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议员都「愤怒」的电竞赛事,《风暴英雄》做错了什么?

  • 新闻

新一波新冠疫情突袭 中国广东强化应对措施

「风暴英雄法案」的提出,再次把电竞行业的规范化问题摆在了台面上。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电竞在法律、监管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了让行业能够更加健康持久的发展,位于上中下游的各方需要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与合作,避免再次出现「风暴英雄」式的悲剧。

文 / 北力

「风暴要火」,这个前几年非常流行的梗在这两天又「死灰复燃」了。


5月22日,TEO援引韩国新闻网站Naver Sports消息称,一位韩国议员提出了一份名为「风暴英雄法案」的提案。


这份法案旨在阻止电竞比赛组织者和利益相关者,在没有事先通知参与者和其他参与活动的原则下单面终止比赛。


在这则新闻刚被曝出时,国内社交媒体上还是风平浪静。但随着越来越多大V搬运转发,新闻也传播开来。点开相应的微博,你会发现齐刷刷「风暴要火」的评论。


《风暴英雄》被网友戏称为「黄旭东都奶不回来」的游戏

如果说前几年这个梗还代表着玩家对《风暴英雄》的期待,那么现在这梗更多是蕴含着一层「鞭尸」色彩。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风暴英雄代表着暴雪在电竞上面最大的无能和失败,严重左右了选手、俱乐部等「个体」的生存,这也是「风暴英雄」法案的由来。


国内大多粉丝接触风暴英雄都是在2015年的「520」。在这样一个对游戏玩家「不友好」的日子,暴雪宣布了《风暴英雄》在国内公测的消息。


在刚过去的520,《风暴英雄》迎来六周年


在全球范围内,由于是一款由暴雪出品的游戏,俱乐部、企业还是对风暴英雄电竞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早在游戏测试时期,像Team Liquid这样的大型俱乐部就组建了风暴英雄电竞分部,为赛事的未来做准备。


在游戏公测之后,2015年,暴雪与ESPN达成了合作,双方设立了一项「宿舍英雄」的校园电竞赛事,ESPN也开始在电视上播放风暴英雄电竞赛事。作为一项校园赛事,获得「宿舍英雄」冠军的俱乐部成员,能获得全额奖学金的奖励。

在看到了「宿舍冠军」的热度之后,在2015年的暴雪嘉年华上,风暴英雄全球竞标赛(HGC)迎来了首秀,风暴英雄的职业电竞雏形开始形成。


2016年,HGC正式升级为全球性联赛。各个赛区都包含八支队伍,依据成绩进军季后赛和国际赛事。此外,HGC还具有升降级机制。联赛后半段的队伍将和业余队伍进行「加赛」,决定升降级名额。据选手透露,当时暴雪还为HGC联赛设立了2万美元的最低工资。


从联赛的体系可以看出,当时的暴雪对风暴英雄电竞还抱有非常高的期待,并且做出了不少的投入,联赛的热度也处在高峰。据EsportChart上的数据显示,2016年的HGC秋季赛观众峰值为82572人。

2015年,北美电竞俱乐部Cloud9夺冠

2017年3月29日,暴雪为了提升赛事观赛性和竞技性,正式发布《风暴英雄2.0》版本。看到了展现出积极态度,越来越多的战队开始加入到风暴英雄电竞中。风暴英雄电竞正处在一个正确的轨道上。赛事受欢迎度逐步扩大,玩家的观看时长也开始变多。据Esportchart的数据显示,2018HGC季中赛和总决赛观众峰值分别为7万和6.5万。


在这凶猛股势头下,2018年被看作是《风暴英雄》真正的「变革之年」。彼时风暴电竞的制作总监Kaéo Milker就表示「HGC度过了最好的一年,我非常期待2019年赛季的到来。在游戏方面,我们源源不断地推出了一些最受欢迎的英雄,令人惊叹的主题活动,以及有影响力的重做。我们还在改进整个游戏的核心系统和功能方面取得了有意义的进展。我们在2018年真正迈开了步伐。


正是因为如此,随后发生的事才更让人感到震惊。


2018年12月13日,暴雪发布了一则名为《风暴电竞新闻…….》的公告。在公告中,暴雪表示将缩小风暴英雄电竞的开发规模,并取消相关赛事的举办。


就这样,没有前通知俱乐部、选手等的情况下,暴雪挥出手中的镰刀,给HGC判了死刑的同时,也给风暴英雄电竞判了死刑。让数以万计的人失去了谋生手段和梦想。


这也是《风暴英雄法案》的由来。2018年,韩国电竞俱乐部Gen.G风暴英雄分部正处在竞技生涯的巅峰,拿下了近乎所有比赛的冠军,一时风头无两。然而,本以为要走上人生巅峰的他们却等来了失业


选手们没日没夜的训练、拼搏,为的不仅是追求属于个人、俱乐部的荣誉,更是希望《风暴英雄》能将《英雄联盟》、《DOTA2》一样,成为电竞产业中的明星。而最终,他们换来的只是一句「你们不值得」。


「说实话,去你妈的。与队友一起努力工作了6个月,就为了这种狗屎。(暴雪)一直在保持沉默,我发了一堆电子邮件,得到答复是‘他们正在努力敲定细节’。」彼时,仍是风暴英雄职业选手Johan Lauber如此表示。


这个情况与去年6月份微软关停Mixer如出一辙。当时微软也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宣布Mixer直播平台关停。


两年半之后的今天,风暴英雄的职业电竞只剩下零星的火苗。在美国,目前仅存的联赛只有HeroesHearth举办的半职业联赛,Community Clash League(CCL)。在国内,除了每年网易举办的黄金风暴联赛之外,《风暴英雄》几乎没有其他的赛事。很难想象,在电竞至上的时代背景下,暴雪却选择让「风暴英雄号」轮船驶向另一侧,而不是借助浪潮加快自己的行进速度。


如韩国议员Dong-su Yoo所说,「在电竞产业中,如果游戏发行商不再愿意支持比赛,其他许多参与比赛的各方,包括电竞组织、玩家、演员、观众和其他人的权利将受到这类单边决定的严重影响。」

各方要求暴雪积极沟通,停止「装死」


诚然,现在的电竞产业已经完成了从「第三方赛事主导」到「官方赛事主导」的转变,游戏厂商「集权」的趋势越发明显。因此,如果厂商选择放弃官方赛事,那么围绕着这款游戏的电竞生态也将崩塌。而且,电竞产业目前还处在较为初级的阶段,赛事金字塔还不够完善,一旦官方撒手不管,选手谋求后路的选项有限。


更重要的是,电竞选手的年龄和学历普遍低下,心理也不够成熟。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突然被放入社会,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韩国议员Dong-su Yoo也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表示「许多电竞选手都是十几岁或20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正处于建立自己职业生涯的重要阶段。一个电竞生态系统的突然终结会造成严重而持久的后果,必须制定法律来保护他们免受单方面的损害。」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不管是电竞还是传统体育,赛事停办、取消都是家常便饭,一切都要归结于能否赚钱。从暴雪的角度看,风暴英雄电竞生态并没有带来他们期待的结果,选择关停无可厚非。这件事的主要争议点,在于暴雪在做出决策前没有和生态参与者——俱乐部、选手进行沟通交流,让他们做好相应的准备或者寻求解决办法,一拍脑袋选择离开,留下一地鸡毛。而这正是「风暴英雄法案」试图解决的问题。


在谈到「风暴英雄法案」的意义时,体育商业期刊/TEO中国区电竞主笔陈泓宇对ECO电竞派表示:「这份法案在于削弱游戏厂商或代理商对电竞的绝对控制。现在电竞产业之所以火热,有一部分原因是电竞对于厂商来是有市场价值,也就导致分厂商办赛事的核心目的就只是推广游戏,将电竞看做一个市场营销行为,而不是完整的生态系统。


「但对于一个相对成熟的电竞市场来说,电竞行业背后是有着大量经济发展效应的。制定法案的人背后是政府,他们所看重的是可持续性的电竞行业所带来的岗位增加、税收、线下赛事带来的实体经济效应。因此当厂商单方面取消赛事,所带来的损失其实是整个行业和政府来承担。这时,矛盾点就出现了,这也是法案要解决的问题。


陈泓宇负责了TEO对「风暴英雄法案」的报道

但就目前来说,「风暴英雄法案」成功推行的难度很大。厂商除了对游戏有着绝对控制权之外,也负责游戏的运营、更新和维护,以此产生的成本也由厂商承担。如果将游戏的赛事举办权和厂商分离,那么运营维护游戏的成本应该由谁分担?是否需要建立一个全新的协会来进行监管?游戏寿命到期了赛事该怎么办?这些都是各方需要思考的问题。


「风暴英雄法案」的提出,再次把电竞行业的规范化问题摆在了台面上。作为一个新兴行业,电竞在法律、监管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为了让行业能够更加健康持久的发展,位于上中下游的各方需要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与合作,避免再次出现「HGC」式的悲剧。




爆款电竞文章鉴赏
– 《魔兽世界电竞被粉丝痛批,但动视暴雪应该就此放弃吗?
-《入奥背后的冷思考:电竞协会应该是行业辅助者,而非领导者
-《《如何保护电竞赛事的价值——Bayes2020电竞数据白皮书》独家首发
-《一场电竞决赛引发舆论大爆炸:什么才是「公平」?
推荐关注:

扫码添加派酱

ECO电竞派粉丝群期待您的加入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连议员都「愤怒」的电竞赛事,《风暴英雄》做错了什么?

要求联合国为释放黎智英而采取行动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发声 要求联合国为释放黎智英而采取行动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发声

要求联合国为释放黎智英而采取行动 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发声 发表时间: 29/05/2021 – 19:58 16.4 圖左的黎智英(下)和李卓人及梁國雄因組織和參與遊行遭重判,圖右的李柱銘和何俊仁(紅圈)獲緩刑(麥燕庭提供) © 麥燕庭提供 现年73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