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3平米的书店能做什么?

  • 新闻

别再吃西湖醋鱼了,杭州这些好吃的不吃就亏了!

别再吃西湖醋鱼了,杭州这些好吃的不吃就亏了! 原创 刺猬 吃货研究所 吃货研究所 Food_Lab 美食科普领域开拓者。粉碎食物谣言,传播食品知识,种草好吃的美食,省时省心还省钱。跟着所长,花钱少,吃得好!少动脑~ 收录于话题 来到杭州,除了西湖、灵隐寺、九溪…

你去过最小的书店有多大?10平方米?5平方米?
日本有一家书店,只有3平方米。

● 藏身江户川边一幢“老破小”
这家名叫“kamebooks”的迷你书店,位于日本千叶县市川市,是店主吉田重治于2020年10月创立的。

书店并没有开在人流量大的闹市区,甚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地址,没有人会以为这里还有一间书店。
从最近的电车车站本八幡站南口步行差不多20分钟后,你会看到一幢破旧的写字楼,只有4层。沿着昏暗狭窄的台阶走到顶楼,一块“kamebooks”的书店招牌,静静地立在书箱上。左手边的通道连接天台,右手边开着的小门是书店的入口。

3平方米的书店,小到只能站得下一个人。店里三面墙中有两面安装木架,放置着各类新旧书籍,另一面则用挂钩式的置物架摆放了一些杂志。别看书店面积小,所有书刊加起来也有一千册以上,称得上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店内所售书刊都是吉田精挑细选的,小说、诗歌、绘本……更多的是那些根本没有机会出现在大型书店的来自“一人出版社”的作品。
疫情蔓延的2020年,逆风开一间实体书店,对吉田来说其实是一个“无奈之举”。年近50的吉田平日经营着一家行政书士事务所,工作之余喜欢买书、看书,尤其喜欢逛二手书店。3年前开始,吉田就以kamebooks的名字在千叶大学附近主办二手书市集,聚集了不少书迷。疫情期间,市川市内包括二手书市集在内的各种活动都受到限制,吉田考虑到短期之内市集可能无法恢复,于是索性开了这间同名的实体书店。
● 书店是创造可能的地方
目前,kamebooks只在周末营业,来访者可以通过网上预约到店时间。作为一间社区书店,kamebooks接待的大部分是周边的居民,这带给吉田很多和市集不一样的感受。吉田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位母亲带着刚上小学的孩子来逛书店,临走时跟孩子说了这样一番话:当你和妈妈吵架了,或者在学校发生不愉快的事情的时候,可以随时一个人来这里待一会儿。类似的场景也让吉田发现了更多kamebooks存在的意义。
随着媒体的采访,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kamebooks,还有从东京、神奈川特意赶来一探究竟的来访者。探店也好,打卡也好,对于这些来访者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而来,吉田并不是很在意,“说不定有人会从此喜欢上看书呢”。吉田回忆书店刚刚开业时,曾经接待过一名高中生,这个男生一上来就说自己从来不看书,只是出于好奇上来看看就走,结果最后还是买了一本吉田推荐给他的书。对吉田来说,书店是创造可能的地方。

开实体书店的同时,吉田并没有放弃市集,因为天台面积够大,足以作为小型二手书市集的场地使用,于是,在开店近两个月之后,kamebooks首场“本八幡屋顶二手书市集”圆满举办。市集招募了当地的二手书店、“一人出版社”、手工工坊等十余家,吉田也在社交媒体上逐一详细介绍,闻讯而来的参加者络绎不绝,与其说是市集,更像是老友相聚。今年,kamebooks不仅借着春光继续着屋顶的二手书市集,还将在夏天策划一场通宵的屋顶书友会,好书、好酒、好友,从日落相伴到日出,吉田不断制造着属于kamebooks的浪漫。
关于为什么给书店取“kame(日语:乌龟)books”这个名字,吉田认为读书是一件可以让生活慢下来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当自己窝在这间小小的书店中,被喜欢的书包围的时候,就像乌龟缩进厚厚的壳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如同书店主页上写的那样:希望这间小小的书店可以成为你生活中,一个能够像龟甲一样把自己藏起来的存在,一个可以不需要和任何人产生关联的安心之处。
【延伸阅读】
近几年来,类似kamebooks这样由一个人独立运营的小规模独立书店,在日本各地悄然出现,似乎传递着某种信息。

比如,三重县尾鹫市一家由古民居改造而成的“Tonga坂文库”书店,因为靠近海港,店主本泽结香突发奇想,将不同的书和鱼干搭配出各种各样的组合,通过网络进行销售,意外大获人气;位于鸟取县冬伯郡的汽水空港书店,则通过各种读书活动、分享会等,将县内外喜欢阅读的年轻人聚集起来;为了节省开支,东京一人书店Roquentin所用的“店铺”正是店主萩野亮自住的房间;专门为流浪猫筹集资金的“Cat’s Meow Books”是一家猫主题书店,不仅售卖的书刊都和猫相关,连店员都是流浪猫本猫……
在日本,综合咖啡、酒水、杂货、文创等多种业态的书店已经相当普遍,而小规模独立书店兴起的背后又有怎样的理由?


● 不断溃败的传统书店
不可否认,在过去的20年中,日本书店的数量急剧减少。统计资料显示,从2000年的超过20000家到2018年的11000家,几乎减少一半。专注日本出版、印刷、书店等行业资讯的媒体文化通信社在2019年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日本书店行业不断溃败真正的理由》,作者是文化通信社专务董事星野涉,他认为导致日本书店数量大幅减少的根本原因不仅仅是实体书不好卖,关键在于日本独特的出版产业的构造。
文章称,和欧美发达国家的书店相比,日本书店最大的特点在于杂志的比重过大,而且大多数书店尤其是中小书店,维持经营主要依靠利润更高的杂志而非图书。书店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现象,究其根源,在于承担日本出版物流通的关键环节,即代理公司,比如日本出版贩卖(日贩)、东京出版贩卖(东贩)、大阪屋、栗田出版贩卖等,这些被称为出版物综合代理的公司利用高利润、高回报的杂志将日本各地的书店和便利店打通,铺设销售渠道进而销售图书,这种杂志和图书的捆绑式发行模式是日本所独有的。

当然,这种捆绑有其优势,比如可以降低图书的流通成本,因此日本图书的价格和欧美国家相比也会便宜很多,但是长远来看,这种不均衡也为出版行业埋下隐患。过去,日本出版市场的一大特征是“杂高书低”,也就是说杂志的销售额远远高于图书。在日本出版业销售额达到顶峰的1996年,杂志的销售额是图书销售额的1.5倍之多,杂志大卖带动出版行业收益水涨船高,这也是当时日本书店频繁开业的背景之一。
在此之后,日本出版物的销售量不断下滑,网络和手机的普及导致杂志市场急剧缩小,到2017年时杂志销售额还不及鼎盛时期的1/3,甚至比图书的销售额还低。杂志市场的萎缩也为依赖杂志的中小书店和代理公司带来重创,特别是开在商业区以销售杂志为主的“街の本屋(街边书店)”接连倒闭。
文章的最后,作者给出的答案是参考美国独立书店的模式。自2009年开始,在美国被称为独立书店的小规模书店的数量每年都在增加,这类书店不仅有独一无二的商品,并且设有咖啡区、文创区、杂货区、酒水区等,还会开展具有地域特色的活动,为客人提供只有在现场才能体会到的乐趣。尽管按照日本出版行业的现状,短期很难达到与美国一样的图书价格和利润标准,但开拓新的经营模式,对想要在严峻形势中存活下来的书店来说势在必行。

● 疫情下的日本书店并不悲情
2020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然而,疫情下的日本书店行业却并不如人们想象中那样悲情,甚至可以说在日本出版行业持低迷的状况下,疫情反而赋予了书店一次扬眉吐气的机会。
根据日本知名市场调查公司帝国银行的数据,2019年日本书店市场规模大约为10年前的8成,即1兆2186亿日元,2020年这一数字达到了1兆2400亿日元,日本书店的市场规模终于在时隔4年之后显示出扩大迹象。此外,日本全国范围内倒闭的书店数量也较以往减少,甚至可能达到史上最少。
使日本书店行业初现复苏迹象的关键是漫画销量的增长。疫情蔓延以来,日本各地宣告进入紧急状态,民众居家时间延长,对漫画的需求量大增。数据显示,2020年日本漫画市场规模比上一年增长23%,达到6126亿日元,创1978年以来的最高纪录,同时单行本和漫画杂志的合计销售额也比上一年增加了13.4%,达到2706亿日元,其中席卷日本全国的漫画《鬼灭之刃》,累计销量更是超过1亿册,这些都成为日本实体书店前行的有力助推。

以位于东京西荻漥,创业将近50年的今野书店为例,自2020年初疫情蔓延以来,每月的销售额不降反增,尤其是4、5两个月,较上一年同期分别增长35%和40%。店主今野英治称,疫情期间几乎每天都有客人一早在门外等候,收银台前也总是排着长队。当然,民众的阅读需求不只有漫画,根据调查,疫情期间实体书店与职业技能、自我提升相关主题的图书销量明显增加,举家出门逛书店的情景也常常出现在地方书店中。
● 逆流而上的独立书店
2020年1月31日、2月1日,日本首届“二子玉川本屋博”即书店博览会如期举办,2天时间共有3万余人次到场,足以看出大众对书店的关注。二子玉川茑屋家电策划的这场特别的书店博览会,将日本各地有趣、独特的书店集结一堂,包括大型书店、独立书店、二手书店、移动书店、企划型网络书店等等在内的40家书店,为众多爱书人士提供一个了解书店新生态、捕捉书店新趋势的机会。
为什么在实体书店大量消失的状况下,日本各地的独立书店,特别是小规模独立书店仍然选择逆流而上?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众“享受书店氛围”这一需求的日渐显性化,有人喜欢看书,有人喜欢书店,两者虽有交集,但仍然是两种不同的需求,而后者只有实体书店才能满足。尤其是个人经营的独立书店,从书店的陈设到选书的品位,细节之处反映着店主的性格、趣味、经历以及生活态度,走进一家书店就像结识一位友人,这种情感体验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独特的。

从书店经营者的角度来看,首先小规模利于初期成本控制,其次强烈的个人风格很难被模仿,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都会提升书店的竞争力。此外,通过发达的社交媒体,进一步展现书店丰富个性的同时,又能广泛地吸引目标客户,加上店主策划线上线下活动或者组合其他业态的能力,那么这类书店对于地段的要求也会大大降低,进而有利于节省成本、提升收益。
或许有一天,我们所熟悉的传统意义上的“书店”会消失,但只要人类对现实体验还有追求,书店就还会以符合时代需求的样貌出现。归根到底,书店存在的理由不仅仅是能够提供一本实体的书,而是能够提供一个实在的场所,人们在这个场所里,获得一种虚拟世界无法体会的实在感。



做書
记录好书背后的故事,和编辑站在一起。
1122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做書最新线上课程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一家3平米的书店能做什么?

吓人!上海一居民家中竟养了100多只老鼠,成群结队出没,邻居崩溃了

百鼠藏身居民楼,邻居生活自然因此受到的影响。 比如:不敢开窗,生怕老鼠爬进来,旁边的居民甚至把窗给封上了;好好的窗台,上面都是老鼠尿…… 比如:老鼠“军团”动静太大,让居民晚上睡不好觉…… 比如:路过这栋居民楼时,总是心惊胆战,生怕淘气的老鼠走钢丝时一脚没踩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