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龙卷风袭击武汉村庄:掠过之处山林树木被”剃头”

  • 新闻

习近平等中共高层人物停止外访的背后

自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中共政治局常委及绝大多数政治局委员均停止外访,外宾访华时政治局常委也是以视频方式“见面”。副国级高官中,仅杨洁篪和王毅外访过。分析认为,习当局安排不同派系人马干“脏活”,是中共内斗另类体现。 5月11日,中共常务副总理韩正与到访西安的土…

5月14日20时39分,突发龙卷风罕见袭击湖北武汉。5月16日,南都记者探访受影响最严重的区域之一新集村,村民指出一片被薅秃的山林,认为是龙卷风来时的路。狂风掀飞了300多座房屋的瓦片顶,造成多处倒塌。16日,村内仍有大批工作人员和车辆聚集抢修电力。

南都此前报道,5月14日20时39分,武汉市蔡甸区奓山片区、武汉经开区军山片区突发EF2级龙卷风,据当地政府15日下午通报,截至15日中午12时,现场搜救工作基本结束,8人在这次事故中遇难,受伤人员230人,多处房屋受损。

说起龙卷风来时的轨迹,几名新集村村民把南都记者带向村子的边缘,指向一片山坡,上面树木丛生,十分紧凑,中间却有一个明显的缺口——至少有几十棵坡顶的树被薅去绝大部分树叶甚至枝干,秃了。村民称,这是龙卷风所掠过之地,山被“剃了头”。与这片山头隔着一个鱼塘的新集村这端,一名10组村民的房子像是被斜着掰开了三分之一。

再有几十米开外,有一栋看似两层的平顶楼房,45岁的梁平向南都记者表示,那是他家,原本的第三层和砖瓦顶已经不翼而飞。

梁平回忆,5月14日晚8点钟左右,天空不断出现闪电,他当时在村里跟其他人聊天,大家抬头看天气不对,赶紧各回各家。

约半小时后,风来了。梁平原本在二楼,“突然大风来了,我去拉窗户,窗户拉不住,玻璃都破了”,风呼呼地灌进来,他看到家旁边的大树直接折断被刮到十几米开外,旁边的电线杆折断后悬在半空,未断裂的电线负担着它的重量,将梁平家的墙体磨出深深的划痕。失去遮盖后直接暴露在风雨中的楼梯口,放任雨水像小瀑布般流下。

梁平赶紧往楼下跑,“完全不敢做任何处理,相当危险。”最猛烈的风力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左右,如果时间再长,梁平觉得,自己的房子大概会彻底破碎。他一晚上没有睡,等风力渐小,他把新买的床搬到楼下,二楼已经一片狼藉。

5月16日,梁平向南都记者介绍,“这(房子)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的、过了几十年的房子了,墙是用石硝做的,有空心,不是水泥结构的,现在泡水之后就散了、垮了”,他和家人不敢再住。大风过后是持续的阴雨天气,他用塑料膜和三色帆布覆盖住残缺的第三层,希望少漏点水。

梁平说,现在有维修和重建几个选择,应该会有补贴。看到村子里因房屋倒塌造成的伤亡,他认为还是要重新搭建一个有坚固架构的房屋,心里才踏实。

75岁的10组刘姓村民向南都记者表示,她的孩子都在外打工,事发时家里只有她与丈夫两个老人相互依靠。风过后一看,屋顶的瓦被吹走了80%,所幸墙还在。现在,作为组长的丈夫留守村里,她住在受灾区域之外的安置宾馆。他们生产队的玉米地中,绿油油的玉米秆一片倾倒,“没得了没得了。”

16日的新集村内仍有大批电力抢修人员和车辆聚集,修复断落的电线与倒塌的路灯、电线杆。南都记者从现场的供电企业相关负责人处获悉,蔡甸区因龙卷风灾害及雷雨暴天气影响,累计造成4.2万户用户停电。截至16日15时,停电用户恢复率98.7%。

5月16日,声音沙哑的新集村村支书梁述革向南都记者表示,已有六七十名受灾村民接受安置,统计出的瓦面受损的房屋有309处。目前村民们在将屋内剩余的物品搬出,后续有的想维修,有的想拆掉重建,他们正在配合统计。

钧天 | 真实新闻时事动态:遭龙卷风袭击武汉村庄:掠过之处山林树木被”剃头”

小米降噪耳机 Pro 首发体验:千元之内,降噪突出,音质不赖

古时的李白在面对秦蜀道路上奇丽惊险的山川时,会感叹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而身处当代的我,面对早高峰的广州地铁 3 号线,只能咬牙感叹道,这比李老所说的「蜀道」要难上千万倍吧。 好在,面对这嘈杂拥挤的车厢,有降噪耳机可以作为一种精神屏障,暂时隔绝出一个私密…