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点50事件:优爱腾为何同时狙击B站

文 | 夏晓茜

编辑 | 赵普通

 

活久见。
 
5月28日下午15点50分,优酷、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同时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谴责B站出现的《老友记重聚特辑》侵权盗版内容。
 
声明提到,“特辑上线发布后仅数小时,B站就出现了大量盗版侵权视频,严重损害了创作者以及版权方的正当权益。“
 

5月28日爱优腾的声明
继4月9日和4月23日,两次发布联合声明之后,三大视频网站再次对盗版集体发声。这一次,矛头明确对准了B站

5月29日,B站已下架老友记侵权视频,搜索关键词相关内容几乎被清空。

优爱腾用官博直接点名B站,除了维权,更多地是传递信号,发出警告。这种主动撕破脸的举动,在B站崛起后的多年大战中,还是第一次出现。

B站,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15点50声明背后
 
本次声明的导火索,是《老友记》新版权内容的上线。
 
1994年,《老友记》正式开播,迅速成为全美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之一。随后,每一季收视率都稳居年度前10。2004年,《老友记》第十季落下帷幕。当年5月6日,最后一集播出时,获得了超5250万观众收看。
 

站在版权角度,B站用户上传的内容,可能涉及侵犯正版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落了口实。被攻讦后,B站官方暂无回应。
 
回到搬运视频这件事,其实是B站逐渐正版化后,很多用户仍然将其当作UGC(用户生产内容)社区,上传盗版内容。
 
对很多观众来说,单向输出的娱乐模式容易产生审美疲劳,弹幕、评论等互动方式成为追剧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相比其他平台,B站作为弹幕网站起家的社区,在弹幕质量和评论活跃度上,有一定的优势。
 
《人生一串》总导演陈英杰曾在采访中表示,“弹幕相当于观众边看边讨论,导演在节目中埋下的小心思,很快就会被网友发现,节目发酵非常充分,这种效果是传统纪录片达不到的。
 
豆瓣小组“笑死我了这弹幕”,已有389681位成员。他们每天分享和讨论的内容,就是各个平台上有趣的弹幕和评论,B站弹幕保持较高的出镜率。
 

 图源:豆瓣小组“笑死我了这弹幕”
搬运视频前,UP主一般要先付费开通其他平台VIP特权,将视频下载到本地,再进行转码,并上传到B站,等待审核通过。这一系列工序完成后,人力成本并不低。
考虑到搬运类视频,不会获得平台播放分成等商业收益,UP主也许主要是为了在更熟悉的平台,和同好互动,补足追剧的某种满足感。
 
除了本次直接被点名的《老友记合辑》,B站上,仍然有不少纯搬运的视频,这其中既包含抖音、快手平台的内容,也包含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还有Youtube等海外平台。
 
这样的现象不是B站独有的。在各家视频平台上,都能搜索到大量用户上传的盗版影视剧视频。
 
而随着用户版权意识的提升,买下更多影视剧的版权,以此吸引和留住用户,是每家视频平台的必经之路。
 
今年下半年,《老友记》蓝光修复全十季正片内容,将要在搜狐、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B站上线。

5家平台同一天宣布《老友记》即将上线

这意味着新一轮的用户注意力的抢夺。而对版权内容的运营程度,则会影响站内用户活跃度和会员收入
 

 B站为何成为众矢之的?
B站在长视频上的一系列动作,很难不让其他平台心存警惕。战况愈演愈烈,以至于出现了,优爱腾三家竞争平台“抱团”攻击B站的一幕。
 
此前,虽然优爱腾和B站都属于视频平台,但商业模式不同。两边的直接竞争关系,不像优爱腾三家平台之间,那么明显。
 
优爱腾等长视频平台使用OGC(机构生产内容)+PGC(专业生产内容)的模式,生产专业影视内容,B站则以UGC为主,辅之以少量PGC的模式,产出用户的兴趣内容。

从营收结构来看,B站不是YouTube这样靠广告生存的平台,而是具备社区属性的PUGC视频平台,也明显不同于爱优腾。
 

图源:海豚投研

早年间,靠着“小众文化”的圈子,B站获得了第一批粘性极高的粉丝,影响了95后、00后为代表的互联网Z世代群体,他们在这里生产和消费以二次元为代表的泛青年亚文化。
 
一系列行动表明,B站在努力“出圈”。
 
往主流文化靠拢,是B站努力的方向。比如,央视新闻的入驻;邀请学者专家、教授加入,讲知识和文化;在近两年青年节策划了“后浪”“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演讲视频。
 
最终,B站以“学习平台”为自己正名,曾得到央视等主流媒体的背书。
 
 
在数据层面,B站的爆发力强,拉新、用户粘度等表现较好。据最新公布的2021年一季报,一季度月均活跃用户达2.23亿,同比增长30%。
 
在独特的社区氛围下,即使西瓜视频曾高薪挖走UP主,也很难留住头部创作者,主要原因是互动性较差。
 
但出圈之后,在长视频内容储备上,B站逐渐向爱优腾等平台靠拢。B站的OGV大冒险
 
最开始,B站主要买的是动漫和纪录片。

2017年,B站设立国创专区,公开了“哔哩哔哩国创支持计划”。到2020年,国创区月活大幅领先日本番剧区,国创作品成为B站专业内容拉新的TOP1。
 
从《我在故宫修文物》开始,B站发现了这一长视频流量密码。陈睿在2018年9月透露,B站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纪录片出品方之一。

 

近两年,B站又密集采买电影版权内容,同时加速自制剧综的脚步。
 
2020年3月,大量购入经典老电影,包括不少新浪潮电影代表作。
 
4月,上线了24部戛纳获奖影片,组成豪华“戛纳片单”。
 
8月31日,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B站获得后者9.9%的股份。这次投资,让B站锁定了剧集《风犬少年的天空》和电影《夺冠》的版权,还独家拥有欢喜传媒未来片库的内容。
 
11月,官宣了和宁浩导演的坏猴子影业的合作,双方将发起青年导演扶持计划,每年打造30部短片,并对其中的优秀作品进行IP化开发。
 
今年,多部院线电影同步上线了爱优腾和B站,平台均采取了单片付费模式。比如,《猫和老鼠》,大会员2.5元观影,非大会员则需要支付5元。
 
《正义联盟》《猫和老鼠》付费界面

自制内容上,以综艺为例,《说唱新世代》于去年8月22日上线后,总播放量已经超过5.6亿,豆瓣评分高达9.2分。
 
OGV内容,对应着会员拉新和内容付费的需求。B站切入影视上游的决心显露无疑,逐步瓜分流媒体付费会员市场,这势必触及优爱腾的核心利益。

伴随着内容扩充和商业化能力提升,2021年一季度,B站月均付费用户数增至2050万,整体付费率升至9.2%。

但B站的压力也显而易见。三年来,B站高速扩张,一路亏损。
 
2018-2020年,B站净亏损分别为5.65亿元、13.04亿元和30.54亿元,增幅分别为207%、130%、131%。
 
若要再提高自制内容投入,会比PUGC内容烧钱得多。

B站选择通过资本市场缓解资金压力。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19C章的要求,第二上市的合资格发行人,必须在合资格交易所上市且有至少两个完整会计年度,才可以满足上市资格。
 
2018年3月,B站在美国首次上市,直到2021年才有资格二次上市。

B站迅速完成了这一过程,2021年3月,回香港二次上市,募集超30亿美元资金。
 
招股书显示,募资金额将用于优质内容投入、自主技术的开发与创新、销售及营销,以及一般公司用途及运营资金需要。
 

 “中视频”蛋糕争夺战
 
从大盘子看,流媒体整体付费用户增长变缓,长视频自身的焦虑始终存在。
 
2019年,爱奇艺、腾讯视频会员规模先后过亿;2021年一季度,爱奇艺、腾讯视频的会员规模分别为1.05亿、1.25亿。
 
 
订阅会员规模增速放缓,天花板似乎不难预见。2019年5月,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就曾表示,“跑马圈地时代已过,要从每个缝隙争取用户。”
 
相互入侵对方的领地,是互联网的常态。
 
爱优腾平台也在布局“中短视频”,抢夺B站的蛋糕。
 
此前,爱优腾芒等平台,多以和B站、微博等平台发起联合“二创”大赛的形式,进行合作,以助推相关剧集、综艺的热度。
 
2020年,从短视频到中视频,爱优腾在挖掘下一块价值洼地,想办法将长短视频结合。
 
比如,爱奇艺推出了随刻,并鼓励创作者在平台上进行”二创“。

随刻上的《青你2》频道

2020年7月,优酷推出支持15分钟以内短视频的优酷号,再度挑战中视频。

2020腾讯视频内容生态大会上,腾讯视频宣布定位于综合性视频平台,完善“雨林”内容生态

 
在今年的一季报里,腾讯提到,正在加强长短视频服务之间的协同效应。
通过腾讯视频与微视的合并,将利用本身于短视频的能力进一步助力长视频业务的发展,提升自制内容的生产能力,以进一步扩充 IP 内容库,并且提供可让创作者改编的视频素材。

 

这就是说,腾讯视频也想要抢夺“二创”作者的生产力,这和B站原本的创作者生态之间,产生了正面竞争。
 
版权,是长视频平台用来攻击B站等平台的长矛。中视频之争正在暗流涌动,对B站的定向狙击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15点50事件:优爱腾为何同时狙击B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