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优步外卖骑手抱怨:一单收入低至$5!跑15公里,跨5个区,只挣$12.87…

澳大利亚的Uber Eats的外卖骑手跨区单次送货仅能获取$5收入。骑手们抱怨称,疫情期间这家全球科技巨头削减了他们的工资。

骑手向《卫报》提供的数据显示,其近4公里的送货旅程收入低至$5.01。

一名骑手5公里行程(估计需要14分钟)收入为$5.7。

一位骑手在悉尼繁忙的Parramatta Rd骑行23分钟,收入不到$10。

另一名骑手27分钟的行程收入为$12.87。这趟从杂货店到住宅的旅程长达15公里,跨越了从悉尼内西区到南区的至少5个区。

澳洲优步外卖骑手抱怨:一单收入低至$5!跑15公里,跨5个区,只挣$12.87…

(图片来源:《卫报》)

如果骑手等待的时间比预计长,他们应可得到比最低薪酬更多的报酬。但他们此前曾向新南州议会调查人员表示,订单等待时间使其时薪受损。

Uber Eats和Deliveroo等公司将骑手作为独立承包人员,而不是雇员,这意味着他们无权获得工资。临时工没有固定时薪,而是根据实际的每次送货计算收入。

其竞争对手Menulog最近宣布,将放弃临时工模式,在“几年内”让所有骑手都成为正式员工。

Uber Eats对各城市骑手的支付费率不同,并根据行程时间和距离计算。

Uber在8月至12月间委托进行的一项报告发现,扣除成本后,外卖送货员平均每小时收入为$21.55,但仅限于人们的正常用餐期间。

该报告还发现,在疫情期间,Uber公司77%的外卖员没有资格获得政府支持,其主要原因时他们是新近移民

(图片来源:网络

此前,外卖骑手们曾对新州议会表示,疫情期间外卖送货人员的工资降至每单$8。因为随着外卖需求激增,公司可能会降低工人工资,一些人失去工作成为临时工。

骑手还对《卫报》表示,在公司的追踪下,他们承受着加快工作速度的压力。

周二,Uber Eats的一名女发言人回应了针对Deliveroo的调查结果,称“并不是所有的送餐App都以同样的方式运作”。

此前,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和该委员会全体成员都曾表示,Uber Eats的外卖工人并非雇员。

然而,去年12月,Uber就同一问题在联邦法院解决了一起案件,从而避免了对零工工人地位的里程碑式裁决。

 

钧天 | 真实新闻与评论:澳洲优步外卖骑手抱怨:一单收入低至$5!跑15公里,跨5个区,只挣$1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