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首次亮相国际大赛,“北马其顿”来得不容易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周安娜

伴着“老将”潘德夫14日凌晨为其国家队献上欧洲杯史上首球,低调的北马其顿再次获得了众人关注。

这是北马其顿自独立以来第一次参加欧洲杯,也是该球队第一次在世界大赛上亮相。

在不久前的世预赛上,北马其顿客场爆冷2:1击败德国,让这支名不见经传的球队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不过,或许很多人对于北马其顿这个国家并不熟悉,对其坎坷的改名过程以及与希腊、保加利亚之间的纠葛更是少有了解。

(图说:北马其顿人去年8月拿旧国旗上街抗议,认为争取加入国际组织而更改国名,是降低国格。)

迫于希腊压力的改名之路

北马其顿共和国位于欧洲东南部巴尔干半岛中部,是该半岛“唯二”的内陆国家,另一个是塞尔维亚。这里拥有208万人口,东邻保加利亚,南部同希腊相交接,西接阿尔巴尼亚,北傍塞尔维亚。

然而,作为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六个加盟共和国中的一员,该国似乎自独立的第一天起就陷入了“我到底叫什么名字”的困惑,为自己“定名”的过程更是一场长达28年的风雨路。

1991年南斯拉夫解体,北马其顿作为“马其顿共和国”独立。但这一国名遭到希腊的严重不满。

在希腊人看来,马其顿指的应该是希腊的骄傲“古马其顿地区”,其主体部分位于今天的希腊北部,与公元6世纪后才进入巴尔干半岛的斯拉夫人毫不相干。

他们还认为,北马其顿的这一命名暗示着该国对希腊北部的马其顿大区存在领土野心,于是就以国名问题为由,阻碍马其顿加入北约和欧盟等国际组织。

1993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接纳“马其顿共和国”为会员,但表示在国名争端解决之前,联合国内暂时称之为“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这也是马其顿在许多国际场合中的正式名称。

但在马其顿人看来,这一名称是对国家独立性的贬低。

1995年9月,马其顿与希腊在纽约签署临时协议,双方承诺在联合国支持下就国名问题举行谈判。谈判中曾出现过各种国名方案,如“马其顿宪法共和国”“马其顿民主共和国”“新马其顿共和国”和“上马其顿共和国”,但均未达成一致。

(图源:网络

忍辱负重只为“加盟入约”

马其顿所在的巴尔干半岛地区素有“欧洲火药桶”之称。南斯拉夫解体后,这一地区安全形势复杂严峻。因此该国一直想要申请加入北约,以此维护自身安全。

然而2008年,希腊以国名争议为由,否决马其顿加入北约,让马其顿丧失了2009年与克罗地亚、阿尔巴尼亚一同加入北约的历史性机会。

与此同时,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民族统一民主党”执政后对国家构建大兴“复古之风”:不仅车站和机场以古马其顿历史人物命名,主要城市还竖立起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雕像。这进一步加剧了该国与希腊的矛盾,同时加深了国内认同不同历史文化的民众之间的对立。

(图说: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街头的亚历山大大帝雕像。)

2017年6月5日,黑山加入北约。这刺激了8年前丧失加入北约机会的马其顿,迫使新政府寻求加快加入北约步伐的解决之道。

由于加入北约需要希腊的支持,马其顿总理扎耶夫向希腊伸出橄榄枝,表示希望尽快解决国名之争。他强调,马其顿应立刻结束与希腊的敌对关系,并表示“建立纪念碑和以历史人物对公路、机场和体育馆进行重新命名的时代已经结束。”

同年6月14日,马其顿外长与希腊外长举行会晤,后者称一旦国名问题得到解决,希腊将以一切方式支持马其顿“加盟入约”。

2018年6月,两国达成协议,马其顿将以非强制性公民投票的形式决定是否接受“北马其顿共和国”这一新国名。若接受,作为回报,希腊将不再在马其顿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进程中执着地使用否决权。

(图说:2018年10月19日,马其顿议会以120名议员中有80人投赞成票的投票结果,决定开始起草宪法修正案,将国家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2019年2月12日,北马其顿政府宣布正式更改国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2020年3月27日,北约在其官网宣布,北马其顿正式加入北约,成为其第30个成员国。至此,北马其顿终于踏进北约的大门,开启“融入”西方世界的重要一步。

保加利亚对北马其顿入欧说“不”

然而,虽然在国名上“安抚”了希腊,但由于在语言上与保加利亚存在瓜葛,北马其顿加入欧盟并不如加入北约那样顺利。

2020年11月6日,保加利亚副总理表示,反对有关北马其顿加入欧盟的谈判框架和宣言草案。根据欧盟的规定,只有所有成员国都一致同意,另一个候选国才能成为欧盟新的成员国。而保加利亚早在2007年便已是欧盟成员国。

北马其顿目前使用的语言与保加利亚语相似。《巴尔干观察》指出,虽然联合国在1977年就已认可“马其顿语”的存在,但保加利亚坚称那只是保加利亚方言之一,希望欧盟官方文件避免提到这个词汇。

“马其顿语”因此成为保加利亚阻挡北马其顿加入欧盟的理由之一。

此外,保加利亚还要求北马其顿接受保加利亚的部分历史观点,例如承认两国公认的革命英雄德尔切夫有保加利亚血统;以及必须承认在保加利亚境内没有马其顿族人。

(图说:位于北马其顿首都斯科普里的德尔切夫雕像)

《自由欧洲电台》指出,保加利亚的要求很大程度上等于让北马其顿承认自己的身份和语言都源自保加利亚。

不仅如此,保加利亚自2000年起向北马其顿开放了国籍申请,六年间就有约三万名北马其顿人申请了保加利亚国籍,这其中还包括北马其顿的前总理。

因此有评论指出,保加利亚也许想凭借对北马其顿人的影响力,期望有朝一日与北马其顿合并,组成一个完整的保加利亚民族国家。而如果北马其顿加入欧盟,这种可能性恐怕将会变得渺茫起来。

(图说:为阻止北马其顿加入欧盟,去年11月,保加利亚人民进行抗议)

德国的欧盟国务部长去年11月曾表示,加入欧盟的进程,不应该成为特定成员国拿来相互要胁的人质;北马其顿和保加利亚的问题,目前还不会送交欧盟高峰会讨论,但“他们(指北马其顿)已经做了很多事,也有自己的主张”,因此北马其顿应该获得开启谈判的机会。

不过就在上个月,刚完成宣誓就职的保加利亚看守内阁第一时间对北马其顿加入欧盟问题上亮明了主张。其看守内阁外交部长对媒体表示,保加利亚看守内阁不会改变对北马其顿加入欧盟的反对态度。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今晨首次亮相国际大赛,“北马其顿”来得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