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明建议美国会就新冠溯源成立跨党派调查委员会 博明建议美国会就新冠溯源成立跨党派调查委员会

博明建议美国会就新冠溯源成立跨党派调查委员会






发表时间:

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美国前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6月8日在出席国会听证会回答质询时称,“美国已经掌握的大量间接证据显示,新冠病毒(SARS-CoV-2)来自于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的可能性高于自然起源”。他建议美国国会成立一个跨党派的调查委员会,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调查。

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周二举行了一场题为“美国与中国的战略竞争”的听证会。作为四位受邀作证人之一,在问答环节中针对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提问,他对新冠病毒如何出现的看法,以及实验室泄漏的假设是否值得研究的问题,博明回答说,“我认为多数的间接证据,重要的是要知道,它仍然是间接证据,有利于这一假设,即这是一个实验室的意外泄漏,而不是一个自然的人畜共患事件。”他补充说,“中国不希望我们真正找到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的答案,我认为应该迅速成立一个拥有传票权力的两党委员会。”

博明称,“我认为我们需要停止(病毒)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研究,并在全球范围内起带头作用,并恢复奥巴马政府对功能增益研究的禁令,该禁令旨在帮助预测当前的大流行病,但实际上可能反而为这次大流行埋下种子”。他建议,“我认为另一个领域是开始建立一个监控网络。技术已经有了,只要再用一点精力,就能通过全球监测网络检测出病原性疾病。”

去年2月16日,科顿在一次与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中提出了实验室论的可能,他也因此在接下来的数月中遭到了《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媒体引述部分专家否认病毒人造论的批评和质疑。针对博明的发言,科顿说,“我同意你的观点,所有的证据都指向那些实验室,我是说所有的证据。没有一个证据指向中国共产党用来做掩护的那个愚蠢的食品市场”。他称,“但我也同意你的观点,中国不希望我们发现它,所以我非常怀疑我们是否能得到武汉实验室来源的直接证据。”

会上,民主党籍参议员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表示,“有一点共识似乎是,中国政权对揭开(病毒)根源的努力一直痛苦地不合作。” 他说,“中国的缺乏合作也许接近于蓄意掩盖”。他向听证会上的其他证人提问称, “可以做些什么来促使和说服基本上掌管中国的共产党,世界的健康取决于他们更加积极主动。”对此,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的教授麦艾文(Evan Medeiros)回答说,“重要的是要记住,病毒的起源很可能触及政权的合法性问题,这也是(中国)政府如此不透明和不合作的原因之一,所以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麦艾文说,支持成立一个关于病毒溯源的两党委员会,并认为“影响(中国)领导层保持透明和合作的最佳机会是……如果出现一个国际共识,即中方需要分享更多信息。”另就台海问题,博明称,“(台海)军事危机的风险越来越大,如果台湾被征服,其民主被消灭,对美国的权力、影响力和繁荣来说,风险再大不过了”。他谈到,中国海军现在比美国海军多出60艘舰船,如果台湾被逼向北京屈服,该地区的其他美国盟友,从日本开始并延伸到东南亚将有充分理由质疑他们自己的国防战略的基础。

同样出席了当天听证会的,美国智库“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则发言说,“如果美国明确承诺在发生军事入侵时保卫台湾,中国可能被激怒而展示武力”。相反,她主张制定政策,确保美国军队有能力与解放军对峙,帮助台北加强经济,增加台湾与国际社会的联系等措施。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博明建议美国会就新冠溯源成立跨党派调查委员会 博明建议美国会就新冠溯源成立跨党派调查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