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流放事件80周年,波罗的海三国呼吁不让历史重演

莫斯科 — 

80年前的1941年6月14日,苏共政权在波罗的海三国制造了第一波大规模驱逐当地民众的行动。很多人被流放到了生存条件恶劣的西伯利亚,或是直接被关入古拉格集中营。波罗的海国家星期一举行了各种活动纪念这个日子,三国领袖呼吁民众铭记历史

邪恶力量联手 造成几代人伤痛

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三个波罗的海国家6月14日举行一系列活动,悼念80年前苏共当局开始第一波大规模驱逐当地民众行动中的受难者。

在立陶宛,全国当天默哀一分钟。立陶宛总统办公厅发表的声明说,立陶宛与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三国总统共同向国际社会和三国民众发出呼吁,不应忘记那段曾伤害了几代人命运的历史。

这份声明说,造成80年前6月14日驱逐事件的原因是,纳粹德国苏联共产党政权签订了瓜分欧洲的秘密协议。这两股邪恶力量不顾人权、别国的国家主权和法律至上原则,给三国民众造成了无尽的伤害。

三国总统说,波罗的海三国虽然已经独立30多年,但目前仍然能感受到苏联占领的后果。在这个纪念日子里,应特别加强三国与北约和欧盟的合作。

三国总统还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俄罗斯把侵略行为合法化,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主权受到损害,以及篡改历史真相和大规模释放假消息等行为。

时间无法疗伤 历史教训未被吸取

立陶宛两位前总统6月12日前往西部小镇鲁姆西什克斯参加了在那里的纪念活动。苏联占领立陶宛后,于1940在那里建立了一座大型集中营;纳粹德国占领立陶宛后,接手继续使用这个集中营。

立陶宛前总统格里包斯凯特在当天的纪念活动上说,这是一种时间无法治愈的伤痛。她说,6月14日是一个带有严重警告意义的重要日子。80年前的残酷暴行虽然看起来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在立陶宛的邻国,人们因为坚持不同的政治观点仍然遭到镇压迫害,最可怕的就是历史教训不被吸取和牢记。

立陶宛几年前已把6月14日命名为国家哀悼和希望日。立陶宛当天还举行了展览和其他纪念活动。立陶宛民众抵抗和民族灭绝研究中心认为,80年前的6月14日,当时有1万8千立陶宛人被装上运送牲口的火车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在苏联占领期间,立陶宛被捕和遭流放的人数达28万人。

国旗挂上黑丝带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揭幕

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市中心的自由广场上,当天展出了一节被称为“眼泪车厢”的火车车厢,车厢外表被象征眼泪的蓝色的气球包围。爱沙尼亚剧院的演员们当天站在车厢上轮流朗诵多名爱沙尼亚诗人有关流放题材的诗歌。

爱沙尼亚总统和其他政府官员当天向塔林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献了花圈。爱沙尼亚全国当天下半旗,同时在国旗上挂上了黑色丝带。爱沙尼亚一些城市的教堂举行了安灵弥撒,也有许多有关流放题目的展览和纪录片放映活动开幕。爱沙尼亚媒体说,大约超过1万爱沙尼亚人在6月14日行动中被驱逐到了西伯利亚。

拉脱维亚当天举行了全国性的线上宣读被流放者姓名的活动。组织这一活动的拉脱维亚国家图书馆说,全国100多个市镇在活动中宣读了1万5千个当年被流放的拉脱维亚人的姓名。当地主要媒体和国家图书馆为此进行了线上直播。这一活动由拉脱维亚总统首先宣读启动。

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市中心的苏联占领纪念馆附近,一个巨大的苏联占领受难者纪念碑也在6月14日揭幕。

苏德勾结 苏共迫害针对社会精英

纳粹德国和苏联在1939年8月签署了臭名昭著的莫洛托夫-李宾特洛普协定,在其中的秘密备忘录中,双方划定了在东欧的势力范围。纳粹德国当年9月初进攻波兰,二战爆发。苏联随后在9月下旬开始入侵波兰。在这之后,波兰西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西部,以及波罗的海三国相继被苏联占领。

波罗的海三国被占领后,苏共政权立刻开始政治迫害,当地的私营企业被国有,大量的社会组织被解散,每天都有被处决和被捕事件发生,到1940年年底时,波罗的海三国社会民怨沸腾,对苏共政权的不满情绪高涨。

面对越来越难赢得当地民心的局面,苏共秘密警察开始拟定黑名单为6月14日的驱逐行动做准备。驱逐对象包括了当地的工厂主,地主,富农,苏联占领之前的政府官员,警察,军队军官,神职人员,教师,作家和其他知识界人士。

流放地条件恶劣 住房财产被没收

6月14日夜间和凌晨,苏联秘密警察在波罗的海三国同时行动,按照名单挨家搜捕,并限令人们在一个小时内收集限量的物品集合。他们随后被卡车运到火车站,再被货运火车运送到了西伯利亚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托木斯克,哈萨克斯坦的北部等地。他们的住房和财产后来都被没收。

在西伯利亚,许多人又被转移到了冬季更加寒冷的雅库特地区。被驱逐的人中,一部分人被直接送到古拉格集中营。其他被流放的人在西伯利亚从事森林采伐,农业,开矿等劳动。有的人住在当地人的家中,更有不少人住在简陋的木板房和地窖里。

有报道说,被流放的人中,死亡率达到30%,而关入古拉格集中营中人中,死亡率更高达50%。6月14日仅是驱逐行动的开始,二战结束,苏联再次占领波罗的海三国后,1949年春季又开始了第二波规模更大的驱逐流放行动,这些迫害直到斯大林去世才停止。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批判斯大林后,被驱逐流放民众才开始陆续返回家园,但一直到苏联解体前,他们都受到当地共产党当局的严密监视。

1941年6月14日的驱逐行动还覆盖了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波兰西部的一些地区。苏共当局当时主要按照阶级成分拟定了名单,因此除了当地人外,被驱逐流放的民众中也包括了波兰人,俄罗斯人,犹太人等。

迫害几乎波及每个家庭

俄罗斯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波罗的海三国都很小,这样大规模的驱逐和政治迫害几乎波及到了当地的每个家庭。他说,爱沙尼亚的一些地区苏联解体后划入俄罗斯,当年被驱逐流放的人的房子曾被苏联各种机构占据,至今都没有返还给这些人。

他说,这段历史在波罗的海地区会一直被不停提起:“对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这三国来说,这是一个共同的让当地社会十分伤痛的日子。这其实就是莫洛托夫-李宾特洛普协定的一个主要后果。顺便说一句,尽管波罗的海三国在苏联解体前大致知道这一协定的内容,但苏联当局过去一直都严格对协定的内容保密。”

随着过去历史事件的见证人越来越少,波罗的海国家开始重视让年轻一代人不忘这段历史。立陶宛最近几年组建了“西伯利亚使命”等社团,每年都组织年轻人去西伯利亚当年立陶宛人的流放地,为安葬在那里的立陶宛人扫墓。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六月流放事件80周年,波罗的海三国呼吁不让历史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