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

屡屡被无故袭击,美国亚裔还能正常生活吗?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也许即将在夏天进入一个不用戴口罩的新常态。但在曼迪·林(Mandy Lin)位于费城唐人街附近的公寓内,封锁并未结束。 她九岁的儿子的许多同学都已返校,而他却在笔记本电脑上努力跟上四年级的最后几节课。他的祖母整天呆在家里。需要锻炼的时候,曼迪…

起薪两万,每天工作时间少于8小时,不坐班,不打卡,没有996,没有KPI,工作内容轻松有趣,接触的都是富豪家庭……这是一份在国外流行多年,但在国内还很小众的职业——高端家教。

从事高端家教的年轻人,大多是名校毕业或海归的高学历人才,有开阔的眼界,掌握一些儿童心理的知识,也擅长处理各类关系。

当她们一脚踏入一个新家庭,准备为孩子补课时却发现,这里的家长们似乎对成绩没有太高的要求,偶尔也会拒绝老师授课,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年轻人陪着孩子们好好玩耍。这些家庭里的妈妈是海淀黄庄妈妈、顺义妈妈之外的存在,当中产家庭在拼娃爬藤时,她们的孩子可能只需要安心玩沙。

但这份工作的职业弊端也非常明显,无论在雇主眼中,还是在年轻人自己眼中,更准确的称呼其实是高端保姆。虽然一毕业就能拿到高薪,但因为缺少清晰的上升路径,个人很难再获得提升,当存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很多从业者便会选择离开。

名校毕业生为什么会选择高端家教这份职业?高端家教到底教的是什么?这些家庭的小孩接受的又是什么样的教育?反人设俱乐部这次找到了3位做高端家教的年轻人,一起来聊聊她们的经历。
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我的薪资是两万一个月,一年13薪,有五险一金,带孩子出行有专门的司机接送。当时我一共经历了3轮面试,同时竞争的还有很多985和211的同学,也有从国际学校退休的老师。第三次面试时,老板直接把我带回家和两个小朋友相处,后来我才知道,孩子们第一次见我时,觉得我也像个小孩子,有意思,很好笑,很想和我一起玩。

我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下午4点到晚上8点,每周需要工作5天,白天属于我自己的时间比较多,除了安排好工作,我可以看书,休息,做自媒体,相较于其他996的工作,时间上非常充裕。

我的工作内容很难用一句话概括清楚,制定小朋友的成长和学习计划、提供高质量的陪伴、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都是我的工作,包括他们选择什么课外班,幼升小上什么学校,和学校沟通,甚至带他们看医生、出游也都包含在内。

孩子们一周的安排大概是这样的:周一下午带他们贴近大自然,玩沙玩水,或者单纯地在园子里走走,观察小动物,看看树,做一些看起来漫无目的体验,让他们去描述自己的感受。周三参加合唱团,学世界各国有意思的歌,有些是无语言的,去感受韵律的美。周二、周四是英语课,不是死板地学语法,而是像生活在以英语作为母语的国家的孩子一样,学习自然拼读。周五会有私教来家里的网球场教他们打球,周六、周日的课程是跳舞、画画、轮滑。周末去学这些之前会先征求孩子们的意见,如果不想去的话,我就带着他们和其他小朋友聚会。

对于我的工作成果,老板不会有类似KPI的硬性指标,但他对孩子英语方面的要求比较高,我会对孩子进行阶段性的测试,将情况发给老板。老板每天会跟孩子们视频,这个过程中他会感受孩子有没有进步,是不是更敢开口表达。
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
作为兼职家教,我服务好几个家庭,主要工作是辅导作业,根据孩子所在学校的作业安排,决定了我一周上几天班。像上海耀中(YCIS)这样的国际学校,作业是比较少的,大部分可以在学校完成,一周可能只需要去两天。像宋庆龄小学,作业是每天都有的,需要我周一到周五都得辅导。

上课的时候没有人监督我,不过孩子学习的房间通常会把门开着,或者是全透明的玻璃窗,雇主在客厅可以看到或听到,家庭里基本也都配有监控。上课的环境不局限在别墅里,有时我会带他们去野餐,接触自然,画画,看小说,朗读,毕竟有另外3个阿姨在,搬东西也比较方便。

我的工作不会像坐班一样死板,如果我今天想安排自己的事情,都可以有充分的调整空间。我有很多同学,他们拿着和我差不多的薪水,每天面对无穷无尽的压力、996,相比他们,我对自己目前的工作状态很满意。

我是在香港做住家家教,工作包吃包住,年薪20万左右,没有租房和交通费的支出,工资多少就能存下多少,一周休息一天,其他时间基本上是24小时待命。

我去的第一个任务是让两个孩子通过国际学校的面试,香港的国际学校会在入学前对孩子进行行为举止观察和口语对话,姐姐参加一年级面试,弟弟是幼儿园面试,我每天的工作是对他们进行大量的英语阅读训练,日常用英语反复对话,比如要求弟弟,“Could
you please give me some water?”努力了3个月后,孩子们最终面试通过,家长也非常满意。

这个家庭我一共做了3年,除了接送小朋友和备课外,有时会分担一些家务,比如整理孩子的房间和书架。小朋友放学回来后,我对他们进行学习上的查漏补缺,之后就是纯活动,比如做实验、画画、看书、去公园交朋友,有时还会协助女主人进行翻译工作,回复学校邮件,管理菲佣等等。
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
我的老板不要求小孩子样样都好,更希望发掘小孩子在哪方面更有天赋,再着重去培养。比如孩子也许成绩不好,不适合高考,但是他网球打得很好,在网球这个领域里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情,也没问题。

最初制定的学习计划里,我把重心放在小孩子的学习上,想在家里增设课程,比如学习汉语拼音,但我老板看过之后提出了反对意见,他希望孩子尽量去玩,不需要学很多东西,按照小孩子现阶段的学习能力来,不要走鸡娃的路线,以后学校老师会教到的内容,没有必要提前学。

老板让我多带他们去体验高科技和新玩具,前段时间我带他们去过太空餐厅,也带他们去体验了VR技术。虽然他们一周的课程也不少,但是从来不考级,只看小孩子喜不喜欢,大人判断他们对课程的整体状态,如果状态不好就不学了。

我在的这个家庭,家长会要求根据孩子本身的节奏,稍微有些进步就可以,不会下硬性的指标,比如年级前十班级前五,家长从来没有提过,我觉得他们最大的诉求是,希望孩子开开心心地长大,继承家产。

如果今天学校没有作业,他们也不会要求我给孩子留其他作业,以前在别的家庭,即使没有作业,家长也会要求我带孩子复习、预习、背单词、背课文。

他们对于孩子的要求并不是不严格,但这种严格不是一定要拿课本啃100遍,而是不会允许类似延期毕业、早恋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愿意孩子浪费时间做无意义的事情。孩子们上的国际私立学校的作业非常适度,量和难度都适合他们的年龄,不像我以前教过的孩子,一年级的英语作业有完形填空,这个就很离谱了。
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
不同的家庭,教育的模式和重点也不同。我在的第一个家庭对孩子没有成绩方面的要求,小朋友学习有一些畏难和拖拉,家长希望把她的坏习惯改正,但成绩不需要拔尖。这之外,家长对我的要求有3个,第一是做孩子们的朋友,第二是让他们养成良好的作息和学习习惯,第三是礼仪方面,希望孩子学会更加尊重身边人,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其他人,在外要开朗大方。

第二个家庭在教育方面的金钱投入非常多,他们从学校请回的老师,一个小时的课时费是1700元,一周三四次,一次一两个小时。虽然这个家庭的孩子刚出生已经坐拥巨额财富,但家长会担心如果家族没落了,孩子能不能靠自己自立门户,忧患意识很强。

除了上课和补习的时间,剩下的时间,我带的孩子们基本就是玩。海洋馆、科学馆、实验、博览会、公园、游艇会……他们住在半山,会去楼下的公园认识各种各样的动植物,有很多party锻炼社交,还有博览会拓展知识。小朋友也经常去游乐场、游艇会玩耍,这些地方聚集了很多名人,我见过很多明星夫妇,他们的孩子和我老板的孩子是同班同学。

我待过的家庭,大部分家长挺忙的,哪怕妈妈是全职太太,她也很会规划自己的生活,上很多课程,有很多社交。小孩子需要陪伴,但是大人不会把所有的时间陪伴孩子,我的工作可以说解放了一部分全职太太。

现在服务的这个家庭,孩子父母的工作非常忙,某种程度上我也履行了一部分家长的职责,孩子的学习、成长、情感表达、树立规则等等,我都会参与,也承担了陪伴的角色。

两个孩子的情感都比较内敛,他们的妈妈有时会抽空接孩子放学,孩子们看到妈妈会非常开心地跑过去,但他们嘴上从不说想妈妈。情感内敛没什么问题,但我用行为告诉他们,还有外化的情感方式。比如有次我放了很长时间的假,再见到时我会告诉他们:“老师很想你们,快过来让我抱抱。”两个孩子的性格比之前开朗了很多,父母也感觉到他们更愿意去展示自己,变得更自信。

我遇到的家庭,父母平时也都非常忙,我也承担了大部分陪伴孩子的职责。孩子们的妈妈可能每天晚上11点忙完回家哄孩子睡觉,孩子从放学到睡觉前的时间,基本是同我还有菲佣在一起。

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家长有时也不知道如何处理和纠正。有一家小朋友的网瘾比较大,她很喜欢用软件拍自己做的手工,父母把她的手机没收,她发了两天的脾气。我想了一个办法,找一些有意思的主题跟她一起拍,成为了她的合作伙伴,这个效果非常好,她很快就开始配合我的学习计划。

另外一家是个离异家庭,小朋友缺乏安全感,经常乱发脾气,骂人。我做了一张奖励表,有不好的行为扣分,没有就加分,还会有一些零食、奶茶的奖励。我和他约定想发脾气的时候,去别的房间冷静5分钟再出来。慢慢的,他的坏习惯有改善,情绪也比以前更加稳定。
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
雇主对我都很尊重、很客气,不会把我看成佣人。我接触到的圈子里的企业家和太太们,都是很好接近的人,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年轻的家庭教师而表现出任何不屑。但我也不会试图融入他们,和老板的沟通会注意分寸,不能因为人家尊重我就没有界限感。

home
tutor这个概念在欧美流行了很多年,她们和小孩子不只是单纯的教学关系,还有情感交流。有的时候,我觉得它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我也倾注了很多情感在里面。休小长假回来后,孩子们会说:“老师我不想你放那么久的假,我不允许你放那么长的假。”我们一起做游戏时,他们也会说:“你输了的话,我要让你一辈子都陪着我,一辈子都留在我身边。”空闲的时间,他们如果需要我,或者生病了,我也会过去陪他们,不会去在乎利益和价值。

但从自我提升的角度来说,我是很痛苦的,因为人是需要进步带来得价值感的,但我可能一直在重复。用一个比喻形容我现在的工作就是,让研究生经常去上幼儿园的课程,还必须专心致志地坐在那里听讲,也没有同事可以交流,所以我现在开始利用空闲时间做自媒体,希望能让自己纵向成长。

我觉得这个职业解放了一部分家庭主妇,让她们可以重新投入到工作当中。但高端家教的出现,也许可以倒逼一些男性去反思,我太太的工作是值5万月薪的。
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
富人家庭对我很尊重,但其实我明白界限在哪里,也不会想去挑战。我只是一个可以尊重的外人,不是朋友,更不是家人。

既然高端是我这个职业的关键词,所以我会因为服务的家庭能提供一些资源和人脉。我曾经给一个富二代做过随从翻译,工作做得很完美,而我也希望通过他获得更多的工作机会。

这个行业有信息壁垒,目前在小范围内存在,更多通过熟人推荐。虽然有相应的机构,但中介费会拿走工资的25%甚至更多。行业处于需求多、供给少的情况,说得难听一点,一个人如果有能力、眼光、眼界、洞察力,能完美控制情绪,她为什么要来打这份工呢?

我其实很明白,我只是老板高薪聘用、负责执行的员工,负责孩子的教育,说难听点,是高级保姆。如果对自己的定位不清楚,很容易做出傻事。在香港,大部分人会称这个职业的人为nanny,如果是学校老师兼职,他们才会尊称一声tutor,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这个家庭更像一个平台,并不意味着我的能力多强。比如说我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合作的客户都很尊敬我,但离开了这里,别人可能也就没必要再搭理我。同理,我在里面受到尊重不是因为我这个人,而是因为我背后的家庭。

在香港本地早出晚归的非住家家教,工资一年可以到40-50万港币,有些外国老师两点半接小朋友放学,晚上八点左右离开,他们的月薪大概是5-6万港币。再往上可以做到家庭管家,负责家庭的管理,比如开支、财务核算、管理菲佣。之前有一个硅谷工程师在国内招聘家庭管家,给的年薪是百万级别。

我现在已经没有再从事这个职业了,家人,朋友、男友都不理解,认为读了很多年书,最后只是去做保姆,不值得。这份工作耗时耗力,没有时间去陪伴他们,工作久了也会失去很多社会关系。做这个职业,我已经完成了一定的财富积累,下一步想要有自我实现,获得自我尊重。目前我已考研成功,之后的计划是去学校里当老师。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豪门高端家教,陪吃陪玩,每天4小时月薪2万

考上二本的学生,最后都去了哪?

一个大学生去送外卖了,不稀奇,但是《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短短一天就能成为百万爆款; 一个大学生吐槽自己一无所有,没人会大惊小怪,可一旦有人发帖说《我上了 985、211,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全网立刻就嗨了起来。 发现没有?讨论大学生的话题那么多,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