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澳人都挣不到六位数年薪!国家财政愈发依赖1%富人!

五分之四的澳洲收入低于10万澳元,新的税收数据显示,联邦预算越来越依赖全国收入最高的1%来为日益增长的服务和基础设施买单。

澳洲税务局(ATO)的数据还显示,要成为最富有的1%纳税人,需要至少35万澳元的应税收入。相比之下,如果要进入美国最富有1%的纳税人行列,至少需要70万澳元的收入。

八成澳人都挣不到六位数年薪!国家财政愈发依赖1%富人!

ATO的年度税收统计数据涵盖了2018-19财政年度,显示当年有近1470万纳税个人,比2017-18年度增加了2.7%,他们总共支付了2,130亿澳元的所得税。

其中八成纳税人的应税收入低于10万澳元,是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比例。在2012-13年度,90%的纳税人的应税收入低于10万元。

在所有澳洲人中,有九分之一的应税收入在5万至6万澳元之间,男性和女性的比例几乎相等。

最富有的1%纳税人包括8.2万名男性和2.8万名女性,这些男性的平均应税收入为760,853澳元,而这些女性的平均应税收入为753,481澳元。这些男性申报的应税收入总额为626亿澳元,而这些女性申报的应税收入总额为214亿澳元。

这些男性支付了265亿澳元的税款,是所有群体中最多的,而女性支付了91亿澳元。这11万人加在一起,支付了全国所得税的17%。

年收入达到18万澳元以上并支付最高所得税率的人支付了近700亿澳元,相当于全澳所得税账单的三分之一。

评级机构标普(S&P Global)周一将澳洲的3A信评从负面提升至稳定,因为澳洲经济复甦强劲,该机构表示,预算受益于企业和个人税收的增长。

在最高收入群体的男性中,超过1.85万人报告了68亿澳元的净资本收益——目前为止是全国所有收入群体中最多的。另有1.3万名收入最高的女性申报了5.99亿澳元的净资本收益。

男性报告的平均租金损失为6100澳元,是所有群体中最高的,但女性报告的净租金收入为5180澳元——是少数几个在出租房产上没有损失的群体之一。

在这个群体中,有全澳收入最高的人,以4150名外科医生为首,他们的平均应纳税收入为394,303澳元。

但在这个职业分组中,有些人的表现比其他人好得多。

全国收入最高的人是180名神经外科医生。150名男性神经外科医生的平均应税收入为63万澳元,而30名女性神经外科医生的平均应税收入为304,290澳元。

收入第二高的群体是全国125名耳鼻喉科医生。在这个群体中,102名男性的平均收入为509,428澳元,而23名女性的平均收入为287,130澳元。

悉尼的Double Bay仍然是全澳收入最高的地方,那里的3572名纳税人申报的平均应税收入为202,541元。排名第二的邮政区是墨尔本的Toorak,为201,926澳元。

还有一些高收入者想方设法避免向ATO交出任何东西。有42人在这一年中收入超过100万澳元,但应税收入低于6000澳元。

这个群体享有价值2.05亿元的减税额,其中1.58亿元是礼物或捐赠。

收入超过100万澳元的人数增长了3%,达到创纪录的15358人。其中6600多人居住在新州,另有4000人居住在维州。

在澳洲的中产阶级中,男女之间的收入分配更为均衡,平均收入约为59,982澳元。

男性申报的应税收入为35亿澳元,而女性为31亿澳元。男性支付了6.29亿澳元的净税,而该组女性支付了6.11亿澳元。

男性(2388澳元)和女性(959澳元)都有租金收入损失,而男性的总体资本收益为1.87万澳元,女性为1.98万澳元。

他们还拥有所有群体中最高的高等教育助学贷款债务,男性平均欠2.64万澳元,女性为2.35万澳元。

政府的第二大收入来源是商业部门。

在这一年里,ATO追踪的公司有100万家。非常大的公司仅占总数的0.1%,但却支付了总税收的62%,而76%的公司被认为是“微型”实体,支付了公司税收的11%。

银行金融公司支付了价值250亿澳元的公司税,而采矿业支付了220亿澳元。退休基金不计入公司税,支付了290亿澳元的税款。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八成澳人都挣不到六位数年薪!国家财政愈发依赖1%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