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后陆续确诊 都是中国疫苗惹的祸?

  • 新闻

澳人过劳死几率排全球前列!职场黑心度恐不输中国、日本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长时间工作每年导致数十万人死亡,而新冠大流行可能导致这一趋势加速恶化。 根据第一份关于与长时间工作相关的生命损失的全球研究报告,2016年约有74.5万人死于与长时间工作有关的中风和心脏病。 Environment Internat…

华盛顿 — 

东非岛国塞舌尔最近发现新冠感染病例激增,由于该国许多民众都接种了中国的国药疫苗,引发舆论对中国疫苗有效性的质疑。公共卫生专家说,中国疫苗可能不是最优秀的,但也很难凭目前的数据就断定是中国疫苗故障所致。

塞舌尔只有大约10万人口,正当世界上许多国家正在为获得足够疫苗而犯愁时,塞舌尔已经为其61% 的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然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塞舌尔的新冠病例数量一直呈上升趋势。该国5月13日公布的数字显示,已经出现超过2700个活跃病例。

纽约时报》报道说,塞舌尔疫情反弹,引发对中国“国药”疫苗有效性的质疑。报道说,目前塞舌尔已经接种了两剂疫苗的人群中,57% 的人注射的是中国的国药(Sinopharm)疫苗,43% 的人注射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

专家:突破性感染并不罕见

塞舌尔是全球新冠疫苗接种率最高的国家,如今出现病毒突破性感染,引发议论和担忧。《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这凸显了疫苗选择的重要性。

报道援引塞舌尔卫生部的数据说,在新确诊的感染病例中,有37%的人已经完成了两剂疫苗的接种,但该国卫生部没有说明,其中有多少人接种的是“国药”疫苗。

《纽约时报》的报道也援引科学家的话说,“突破性感染是正常的,因为没有一种疫苗是百分之百有效的”。

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肆虐进入第二年,世界各国正在采取一切手段加快新冠疫苗的接种。与此同时,接种疫苗后发生突破性感染的情况在各地时有发生,这给各国卫生当局推进疫苗广泛接种、早日实现群体免疫的努力,带来严峻挑战。

流行病专家、美国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医学院研究员刘成龙对美国之音表示,按照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定义,所谓“疫苗突破案例”并不罕见。这意味着,虽然接种过疫苗的人,患病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但这种情况仍有可能发生。

刘成龙说:“截至2021年4月26日,超过9500万美国人已经完全接种了新冠疫苗。在这9500万人中,美国疾控中心已经接到了9245例突破性感染报告。在这些突破性病例中,27%为无症状感染,9% 感染后住院,有1% 的感染者死亡。”

美国主要接种的是“莫德纳”和“辉瑞”两种新冠疫苗,两种疫苗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有效率均在95%左右。

事实上,所有投入使用的现有新冠疫苗,都曾经发生了疫苗突破感染。中国生产的另一种“科兴”(Sinovac)疫苗3月份时曾经在菲律宾发生突破性感染;最近泰国女排国家队运动员据信也在接种第一针“科兴”疫苗后,有20多人新冠检测呈阳性。

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化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H. Ebright)告诉美国之音,塞舌尔的疫情局势表明,疫苗突破感染的确是一个严重关切,并可能在未来的一年里日益成为更严重的关切。

流行病专家刘成龙表示,目前专家们正在持续研究这些突破性感染病例的常见程度。

“在我们进入大流行第二年时,这是否会成为人们日益关注的问题,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疫苗接种、未接种疫苗人口百分比和实施的公共卫生措施等,”刘成龙说。

阿达利亚:国药疫苗可能不是最优秀的

鉴于塞舌尔的接种人群里有57%的人接种了最近被世卫组织批准用于紧急使用的“国药”疫苗,塞舌尔出现疫苗突破病例,引发新一轮对中国“国药”疫苗有效率的质疑。在目前掌握的数据情况下,能否锁定就是“国药”惹的祸?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健安全中心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 Adalja, MD)医生对美国之音表示,最大的担忧是,塞舌尔大部分人接种的是中国国药疫苗。

“因为对于这种疫苗,我们没有掌握关于其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果的同行评审出版物,因此这种疫苗可能不是最优秀的,” 阿达利亚说。

事实上,塞舌尔接种的两种疫苗,“国药”和“阿斯利康”,尽管都是通过了独立专家评审,被世界卫生组织推荐进入全球紧急使用名单;但是其有效率都远低于在美国普遍接种的“莫德纳”和“辉瑞”。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阿斯利康”疫苗预防有症状感染的有效率为76%;而“国药”疫苗此前在中国、巴基斯坦和阿联酋三国已经批准使用,世卫组织独立专家组的综合评估结果是,所有年龄组有症状感染和住院疾病的有效率为大约79%。

按照世卫组织的标准,有效率达到50% 以上为有效,便可以推荐进入紧急使用疫苗清单。

霍普金斯大学的阿达利亚医生说,尽管世卫组织最近已经批准了“国药”疫苗,并且将其列入了紧急用途清单;但是其有效率不是最高的。“就连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本人也曾经表示过,中国产的疫苗不如其它疫苗的有效率高。”

不过,乔治城大学流行病专家刘成龙对美国之音表示,在进行进一步的流行病学调查之前,仅凭塞舌尔57%的接种人口接种了“国药”疫苗,43%的人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这一组数字,就断定是“国药”惹的祸还为时过早;因为没有任何一种疫苗是具有100%保护性的。

此外,即使是塞舌尔接种的另外一种疫苗“阿斯利康”,从面世之初就报告过多起接种后发生“血栓”问题,而引发安全性隐患。

路透社星期一(5月17日)的最新报道说,印度在“阿斯利康”疫苗的接种者中,发现了26例出血和凝血的疑似病例。此前,因为对“阿斯利康”疫苗安全性的担心,若干国家已经暂停或者限制使用。

在罗格斯大学教授埃布赖特看来,在塞舌尔所发生的疫苗突破感染显示,对于那些无法获得最有效疫苗的国家,疫苗突破感染是一项重大忧患;因为,目前有效程度高的疫苗,主要是“莫德纳”和“辉瑞”等疫苗;世界上绝大多数亚非拉国家目前都无法获得。

由于塞舌尔政府没有提供突破性感染者中,接种“国药”或“阿斯利康”疫苗的百分比,以及接种疫苗和新感染的具体时间,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对塞舌尔发生的突破感染数据进行进一步调查。

据世卫组织称,被报告的一些突破性感染病例,要么发生在注射第一针后不久,要么发生在注射第二针后不久,也有的发生在第一针和第二针之间。

流行病专家刘成龙说,目前还要对塞舌尔的接种者做更多的血清研究,以更好地确认接种疫苗后抗体的水平。

刘成龙认为,造成塞舌尔新冠病例激增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该国为大多数人接种疫苗之后放松了警惕。“因为它现在对所有国家的游客开放,而且没有任何检疫隔离措施。新的病毒变种在该国传播得非常迅速,也给这个国家的保健资源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刘成龙说。

塞舌尔是否应停用“国药”疫苗?

至于塞舌尔是否应该立即停止接种“国药”或者“阿斯利康”,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普遍认为,在无法获得更好疫苗的情况下,接种现有疫苗的益处要大于风险

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专家阿达利亚对美国之音说,目前对于塞舌尔来说,当务之急是要去了解那些发生突破性感染的人,弄清楚到底是接种“国药”疫苗的人多,还是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人更多,并且根据调查结果采取相应的行动。

流行病专家刘成龙认为,鉴于塞舌尔目前的情况,塞舌尔应该做的是促进更广泛的疫苗接种,而不是停止接种任何疫苗;因为目前的病例激增还不能归因于任何一种疫苗的故障。

“况且,国药疫苗(Sinopharm)在印度尼西亚等许多其它国家的临床试验研究结果是很不错的,” 刘成龙说。

刘成龙认为,塞舌尔政府所要做的,是应该加强对居民和游客的健康教育,了解接种疫苗和持续采取公共卫生措施的重要性。

罗格斯大学生化专家埃布赖特教授认为,塞舌尔在没有可能得到“莫德纳”或者“辉瑞”疫苗的情况下,应该继续使用现有的“国药”与“阿斯利康”疫苗。现有的数据表明,除了美国普遍使用的“莫德纳”和“辉瑞”疫苗,其它所有现用的疫苗,包括“强生”(J&J)、“阿斯利康”和俄罗斯的“卫星”(Sputnik)疫苗,以及中国的“国药”灭活病毒疫苗,也都提供了实质性的预防感染效果,以及预防严重疾病的保护。

“鉴于这种情况,所有这些疫苗远远好过没有疫苗可用,” 埃布赖特说。

原文地址: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接种后陆续确诊 都是中国疫苗惹的祸?

在澳大利亚,反华阴谋论者也开始“内卷”了……

这年头,在澳大利亚炮制反华阴谋论都开始“内卷”了。 澳大利亚知名记者、主播莎莉·马克森(Sharri Markson)在自己抹黑中国的新书出版之际,于各种场合炒作有关“中国将SARS病毒武器化”的阴谋论。令人没想到的是,移居澳大利亚、入职臭名昭著的反华机构“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