、飞象网创始人项立刚告诉观察者网,现在美国4G的基站数量不到40万个,5G基站数量不到5万个。所以,美国跟中国在通信基建领域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这其中不仅是基站总数,包括人均基站数、国土面积覆盖率等,美国都是远远低于中国。我们平时也有直观的感受,比如说中国一些小城市、偏远山村都有很好的网络覆盖,全国行政村4G网络覆盖率已经超过98%。

  他还指出,美国的网络覆盖在大城市要相对好一些,小城市的网络覆盖以城区为主,再偏远的一些地方就做不到了。例如大峡谷、黄石公园等旅游景区,相当于中国的黄山、泰山等地,这些地方不是4G网络不好,而是完全没有网络。

  “我自己有亲身经历,在盐湖城附近旅游时,稍微走远一些就根本没有网络,最后还是警车把我们拉到可以打车的地方。”项立刚认为,美国的移动支付到现在发展的仍然不好,就是因为很多地方网络不稳定,而中国是无论多么偏远的地方都要有网络存在,因为这是基础设施。

  

  中国铁塔在重庆深山中建设通信设施 图片来源:中国铁塔

  客观的说,我国能够快速建成全世界规模最大、质量最好的4G网络、5G网络,“十八大”后成立的中国铁塔起到了重要作用。工信部新闻发言人在公开场合强调,组建成立铁塔公司是中国网络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一大因素。

  日前,中国铁塔党委书记、董事长佟吉禄在接受访谈时指出,中国能在短短几年间建成全球规模最大、质量最好的4G和5G网络,信号越来越好,而新建的传统通信塔越来越少,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充分体现,是党领导下的国企独特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的充分体现,也是中国铁塔作为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国家队共享发展的独特优势的充分体现。

  他还指出,中国铁塔成立6年多来,发挥集约建设、资源共享的优势,大幅加快网络建设速度,共享水平由14.3%大幅提升到80%,相当于少建通信铁塔84万座,节省行业投资1505亿。5G商用以来,克服疫情等影响,完成5G基站建设超过84万个,97%以上通过共享存量站址实现。

  实际上在通信扶贫领域,类似宣恩县的例子还有很多。

  据中国铁塔介绍,在贵州毕节山区,为了建设位于山顶的基站,施工人员就地扎帐篷留宿,确保昼夜轮班加速施工;灵活地开展“人+马+机器”的方式搬运材料上山,有的站点通往山上没有路,近20吨的建材物资和设备靠人扛马驮搬到山顶上足足搬了六七天,单次搬运超过400斤的砂石,有的马累倒,换了三次马帮,长6米的支撑杆,七八个人抬了两天多才抬到山顶。

  而在只有20多户人家的重庆市云阳县生基村,往山顶的路坡度超过60度,工人们将重400多斤的材料抬上山顶。在艰难环境下,基站从选址到施工建塔基、立铁塔,再到安装设备,仅用三个月。

  

  中国铁塔在宣恩县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项立刚向观察者网分析指出,在青海、西藏、四川、贵州等省份的部分地区,运营商的网络建设基本上就是亏损。包括在疫情期间,有的区域只有两三户人家,铁塔公司和运营商也进行基站建设,这种投入可能10年20年也收不回来,但这就是中国的制度优势,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通信的便利。

  谈到美国的网络建设,项立刚表示,尽管国土面积相近,但不同于中国有14亿人口,美国只有3亿人口,人口密度比中国低得多。由于地广人稀的特性,美国运营商的网络人均成本也相对较高。

  他指出,通常美国运营商评估某地址建设一个移动网络基站时,会详细地去分析当地的客户量、需要的光纤长度、地址的租金情况等,以及充分地去计算每一个基站的投入成本和盈利情况。在可能盈利的情况下,才会去投入建设。究其原因,这和美国的电信运营完全走市场化路线,政府无法给运营商下达任务有关。

  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50%

  通信基础设施改善了,中国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也有了更多选择。

  刘柏松向观察者网透露,宣恩县拟于2021年实现村级电商服务站全覆盖,依托电商平台实现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依托政务网实现群众办事不出村,消灭乡村与城市的数字鸿沟,让广大老百姓能享受与城市一样的信息化服务。“一样的网上购物,一样的抖音直播,一样的互联网创业,一样的手机支付,在信息化基础设施方面农村与城市已没有差别”。

  他表示,在通畅的网络设施下,在外打工的亲人与家人视频通话,拍抖音,发朋友圈,开直播销售农产品,网上购物,手机支付,开网店销售特色农产品,手机远程视频监控等已经没有困难。2015年底,宣恩县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0606元,农村为7805元;到2020年底,宣恩县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达到28825元,农村达到11684元。

  在当地一家电商运营工作室内,一位经营者告诉观察者网,身有残疾的他在2017年停止刻章生意,现在与8个残疾人在一起做电商,做当地的农产品销售。“我们有微店,还在抖音、快手做直播。现在我一个月可以有2000多块钱的工资”。

  当地政府数据显示,2018年,通过电商平台,宣恩县共销售白柚、茶叶、黄金梨等特色农产品1000多万斤,实现8076万元的销售收入。正是有了良好的通信基础,全县电子商务、“互联网+”、“智慧县城”建设日新月异。

  

  宣恩县电商行业工作人员 拍摄/观察者网

  除完善通信基础设施外,中国铁塔还对宣恩县产业进行定点帮扶。例如,该公司助资185万元购置茶叶加工设备,帮助麻阳寨村援建起安置点茶叶扶贫车间。

  “茶厂一次性投资过大,很多人不愿意投,同时,茶农茶叶缺乏销售变现渠道,积极性也不高,正是针对这个问题,中国铁塔专门投资援建了这个茶厂。”刘柏松介绍,“我们通过引进市场主体,茶厂于2020年8月正式运营,解决了龙潭河村及周边村近5000亩有机茶园的鲜叶销售和加工问题,惠及农户1532户,其中贫困户621户,同时还提供11个就业岗位安排贫困户就近就业。”

  

  中国铁塔援建茶厂 拍摄/观察者网

  在宣恩县的走访过程中,观察者网还走进湖北博今电气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技术人员正在对交流配电箱进行焊接、组装等作业,再过几天,这批交流配电箱将交付中国铁塔湖北分公司使用。

  博今电气负责人介绍,今年是该公司与中国铁塔合作的第四年。2021年2月,博今电气中标湖北铁塔2021年度迷你机房采购项目标的3597万元份额的11%,总交易额已达1120万元。

  

  博今电气生产车间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与央企合作带来了明星企业效应,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合作的供应商,都能看到企业发展的大好前景,对于企业的形象有质的提升,特别是抓住5G建设的广阔市场,让更多的供应商找上门来合作,采购的元器件更具性价比了。”湖北博今电气有限公司通信事业部总经理龙江成说道。

  更让他感动的是,中国铁塔指导博今电气完成4项通信产品的标准化认证工作,并将符合标准的通信产品纳入中国铁塔集中采购范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选用,帮助宣恩相关企业进一步扩大产品销路,助力地方经济发展。

在湖北省宣恩县狮子关景区参观的过程中,一位有留美经历的媒体同行感叹,在中国的山区上网、发朋友圈毫无障碍。

  端午节前夕,观察者网在跟随中央网信办、国务院国资委在宣恩县走访的过程中发现,当地曾是国家级贫困村,随着中国铁塔到当地进行定点帮扶,宣恩县通信基础设施短板被彻底补齐,紧接着互联网创业、移动支付、电商直播等新兴业态得到迅速发展,农村人均收入相比5年前提高50%。

  事实上,放眼整个中国,通信“基建狂魔”的本色更能得到彰显。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我国移动电话基站总数达935万个,其中4G基站总数为582万个,占比为62.3%;5G基站总数81.9万个,占全球比例约为
70%,5G手机终端用户连接数达2.8亿,占全球比例超过80%;通信基站总量、人均基站数均是世界第一,98%以上的行政村都通了光纤宽带和4G网络。在中国,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新的生产生活工具,甚至可以说是新的人体“器官”一样依赖。

  谈到中美在通信基建领域的差距,有业内专家向观察者网指出,现在美国4G基站数量不到40万个,5G基站数量不到5万个。在美国著名旅游景区,不是信号不好,而是完全没有网络。他表示,美国电信运营商在建设基站时,在可能盈利的情况下才会去投入。究其原因,这和美国电信运营完全走市场化路线,政府无法给运营商下达任务有关。

  

  中国铁塔在山顶上建设通信基站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大山深处抹平“数字鸿沟”

  宣恩县地处湖北省西南边陲,北纬30°分割线穿境而过,境内自然资源富集、山水风光秀丽,民族风情浓郁,800米以上的山地占县域面积70%以上,“八山一水一分田”是对当地地貌的形象写照。

  

  红色箭头处为宣恩县地理位置示意

  但是,“仙山贡水”在给宣恩县带来丰富旅游资源的同时,也对当地与外界的交流造成天然阻隔,进而对经济发展形成影响,宣恩全县36.2万人中,建档立卡贫困户约9.2万人,曾被定为国家级贫困县。

  要想富,先修路。宣恩县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观察者网,十三五期间,该县把交通建设作为脱贫攻坚和跨越发展的关键举措,境内已形成以高速公路为动脉、国省干线为骨架、县乡公路为分支、村组道路为血络,干支相连、内畅外连的交通网。

  但只改善弯多路陡的道路并不够,通信条件不行也是山区经济落后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当地村民邵友志讲述,前几年刚拥有手机的时候,他要走到很远的山顶上,手机才有一点微弱信号,通话也是断断续续,说着说着忽然又断了,打个电话嗓子都喊哑了。“有时打电话,还要选好位置,智能机和老年机都一个样!”

  “通信靠吼,交通靠走”。通信网络不畅,经济发展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李家河镇川大河村是宣恩县有名的白柚种植专业村,以往每到白柚成熟季节,果农就会愁销路,年年犯愁,硕大的白柚摆满了209国道沿线。“因为信息太闭塞,果农只能采取传统的摆地摊销售模式。”

  “我们进驻那年(2016年4月),龙潭河村委会根本打不成电话,2G网络都没有,更不用谈4G。”中国铁塔派驻宣恩县挂职副县长刘柏松向观察者网讲述道,2016年底宣恩县4G网络综合覆盖率才47%。

  

  宣恩县山脚下的乡村 拍摄/观察者网

  这种状况,在中国铁塔2016年入驻宣恩定点帮扶后开始改变。“打通山内外信息渠道,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刻不容缓,”
刘柏松认为,宣恩要想彻底摆脱贫困,必须积极争取投资,加强网络基建。

  官网介绍,中国铁塔是在落实网络强国战略、深化国企改革、促进电信基础设施资源共享的背景下,由国务院推动成立的国有大型通信基础设施服务企业,挂牌成立于2014年7月。

  该公司主要从事通信铁塔等基站配套设施和高铁地铁公网覆盖、大型室内分布系统的建设、维护和运营是我国移动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队”和5G新基建的主力军,也是全球最大的通信铁塔基础设施服务商,占到全球通信铁塔规模总量的约50%,资产规模超3300亿元。

  

  中国铁塔股权架构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尽管中国铁塔在通信基建领域经验丰富,但宣恩县山大人稀,绝壁悬崖众多,想让通信网络全覆盖,并没有那么容易。

  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刘柏松指出,山区相比城市通信建设难点主要有三个:

  

 

 

一是投资不足。山区面积大,住户比较分散,如果要实现无线信号全覆盖,需要在短时间内投入大量建设资金,投资压力大。
二是投资效益低。山区地广人稀,单个基站平均话务量较少,算效益账基本上是亏损,有些偏远山区站的话费和流量收入甚至没有电费支出高。
三是建设难度大建设成本高。山区建站,交通不便,有的站址不通公路,建设材料就要用农用车或人力二次搬运,建站难度非常大,同时也增大了单站建设成本。

  “建一座常规的30米钢管塔基站,需要沙、石、水泥、钢筋等材料近60吨,还有钢管塔重6吨、机柜重1吨。”谈起建塔之难,宣恩铁塔公司基建项目负责人李森林记忆犹新。

  据中国铁塔介绍,为保证通信信息覆盖面,很多铁塔都建在山顶,较远的铁塔维护一次需步行4个多小时。在山顶上建塔的时候,骡马背,壮汉扛,人马受伤等已习以为常,雨季还有山体滑坡的风险。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人力的付出只是一方面。刘柏松向观察者网透露,定点帮扶以来,中国铁塔累计在宣恩县的通信建设投入达到7495万元。

  巨额的投入也换来明显的成果。

  自2016年以来,中国铁塔在宣恩县新建及改造铁塔815座;最初宣恩县仅有无线基站602个,2020年底达到了1383个;最初定的目标脱贫目标是,2018年底4G综合覆盖率超过90%,实际达到93.14%,超预期目标3.14个百分点;截至2020年底,宣恩县4G网络综合覆盖率已超过98%,比2016年底提升51个百分点,彻底补齐了通信基础设施短板。

  下一步,宣恩县还准备推进5G网络的部署。刘柏松表示,当地5G建设规划是在2021年底实现县城主城区和主要旅游景区5G信号覆盖,2022年实现乡镇和主要交通干线5G信号覆盖,2023年补盲和优化,实现乡镇以上5G信号全覆盖。

  “山里的网络比纽约都好”

  “恩施大山里的网络,比美国纽约都好。”一位有美国留学经历的媒体同行感慨道。

  在当地由三段峡谷围合而成的狮子关景区,观察者网亲身体验后发现,在峡谷中使用手机上网、发朋友圈与在上海等大城市中几乎没有差别。

  中国铁塔的工作人员对观察者网表示,该公司成立6年多来新建铁塔站址中农村及乡镇站址占比达63.9%,西部12省中多数地区站址增长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贵州、宁夏、重庆、四川等10省(区)实现移动通信站址规模翻番;配合电信企业,先后参与6次电信普遍服务,共投入50亿用于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积极推进边远地区通信扶贫,累计建设普遍服务站址4.2万个,支撑832个贫困县网络高质量运行,助力全国行政村4G网络覆盖率超98%。

  

  宣恩县狮子关景区 拍摄/观察者网

  而在大洋彼岸,却是另一种情况。

  中国通信行业知名观察家、飞象网创始人项立刚告诉观察者网,现在美国4G的基站数量不到40万个,5G基站数量不到5万个。所以,美国跟中国在通信基建领域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这其中不仅是基站总数,包括人均基站数、国土面积覆盖率等,美国都是远远低于中国。我们平时也有直观的感受,比如说中国一些小城市、偏远山村都有很好的网络覆盖,全国行政村4G网络覆盖率已经超过98%。

  他还指出,美国的网络覆盖在大城市要相对好一些,小城市的网络覆盖以城区为主,再偏远的一些地方就做不到了。例如大峡谷、黄石公园等旅游景区,相当于中国的黄山、泰山等地,这些地方不是4G网络不好,而是完全没有网络。

  “我自己有亲身经历,在盐湖城附近旅游时,稍微走远一些就根本没有网络,最后还是警车把我们拉到可以打车的地方。”项立刚认为,美国的移动支付到现在发展的仍然不好,就是因为很多地方网络不稳定,而中国是无论多么偏远的地方都要有网络存在,因为这是基础设施。

  

  中国铁塔在重庆深山中建设通信设施 图片来源:中国铁塔

  客观的说,我国能够快速建成全世界规模最大、质量最好的4G网络、5G网络,“十八大”后成立的中国铁塔起到了重要作用。工信部新闻发言人在公开场合强调,组建成立铁塔公司是中国网络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一大因素。

  日前,中国铁塔党委书记、董事长佟吉禄在接受访谈时指出,中国能在短短几年间建成全球规模最大、质量最好的4G和5G网络,信号越来越好,而新建的传统通信塔越来越少,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充分体现,是党领导下的国企独特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的充分体现,也是中国铁塔作为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国家队共享发展的独特优势的充分体现。

  他还指出,中国铁塔成立6年多来,发挥集约建设、资源共享的优势,大幅加快网络建设速度,共享水平由14.3%大幅提升到80%,相当于少建通信铁塔84万座,节省行业投资1505亿。5G商用以来,克服疫情等影响,完成5G基站建设超过84万个,97%以上通过共享存量站址实现。

  实际上在通信扶贫领域,类似宣恩县的例子还有很多。

  据中国铁塔介绍,在贵州毕节山区,为了建设位于山顶的基站,施工人员就地扎帐篷留宿,确保昼夜轮班加速施工;灵活地开展“人+马+机器”的方式搬运材料上山,有的站点通往山上没有路,近20吨的建材物资和设备靠人扛马驮搬到山顶上足足搬了六七天,单次搬运超过400斤的砂石,有的马累倒,换了三次马帮,长6米的支撑杆,七八个人抬了两天多才抬到山顶。

  而在只有20多户人家的重庆市云阳县生基村,往山顶的路坡度超过60度,工人们将重400多斤的材料抬上山顶。在艰难环境下,基站从选址到施工建塔基、立铁塔,再到安装设备,仅用三个月。

  

  中国铁塔在宣恩县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项立刚向观察者网分析指出,在青海、西藏、四川、贵州等省份的部分地区,运营商的网络建设基本上就是亏损。包括在疫情期间,有的区域只有两三户人家,铁塔公司和运营商也进行基站建设,这种投入可能10年20年也收不回来,但这就是中国的制度优势,让每个人都能享受到通信的便利。

  谈到美国的网络建设,项立刚表示,尽管国土面积相近,但不同于中国有14亿人口,美国只有3亿人口,人口密度比中国低得多。由于地广人稀的特性,美国运营商的网络人均成本也相对较高。

  他指出,通常美国运营商评估某地址建设一个移动网络基站时,会详细地去分析当地的客户量、需要的光纤长度、地址的租金情况等,以及充分地去计算每一个基站的投入成本和盈利情况。在可能盈利的情况下,才会去投入建设。究其原因,这和美国的电信运营完全走市场化路线,政府无法给运营商下达任务有关。

  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50%

  通信基础设施改善了,中国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也有了更多选择。

  刘柏松向观察者网透露,宣恩县拟于2021年实现村级电商服务站全覆盖,依托电商平台实现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依托政务网实现群众办事不出村,消灭乡村与城市的数字鸿沟,让广大老百姓能享受与城市一样的信息化服务。“一样的网上购物,一样的抖音直播,一样的互联网创业,一样的手机支付,在信息化基础设施方面农村与城市已没有差别”。

  他表示,在通畅的网络设施下,在外打工的亲人与家人视频通话,拍抖音,发朋友圈,开直播销售农产品,网上购物,手机支付,开网店销售特色农产品,手机远程视频监控等已经没有困难。2015年底,宣恩县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0606元,农村为7805元;到2020年底,宣恩县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已达到28825元,农村达到11684元。

  在当地一家电商运营工作室内,一位经营者告诉观察者网,身有残疾的他在2017年停止刻章生意,现在与8个残疾人在一起做电商,做当地的农产品销售。“我们有微店,还在抖音、快手做直播。现在我一个月可以有2000多块钱的工资”。

  当地政府数据显示,2018年,通过电商平台,宣恩县共销售白柚、茶叶、黄金梨等特色农产品1000多万斤,实现8076万元的销售收入。正是有了良好的通信基础,全县电子商务、“互联网+”、“智慧县城”建设日新月异。

  

  宣恩县电商行业工作人员 拍摄/观察者网

  除完善通信基础设施外,中国铁塔还对宣恩县产业进行定点帮扶。例如,该公司助资185万元购置茶叶加工设备,帮助麻阳寨村援建起安置点茶叶扶贫车间。

  “茶厂一次性投资过大,很多人不愿意投,同时,茶农茶叶缺乏销售变现渠道,积极性也不高,正是针对这个问题,中国铁塔专门投资援建了这个茶厂。”刘柏松介绍,“我们通过引进市场主体,茶厂于2020年8月正式运营,解决了龙潭河村及周边村近5000亩有机茶园的鲜叶销售和加工问题,惠及农户1532户,其中贫困户621户,同时还提供11个就业岗位安排贫困户就近就业。”

  

  中国铁塔援建茶厂 拍摄/观察者网

  在宣恩县的走访过程中,观察者网还走进湖北博今电气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技术人员正在对交流配电箱进行焊接、组装等作业,再过几天,这批交流配电箱将交付中国铁塔湖北分公司使用。

  博今电气负责人介绍,今年是该公司与中国铁塔合作的第四年。2021年2月,博今电气中标湖北铁塔2021年度迷你机房采购项目标的3597万元份额的11%,总交易额已达1120万元。

  

  博今电气生产车间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与央企合作带来了明星企业效应,无论是地方政府还是合作的供应商,都能看到企业发展的大好前景,对于企业的形象有质的提升,特别是抓住5G建设的广阔市场,让更多的供应商找上门来合作,采购的元器件更具性价比了。”湖北博今电气有限公司通信事业部总经理龙江成说道。

  更让他感动的是,中国铁塔指导博今电气完成4项通信产品的标准化认证工作,并将符合标准的通信产品纳入中国铁塔集中采购范围,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选用,帮助宣恩相关企业进一步扩大产品销路,助力地方经济发展。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恩施大山中的网络,比美国纽约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